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太古星辰诀 > 8.第8章 狠狠压服

8.第8章 狠狠压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云峰,青云宗外山的一处山峰。

    叶辰盘腿坐在峰顶的一座悬崖石台处,他双手捏着法诀,正处于修炼之中。

    在他身侧,放着精钢剑,前方不远处,则是崖间的茫茫云海,云海中烟云翻滚,变幻莫测。

    从武技阁挑选到功法后,叶辰每日里就在此苦修真气与功法。

    此时,正是他来此修炼的第二十二天。

    盘坐良久后,突然,盘坐中的叶辰身体一震,无数丝的天地真气从四面八方飞速涌来,成漩涡状朝着他的体内倒灌而入,最后统统朝他的气海汇集而去。

    又过了许久,叶辰才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一站而起。随着他双眼睁开,一道精芒在他瞳孔中一闪而逝。

    “二十二天,终于顺利突破到了真气四层!”

    叶辰大手一扬,青色真气透掌而出,卷动起崖边的大堆石块,四处飞散。

    接着,他手掌一翻,同时气海内四大真气漩涡猛然一震,庞大的真气更是直接迸射而出,将四处飞散的石块震成了碎屑。

    叶辰收掌而立,淡淡青色气芒重新飞入体内,这时,崖间一阵风吹来,吹得叶辰长发飞扬,衣衫猎猎作响。

    在他的衣衫下,当初瘦削的身体现在已经变得匀称无比,更充满了强大的力量。

    短短二十二天时间,他就从真气三层修炼到了真气四层,这要传出去,只怕整个青云宗无数正式弟子都会骇然!

    “太古星辰诀,果然是无上神诀,这第一层的‘炼脉诀’,简直是太强大了!”

    叶辰看着自己的手掌,再看看崖边被震成碎屑的石块,喃喃自语道。

    这二十二天时间内,每日苦修之下,他顺利将“炼脉诀”的奇经八脉修炼完成,并且将三十三条轮脉也修炼到了第五条。

    就在奇经八脉修炼完成的那天,叶辰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了质的飞跃。

    耳聪目明、口舌生津,方圆数米内的一草一木,闭上眼睛,他仿佛都能感觉到它们的呼吸。

    这是身体达到极佳状态的体现!

    不仅仅是身体素质有了质的飞跃,在打通奇经八脉后,他的真气修炼,更是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不仅仅每日里炼入气海内的真气越来越多,连真气耗尽后恢复的速度都提升了数倍。

    就是因为如此,他每天才能比别人修炼的时间更长,修炼的效果更佳,才能在二十二天时间,就进入到真气四层!

    越往后,提升真气境界所需要的真气量越是庞大,但是现在叶辰已经有十成的把握,在青云宗外门弟子考核之日来临前,突破到真气五层,甚至是突破到真气六层。

    “打通奇经八脉,就有如此效果。”

    “真不知道,当我把‘炼脉诀’第一层彻底修炼完成,全部三十三条轮脉统统打通,到时候‘气经、奇经八脉、三十三轮脉’一起运转之下,身体会有什么新的变化。”

    叶辰无比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他更期待的是,再次进入星辰塔,得到太古星辰诀“罡元篇”的第二层法诀。

    看看在“炼脉诀”之后,太古星辰诀还会教给他什么不可思议的修炼方式。

    感受了一番进入真气四层身体的变化后,叶辰拿起了放在身旁的精钢剑。

    他开始修炼起《暴雨剑法》来。

    暴雨剑法,乃是一部残篇功法,明显可以看到秘籍的后半部分被撕去,只剩下了一小半书页。

    这些书页之中,共记载着三式剑法,分别为“暴雨坠落”、“暴雨飞溅”和“暴雨漫天”。

    这些时日的修炼,叶辰对这部黄阶中品剑法有了彻底的了解。

    当初在武技阁中,这暴雨剑法的介绍中说,暴雨剑法本属黄阶上品剑法,因为只剩下前三式,才归为黄阶中品功法,这部剑法的攻击力在整个武技阁第二层所有功法中最为强大。

    真正的修炼后,叶辰明白,这句话并不是妄言。

    暴雨剑法的第一式“暴雨坠落”,仅仅是第一式,给他的感觉,就相当于黄阶中品功法的威力。

    这是一招速杀剑法,剑招极快,要求在一眨眼间,就能刺出七剑,此招才算修炼大成。

    要知道,有句俗语说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能在一眨眼间刺出七剑,对方很有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就死在了剑下。

    这是真正的剑法杀招,如暴雨从天而降,极速坠落之中,一击而杀!

    剑法威力如此巨大,相应的想要修炼成功也极难,修炼之后,叶辰终于明白当初武技阁守阁长老为何说这套功法极难修炼,很多青云宗弟子一个月苦修根本没有半点收获了。

    这剑法杀招,的确是非常难修炼。

    哪怕叶辰灵魂融入这副身体后,对剑法有了一种奇妙的领悟力,也足足耗费了十三天,才将暴雨剑法的第一招“暴雨坠落”修炼完成。

    咻!

    飞云峰悬崖石台上,手持精钢剑的叶辰,手腕轻轻一动,他手中的剑如电一般刺出。

    在刺出的刹那,整个剑尖一抖,瞬间剑光如星芒绽放。

    叮!叮!叮!叮!叮!叮!叮!

    只听七声剑响,整个精钢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刺入到了崖壁之上。

    瞬间,就在崖壁上洞穿出七个小孔。

    这七个小孔,一般无二,刺入崖壁极细极深。

    这是力量完美聚集的体现,没有半分浪费,所有的力量,都形成了杀伤力。

    抬目看去,可以看到,整个崖壁上,像这样的孔穴,还有很多。

    这些孔穴,都是叶辰这些天修炼剑法所产生的。

    在演练完暴雨剑法第一式“暴雨坠落”后,叶辰剑尖一挑,剑招顿变。

    咻!咻!咻!咻!咻!

    这一次,他不再拘泥于一剑七斩,而是剑出无痕,前一剑还在左侧,下一剑已经刺向了上方。

    暴雨飞溅,雨坠四方,雨滴所至,剑之所至!

    这,正是暴雨剑法的第二式,“暴雨飞溅”剑招。

    这一剑招,仿佛随心所欲的乱刺,偏偏剑招诡异异常,剑速更是比前一招“暴雨坠落”还要快,还要惊人。

    在《暴雨剑法》秘籍中有言,此招修炼到大成,有十只飞雀从袋子中飞出,朝各个方向乱飞,此招一出,就能一击而杀。

    这一招的修炼难度,比第一式“暴雨坠落”还要大,叶辰足足修炼了七天时间,都没有将此招悟破。

    一直到他打通奇经八脉那天,身体对外部的感应力大增,他才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剑法境界,将此招修炼完成。

    这种让他修炼成“暴雨飞溅”招式的剑法境界,叫做“剑走随心”。

    传闻修炼剑法,有三大境界,第一种境界是“见招学招”,很多剑修苦修剑法十几年,都还是属于“见招学招”的状态之中。

    第二种境界,则叫做“剑走随心”,达到此境界后,剑之所指就是招式,能够彻底将剑法融入到感悟之中,每一次招数没有固形,却能达到最佳的剑招效果。

    叶辰就是在偶然中才进入到这种境界,才将暴雨剑法第二式修炼成功。

    而传说中的剑法最高境界,第三大境界,则为“领悟剑意”,达到此境界,甚至能超越剑法本身,直指剑法本源,到那种状态,甚至能万物都化为剑,化为剑法。

    这种极高明的剑法境界,听说就算是“灵海境”强者,都没有多少人能做到,在“真气境”修炼者中,更是万中无一。

    叶辰虽然领悟到了“剑走随心”之境,但距离“领悟剑意”,还有很远。

    悬崖之上,修炼着“暴雨飞溅”剑招的叶辰,手中的精钢剑仿佛消失不见,整片悬崖高台上,只看得见一道道的凌厉剑光。

    一直修炼了半个时辰,叶辰才停了下来,接着,他又开始修炼起第二套功法,黄阶中品身法武技,惊鸿步来。

    接下来的几日,叶辰每天还是在这飞云峰修炼。

    修炼日短,不知不觉,一个月时间就过去了。

    要去武技阁归还两本功法秘籍的日子,终于来临。

    吃过早饭,叶辰便离开小院,穿过山门广场,朝武技阁走去。

    刚远远看到武技阁,一道身影就直接将他拦住:“叶辰,王元师兄叫你去他小院,赶紧滚过去!”

    说话的是一个马脸少年,叶辰认出了此人,这人正是王元的一个狗腿子,名叫马九。

    这马九,真气三层境界,平日里跟着王元厮混,为人嚣张无比,在挂名弟子中也是一霸。

    以前的叶辰,受王元和这马九的欺负不少,不过现在叶辰已经修炼到了真气四层,暴雨剑法前两招也修炼到大成,第三招“暴雨漫天”更是略有所得,莫说是这马九,就是王元,在他面前也不够看了。

    “那王元倒是好记性,还专门叫你在这儿等我!”

    叶辰看着马九,冷笑一声道。

    他还记得,一个月前,他来武技阁挑选功法,正好碰到了也来挑选功法的王元,王元说过,一个月后让他去做人肉沙包。

    现在到了归还秘籍的日子,那王元果然阴魂不散,找上门来。

    “叫你去你就去,啰嗦什么!王元师兄刚修炼完一套功法,正是要你们这些废物喂招的时候,再啰嗦我先给你松松骨头?”马九揉了揉拳头,就朝叶辰走来。

    叶辰淡淡的看了马九一眼:“滚吧,王元要找我喂招,让他自己来。”

    两人都是一个月前在武技阁挑选的新功法,叶辰也正想拿王元试试招,一来报原来被当人肉沙包的仇,二来也试试暴雨剑法的威力。

    叶辰的态度让马九勃然大怒:“你这蠢货,让我滚?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啪!

    他手爪一扣,握爪就朝叶辰抓来。

    就在马九手爪刚刚靠近叶辰身体的刹那,叶辰不闪不避,直接一巴掌就朝马九的脸上抽去。

    “啪!”

    这一巴掌,直接将马九打飞出数丈远,将马九的牙齿都打落几颗。

    满嘴是血的马九,轰然砸落在地上。

    “你……你这蠢货竟然敢打我?”

    摸着脸的马九,还有些眩晕,他看着叶辰,满眼的不可思议神情,还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是叶辰将他打飞。

    “我说过,让你滚,让王元来。”

    叶辰一步步走到马九面前,蹲下身来,拿手拍了拍马九的脸:“怎么,还不服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