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儒武争锋 > 第七十五节:水阁戏水

第七十五节:水阁戏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枫心中所想,便将更多的武力注入到了刀身之中,顿时秦枫只觉得右臂一扯,险些都要握不住战刀了。

    这样的举动自是被梦小楼看在眼里,噗哧一笑,出声指点道:“以你的实力,虽然可以激活二分之一的器脉,但你不仅要将战刀拿起来,更要控制刀剑的走势,若你是只能勉强举刀,还不如不激活第二重勇力器脉来得灵活一些!”

    秦枫当然明白这样的道理,只是他心里却是另外一个打算……

    提刀,举刀,哐!

    一刀挥出。

    果然,战刀的走势却并不精准,相当难控制。

    但是毫无疑问,将近三百斤重量的战刀,足以将寒铁铠甲直接砸穿了!

    “如果我若要施展《天狂三式》中的‘狂魔破甲’和‘狂魔摧兵’的话,倒是可以瞬间把武力注入到这刀中,激活第二阶段的勇力器脉!”

    “但如果平时施展刀术的话,还是以原来的百斤为宜,二百斤已是极限了……”秦枫对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若是换做一柄三百斤重的战刀,以张若尘现在这逆天的本体实力,除非是施展《天狂三式》这种疯狂的招式,否则根本施展出来什么武技!

    反之,等到我的身体熟悉了两百斤的重量,我再使这一百斤的罗睺吞月刀,必可以运刀如飞了!

    这是秦枫从后世知道的负重训练的方式,训练时习惯了双倍重量的战刀,对战时不激发器脉,等于脱去了负重,爆发出的力量将十分可观!

    秦枫心念一动,已是将勇力器脉激发到第一段,深吸一口气,沉稳运刀!

    先劈后斩,最后竟是挽了一个刀光,稳稳地提在手中方才赞道。

    “好刀!”

    看到秦枫居然提着二百斤的战刀,如同没有加强勇力器脉一样,不禁讶异。

    “他上次来我这时,不过刚刚成为武者,如今才过去半个月,就算他进步神速,达到人武境三层,开辟了两条武脉……”

    “也决不可能把这二百斤的战刀用得如寻常战刀一般!”

    “看来他身上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啊!”

    梦小楼看到这一幕,心中对秦枫的好奇感又多了几分。

    她出言道:“小冤家,你不妨再试试其他的器脉,确认这把罗睺吞月刀的完好!”

    “好!”

    秦枫应了一声,回了一口气,将战刀稳稳地握在手中,又是一道寒冰铭文亮起,秦枫知这是玄冰器脉被他激发了。

    罗睺吞月刀当即散发出一股刺骨的寒气,冻得秦枫的五指都有些发麻。

    “哗!”

    秦枫一刀挥出,琅琊水阁周围充沛的水汽顿时凝聚降沉,纷纷朝着闪着寒光的罗睺吞月刀附着过来,整个水阁里的气温不知不觉中竟是下降了许多,让一身单衣的梦小楼都不禁裹了裹身上的霓裳,轻声笑道:“你再试试狂雷器脉吧!”

    秦枫潇洒地反手一刀,顿时附着在刀身上的雪花一刀挥出,恢复了漆黑如墨的刀身,随即武力注入刀中,激活了狂雷器脉!

    狂雷器脉被激活之后,刀身的表面立即出现一缕缕细小的电丝。

    战刀挥出,简直就像是一道闪电破空飞出去,发出一声声“啪啪”的爆响。

    虽然不像是雷属性武脉的雷军借助雷刀配合雷属武脉那么变态足以引来真的雷霆,但威力已是不小了。

    四道器脉已验过了三道,只剩下一道与蒙攸月自身武脉一样的天刀器脉没有验证了。

    秦枫将罗睺吞月刀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心中却思量道:“这天刀器脉属于无属性的器脉,很有可能与我的真武圣脉会有呼应,还是一会找个空旷处再试刀吧,万一伤到人可就不好了!”

    秦枫想了想说道:“梦大掌柜,这最后一道武脉就不用试了吧……”

    梦小楼笑道:“这怎么行呢?买家验货是必备的流程。”

    秦枫担心道:“那我换一处开阔的地方试刀吧……”

    哪知倚在寒玉躺椅上的梦小楼竟一下子来了兴趣,直起身来说道:“就到此地吧,难道小冤家你有什么不想让我看到的招式不成?”

    “再说了我一介没有武道傍身的弱女子,还能偷学你不成?”

    秦枫见梦小楼似有些起疑心了,只得点了点头,向后退了几步,叮嘱梦小楼道:“梦大掌柜还请退后几步……”

    “不用,就在此处试刀即可!”

    秦枫只得当着梦小楼的面将武力灌入到罗睺吞月刀中,这一灌入,秦枫只觉得刀中的天刀器脉瞬间就与自己的真武圣脉产生了共鸣!

    “不好!”

    秦枫只觉得身体里的真武圣脉与手中的罗睺吞月刀竟是同时振动了起来!

    “快闪开!”

    只见一道磅礴刀气在秦枫挥刀的瞬间贴地甩出,割开水榭的同时向前绵延数丈,才在湖中央爆炸,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一道三人合抱的水柱冲天而起,直喷到有三层楼高,方才化成一场瓢泼大雨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就在秦枫感叹器脉与武脉共鸣后,威力的加成竟可怕如斯时,陡然一声让人耳酥的惊叫在耳边响起。

    “哎呀!”

    这一刀将这琅琊水阁一劈两半,梦小楼……落水了!

    而且她真的不会游泳!

    片刻之后,秦枫才将梦小楼给背上岸,此时仆役们听到响动,纷纷赶来,却看到裹着厚大衣,雍容华贵的大掌柜和秦枫正坐在河边谈笑风声。

    虽然两个人的衣服都湿了,但气氛却非常友好,甚至大掌柜还“咯咯”地对着秦公子笑,一时这些仆役们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趴在草丛里探着脑袋看着,不敢上前。

    更有眼尖的人发现大掌柜衣裳不整,原本就薄薄的素色天蚕纱裙被水湿透,几乎都贴在了身上,即便裹着一件厚大衣,依旧可以看到里面如雪的肌肤。

    白得让人晃眼……

    “要是……摸上去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有家仆涎着脸妄想道。

    秦枫此时坐在岸边,也是脸上一阵阵发烧,虽然梦小楼是他前世的未婚妻,但这一具秦枫的身体毕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联想起刚才救落水的梦小楼时,肌肤相碰的感觉,以及某处的柔软和弹性,不禁脸上一红。

    尴尬之际,只想着梦小楼责怪自己的时候,赶紧借故离开。

    梦小楼却丝毫没有责怪秦枫的意思,也没有抱怨秦枫救她时一些有揩油嫌疑的无心动作,反倒是问了他一些武道方面的问题,秦枫心中有愧,也只能映着头皮回答。

    最后梦小楼才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明日你是不是有功绩司内部的竞位挑战赛?”

    “嗯?”

    梦小楼掩口巧笑道:“你加油哦,人家会去看哦!”

    言罢,她站起身来,狠狠白了那几个躲在草丛后面偷看的杂役一眼道:“你们去帐房把这个月的工钱领了!”

    这几个杂役错愕之间,梦小楼嘴唇微翘,抿嘴笑道:“然后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