千千小说网 > 修仙界移民 > 第十五章 佃农

第十五章 佃农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段横等这些移民众终于抵达那铁杉军堡的巨大城墙下,那迎面压下来的巨大阴影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心生畏惧,哪怕他们在地球上都见过高度数百米的高楼大厦。

    这铁杉军堡的外城墙其实也不到百米高,但是城墙外面却不知用什么方法,似乎焊接一样,在那上面密密麻麻地连接出不知多少根长达二十多米的锋利巨刺,全都呈45度角斜指长空。

    那些巨刺上面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唯有那种散发出来的淡淡腥臭气在说明着往日血腥战场的残酷。

    而在城墙最上面,每隔五十米的距离,就探出来一条巨大的龙首,那玩意至少比得上三辆重型大卡车的总和,偏偏栩栩如生,在那巨龙之首的张开的巨口中,似乎隐有几道寒光闪烁!

    毫无疑问,这应该是某种类似古代八牛弩的守城武器,但是杀伤力却肯定要比八牛弩厉害出不知几千万里。

    除此之外,这城墙上巡逻的守卫却不是人族,而是数百名身高超过五米,头上生着独角,青面獠牙,长有四只粗壮手臂的怪物士兵。

    这些怪物士兵也都同样身披着厚重的⌒,黑甲,或手中拎着大水缸一样大的巨锤,或背负着十几根碗口粗的投矛,或持着四五米长,明显是特制的巨弓!

    那股滔天的凶悍杀气,让段横等人哪怕多看一眼,都要浑身发冷,几乎控制不住的要落荒而逃!

    就以这种几乎凝重若实质的杀气而言,这些怪物士兵的实力估计都快比得上县丞位的林远珣了。

    更是段横等人望尘莫及的所在。

    不过,段横心里此刻却是在暗自估摸,他之前听那年大有所言,龟县的品制级别明显是要大于军堡的,而龟县北面六百里外的落松军堡应该是与铁杉军堡同一级别。

    那么,岂不是说明,当日那所谓的魔尸群既然能够攻陷落松军堡,也是有一定机会攻陷铁杉军堡的?

    (新书上传,感谢支持)

    那么这魔尸群可就真的要让人警惕了,至于他之前所想的,要猎杀魔尸,收集魔晶,兑换仙石一事,就更不能马虎对待。

    这铁杉军堡的城门一共有三个,中间的最大,约莫十五米高,三十米宽的样子,始终关闭着,只有旁边两个小城门才可以正常出入,但即便如此,进出那小城门,也是要被两队士兵给严格盘查。

    不过也不知道那盘查的标准是什么,不一会儿,人群中就有几个试图过关的行人被强横地揪出来,不由分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暴打,然后这才畜生一样被直接拖走!

    这一幕当真是看得段横等移民众既疑惑又心悸。

    “哼哼,尔等可瞪大眼睛看着?那些便是妄图逃离屯垦之地的贱民,一旦被发现,就是流徙充军的罪过!尔等可为前车之鉴,否则若是存着什么别样心思,这些贱民就是你们的下场!”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细长,却阴森得犹如毒蛇般的话语声忽然在段横等移民众前面响起,众人闻声看去,就见一个骨架颇大,但却极其瘦弱类同骷髅般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那里,这人留着一缕很滑稽的山羊胡,可那一双眼睛,却是精芒闪烁,犹如刀子般,不管谁看上去,都有种被刺痛的错觉。

    不等段横等一众人从错愕中回过神来,那长风镖局的大掌鞭常天昊却早已经是满脸堆笑地凑上去,拱手行礼道:“原来是李管家亲自前来,真是我等荣幸啊!”

    只是那山羊胡李管家却似乎对常天昊没啥兴趣,一张骷髅脸半分表情都欠奉,森冷的目光扫过段横等这些移民,就继续扬声道:“尔等听着,老夫乃是饕餮州李府的外总管,负责龟县六堡的大小事宜,尔等这些贱民此去屯垦的乱葬堡,便属于我李府产业,换句话说,尔等从此刻起,便是我李府的佃农了,当然,若尔等在百年内生育足三十个幼儿,又能偿还了租田的债务,那么尔等自然就会脱离贱民身份,天下之大,随处可去!”

    “可是,在此之前,谁敢闹腾,谁敢抗租抗税,老夫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整治你们,现在,就把今年的租子,还有仙灵国税,仙灵地税,魔族抵御治安税交上来吧,每人每年一块仙石,或者是一石的仙灵稻米,尔等若缴纳完毕,便可凭借完粮完税的回契获得一份通关文书与身份文书,有了这文书,一年之内,都可以自由的在龟县县治内通关!”

    这山羊胡的一番话,简直让一众移民全体石化,然后一股怒火就沸腾而起,妈蛋啊,太欺负人了啊,还有完没完?先是庶民,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变成佃农,这是不把他们整死不罢休啊!

    可是,看着那山羊胡身后上百个凶神恶煞的壮汉,一众移民还是沉默下来,实力,没有实力啊,他们可不是要被捏软揉硬了欺压剥削?根本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这里是修仙界,但绝不是他们的天堂。

    在一片屈辱中,段横等大多数人都是选择了缴纳一块仙石,获得一年的身份文书和通关文书,而那些已经没有仙石的人,则是被那山羊胡一句话,就统统捉走。

    “哼,抗税抗租,真是刁民,卖去军中做敢死奴去!”

    就这一句话,二百多移民的命运就此注定。

    可是,更让人难以料到的是,长风镖局的那些镖师千恩万谢地从那山羊胡李管家手里领取了护镖费用,然后就那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他们的护镖,竟是截止到这铁杉军堡,那前往乱葬堡的后半程竟是不管了!

    “喂,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无耻?把之前的护镖费用退给我们!”

    很多移民终于忍不住了,要知道他们之前可都是交出三块仙石的。

    “要仙石没有,要命一条!有本事你们就抢回去啊!”那常天昊冷笑一声,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果然无人敢动弹,随后,他却是望了眼已经走远的山羊胡,很突兀地道:“你们也不要怨天怨地,送你们一句忠告,别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老老实实的彼此结为夫妻,生儿育女才是正事,这才是你们需要做的事情,在这个世界里,庶民的身份,死了也就死了,和踩死一只蚂蚁,也没有什么区别!好自为之吧!”

    被这常天昊一句道破,再加上这三日来的经历,人群默然,一股悲观绝望的情绪在蔓延,他们的命运,竟是真的与种猪捆绑在一起了!

    怪不得那金麟商行会明目张胆地坑骗他们的仙石,怪不得长风镖局的镖师也敢直接勒索,怪不得他们直接被打为佃农!

    这一切都是为了逼迫他们这些地球移民,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屯垦一地,像种猪一样,生出一大堆一大堆的孩子!

    这才是那所谓天帝法旨移民的真正核心,什么修行啊,什么得道啊,他们根本没有机会的。这个修仙界中的人,早已经给他们布下了天罗地网,层层束缚,敢反抗?第一时间就得碰得头破血流!

    在这种情况下,什么问鼎金仙的想象都是春秋大梦!

    此刻,这梦终究是被血淋漓的现实给撕得粉碎。

    在这种四处蔓延的悲观绝望情绪之中,段横却始终面色平静,甚至连一丝的愤怒和怨恨都不曾有,就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的样子。

    这倒不是他有多么超然,而是他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从那金麟商行的坑骗后,他就知道,这种事情,还会继续不断的发生,仅靠着愤怒和仇恨解决不了问题,也别期望会有什么奇迹发生,与其如此,还不如镇之以静,因为,真正能够拯救自己的,也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另外,这种毫无掩饰的坑骗与勒索剥削,终归不是一次性地把他手中的仙石抢走,所以他只要耐心下来,小心谨慎,总会等待到发展机会的。

    此时接下来,有了通行文书和身份文书的地球移民们,倒是自由了,可以随意进出铁杉军堡,甚至长时间的在此地逗留,因为那山羊胡在收了本年度的租子税收之后,就扬长而去,丝毫都不担心他们会逃走。

    原因很简单,那身份文书与通关文书只有一年的有效期,过了这个有效期,就必须去山羊胡那里去完税交租子来换取新一年的文书,否则就将被当做贱民给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众多地球移民除了乖乖地前往乱葬堡屯垦,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呢?

    而至于他们该怎么前往乱葬堡,那山羊胡手下的一个仆役倒是很不耐烦地通告了一下,那就是每隔十日,从铁杉军堡,都会有一百名武备军穿过黑风荡,前往一千里之外的黑风垭口例行巡逻换岗,这黑风垭口也是一处小型军堡,同时也是龟县前往泸县,长白县的交通要道,这来往的商队,镖行,都是得从此地经过,所以,除了那些实力雄厚的大商队之外,许多中小商队都会选择与这一百名武备军同时上路,这样会更安全一些。

    而他们这些前往乱葬堡的庶民,也都是可以免费跟在后面,只要过了黑风垭口,再走五百里,就是乱葬堡了。

    甚至,他们都可以去那些商队临时当一下苦力,赚点花费,那些商队都是求之不得的。

    至于今日,距离武备军前往黑风垭口换防,就只剩一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