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混在1275 > 第四十五章 嫌疑

第四十五章 嫌疑

作者:哥是出来打酱油的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帝都东城区黄寺大街乙一号院。

    那间挂着局长办公室牌子的房间里,钟茗笔直地站在桌子前,坐在她对面的局长,拿着一份文件,正在一脸严肃的翻看着,看样子已经到了结尾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说说你的结论。”

    “是,我的结论是,在我们内部,的确有一个内奸,级别应该在普通情报员之上,部门主管之下。”

    “理由呢?”局长不置可否地用手指点了点桌面。

    “两个理由,第一就是林建国同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遇袭,这次任务的保密级别很高,普通情报人员是接触不到的,至少也应该是中校以上的相关部门人员。”

    听到这里,局长的眉毛一耸,看了她一眼,这个推论实际上是将她本人给排除了,而自己则在这个范围之内,不过他的手指继续点了一下:“包括安全部门吗?”

    “包括。”钟茗没有任何犹豫。

    这是很自然的,象这种在国外进行的秘密行动,不光是军方一个部门的事,毕竟那条运输线,最终还是要大型国企的参与,那就少不了安全部门的协同,他们并没有人员在那个小队当中,只是负责后勤和接应。

    “说说你的第二个理由。”

    “为了证实这个判断,我有意申请动用了北美线,结果他们在纽约的行动没有暴露的迹象,这条线的知情者范围更窄,级别也更高,事实上就连我都不知道具体的人员构成。”

    “好你个小钟,你这是把我也怀疑进去了啊。”局长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话,眼晴却没有一丝笑意,脸上反而愈加严肃起来,就像窗外的天气一样凝成了寒霜。

    “你胡闹!”他的手在桌面上拍了一下,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你知道这条线的建立有多么艰难吗?你知道这条线的后面是什么吗?它远远要比你我的生命更重要。”

    “我知道。”钟茗毫不妥协地回答道:“它是为了保障‘深海’的运作才开辟的,为了避免重蹈二十年前的覆徹,他们甚至没有权力与‘深海’接触,从建立的一开始,就是冲着牺牲去的。”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局长的怒火一下子迸发出来。

    “因为......‘补天计划’具有最高的优先级,在它面前,‘深海’也是可以牺牲的对象!”

    钟茗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缓,可是仿佛蕴含着巨大无比的能量,将局长的怒气压了下去,他怔怔地看着这个倔强的下属,心里竟然生出了一股老去的疲累感。

    “你说得没错,‘补天计划’的确具有最高的优先级,它也是我们这个部门成立的先决条件,可是我要提醒你的是,它是一项计划,而不是一个个人,你凭什么就能断定,目标人物是不可替代的,要知道,在这之前,我们采用的是选拔制,不也找到了受命者吗。”

    “因为我们用超过五年的时间,都无法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受命者,目标人物现在就是唯一的,而且他比之前的人选,更具有可行性。”

    钟茗的理由让局长哑口无言,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懂,可是怎么都无法将一个平民与国家费尽心力建立的情报网相提并论,可以说在这一点上,钟茗的固执正是她能领导整个计划的原因,为此可以不惜一切,差不多变成了某种执念。

    “小钟,你想过没有,如果计划不顺利,你这么做,可就没有任何退路了。”

    “首长,从我接触这个计划开始,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看着她的表情,局长最终摇摇头坐了回去,如果不是待她如侄女,他何必要说这么多话,既然对方决心已下,那就要承担一切后果,自己也不能去强行干涉,因为正如钟茗所说的,“补天计划”的优先级是最高的,整个二部知情的寥寥无已,就连他们这个具体实施的九局,真正了解内情只有这间房子里的两个人,那些部下全都以为只是对于特定目标的监控和保护。

    “好吧,既然有一大致范围,你心目有没有重点的怀疑对象?”局长将话题拉了回来。

    “我们部里,重点应该放在三局,至于安全部门,重点应该放在部门主管,包括几个处的处长、副处、还有主任级情报员。”钟茗低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个范围虽然比之前缩小了很多,难度却更大了,因为涉及的几乎全都是资深人员,要动任何一个都必须谨慎再三。

    “在这个范围内还可以进一步筛选,把目标放在过去七年之内出过国,以及任务需要在境外执行外勤的人员。”

    为什么是七年,局长心知肚明,这是自己这个部门成立的时间点,也是“补天计划”正式实施的开始,那一年,钟茗还不到二十岁。

    这样一来,所需要甄别的人员数量就不算多了,局长在心里默默地计算了一下,正打算做出进一步指示的时候,桌子上那部红色的电话机突然响了。

    “......是吗?太好了,好的我知道了。”放下电话,他的脸上终于现出了喜色,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钟茗:“你师傅醒了,医院说生命方面问题不大。”

    钟茗同样喜形于色,她这些日子天天都会去医院,师母表面上坚强,暗地里以泪洗面的情形,她不知道看到过多少次,如今终于有了好消息,她是由衷地感到高兴。

    “去吧。”对于这点小心思,局长当然一眼就看得出,他摆摆手很大度地放了行,就在钟茗拿起军帽戴上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别忘了工作。”

    兴奋不已的她一直到开着车出了院子,才慢慢品味出局长话里的意思来,刚才所说的这个范围,实际上也包含了自己的师傅在内,而且是重点人物,必须首先排除对于其本身的怀疑,哪怕钟茗有一万个理由相信,这也是不容更改的组织原则。

    军区总医院特护病房的门口,这一次倒没有那么多的探望者,当钟茗走进去的时候,师母正在拿着碗喂师傅东西吃,她在门口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病床上的林建国瞥到了她的身影,示意自己的老伴,才走了进去。

    “小钟来了。”林师母倒是落落大方,正好带来的粥喂完了,她准备回去再弄一桶来,就拜托钟茗先照看一下。

    等到师母出去把门带上,钟茗坐在她的位子上看着躺在病床上,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的男子,才不过十多天,心目那个严厉之极的铁汉已经变得骨销形瘦,整个脸形都从国字形变成了三角,颧骨高高地突起,面颊深深地陷了下去,让她难过得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

    “哭什么。”林建国说话有些吃力:“那么多同志都牺牲了,还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老天开眼了。”

    “您是个老党员、唯物主义者,平常可从不信这个。”钟茗忍了又忍,倒底没让泪水流下来。

    “不矛盾,真的小钟。”他有些感概地说道:“在山洞里,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心里就想着,要是能再见你师母一面,还有你师姐,就是死也值了。”

    见他说话很吃力,钟茗为他多垫了一个枕头在脑袋下,让头能稍稍抬起一点,林建国说完这句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要集中精神思考什么。

    “我们之所以遇袭,一定是行动路线被泄露了,这条线是我们和当地的情报员共同制定的,就连巴国军方都不清楚,所有的队员当中只有我带着卫星电话,他们没有与外界联系的渠道。”

    听着师傅的讲述,钟茗渐渐变得认真起来,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录音笔,将它放在林建国的枕头边上,让后者不用费太大的劲,就能录得清楚,这么一来,谈话的性质就变得正式了。

    “电话你应该找到了吧,里面的芯片是加密的,任何人包括我在内都无法消除对话内容,我请求组织上对我进行隔离审查,在弄清事实真相之前,解除一切职务和工作。”

    钟茗只是静静地听着,她无权发表任何意见,因为这些话都是对组织说的,那个电话实际上只打出了一次,就是给自己的,而他们当时已经遇袭了,所以自己并不存在嫌疑。

    接下来,林建国详细回忆了他们的整个行动过程,这也是洗清疑点的最好方式,谈话的内容,自然会有专人去一一加以落实,如果有任何的出入,都将进一点加重嫌疑,他说得很慢,中途多次停下来,那些同志就牺牲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回忆充满了痛苦,却又是避不开的。

    “......对方袭击的路线,大致在俾路支省的边缘地带,那里活跃着好几支分裂主义武装,但是他们的战斗素质,要远远高于本地武装,行动方式带着明显的西方印记,因此我判断这些人,如果不是某国情报组织的下属行动队,就是雇佣兵。”

    林建国说得很细,中间还掺杂了很多自己的判断,等到说完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全都是汗了,钟茗拿了个毛巾浸湿了为他轻轻地擦拭着,依然能感觉到师傅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可她却知道对方的性格,不敢开口打断。

    “暂时就这么多了吧,等我哪起了什么,再叫你过来,唉,年龄大了,受点小伤就差点撑不住,不服老不行啊。”师傅的话让她的鼻子一酸。

    “您哪里老了,就您这身手,十个我也不是个儿。”她笑着拿出自己钱包:“师姐的孩子还没见过吧,我带来了最新的。”

    她从里头拿出几张照片,这是为了方便病者看,特意去照相馆里打印出来的,每一张上面都是一个胖乎乎的小孩,憨态可掬的模样让林建国一看就睁大了眼睛。

    “这么大了?你说像不像我。”

    才几个月大的孩子,她哪看得出来像不像,不过嘴里当然是连连称是,外孙肖祖,也是很自然的,钟茗将相片放到他的眼前,同时悄悄地将那支录音笔收了起来。

    林建国怎么也看不够,削瘦的脸上满是笑意,只是想到相隔那么远,连抱一抱都不行,又有些遗憾:“我的事,先别告诉你师姐,她的心思重,也许会影响到工作。”

    钟茗闻言一怔,她的表情被林建国看在眼中,哪里还不明白,女儿多半已经知道了,不由得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