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儒武争锋 > 第二十一节:亲密接触

第二十一节:亲密接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倘若是寻常的真武学院学子接到这样的邀请,必然会欣喜若狂,要知道,儒家虽然没有修炼之法,但七国诸侯之中,谁家没有官僚?

    中土世界的诸侯七国简直就像是后世战国七雄的延续,只不过与后世历史稍有不同的是,百家争鸣后由于秦王嬴政的突然暴毙和妖族入侵,而没有产生大一统的秦王朝,维持了七国之间的平衡直到千年后的今日。

    但七国之间连地理位置和国力差距都与战国七雄几乎一模一样!

    依旧是秦国边陲西域,强军悍将,齐楚南向而王,坐拥锦绣河山,韩赵魏三国同气连枝,又相互争斗不休,燕国镇守大荒,民风善战却国小民贫……

    虽然诸侯七国关系诡谲,甚至相互对立,但七国宰相,却是同气连枝,几乎都是出自稷下学宫的高徒。

    入得稷下学宫深造,出来之后,七国文官人脉皆可为自己所用,以后至少也是一国尚书。

    虽然武贵文贱,命里也再与武道无缘,却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比起三大学院毕业受封千夫长,刀口舔血,去跟异国或妖族战斗,获得功勋晋升的生活又优渥了不知多少。

    但秦枫又怎么可能放弃现在的道路去做清谈的官僚?

    “如果不能让儒家恢复修炼之法,如果不能开启天帝极书中更多的‘神文’,一旦武家知道儒圣秦晓枫回来了,只会对儒家进行又一轮更残酷的清洗镇压……”

    “短见的武家只想要为他们俯首帖耳的‘懦夫’儒家,不要为了人族未来与他们联手对抗妖族的儒道!”

    “儒者,懦者,一旁之差,一丘之貉!”

    记忆之中武帝的嘲笑,言犹在耳。

    秦枫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了起来,这样反常的举动自是引起了姜雨柔的注意。

    “秦枫,你怎么了?”

    秦枫怅然回神,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多谢老师好意,我不会放弃武道!”

    “秦枫,你……”姜雨柔轻咬嘴唇,用不能理解的语气责怪道:“你怎能这么死脑筋!天下大道,又不是只有武道一条,我看你儒道颇有慧心,武道却……”

    就在这时,姜雨柔突然感觉自己的额头一冰,失神瞬间才发现秦枫居然转身挡住了身后的视线,整个身体都贴了上来……

    紧接着,他的额头轻轻靠在了她的额前。

    “大庭广众之下,他怎可做此越轨之举!”

    虽然姜雨柔对秦枫是有欣赏,赏识的成分,甚至有那么一点青睐和喜爱,但自幼受儒家思想熏陶,严守“男女授受不亲”的她,根本跟秦枫没有到可以有肌肤之亲的地步……

    何况这还不仅是肌肤之亲,更是鼻息相闻!

    她从小到大,除了父兄,从没有一个男人跟她靠得这么近过!

    秦枫这么做,简直就是非礼!

    “我真是看错他了!这个轻薄的登徒子!”

    可就在这一霎那,姜雨柔只觉得万丈光芒耀眼无比,一道人影身穿九重铠甲,光焰万丈,手持一柄利剑睥睨众生。

    那光芒一闪即逝,最终化为一柄古朴的长剑注入到了秦枫的身体里。

    姜雨柔此时感受着眼前虚无的幻境,却是美目圆瞪,张口结舌:“这就是你……你身体里那一品剑武脉的由来!”

    秦枫退后几步,躬身行礼道:“正是如此,雨柔老师,刚才在下行为越礼,还请恕罪!”

    姜雨柔听得秦枫道歉,一下子回过神来,想起刚才他与自己的亲昵举动,直羞得面红耳赤,却强作镇定,小声说道:“子曰,不宜不教而诛,下……下不为例!”

    说完,姜雨柔长叹一声道:“我本以为你是儒家的希望,却不曾想你早已被武帝选中了,可惜可惜……”

    秦枫也不好说破,笑了笑说道:“还请雨柔老师为我保守秘密!”

    他总不能跟她解释说,这不是剑武脉而是真武圣脉,是我用天帝极书从武帝虚影上复制下来的吧?

    姜雨柔点头赞许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有这样的想法深得儒家中庸之道!”

    就在这时,姜雨柔突然转过身来对秦枫问道:“秦枫,既你已决意要走武道,你可想好了,你学武是为了什么?”

    “若你不知为何而武,因何而武,却只是争强斗狠,即便你有武帝的武脉,也不过是更加暴而不仁的武帝罢了!”

    秦枫听得姜雨柔的话,一点不曾惊讶,前日土屋之中,姜雨柔就曾经感叹过真武学子只知“弱肉强食,顺生逆死”却不知为何而武时,秦枫就已经开始思索自己武道的意义。

    他学习武道是为了什么?

    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为了振兴儒道不再让身正道直,光明磊落的儒家人被武家任意欺辱,为了提升人族力量,对抗妖族保护亿万黎民苍生!

    为了将同室操戈,卖族求荣,罪大恶极的武帝,在天外之天,绳之以法!

    想到这里,秦枫信口回答,掷地有声:“我学武,是为了保护不能学武的人!我的剑,是为了保护不能握剑的弱者!”

    “若有恶人伤我、负我、讥我、欺我……戮我家人,门人,我当以此剑雪耻!”

    “但我手中之剑,绝不斩无辜之人!”

    三句独白,铿锵有力,豪气干云,竟是连姜雨柔都因为激动而肩膀微微颤抖了起来。

    “好,好一个不斩无辜之人!”姜雨柔笑颜如花,“你若能坚守此道,我便放心了!”

    两人相视而笑,彼此都释然了,气氛也为之缓和许多。

    就在这时,姜雨柔从衣袖中取出一块玉佩递给秦枫说道:“你应该还没有佩剑吧?你我两人也算师徒一场……”

    秦枫皱眉打断她道:“这怎么好呢,这块玉佩你贴身带着,难道要我去卖了……”

    “啪!”地一声轻响,却是姜雨柔捏着玉佩用粉拳轻轻在秦枫的胸前敲了一下,好气又好笑道:“你这饿死鬼投胎,看什么东西都是拿去卖掉吗?”

    “商贸区的内院有一位我的结义姐姐,她的生意很广,学院最大的灵兵阁就是她的产业……”姜雨柔将玉佩递到秦枫的手里说道:“她看到你手里这枚玉佩,就知道是我让你来的,你在灵兵阁里随便挑一件就行了!”

    “内院最大的灵兵阁?”秦枫皱眉道:“那里面好像就没有一百功绩点以下的货色啊!”

    换算成金铢,就是一万枚金铢!

    也就是秦枫现在一千年的津贴!

    这得攒到猴年马月?

    “这不太好吧……”秦枫虽然很缺一件好的灵兵,但收女人的东西,他还是觉得面上很挂不住。

    姜雨柔却是笑吟吟地将玉佩塞进他的手里,十指相缠的瞬间,才顿觉失神,赶紧缩回手,低下头,红着脸转移话题低声说:“我那姐姐在外院也有一些产业,好像那家‘知北楼’也是她的产业……”

    “知北楼?女掌柜!”这一下轮到秦枫愣住了!

    “对啊,你们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