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儒武争锋 > 第十节:滚下去

第十节:滚下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经过了刚才的一番插曲,秦枫接下来的路程一切顺利,虽然所有人看秦枫的眼神都很古怪,却是没有一人再敢挡住他的去路了。

    “想不到儒道五禽戏用来实战居然这么强!”在路上,秦枫自己都有些惊讶,毕竟他之前一直是把铁牛当成自己在武帝神坛的假想敌,甚至还准备了“杀”字诀作为杀手锏,谁知念力控制肌肉,加上儒道五禽戏的加成居然如此可怕,仅仅三招,轻松帮他击败了跟他同级的铁牛!

    但是秦枫可不会天真地以为已经万事大吉了。

    “我刚才让刘振武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应该不会善罢甘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刘振武,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与刚才相较,路上胆敢鄙夷秦枫的人已经大大减少,大部分的人都是一种疑惑甚至是敬畏的表情。

    毕竟一个学院有史以来的头号差生,瞬间变成了一个轻松逆袭见习巅峰高手的优等生,这样的反差,任是谁,一下子都接受不了!

    可就在武帝神坛的门口,一群人又挡住了秦枫的去路。

    “黑衣黑袍,是学院律法司的人!”谭鹏警惕地看着眼前几乎排成人墙的黑衣人,对秦枫说道。

    秦枫一眼就看到这些黑袍人最中间,一名黑袍人戴着象征铁面无私的漆黑面具,披风之下内穿薄铠,上面纹着一对剑盾。

    铁面黑衣人气息混元,不漏一丝,让人如临深渊,高深莫测。

    “他至少是地武境实力,甚至有可能是一个地武大圆满,接近天武境的强者。”

    即便如此,秦枫还是凭借前世经验,猜测出了对方的大概实力。

    在铁面人的手边,就是刚才站在刘振武身旁的黑衣学会干部。

    “这黑铁面具是律法司教师的专属装备,看来这件事情很难收场了!”

    果然,戴着铁面的律法司教师直接开口说道:“见习者秦枫,你涉嫌殴打其他同学,跟我们去律法司走一趟吧!”

    “老师,分明是铁牛找茬动手在先,请您明辨是非!”谭鹏忍不住大声道:“时间紧迫,请让秦枫先完成武帝遴选!”

    “此事情节严重,不可能!”律法司教师严声拒绝道:“将秦枫带回去!”

    话音落下,律法司教师铁面下的目光蓦地落在谭鹏和严武身上:“你们若敢阻拦,就以阻碍执法惩处,一样削去武帝遴选的资格!”

    秦枫闻言,扬起头来,冷声道:“好大的威风,律法司难道都不讲道理的吗?”

    “道理?”铁面教师身后的黑袍学会干部冷笑道:“你把铁牛打得筋断骨折,生生毁了一个准武者。铁牛抬回去的时候,他爷爷已经哭得晕过去了,你毁了别人一个家!还跟我们说要讲道理!”

    秦枫的语气却是异常平静:“他要为虎作伥,就要做好踢到钢板的准备,他自己都不爱惜武道前途,与我何干!”

    “对,他动手在先!”严武大着胆子喊道:“大家都可以作证!”

    “哦?谁愿意出来作证?”学会干部狠辣的目光从人群中扫了过去,洋洋自得道:“谁愿意出来为这个垃圾作证?”

    “有没有人出来证明这个垃圾是正当防卫,有没有人?”

    目光扫过,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不愿多事,毕竟武帝遴选在即,谁也不想惹祸上身。

    “无人可以作证!”律法司教师冷声说道:“若你确实无辜,律法司会还你清白,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完,他眼神一冷道:“若你公然拒捕,律法司有权将你就地格杀,劝你不要自误!”

    就在这时,一道女声呵斥道:“我来作证如何!”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姜雨柔从人群中缓步走出。

    今日她一身月白褥裙,外罩一件雪貂披肩,飘然若不沾红尘的冰雪仙子,凛然走到秦枫的面前,朗声说道:“铁牛拦阻秦枫在前,又先动手意图殴打秦枫,他是被迫反击……我,可以作证!”

    姜雨柔年纪与学院里的学生相仿,又是稷下学宫的高徒,才情卓著,容貌倾城,还在“真武之莲”徐莲儿之上,不知是多少学院男教师和男学生的梦中情人。

    甚至有人闹过为谋姜雨柔一笑,不惜购置价值上万金铢礼物的事情。

    只是她身为儒家子弟,不愿与武家多有交集,除了例行公事以外,一向独善其身,不多事,更不惹事。

    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姜雨柔竟为了秦枫不惜直接与学院最强势的律法司冲突!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巴。

    尤其是很多暗恋姜雨柔的男生都觉得脸上火辣辣地发烫,特别是之前看不起秦枫,欺负过秦枫的人,简直比秦枫一巴掌打在脸上还要疼!

    凭什么?

    秦枫这个废物,这个被他们欺辱嘲笑,随意拿捏的废物!

    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让姜雨柔为他出头!

    律法司的铁面教师似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他稍稍一愣,沉声道:“姜夫子,你确定要为此子作证!你可亲眼所见?”

    姜雨柔面对律法司众人,反唇轻笑道:“我身为儒家之人,一言九鼎,一诺千钧,岂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就在这时,站在铁面教师身后的黑袍人冷声笑了起来:“姜夫子,你可曾想过这样的举动会得罪整个刘家?”

    说话的人正是刘振武身边的学会干部,他冷眼看着姜雨柔,似在等待她的回答,可回答他的却是……

    “啪!啪!!啪!!!”

    正手,反手,再反手!

    接连三记耳光,清脆无比。

    顿时就把那学会干部给抽蒙了。

    但抽他耳光的人却不是柔弱的姜雨柔而恰恰是律法司的教师!

    戴着铁手套的右手连续三个耳光竟是直接就将那学会干部给抽得脸颊高高鼓起,鲜血直淌,几如刚砍下来的猪头一般。

    “老师……您这是……”

    他还没说完,铁面教师已又是狠狠一掌将他掀得倒飞出去,直接摔在了地上。

    “狗一样的东西,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铁面教师转过脸来,对着姜雨柔拱手道:“姜夫子不要与这蠢货一般见识,既是夫子出面作证,必是事实无疑,此事必是误会!”

    他对着身后的学会干部说道:“我们走吧,今日武帝遴选,事情多着呢!”

    随后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捂住面颊的那学会干部,鄙夷道:“留下一个人扒下他的黑衣黑袍,没收他的剑徽,以后律法司再没有他刘斌这一号人了!”

    话音刚落,姜雨柔竟也开口了,嘴唇微翘,冰冷道:“你叫刘斌是吧,你不尊师长,诬告同学,你武德一科原来是乙等,降为丁等,文书一科也不用来考试了,来了也是丁等!”

    “姜雨柔,你……你这是公报私仇!”刘斌咆哮道。

    姜雨柔陡然笑了起来:“好,很好!你直呼师长名讳,大逆不道,武德一科也不用评定了,我在真武学院一天,你这一科永远都是丁等!”

    “哼,至于学院的毕业状,你下一辈子再来拿吧!”

    “多谢雨柔老师为我主持公道!”秦枫对着姜雨柔遥遥一拜说道:“大恩不言谢!”

    “你本不必谢我!”姜雨柔接下来说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却不啻一道惊雷炸响在众人的耳畔。

    “想要动我看好的人,当然要付出点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