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仙界移民 > 第五十五章 筹码

第五十五章 筹码

作者:蓝色胡子(书坊)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抹斜阳,映在斑驳的古城墙上,几根枯草瑟缩着,就像是不真实的梦境。

    城墙内巨大的空旷地带里,则是另外一番景象,至少数千株仙灵稻已经生长起来。

    段横此刻与林可两人,各拿着一张地灵锄,正在给属于他们自己的仙灵稻松土除草。

    不得不说,那灵露的确是神奇无比,愣是让这一片没有生机的土地重新变得生机勃勃,不但那仙灵稻生长起来了,连带着周围的野草,也好像吃了激素一样蹭蹭蹭地生长,几乎只需要一个日夜,那些不知名的野草就能生长至少50厘米那么高,而且这玩意还会如牵牛花一样攀附在仙灵稻上,影响仙灵稻的正常生长。

    普通的锄头对这些杂草都毫无办法,便是一些其他的武器什么都不行,只有地灵锄才能有效。

    当然,挥动地灵锄的时候,还得源源不断地向地灵锄中输入仙灵之气,如此效果才会更好,因此,对于移民来说,这除草简直就是仅次于采集灵露的一件大事了。

    林可这两天过得很充实,甚至是有些耀武扬威,原因就在于两日前在东区广场上段横那惊天一▽,掷,那几乎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了,包括一些老移民。

    很多人不得不重新用惊异的目光打量段横,甚至还要小心避让,比如说火山营中乔万三的那些人。

    段横倒是不会计较这些,林可却是相当享受,他自己的腰板都觉得从没有这样挺脱。

    “段哥,你都不知道那时候你的动作有多酷?”

    类似的话语他大概不知说了多少遍,而段横早就充耳不闻,此刻他的注意力却都放在了面前的一株仙灵稻上面,这东西在灵露的作用下,同样生长很快,简直就像是一堆灌木那样,高度大约在一米五十,从根部分出了十几个或者更多的枝桠,每个枝桠的顶端,都会生长出一个类似向日葵花盘的骨朵,里面是一粒粒尚未成熟的仙灵稻米,很是神奇。

    这稻米尽管还未成熟,但内中那种晶莹如玉,都会给人感觉相当不凡,而且每月一熟的高产特性,足以让此物会成为这修仙界的最重要的物资。

    可惜了,这东西最终到头来也只会为他人做嫁妆。

    那些高门望族控制了一切,不仅仅是土地,人力,还有最为关键的种子,因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仙灵稻米的种子与种植出来的仙灵稻米完全不一样,所以没有谁能够说我自己开辟出一个庄园,自给自足,根本不可能,在源头上就会被卡死。

    给几十棵属于自己的仙灵稻除草完毕,段横就直起腰来,目光望向百米外的几个人,他们方才一直很耐心地等在那里,似乎是冲着段横而来的,事实上自从两天前他在东区广场露了那一手之后,类似这样找上门来套近乎,招揽的人很多。

    不过这一次,有点特别,因为那几个人之中,居然有那个滚刀肉老王。

    收起地灵锄,段横就走了过去,其他人过来套近乎,招揽他不大在意,但是这个滚刀肉老王却不简单,他能亲自找过来,那便说明这家伙是真的有恃无恐,而且有十足十的把握能够说服自己。

    既然如此,段横也是不介意听听条件的。

    “嘿,小段,好久不见,你竟是在不知不觉间将修为提升到了液化三层,啧啧,我老王甘拜下风。”一见面,滚刀肉老王就嘿嘿笑道,那脸皮之厚,让人完全想不到不久之前他是如何果断与段横决裂的。

    段横也不惊讶,因为类似老王这样的老滑头,尤其已经移民到修仙界数十年的家伙,能被他们猜出自己现在的实力,也很正常的,毕竟两日前他那惊天一掷,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做到。

    微微点点头,段横的目光就望向其他几个人。

    分别是一个七八十岁,非常苍老的老妪,满脸的皱纹,目光很是浑浊沧桑,她全身上下都被某种未知的黑色毛皮做成的衣服给包裹着,这让她看起来有点像巫毒婆婆,但是,这老妪背后一张巨大的,足足有两米长的特殊弓弩,则没有人敢忽略和招惹。

    甚至段横目光扫过去,那老妪眼皮微微一抬,那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精光,都让他心头一跳。

    这绝对是一个高手,而且是非常有故事的那种。

    第二个随同老王出现的,是一个圆脸的矮个中年人,有着一双同样圆溜溜的小眼睛,就像是走盘珠一样,刷拉刷拉地不停地转,再配合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很是诡异,他背后则是背着一面铁梨木木盾,乍看上去并不出奇,但既然能够出现在这里,想必也是不简单的。

    第三个人,则是很强壮,脸上一道狰狞的伤疤,森然的目光,一身的杀气,扑面而来。

    就这三个人,段横可以确定,每一个都可以做掉火山营的保罗,不止是他的判断,还有他之前亲眼看到保罗的心腹手下乔万三如被惊走的兔子一样对这几人避之犹恐不及。

    那么以此推之,那滚刀肉老王,也就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可是,就这个老王,在此之前段横却没有看出他有什么底蕴,甚至于这家伙一度还想撺掇着自己冒头来当老大,幸好自己当时另有打算没有上当,否则若是真的被他推着成了一群人前面的挡箭牌,真是想想就令人胆寒。

    要知道,面前这四个人,就没有一个是营统领的,那么他们想要玩什么花样,就可想而知了。

    这些念头只是在段横脑海中一闪而过,而且他也不认为,这四个奸猾如鬼,实力强大的老移民找上门来,是看中了自己的实力,或者和其他人一样,想要邀请自己外出狩猎妖兽。

    绝对没有这么简单的。

    “有话就直说吧,或者更干脆一点,拿出你们的筹码来,只要我心动,我保证我不会漫天要价。”段横淡淡望着老王道。

    “嘿嘿,和小段你说话,真是痛快。”对面包括老王在内,几个人都是面色平静,而且也任由老王出面说话。

    “那么,我就直说了,小段你前些时日是不是去了北区?而截至到今日,当日那一百名挖掘水井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变成煞魔尸,可唯独你与那个叫林可的小家伙安然无恙,这情况估计很多有心人都注意到了,也就是这段时日那李长安很忙,无瑕他顾,否则小段你自己说说,你还能悠闲到几时?”

    “别忙着否决,我话还没有说完,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找上你,并且有十足十的把握说服你吗?就两个字,剑煞,在你体内的寒气,就是剑煞,那是李长安急于获取到的宝贝,也同样是我们这些人急于获取的宝贝,想想看,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移民,居然能够领先一步收取到了一缕剑煞,换我是李长安,我会第一时间把你抓起来,放血放到一半,就如同你对那幸运儿林可所作的那样,将你体内的寒气抢过来,最后,当然,不会杀你,可是李长安绝对会把你扔进那古井之中,让你不断吸收更多的剑煞,就好像,活熊取胆一样,怎么样,这理由够充分了吧。”

    老王慢悠悠地将这番话说完,就开始笑眯眯地望着段横,期待着他脸上接下来会露出的疑惑乃至于震惊,恐慌等一系列表情,说实话,他对于段横这种淡定不爽很久了,以至于都快成一种执念。

    不过,这一次他还是失望了,固然,剑煞这两个字是段横从未所知的,但是,关于其他的细节和认知,段横却早就有了相关的猜测。

    因为从李长安给他们这些发下那种‘安神’符篆开始,段横就知道,迟早有一日,等李长安回过神来,他和林可这两个例外就会被重点划入李长安的目光之中。

    至于说,李长安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老王,齐三怀这些老移民的目的是什么?

    这真相很难猜吗?

    乱葬堡,乱葬堡,在种种传言之中,乱葬堡都是龟县县治内最凶险的屯堡之一。

    可是这近一个月来,种种现象表明,这传言水分很大啊!

    这里的确是有那种诡异的寒气,普通移民只要沾染上,那就别想好过,完全就如同中了邪,鬼上身一样,日夜不得安宁,严重者会直接发疯。

    但是,只要有一定数量的仙灵之气,或者不直接接触那诡异寒气,那就完全是安全的,就以目前的乱葬堡来说,只要不去北区,不靠近那口古井,很多人都可以很幸福的在这乱葬堡中活到老。

    所以段横若是还不明白这寒气乃是一种很珍贵,很稀缺的东西,他就真的是傻瓜了!

    而且也只有如此的真相,才会让李长安都顾不得管理乱葬堡,一门心思地藏在北区。

    所以,此刻段横也只是笑了笑,就摇头道:“仅仅如此么,这可不够让我心动啊,老王,还有你们诸位,还是干脆点,重新说一遍吧,要知道,我的耐性可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