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仙界移民 > 第六十三章 以命搏命

第六十三章 以命搏命

作者:蓝色胡子(书坊)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是在原地稍作停留,将所有魔尸中的魔核挖走,段横就拎着黑鳞铁长刀迅速离开,但方向却是与乱葬堡截然相反。

    这并非他想要趁乱逃离,那绝对是个愚蠢的主意。

    原因仅仅是越远离乱葬堡,碰到小股魔尸的机会就越多。

    段横自己也是有认真计较过的,长风镖局常天昊他们是昨日黄昏时分才赶到,当时常天昊说顶多还有一日的时间做缓冲,这一日应该指的是十二时辰,那么现在才是第二天的清晨,距离魔尸大潮真正到来也足有十多个小时呢,就算悲观一点,算六个小时,那也足够了。

    段横走的并不快,但很稳,始终是保持着一个节奏,在这雾气弥漫的背景下,很是有点诡异。

    不过他自身却是在缓缓的推动体内的液化仙灵之气,既疗治伤势,也是尽可能的让自身的状态保持在巅峰。

    远处已经听不到有灰婆子等暴民的动静,更看不到小股的魔尸,这灰蒙蒙的天地之间,一下子就好像只剩下了段横自己。

    可这一切并没有让他的脚步有半点放缓,甚至行进的方向都没有丝毫的偏差1,。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段横已经又走出十五六里的距离,这个时候,乱葬堡都在接近三十里之外了,这么远的路程,怕是整个乱葬堡之中除了那几个童生位修为的人,就没有人敢这么做。

    只是也不知为什么,段横这一路走来,竟是再也没有看到一股魔尸,四周始终是死一般的寂静,唯独那雾气,越发浑浊昏暗,翻滚之间,犹如九幽地狱。

    段横此刻也不得不放轻脚步,他并不太了解魔尸的具体习性,可也警觉这种情况只怕不是太正常。

    “救——”

    突然,一个有些微弱的声音似乎在远处响起,让段横全身的汗毛瞬间就根根倒立,条件反射般将黑鳞铁长刀横在胸前,而他自己更是牢牢锁定那声音传来的方位。

    不过接下来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深吸了一口气,段横就放轻脚步,缓缓向前摸去,同时也保持着最高的警戒,连心跳,都下意识地继续放缓。

    很快,在昏黑的雾气之中,一处小小的山坳就出现在段横的视野之中,紧跟着他又听到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很微弱的咀嚼声音,很低很低,很类似没有牙齿的老太太在咀嚼。

    那声音,就在那山坳背后。

    在这一刻,段横犹豫了,说真的,他并非外表那般冷酷,也并非天不怕地不怕,他只是清楚地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更清楚地知道,当事情来临之前,什么慌张,惶恐,畏缩,哀求,绝望这些负面情绪除了让事情更糟糕外,就再无任何用处。

    所以他才在很多移民眼中被认为是没有感觉的人。

    可是这个时候,他是真的有点害怕了,甚至就想着掉头就走,至于山坳对面到底有没有幸存者,他相信自己也不会因此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他还没有那么高尚。

    但是,潜意识里面,段横又非常想摸过去查看一下,而就在他这种犹豫之间,对面山坳处那诡异的咀嚼声忽然消失。

    “糟糕!”

    段横心中暗叫不妙,但他却没有掉头就跑,也没有继续上前,而是一动不动地保持原来的动作,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

    侧耳倾听!

    没有想象中的吼声,也没有魔尸冲过来的脚步声,一切都很安静,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可是越是如此,段横就越发觉得危险之极,他都不知道这种强烈的危险感觉是从何而来。

    突然之间,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却是想到了半年前他在黑风荡,被野狗帮成员给勒索时所发生的那一幕。

    地行魔尸?

    这个念头才一闪过,段横就已经是拼尽全身力量,猛然向旁边跃起,同时就势如懒驴打滚一样向着左侧方拼命翻滚而去。

    而几乎就是在同时,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泥土无声无息间被破开,一根足足有十厘米粗细,却至少超过一米五十长度,通体黝黑,非常尖利的巨刺就‘咻’的一声破土而出,毫无预兆啊!

    则若是段横稍稍反应慢了那么一点点,他此刻就必然要‘菊花残,满地伤’了。

    但这还远远不是结束,这锋利的巨刺一击落空,立刻就缩了回去,下一秒钟,就在隔着一米五十的地方再次穿刺出来,堪堪将段横给戳中。

    而这个时候,段横无疑是非常狼狈的,甚至一直都古井不波一样的心境都要出现了一丝惊恐,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这可是地行魔尸,二阶的魔尸啊!

    思维变幻之间,段横已经来不及第三次规避了,他连站起来逃跑的时间都没有了,不管他做出任何的反应,他都将避免不了糖葫芦的下场。

    于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还保持着翻滚动作的段横就凄厉地大叫起来,一边尽可能的弓起身子,一边则是双手握住黑鳞铁长刀,猛地朝着地下狠狠刺去,因为他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了,敌我实力差距太大,尤其那地行魔尸还占据地利的优势,根本看不到它的身影,在这个时候,能求一个同归于尽的结局,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下一个瞬间,就在段横绝望的吼叫声中,那根死亡的巨刺就无声无息地迅速刺出,直接从段横的小腹洞穿而过,毫无阻滞!

    但同样的,段横手中的黑鳞铁长刀也深深刺入地下,是否命中目标他已经全然不管,只是疯狂地榨取着全身的力量,如剁饺子馅一样拔出再刺入!

    整个过程连数秒钟都不到,但段横已经是疯狂地刺下五六刀,也许是伤到了那地行魔尸,也许是没有伤到,因为很快那洞穿段横小腹的巨刺就陡然收回,而此时身负重伤的段横却是再也无法动弹。

    似乎,这里就是他段横的埋骨之地。

    但是突然,段横安静下来,目光死死盯住地面,那里是他之前疯狂刺入长刀的地方,却是在此刻浸出乌黑的血液。

    那地行魔尸,居然是被伤到了?

    没有狂喜,没有侥幸,却同样不再有绝望,段横心中,升起了一股对生的渴望,在这种生命攸关的一瞬间,他彻底的冷静下来,不顾小腹那几乎透明的大窟窿,就凭着体内仅剩下来的仙灵之气,护住生机,缓缓的,颤悠悠的站起来。

    尽管他只能保持着佝偻的状态,尽管鲜血奔涌,他随时随地都要陷入昏厥,但是在此刻,他的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一片空明,他想的不再是那什么地行魔尸,也不是自己到底能不能活下去,而是二十五天之前,他第一次吸收灵露后,看到日出的那一刹那,似乎能够洞彻天地的那种难以言说的境界。

    一秒钟,两秒钟。

    一抹黑光陡然乍现,一如既往的防不胜防,从段横两脚中间破土而出,快得难以想象。

    但是,比这巨刺更快的,却是段横手中的黑鳞铁长刀。

    哦,不能这么说,事实上段横的反应速度依旧是要慢了一线,而之所以在此刻能够看上去快上一线,完全是因为他提前一秒就已经出刀了。

    是的,就这么简单,任这地行魔尸再诡异,再无声无息,但它的攻击方向,攻击目标,却永远都不会改变,也不会有什么花样。

    所以,段横才抛弃一切杂念,保持心境的空明,用着最后的力量,将这一刀斩出。

    从某个角度来讲,他这几乎都是在赌博了。

    万幸,他赢了。

    若是从前的时候,黑鳞铁长刀大概很难奈何这二阶的地行魔尸,但如今在注入了剑煞之后,这黑鳞铁长刀已经有了一丝灵兵的性质,其锋利程度不知提升了多少,所以哪怕段横的力量有限,可依旧是如同切豆腐一样,将那黑色巨刺给直接斩断。

    隐约之中,似乎能听到地下有一声古怪的嚎叫,然后大地猛地震颤,一个如巨型穿山甲般的魔尸就窜了出来,似乎痛苦难忍,在地面上翻滚片刻,便再也无法动弹。

    而段横这个时候,却已经无法欣赏这种辉煌的战果了,由于失血过多,哪怕他的意志再坚定,也站立不稳,连黑鳞铁长刀都握不住了,直接瘫倒在地。

    “我可不是野狗帮的老大,我没有他那么倒霉的。”

    不知为何,段横心中就冒出来这样的想法,所以他一边强忍着一波接一波的眩晕,一边就勉力朝着山坳那边爬去,他现在的情况,很是严重,体内的仙灵之气几乎消耗殆尽,尤其是腹部的伤势太严峻,不出意料,他大概只能再坚持几分钟,就要一命呜呼。

    毕竟他身上已经没有哪怕一块仙石。

    可是,他还是坚信,自己不会如那野狗帮老大那般倒霉。

    山坳那边,显然是有被这地行魔尸击杀的人类的,而这个时候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类,绝对不是乱葬堡的移民,所以,就极有可能是和长风镖局一样性质的商队。

    带着这个念头,段横的求生潜力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涨,硬生生地用爬的方式爬到山坳那边,入目所见,就是十二具已经被吞噬得残缺不全的尸体,以及数量颇多,不下数百的一阶魔尸的尸体。

    果然不是移民,而是颇有战斗力的行商。

    在这一刻,段横嘴角的微笑是那么的狰狞。

    天不亡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