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女总裁的神级佣兵 > 第51章 以身相许

第51章 以身相许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不是为了她,凭借陈奇的身手怎么可能迟迟犹疑不敢出手而错失了制敌的最好时机?如果不是为了她,那个男人又怎么可能凭白无故地挨了一枪,而最终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老弟!”苏千河眼中含泪。

    “呼!总算没事了!”刘成斌惊惧地看了眼窗外,捂着胸口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他扶着双腿打颤的刘市长,不顾脸色铁青的苏千河,匆匆忙忙地朝门口跑去。

    慌乱的人群顾不上震惊,也顾不上陈奇的死活,一窝蜂地冲向了出去。

    只剩下几名东盛集团的员工,脸色苍白地汇聚了过来。

    苏媛身体僵硬,神色有些黯然。她默默地走向那被撞了一个大窟窿的窗口,呆呆地向外望去,心情莫名地压抑。

    .......。

    镜头回转,陈奇一把抓起那颗M4生命探测手雷奋不顾身地撞破了玻璃,冲出了大楼外,紧接着手臂一抖,手雷顿时便被抛到了数十米之上的高空。

    下一刻,便发出一声震天的巨响,空中爆炸的余波使得陈奇的身体飞速朝地面落去。

    100多米的高空,如果以这个速度落到地面上,就算他的身体坚若精刚也是必死无疑。

    “我操!幸亏哥们儿早有准备!”陈奇不慌不忙手腕一抖,一根救援绳被他甩了出去,‘啪’地一声吸附到了墙上,他的身体随即被拉向了大楼。

    可惜,由于他下落的速度太快,救援绳的吸附力根本不足已支撑如此巨大的冲力,瞬息间便被撕裂。

    “呼!”他的身体在空中停顿了一瞬间。

    “他奶奶的!”陈奇苦笑一声,身体紧紧绷直,然后就如面团般卷了起来,下一刻猛然舒展就像一根突然伸长的弹簧瞬间射了出去,撞破了33层的窗户。

    “咔嚓!”

    他一个翻滚从地上跃了起来,顾不得浑身插满的细碎玻璃屑,也顾不得室内有没有人,撒丫子冲出了门向楼上奔去。

    在他的全力冲刺之下,几乎一步一条楼梯,这等变态的弹跳力堪称恐怖,几乎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刘季仁惊魂未定地站在电梯前,他的心情十分沉重,刚刚已经电话通知了公安局,刑警队正在赶来的路上。

    天州市发生这样的暴力事件让他有些担忧,如果处理不好恐怕会影响到前程,所以一定要赶在事态恶化之前彻底解决这件事。

    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市长竟然被吓的差点尿了裤子,这简直就是耻辱。

    他环视了众人一眼冷冷说道:“我不希望明天的新闻中出现什么不太好的信息!”

    记者们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由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这时,突然一个人影从楼梯口窜了上来,一溜烟跑向了新闻发布会现场,那速度几乎一闪就消失在拐角处。

    人群发生了短暂的呆滞。

    “呃,我不是眼花吧?”几个记者揉了揉眼睛,思维仍然停留在一阵风般跑过去的人影身上。

    “他,他不是被炸死了吗?”那个一脸雀斑的女记者捂着嘴,眼中满满的都是恐惧。她有一种错觉,这一定是在拍电影。

    “怎么可能!”刘成斌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呆呆地站在原地口中喃喃着,那个人影明明就是已经撞破玻璃摔下楼的陈奇,为什么会好端端地跑回来,他为什么没有死!

    苏媛目光复杂地站在窗口有些眼晕地朝地面望了望,这样的高度,任何人掉下去都不可能生还吧。可是,她很奇怪为什么看不到地面上的尸体,她仔细地确认了一遍,的确没有在地面上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难道他被炸成了碎片?苏媛浑身一颤,悲伤的情绪瞬间流淌在心田。

    无论如何,陈奇都是为了她而死,她不可能无动于衷,过去那些磕磕绊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媛媛,我们走吧!”苏千河眼神黯然,心中无比的失落,陈奇在他眼里不但是个神秘的高手,还是个年轻的孩子!而且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发现陈奇为人处事很有人情味,虽然有时候会有股放荡不羁的痞气,但那也是他的一个亮点不是。

    “爸!这件事我定要一查到底,不管结果怎么样,不管幕后的黑手是谁,我都会给陈奇一个交待!”苏媛语气坚决,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是她做人的原则,也是她纵横商场多年不变的信条。

    苏千河默默点了点头,他当然会全力支持女儿的决定。

    就在这时。

    “给我什么交待啊?难道苏大美女想要对我以身相许?”一道戏谑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在门口响起。

    大厅内的几人瞬间愣住了,仿佛见了鬼一般张大了嘴巴,浑身上下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感觉阴森森的。

    “啊!鬼啊!”一位公司女职员面对一地的尸体不害怕,现在见到活生生的人反而眼睛一翻被吓昏了过去。

    Rc首Uu发

    “老弟?”苏千河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满身血迹的陈奇。

    “陈奇你怎么没死?”苏媛的表情更精彩,完全没有将那句‘以身相许’捡到耳朵里。

    其实苏千河的原话本来是想说“老弟?你怎么没死?”但他毕竟活了半辈子,几乎就在脱口而出的瞬间控制住了,硬生生将后半句话憋了回去。

    “呃,你很盼着我死么?”陈奇满脸黑线,差点一头栽倒在地,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哇?你咒我死?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苏媛竟然罕见的开口解释了一句,眼神中有着一丝慌乱和惊喜。

    看到父女二人没事,陈奇总算是放了心。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身上的伤口,除了肩膀上的枪伤,还有被手雷碎片击中的腿伤。

    当他看到腿伤位置时,不禁小脸煞白,倒吸一口冷气:“卧槽,差点就断子绝孙啊!”腿上的伤口竟然离着某重要部位非常接近。

    苏家父女快步走了过来。

    苏千河担忧地问道:“老弟,快去医院吧,你看肩膀还在流血呢!”接着目光移了下去:“呃!那啥,裤裆里也流呢。”

    陈奇翻了翻白眼,你那是什么眼神?那是大腿根儿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