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仙界移民 > 第七十六章 全新的世界

第七十六章 全新的世界

作者:蓝色胡子(书坊)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段横并不知道,他目前所遭遇的一切都与九孤城那个陈家庶子有关,确切地说,是与那块飞龙玉有关。

    那飞龙玉本是藏在他身体之中吸收他的精血,可还未等吸血结束,那陈家庶子就已经被干掉了,所以就让那飞龙玉暂时形成了无主状态,假若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那么顶多再过几个时辰,那飞龙玉就会自行离开,就此下落不明,这也是那面具男,李长安等人为什么如此急迫。

    可是段横却又遭遇到这黑熊散妖,这散妖实力已经快要接近童生位的修仙者,再加上它身为散妖,其自身血脉自带的优势,所以相当厉害,哪里是目前才液化三层的段横所能抗拒?

    只是同样因为那飞龙玉的缘故,才让这黑熊散妖误认为段横的血脉有九品,于是这才用煞气将段横封住,进而要以段横的血肉来熬制一锅药膳。

    但这样一来,最危险的不是段横,而是首当其冲,根本无法逃掉的飞龙玉,所以无论那黑水煞气的变异玄冰煞,还是此刻这烈焰熊熊,段横其实都没啥感觉,所有的压力都是被那飞龙玉给扛着呢。

    若是换做是其他人,这︾∟,个时候大概早已被惊吓得一片混乱,完全崩溃,不过段横素来冷静,哪怕死亡迫在眉睫。

    所以,当几分钟之后,段横就已经发现了这其中端倪。

    尽管他还不知道飞龙玉的存在,却也能就此猜出个大概,同时更加清楚地知道,若是他身体外笼罩的这一层神秘未知的力量被摧毁的话,他可就真的要成为白灼虾仁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该如何施为,才能帮得上这神秘的未知力量,因为他此刻完全动弹不了。

    “嘿,这真是诡异的旅程啊,也罢,事已至此,我便坦然面对就是。”

    在心中暗叹一声,段横便收摄杂念,让心境一片空明,这种状态他如今已经是能够转念间便可以轻松达到,而这完全要拜他过去近一个月时间里,耐心吸收灵露,并细细体味后续所带来的好处。

    如果这用地球人熟悉的概念来讲,那就是他的精神更加集中,更加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很容易就能沉浸入最安静的心理状态之中。

    用某宗教的术语来讲,那就是禅定。

    这其中的好处不言而喻。

    一时间,这整个大瓮外烈焰熊熊,完全包裹,而且随着那黑熊散妖的操控,那火焰的温度也是在逐渐上升,一些火苗的中央,甚至出现了一丁点的青色火焰。

    但在这大瓮之中,段横却依旧闭着双眼,神色平静,仿佛在入梦一般。

    假若此刻那黑熊散妖能够透过那重重火焰看到大瓮之中的情景,他一定会立刻察觉事情不是它想象的样子,因为此刻在段横身体周围,那玄冰煞气早就不见,他也不再处于被冰封的状态,但是,在他身体上方,正有一块飞龙形状,若隐若现的玉牌正在微微颤动,一道道光华溢出,抵抗着外面那不断升高的高温。

    估计再愚蠢的人,也能一下子就察觉事情很不对劲了。

    可惜那黑熊散妖实力还是差了一层,虽然它很有些背景,与那猞猁精执峰子有些渊源,平素里得到的好处也较多,可如今催动这巨量火焰也就基本到了他能力上限,毕竟,它所修炼的仅仅是黑水煞气而已。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根本也没有机会做到分心二用,去察看那大瓮之中的情形。

    反正,它就不断提升温度,将那九品血脉与它这些年珍藏的草药一并融合熬煮出来就好。

    这样的情形不断持续,当足足一个小时之后,那黑熊散妖已经是累得不行,而大瓮之中,那飞龙玉牌也到了即将被融化的时刻,隐约就可以看到一条淡淡的飞龙虚影在里面焦躁地飞来飞去,可却毫无办法。

    这飞龙玉固然很珍贵,可此物毕竟不是专门用来做防御,甚至都不是用来攻击的,如今又无人在后面操控,所以才有了被融化的危险。

    而一旦被融化,那里面所藏着的那一口蛟龙之气,只怕立刻就会散掉。

    当然,这一切无论是那黑熊散妖,还是段横,都一无所知。

    终于,在又过了十几分钟之后,随着一声悲鸣,那飞龙玉牌彻底被烈焰高温融化,里面那一道淡淡的飞龙虚影盘旋一周,却无法突破那烈焰高温的束缚,只能无奈且非常不甘愿,甚至是仿佛受了莫大屈辱一样,没入段横身体之中。

    这想想也就知道了,这一口蛟龙之气何等高的品质,而段横的血脉又是何等的低劣,倘若不是他正年轻力壮,精血充沛,又有灵露不断淬炼心境,那陈家庶子都不稀罕用飞龙玉吸收他的精血呢。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金枝玉叶,倾国倾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被一个满身恶臭的乞丐给抱走并啪~啪了一样。

    暴殄天物啊!估计所有人都会这么感叹。

    但是在这一个瞬间,段横自己的感觉却是好似被一块天大的馅饼砸中了一样。

    他本来一直都在保持心境空明的状态,可这一口蛟龙之气的进入,立刻就引发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处血肉,每一处骨骼,每一处经脉的异变!

    这可是蛟龙之气啊。

    那陈家庶子,本身是望族子弟,其血脉品质至少也有九品,他尚且不能一口把这蛟龙之气全部吞掉,何况是段横?

    估计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一口蛟龙之气会在一秒钟就将段横的整体身体内部捣个稀巴烂。

    嗯,这简直是一定的,别看那蛟龙之气没有自主意识,但那毕竟是蛟龙之气啊,其中的灵性之高难以想象。

    哪怕存着同归于尽,也绝对不会被段横这肮脏的乞丐给玷污啊!

    但是,这蛟龙之气在之前就被烈焰灼烤了那么久,本身就很辛苦,所以此刻钻入段横身体之中,虽然很不甘愿,却也是为了保命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演变成了截然不同的结局。

    这一口蛟龙之气,只能被迫地帮助段横改变自身的血脉,以对抗危险

    其实这也是这一口蛟龙之气最拿手的。

    所以几乎在这一瞬之间,段横的血肉,骨骼,乃至于经脉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等到那一口蛟龙之气最后彻底化为他体内精血后,他的整体修为竟是在暂时就突破了液化九层的高度。

    不过下一秒钟,这些液化压缩的仙灵之气一下子又降低到零点,就好像在玩过山车一样。

    不过只是其中最微小的变化,甚至段横都无瑕理会。

    因为在这个时候,那大瓮中已经毫无阻挡的烈焰高温,一下子就覆盖了他整个的身体,这种感觉,想想也知道会有怎样的痛苦!简直比死了还要恐怖。

    但奇怪的是,段横居然没有晕过去,甚至他的思维都被某种力量给强制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下意识的,在这种恐怖的煎熬中,他就运转起体内的仙灵之气,但他仅仅是运转了一个周天,这种控制权就立刻被蛮横地掠夺过去。

    不,这么说也许不太正确。

    应该就类似段横原本是在划船,他依靠自己的力量让小船在水上行进,可是这水面突然发起了大洪水,于是他只能尖叫着看着小船瞬息千万里,完全不受控制。

    这就是他体内此刻仙灵之气的真实写照。

    犹如万马奔腾一般,巨量的仙灵之气都不知道从哪里钻进来的,浩浩荡荡地汇聚入这大潮之中,随后风驰电掣地在他体内快速运转一个又一个的周天。

    而在这种堪称恐怖的周天运转下,段横渐渐淡忘了那种煎熬的烈焰高温,心境也是没来由沉下去,如初生的胎儿一般,安静无比。

    这大瓮中发生的一切,那黑熊散妖依旧是毫不知情,它催动火焰已经是到了很疲惫的状态,可它依旧没有嗅到那种诱人的香气,所以它只能咬着牙继续坚持。

    只是在此刻大瓮之中,那些原本被黑熊投入进来的丹药,灵草,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材料,以及段横身上携带的那五千斤青色品质的仙灵稻米,却都是在火焰高温的作用下化为最精华的灵液,迅速被段横所吸收,这也是为什么段横体内忽然会冒出那么巨量的仙灵之气的缘故。

    当然,这其中却也少不了那一口蛟龙之气的作用。

    因为倘若没有蛟龙之气迅速更改段横的血脉,将其身体的资质提升到新的高度,也绝对无法在瞬间容纳这么多的仙灵之气。

    而同样的,若没有这么巨量的仙灵之气支撑,段横也会被那蛟龙之气给硬生生折腾死,这可是更改血脉啊!

    堪称洗髓易筋,不,比那更要高出许多许多等级的,绝不是一个小工程,每一处骨骼血肉的提炼,每一滴精血的纯化,那都是需要巨量的仙灵之气来配合的。

    若是一个环节无法达到标准,就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而这个灾难性的后果,就会真的要便宜了那傻大个黑熊了。

    只是如今,这黑熊散妖,也只能是以悲剧收场了。

    当足足三个小时之后,那黑熊终于折腾不动了,哪怕他它不断吸收仙石,也维持不了这样的火焰操控,当然最主要的是,它终于有点怀疑了。

    撤去火焰,气喘吁吁的黑熊就走过来,探头向那大瓮中看去。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把闪烁着寒光的怪模样匕首猛然刺入那黑熊左眼,直没入顶,随后还不等这黑熊反应过来,那似乎无比锋利的匕首就横向一划,这黑熊散妖的大半个脑袋,就那么简简单单地被削掉了。

    竟是锋利如斯。

    良久,段横才跳出这大瓮,他身上的衣物早已完全不见,甚至连所有的投枪,改装的大黄弩,弩矢,什么神行符,潜行符,都统统被焚毁了。

    可是,他整个人,都已经完全不同。

    身高至少增加了十厘米,四肢更加匀称,肩膀宽阔,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带着力量爆发的质感,假若忽略了那略带焦黄,仿佛面包被烤糊了的皮肤的话,大概也能算是一般帅了。

    但这一切却不是段横所关注的,甚至在他手中那把明显发生了未知异变的匕首,都难以引起他的注意。

    此刻他全部心神,都在惊叹自身所发生的变化。

    在他体内丹田之中,只剩下了一滴液化压缩的仙灵之气,但他血肉骨骼的强度,却至少要超过了曾经巅峰期的三倍,血液之中,似乎已经蕴含了某种很强大的力量,这力量让他感到无比的敬畏,以及那种似乎可以毁灭一切,傲视一切,无视一切的尊严。

    这感觉来得很突然,但又是如此的自然。

    除此之外,段横的视觉,听觉,触觉,感知,反应能力,都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一连翻出数倍,他此刻甚至都能清晰地看到千米之外一棵小草的纤细,可以听到更远处微风拂过的声音,感应到泥土里生机的萌动。

    好似完全踏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