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儒武争锋 > 第五十五节:律法司上门

第五十五节:律法司上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枫离开了见习者的聚集区之后,也不去其他地方,径直就朝自己家里走去。

    这一路上是没遇到什么阻碍,但当他快走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迎面却走来了一队人!

    为首的两人,一人身穿立领黑袍,戴着一副皮手套,皮肤白皙到没有血色一般,在他旁边则是身穿黑色皮衣,长发及腰的劲装女子。

    正是律法司的王鹏骄和徐语嫣两人。

    两人边走,似乎还在轻声讨论着一些什么。

    在他们的身后,十几名佩戴刀剑的律法司弟子井然而行。

    若是一般的武者,见到这样的阵仗都会吓上一大跳。

    尤其是这么一大群杀气腾腾的律法司弟子从自己的家里走出来的时候更是如此!

    “这些家伙果然来了!”秦枫却是淡淡一笑,也不刻意躲闪他们,而是迎着两人以及一干律法司弟子走了过去。

    秦枫与两人一个交错,以他超强的念力,听到了两人压得几乎如同腹语般的对话。

    “鹏骄,为何你勘察完现场之后,哪里也不去?偏要先到秦枫这里来?”

    “没有为什么,我怀疑他是凶手!”

    “开什么玩笑,他的妹妹做证,他之前练功受了伤,一直在卧床休息,守戍司也没有他出城的记录!”

    “而且,你觉得一个人武境入门,只有两虎之力的人可以同时杀掉于青和严纲?”

    秦枫的余光微微看了王鹏骄一眼,却见这面色苍白到有些妖异的男子,轻轻舔了舔自己的薄嘴唇笑道:“你有你的判断,我有我的判断,语嫣,你可不要忘记我们打的赌,若我先找出凶手,你得答应我做一件事……”

    “而且是不可以拒绝的!”

    徐语嫣听得秀眉一皱,却只能说道:“凶手鹿死谁手,还没有定数呢!”

    “一队二队跟我去守戍司,再去调查昨日全部的出入记录!”

    看到两人分队,躲在墙角一直听着的秦枫方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我早有准备,若是这王鹏骄看到我昨晚不在家,恐怕直接就会把我家人扣为人质,让我去律法司自首了……”

    “那真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了!”

    秦枫回到家时,看到秦岚还在房间里练习《儒道五禽戏》中的鹿戏,她身体四肢的协调性已达到了惊人的地步,集力量与灵活于一身,真的就如同一头蹦蹦跳跳的小鹿一般。

    秦岚看到易容成谭鹏的秦枫回来了,急忙收住架势,叫了一声“谭大哥”。

    秦枫笑了笑,用谭鹏的语气说道:“老大在么?”

    “在楼上!”

    秦枫点了点头,就上了楼,推开门时,见谭鹏易容的自己还趟在床上,盖着被子。

    身体保持着狮子卧的姿势,显然,他这些天都是这样如法修炼的。

    看到秦枫进来,谭鹏急忙就坐了起来,一声“老大”差点就喊出来了。

    秦枫急忙做了一个叫他噤声的手势。

    拉过他的手来,帮他擦掉了掌心里的“易”字。

    随后又取消了自己“易”字诀的效果。

    谭鹏见着恢复了本来面貌的自己,又看了看秦枫,他毕竟不认识神文,只道是秦枫有什么特殊的功法,顿时对秦枫的钦佩更多了许多,觉得这位往日跟他们笑闹的老大,愈发深不可测起来。

    秦枫低声问道:“这一天情况如何?除了律法司的两人来看过,还有哪些人?”

    谭鹏皱了皱眉道:“还有功绩司的几个人,说你的属下,为首的一个叫王超。”

    “王超也来了!”秦枫皱眉道:“他来干什么?”

    “他跟我,哦不,他跟你说话,我装糊涂了,大概就是看看老大你的情况吧!”

    “难怪这小子敢放狠话,三天后在竞位挑战赛把我踩在地上,自己做学会干部!”秦枫自言自语道。

    “老大见到他了?”谭鹏毕竟不像严武是榆木脑袋,顿时会意道:“这厮不会是想在竞位挑战赛的时候把老大拱下去吧?”

    “呵呵,若他日后知道那日他看到在床上,话都说的不利索的,不是老大,是我……估计会想找一块豆腐撞死吧!”

    其他人都是来探望秦枫的人,比如易云峰和齐国杰,还有好几个以前跟秦枫无什么交情的同届武者。

    “对了,虚无一也来看过你!”谭鹏回忆说道:“他还带了一本书给我,说让我,不,让你病时可以读上一读。”

    说着谭鹏从枕头底下取出一卷书递给了秦枫。

    秦枫见是一套《中土七国志》,知其中都记载了许多中土世界七国中的故事,相当于后世的小说书。

    因为中土世界千年来重武轻文,想买到这一本《中土齐国志》还是不太容易的。

    可见虚无一还是很有心的。

    “老大,若是没有事情,我就回去了啊!”谭鹏说着,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翻了起来。

    显然他这一日依秦枫的方法修炼,已有了一些成果,至少对肌肉的控制力与往日已不可同日而语。

    正要下床,陡然秦枫又按住了他。

    “我与你易容之事,不可告诉任何人,否则我与你两人,乃至我们的家人,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我知道分寸,老大!”谭鹏笑了笑,举起手来,就要发誓。“若我谭鹏将此事泄漏给第三人知晓,叫我……”

    秦枫急忙按下了他的手,轻轻在他肩膀上敲了一下,笑骂道:“瞎说八道些什么呢?我秦枫的兄弟一个都不许有什么差错!”

    谭鹏被秦枫一拦,只觉得心头一暖,正不知道如何说话的时候,秦枫又叮嘱道:“我这次假扮你,猎了一头铜皮山猪,已经送到你家里了……”

    “什么!”谭鹏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老大,你怎么敢去招惹那铜皮铁骨的畜生?你……你没受伤吧!”

    秦枫哂笑道:“怎么可能呢?这家伙的弱点在脖子上,很轻易就弄死了!”

    “不过你可演好了,不能露馅了!”秦枫说完,拍了拍谭鹏的肩膀,这小弟才怀着忐忑的心情,下楼走了。

    谭鹏走后,秦枫在床上坐了一会,想了一会,终于在书桌边写了一幅字,放进衣袖里,才跟家人说了一声,径直朝着贸易区走去。

    他要销赃!

    与上次卖鬼丹相比,秦枫这一次要出货比上次多太多了。

    他必须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把这些东西处理掉。

    对现在的秦枫来说,只有去一个地方。

    他先来了贸易区,在外围转了一会之后,就去了知北楼。

    可是让秦枫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在知北楼居然也遇到了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