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仙界移民 > 第七十二章 飞龙玉

第七十二章 飞龙玉

作者:蓝色胡子(书坊)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很沉。

    远处,乱葬堡之中的喧哗和欢呼依旧一直在回荡,那外围的魔尸大潮似乎真的被打散了一样,再也无法构成威胁。

    林可终究是做出了他自己的选择,没有跟上来,这大概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这个时候的乱葬堡似乎已经从魔尸大潮的阴影下挣脱出来。

    而且,这个家伙对危险似乎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他大概也觉得,继续跟在自己身边会更加危险吧。

    段横叹了口气,收回望向乱葬堡的目光。

    他是别无选择。

    之前在傍晚的时候,他仅仅只是有那么一点不妥,但是在和灰婆子等一众暴民打了一番叫道后他立刻就感觉到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和危险。

    是的,一切一切的事情都非常不对劲。

    首先,李长安,常天昊,还有那个世家子太安静了,若说这仅仅是让段横有了一点疑惑的话,那么第二个疑点,灰婆子等一众暴民也如此淡定就很有问题了。

    那灰婆子,老王,还有那个齐三怀等人何其精明,段横都能感觉到的不妥他们没道理感觉不到,9∽,要知道他们可是暴民,乃是要习惯于在荒野之中生活的暴民,危机意识绝不会小于任何人的。

    可是,他们很淡定,甚至还很笃定的来收他的保护费,开什么玩笑啊?

    这若不是他们活腻了,就是他们早就心中有谱。

    可是,他们凭什么认为接下来的魔尸大潮不会具备威胁性呢?

    所以这就是第三个疑点。

    李长安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人物,至少段横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但过去一个月来,他竟然没有发现灰婆子,老王这些暴民的存在。

    这不是很古怪么?

    若灰婆子等人一直都是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潜伏也就罢了,但问题就在于,他们可是上跳下窜,足足吸收了几十个新的暴民小弟,这般动静,又怎么可能瞒得住李长安?

    本来段横都相信了灰婆子之前的说法,那就是李长安是因为担心什么暴民,散妖,魔尸所以忧心忡忡,难以理事。

    但这又与段横的第一个疑点相矛盾,因为李长安若真的如此担忧的话,那么他为什么忽然放松警惕,可别说什么魔尸大潮已经被击溃的说辞,难道正常的情况不是应该继续提高警惕,决不能放松吗?

    另外下午的时候,他们是击杀了大量的魔尸,可却也因此消耗掉了至少五分之四的弩矢,连那三台狙魔重弩都再没有巨矛可以发射了,这个情况,难道不值得警惕吗?

    但李长安并没有,他和那常天昊,世家子,反而是很安静,一点也不制止混乱狂呼的移民,这太反常了。

    所以,段横只能假设那灰婆子等一众暴民知道很多他完全不知道的秘辛,或者,他们与李长安,根本就是早已认得的。

    他们是一伙的。

    尤其周鹏最后传递过来的警告,更是让段横确认了这一点。

    而这个真相在段横心中浮现的瞬间,他就至少有六成的把握来确定,这一场所谓的魔尸大潮,其幕后黑手,才不是什么两大门阀望族之间的互相无下限的攻击,而是另有原因,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说不定就与九孤城的那个世家子有关联。

    正是因为理清了这些脉络,段横才会非常干脆地跳出城墙,逃之夭夭。

    这倒不是说这个阴谋会针对他段横,而是他很担心被殃及池鱼,尤其是他之前太过锋芒毕露,想不被人注意到都不行,另外再加上他体内的剑煞还被灰婆子等暴民给虎视眈眈。

    在这种情况下,玩意暴民团伙真的是与李长安蛇鼠一窝,那么等到他们缓出手来,自己自然是要倒霉的,所以那个暴民大汉才会张口就向他索要一百块仙石的保护费,这种畅快,岂会没有原因?

    因此,他只能逃走,也必须得逃走!

    而就在段横踏上这一条不知未知的逃亡旅途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乱葬堡后不久,那个城堡石台上就爆发了一场短暂的交锋,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就已经落幕。

    这种小小的波澜,甚至都没有被大多数移民所察觉。

    “可恶,李长安,常天昊,你们这些贱民,是想要造反么?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九孤城陈家是什么存在?你们可知道会有什么惩罚在等待着你们!”

    石台上,那落败被擒之人,赫然是那个世家子,此刻他完全是被愤怒涨红了脸,目光里满是森然,同时还保持着那种不可模仿的高傲,因为,他是望族子弟!身份决定了一切,他很笃定,李长安他们死定了,就像是神雷之下的齑粉,没有任何悬念。

    “你们会后悔的,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犯下的是怎样的罪行?你们这是在向整个门阀望族挑战!”

    “抱歉了,陈公子,我们当然知道你是谁?也清楚地知道我们在做什么?真的,你不用浪费力气骂我们了,因为我们不会被处罚,我们只不过是几个负责执行命令的小人物,难道直到此刻,陈公子你还没有醒觉么?这一场针对你的天罗地网,可是从数年前就开始铺下了,只不过今天才是真正收网的那一刻。”

    李长安淡淡道,神色中没有任何的变化,但他所说的这番话,每一个字都像是惊雷般,将那世家子给震得目瞪口呆。

    良久,他才忽然狂笑道:“是我大兄所为的对吧?哈,他可真是下足了本钱,为了把我逼到这乱葬堡,连魔尸大潮都弄出来了,但是,没用的,他赢不了我!”

    “是的,正常情况下,大公子的确赢不了你,你虽然是庶子,可却最得家主重视,尤其你还与曲水蛟龙一族有了一点不错的关系,论人脉,论财力,论气魄,你都可以称得上是九孤城陈家下一代的第一人,但是,有什么用呢,当大公子有了当阳涂家的大力支持后,你,不过是一个可怜虫罢了。”

    伴随着这话语,又有数人走上这石台,为首一人戴着面具,但他身后簇拥着的,却是灰婆子,老王,土匪,三公公几个暴民头目。

    “你说什么?那畜生敢以家族的灵脉做赌注求得涂家支援?他,他不得好死!他根本不知道当阳涂家的狼子野心!”

    似乎是终于被戳中了命脉,那陈家子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

    不过这时候却无人理他,那李长安,还有常天昊都是转身对那面具人恭敬拱手道:“想不到大当家会亲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呵呵,没什么,此事事关重大,我楚某人怎么可以不亲自前来?不过,长安啊,你们做的不错,前前后后,一点破绽都没有,这小子也合该落在你们手上,就这样吧,准备撤离,外围的魔尸大潮会在一炷香内将整个乱葬堡夷为平地,而九孤城陈家第二十三子不幸丧身魔尸之口,想来那些望族门阀也不会说什么,但是,就得委屈长安和天昊你们几个,暂时去我流云寨躲避几年,等过了这个风声,再出来活动,有没有问题啊?”

    那面具男淡淡道,只是他说的每一句话,让人听着都毛骨悚然。

    “当然没有问题,有大当家这句话,我李长安是求之不得啊。”李长安大喜道,似乎投入到这暴民组织中,比加入蛮王手下还要更有前途。

    “嗯,很好。”那面具男点点头,又望向那快要绝望的陈家子,“他身上有一块飞龙玉,乃是大公子指名索要的,你们没有乱动吧?”

    “啊!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而且这两日来我们自问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也没有发现这小子与任何人有私下的接触,那块飞龙玉,肯定还在他手中。”李长安连忙道。

    那面具男却没有再多说什么,上前一步,就取下那陈家子的乾坤袋,双手一搓,那品质极好的乾坤袋就散落成碎片,里面的东西却没有掉落,而是悬浮在半空中。

    但是,仅仅一秒钟,那面具男的呼吸忽然就急促起来,然后下一秒他就暴怒地吼道:“这是怎么回事?飞龙玉呢?”

    “不好,那小子要自尽!”此时一旁的李长安忽然惊呼一声,就扑了过来,但却是晚了一步,那陈家子整个人瞬间七窍流血,唯独一张惨白的脸上,有一抹嘲弄的笑意留下来,直看得李长安,常天昊乃至那面具男都心中发冷。

    “糟糕,我还真没有想到,这姓陈的还能玩这一手?那飞龙玉非同小可,大公子之所以要急忙发动,为的就是这块飞龙玉,如今不见了飞龙玉,长安,你们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后果?我再问一遍,此事你们可涉足其中?”

    “绝无此事,大当家,我们哪有那个胆子啊,飞龙玉乃是大公子亲自交代下来的,我们连想都不敢想啊,但是,这件事真是奇哉怪哉,昨夜的时候,我还亲眼看见这小子在把玩那飞龙玉,而且我自问每一刻都在盯紧他,绝无外人与其接触,那飞龙玉应该就在他的乾坤袋之中的啊!”

    李长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事情太严重了,搞不好自己都是要掉脑袋的。

    “等等,也不是没有接触外人!”此时那常天昊忽然开口道:“还记得今天早上,这小子忽然说要发出悬赏,收购魔核,那些外出采集魔核的人,回来后都是与这小子有过接触的,不,不对,有一个人!”

    说到此处,常天昊和李长安的目光都是精芒大放。

    “该死,是那个小子,段横,我早就知道他有问题,当时他击杀了一头三阶魔尸,然后就以三百块仙石的价格出售给这陈家子,这是唯一一个转移飞龙玉的机会,我这就去亲自把他给抓回来!”李长安几乎是咆哮着冲下石台。

    (感谢书友‘吆,先森’,‘咖咯’,朱昱彰,仇森模,五行业,chcqcwce,女王的暖宝宝,淡淡的回忆,十步一伤心。枫叶今年红,至高蛋,暗夜小舒等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