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仙界移民 > 第五十四章 心境通明

第五十四章 心境通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段横与林可随着火山营返回乱葬堡的时候,就见到一群群提前回来的移民都是很慌张的议论着什么?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发生了。

    而段横更是隐约听到‘跑了’,‘失踪’的字眼。

    难道是有哪个移民居然厉害如斯,比他段横还要更快出手,逃出了李长安的掌控?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真相,原来是那三十六个几乎都快变成僵尸的倒霉蛋失踪了。

    这三十六人已经是不能外出采集灵露了,昨夜便都留在这乱葬堡之中,但哪里想到,等到众人采集灵露归来,却完全不见了他们的踪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尤其是联想到他们那种几乎和僵尸差不多的模样,无怪乎很多移民都是心惊肉跳。

    “段——段哥,我,我们——”

    身旁一阵牙齿哆哆的声音响起,那林可已经是吓得快站立不稳了。

    “和我们无关,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段横笑道,如今这乱葬堡中颇有些风云变幻,迷雾重重的样子,但这真的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不是说不会被影响到,而是在目前,还是乖乖站在一旁等着为好『1,,便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水有多深。

    果然,这三十六人的失踪,李长安完全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包括之前死掉的那些人,因为他这段时日,已经完全不露面了。

    回到石屋之中,林可依旧是惴惴不安,可段横也不管他,就直接将那六滴灵露直接服下,这灵露里面的仙灵之气是很少,但只要数量提升了,也是很可观的,这几日来,有林可这样的一个意外之喜,段横每天也能稍稍修行几个周天。

    不过奇怪的是,这种吞服的灵露,就完全没有自然被吸收的灵露的那种空灵感觉,白开水一样。

    将这六滴灵露所化的仙灵之气吸收完毕,段横就暗叹一声,因为哪怕有林可这样的运输大队长帮忙,他要想在年底前将液化的仙灵之气达到五滴的程度,依旧是非常艰难,看来,是得准备研究一下马无夜草不肥的策略了。

    但在此之前,他还得做些准备。

    十几分钟之后,段横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乱葬堡东城门广场,自然旁边也少不了那林可,如今这乱葬堡虽然被李长安给整合起来,但是在整个堡垒之中,除了北区之外,还是很自由的。

    比如说这东区巨大的广场上,就是很多移民在白天的时候聚集的地方。

    三五成群,甚至在移民之中的小黑市也都是在这里,而灵露目前已经成为整个乱葬堡通用的货币。

    除此之外,更多的移民聚集在这里,却是在训练。

    是的没错,这些移民尽管都认命了,但不代表他们就没有了自保的想法,所以这东区宽敞的广场上,随处可见拼命训练的移民,或者是空手格斗,或者是练习长枪穿刺,或者是练习弓弩射击,或者是练习短矛投掷!更不乏做基础训练的。

    这其实也很无奈,他们这些地球移民尽管都服用了筑基小还丹,也都拥有了下等的修行功法,可是他们距离真正的修仙者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什么法术,飞剑等等这些传说中的东西根本就指望不上,所以,还不如把地球时代的格斗方法弄过来。

    当段横出现在这诺大的广场上,很多人就下意识的望过来,其中有段横认识的,比如周鹏,赵小山,还有他不认识的,但对方认得他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段横如今也是有了些神秘感的小名人了。

    跟在后面的林可更是有些激动。

    “段哥,你准备玩什么?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

    “投掷!”

    段横言简意赅,直接在广场边缘找了个位置,又让林可在一百八十米外的空地上划了个圈,也不知林可这二货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在众人面前显摆显摆,结果就划了一个直径只有十厘米的圆圈。

    这一幕让很多旁观者都很吃惊,看向段横的目光就越发感到深不可测,因为这样的投掷标准,都是那些非常厉害的老移民才够资格做到的,而这样的老移民,整个乱葬堡三千移民中,也绝不会超过一百个。

    只是在一片低低的议论声里,段横却是哭笑不得,尼玛,这逗比,老子若真的投掷水平达到了这样的高度,那还跑来训练个毛?

    看着远处一百八十米外已经跑到二十几米外,正挥手示意的林可,段横也只能神色如常地取出一支铁梨木短矛,在手上掂量一下,就“嗡”的一声,破空投掷而出!

    这种力道,这种速度,让围观者只能看到一抹残影,可是,命中了没有?

    远处那圆圈的地方,空荡荡一片。

    好半天,众人才发现那支短矛竟是偏离了二十多米,不偏不倚地扎在林可面前,这家伙已经是被吓傻了,瘫坐成一团烂泥。

    “卧槽,这水准下降得太厉害啊!”

    段横有点不好意思地嘀咕着,而广场四周,也传来一阵压抑的笑声,然后就是哄堂大笑。

    不过如此嘛。

    只是在这笑声中,段横却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样子,随手又取出一支铁梨木短矛,看也不看,就再次投掷出去,而远处那林可已经是被吓得哇哇大叫了,连滚带爬地逃走。

    还好,这一次,这第二支投矛距离那个圆圈短了十几米。

    可这仍然是众人的笑柄,因为此刻在这广场上,投掷水准达到这种程度的移民,可不在少数。

    而此时,段横手中,第三支铁梨木短矛也毫不迟疑地飞了出去,这一回,广场上的笑声小了许多,因为这第三支短矛距离林可所划下的那个圆圈,只有三米远了。

    这是巧合吗?还是撞了大运?亦或者,他这是在故意逗我们玩的?

    当段横手中取出了第四支铁梨木短矛后,原本喧闹的大半个广场,竟是都安静下来,很多人都想看看,这第四次投掷,段横能否命中,而这一结果,甚至会影响到他的整体实力在乱葬堡众多移民中的排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段横手中的短矛似乎也沉重起来,他那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之下,也好似有一座火山在准备暴烈喷发,天翻地覆,也许就在下一刻!

    所有旁观者在此时都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里,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似乎有一种狂暴风眼,一种莫名气势,在段横身上展现,在将一切汇聚!

    那个男人手中的短矛,在爆发的那一刻,将会是怎样的惊艳?

    五秒钟过去了,八秒钟过去了,十秒钟过去了。

    忽然,段横百无聊赖地摇摇头,右手一翻,就将那支铁梨木短矛收入乾坤袋,又招呼了林可一声,转身就走了!

    妈蛋,他竟然就这么逛大街一样,悠闲地走了!

    众多旁观者此刻就感觉是他们明明在期待一场好戏在上演,哪里想到一脚就踩进了乱泥坑,偏偏泥坑里还有一根刺,唉呀妈呀,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了。

    这搞什么飞机啊?

    但是,没有人知道,就在方才那凝滞的十秒钟时间里,段横心神的变化。

    是的,他最初来这广场也只是为了磨练一下自己的投掷技术,甚至他在投掷出第一支短矛,第二支,第三支短矛的时候,他依旧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甚至有些想给那些旁观者炫耀打脸的潜在想法。

    但当他手中握住第四支铁梨木短矛的那一刻,他忽然冷静下来,心境通明,一如同二十几天前,他第一次吸收灵露后看到日出那一刹那的感觉。

    在此刻,那些旁观者没有了意义,那一百八十米的距离没有了意义,那个直径只有十厘米的圆圈没有了意义,甚至,他手中的铁梨木短矛,都同样没有了意义。

    他心念所至,感应所至,瞬间可达!

    在这一刹那间,段横就觉得天上地下,没有什么目标可以逃过他手中的那根短矛,因为,这已经不是技术。

    再高明,再纯熟的技术,那也仅仅是技术而已,就如同一个匠人,永远都不会是大师一样。

    而导致这一切的,不是段横日夜苦练出来的投掷,不是由量变达到质变,而仅仅是因为,心境通明!

    也就是在这短短的十秒钟时间里,段横想明白了很多,他明白了为什么这修仙界的功法如此重视基础,如此重视根基,连日常的修行,都像是填鸭一样,不断堆砌,继续堆砌,完全不追求技术性,技巧性。

    因为任何的技术,任何的技巧都根本没有意义,当一个修行者真正能够做到在任何时候,包括在战斗中保持心境空明的状态,那么,他之前所作的那种蠢笨的,厚实的修行,也会立刻变得大巧若拙,随心所欲。

    一如同这最简单的投掷,在心境通明的状态下,这已经远远超脱于投掷技术的层面,而是段横整个身体,整个灵魂,全部的力量,都凝聚在这短矛之上,是他的心神所在,心血所凝!

    在这种情况下,心念所至,目光所至,天上地下,什么目标打不下来?

    什么目标不会被命中?

    这短短的十秒钟,在旁观者看来是很短,但这对于段横的影响,他的收获之大,简直难以想象。

    所以他最后就收起了铁梨木短矛,因为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这是两个层面上的东西。

    除此之外,段横真正激动的是,他的坚持果然没错,他这近一个月来,天天都是利用吸收灵露后的那种神妙感觉来淬炼心境,果然是大有裨益,非不如此,他不知道得多少年之后,才能感悟到这更高的层次。

    这,才算是接触到修仙大道的第一个台阶吧,而非什么法术御剑符篆丹药之类。

    “靠,拽个屁,老子还以为这个段横有什么了不起呢,浪费老子的精神,老豆,你输了,愿赌服输,痛快点,别墨迹,和娘们儿似的。”

    此时在广场的另一边,一堆人里面,有人扯着嗓子叫道,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而听他的言语,似乎是拿段横的投掷来打赌的。

    而他这话,也顿时引起他们那一堆人狂妄的哄笑声。

    可就在哄笑声尚未落下,那大汉正伸手去索要赌注的那一刹那间,一道风声忽然无比凄厉地破空而至!

    还不等众人看清楚怎么回事,那大汉的手掌心就已经被洞穿出一个窟窿,而罪魁祸首,则扎在了几十米外的石墙上,正是一支很普通铁梨木短矛!

    “嘶!”

    瞬间,一股冷气瞬间就在场上所有人尾椎下升起!嘴巴都闭不上了。

    妈蛋,这可是超过了至少三百五十米的距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