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儒武争锋 > 第二十节:最后一堂儒学课

第二十节:最后一堂儒学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窗外闹哄哄地乱了一夜,秦枫却是在家中高枕安眠。

    秦枫回到房间时,原本想打开天帝极书看一看获得武脉后有没有特别的奖励,但是天帝极书之前克制福伯的鬼道术法,又封印了这一方空间,阻止他的神识遁走,似已消耗了许多力量,无论秦枫怎样召唤都无法出来。

    秦枫尝试几次,便干脆放弃了,伏身如狮子卧倒下来,这是他从现世带来的睡眠习惯,如狮而卧,可以保持不堕深梦,神识清明,遇到危险可以立刻醒来。

    以这种姿势入睡,在睡眠时都可以略微增加念力的强度,是秦枫前世成就儒圣的独门方法之一。

    自此一宿无梦,等秦枫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辰时了。

    重生归来,这是他睡得第一场好梦!

    只是昨天的一晚对于这个街区的人来说,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折腾了一晚上的律法司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只得怏怏而返。

    直到他起来洗漱的时候,还能听得到楼下的人们在嗡嗡地讨论着什么。

    “昨晚死人了……”

    “有人死在草垛里了!”

    “死相好惨,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

    更有人小声交流着,说福伯被剖开了丹田,而且面有黑气,有可能他才是鬼道的人。

    秦枫醒来之后,洗漱了一番,穿上自己的练功短打就出门去了。

    整个真武学院的气氛都变得凝重了起来,尤其是到处巡逻的律法司弟子和学会干部,黑衣黑袍,数量比平时多了一倍有余。

    普通武者不知道丹田上的伤口意味着什么,真武学院的律法司能不知道?

    凝出了鬼丹,还被人取走了,且不论杀他的是谁,至少杂役福伯就是一个板上钉钉的鬼道修士。

    鬼道中人可以说是全人族的公敌,居然渗透进了真武学院,这还了得?

    不过这些事情都与他无干,没人会以为一个一品武脉,刚踏入人武境的废物可以杀掉一个至少人武境五层,结出鬼丹来的鬼道高手。

    “看来我是被真武学院中的鬼道给盯上了!”秦枫在盛夏清晨的熏风中走着,念头却是飞转了起来:“还好我将现场做成了混战,否则一个鬼道修士,身上都没有外伤,死了,还丢了鬼丹,让人不生疑都不行!”

    “虽然武道的人怀疑不到我身上,却要提防鬼道的猜忌甚至报复!”秦枫给自己提了提醒,此时他已穿过了街道来到了儒学堂的门口。

    看着门上因为年久失修,无人更换而摇摇欲坠的木质牌匾,学堂内老旧的桌椅,寂寥的人影……

    秦枫的心中忽的就涌出了一股想要赶快提升自己,早日振兴儒道的渴望来。

    今天对他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这既是他成为武者后的第一天,也是在儒学班的最后一天。

    此时已经快到开课的时间了,足以容纳百人的课堂里却才来了十多个人,这还得算上秦枫的两个跟班:谭鹏和严武。

    此时课堂里的十多个留级生一看到秦枫,顿时就好像被人掐住脖子的鹦鹉,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尤其是之前欺负过秦枫的几个顽劣学生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特别是被秦枫打断一嘴牙的周凯,更是把头低得要埋进裤裆里去了。

    不是这厮胆子不够大,而是再大的胆子,也被秦枫在武帝神坛用一把竹剑杀了律法司刘斌这样的举动给吓破了!

    武帝神坛里他都敢杀人,还有什么事情是这凶人不敢做的?

    看到这一幕,学堂里的严武和谭鹏都是挺起胸膛,自信爆棚。

    跟了老大这么多年,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看到秦枫鹰扬虎视地走了进来,好几个留级生似是想上去跟秦枫套套近乎,但似乎听到了什么人的警告,根本不敢上前,就这样,秦枫的身后还是只坐着严武和谭鹏两人,所有的学生都自觉地与他保持着至少两排的距离。

    虽然隔着两排的距离,这些学生的窃窃私语却是一字不落地入了秦枫的耳中。

    “这秦枫好厉害啊,前几天还是学院最末流的垃圾,如今变成了这等谁都招惹不起的凶人了!”

    有学子羡慕地说道。

    “我若是有他这样的实力,就算做一个人人害怕的凶人又如何?”

    “总比天天被人欺负来的强!”

    但是很快就有人干咳了一声,提醒他们道:“他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你们若是还想在学院里混,离他远一点吧!”

    “嫩鸡子,你们最好别惹事上身!”一个留级三年的老鸟,嚼着草茎,跷着二郎腿说道:“他得罪了振武哥,又得罪了整个律法司,要他是虚无一那样的六品武脉也就罢了,一品武脉还这么嚣张,简直就是在找死!”

    “我可以说,他绝对活不过这个月了!”

    “活不过这个月?刘家难道还敢杀人不成?”

    老鸟吐出嚼着的草茎,冷笑道:“得罪刘家的人,不会知道是怎么死的!”

    就在这时,听得门外有童子恭声喊道:“恭迎夫子!”

    只见一袭白衫儒服的姜雨柔抱着书卷,莲步徐移,带着一阵淡淡书香的熏风,款款走进教室里来。

    原本她走入教室时,这些差生们多半会吹着口哨,甚至出言调戏她这个老师,因为大家的年纪本就差不多大,有些荤段子甚至会让姜雨柔都面红耳赤,甚至还有几次直接被他们给气走了。

    可是这一次却安静得异常,就在她疑惑之时,目光立刻对上了坐在第一排,向她微笑的秦枫。

    “你,你居然还来上课?”姜雨柔讶异道。

    秦枫笑道:“今天是我在儒学班的最后一堂课,当然该来的!”

    姜雨柔也笑道:“我还当你成了武者,架子大了,都准备今晚去你家里拜访了!”

    秦枫拱手谦恭答道:“莫说成为区区的武者,就算我日后成了天武强者,雨柔老师依旧是我的恩师!”

    姜雨柔听得秦枫的话,显然十分受用,掩口笑道:“秦枫,我以前可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

    说完她便布置下了当天的背书作业,叫上秦枫就去儒学堂后面的花园里散步去了。

    这两人才走,儒学堂里顿时醋味翻了天!

    “这是什么情况啊!”

    “就这样撇下我们跟秦枫散步去了!”

    “这两人什么关系啊!”

    更有痴心的男生当即哭了下来:“我喜欢姜雨柔喜欢了整整两年啊!”

    “我还从来没见她对哪个男生笑得这么好看过!”

    就在谭鹏和严武都感叹老大艳福不浅的时候,秦枫却是皱着眉头,听着姜雨柔的劝诫。

    “武帝神坛时,你应该答应那天武长老的招揽,以此来跟刘家抗衡……”

    “我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你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秦枫只得做出一副虚心接受的模样,他总不能跟姜雨柔说:“天武者收我做徒弟不够格吧?”

    姜雨柔见秦枫不说话,也觉得有点苛责秦枫了,便把话题引了开来:“你先得罪刘家,又得罪了那位天武长老,听说你还拒绝了律法司的招揽……恐怕你在这真武学院里,即便呆下去也很难得到公平的对待了……”

    姜雨柔停下脚步,对着秦枫,眼神中带着期许之色:“一品武脉,终究以后武道成就也有限,不如你转修儒道吧!”

    “我可以保举你前往齐国的稷下学宫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