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女总裁的神级佣兵 > 第72章 以暴制恶

第72章 以暴制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电话的田弘厚心里很受用,电话那头的苏董可是整个天州市有名的企业家,产业市值几十亿,这样的大老板要请他吃饭,无论怎么说都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

    田弘厚一个月才赚几个钱?苏千河一个月都是按千万来计算收益的,这个社会本来就是金钱至上,也不能怪田局长妄自菲薄。

    “嗯,你说,没问题,放心吧,小事而已,待会儿我回到局里就会处理!”田弘厚挂了电话,心情更加的好。

    今天不但送了刘副市长一个顺水人情,更卖了大老板苏千河一个面子,他似乎预测到将来的仕途会是一片坦途。

    可是当他静下心来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苏千河刚刚提到的名字仿佛很熟悉,是叫陈奇?

    田弘厚突然浑身一个激灵,陈奇?那不是刘市长点名关照的对象么,不会是同一个人吧?他心里很忐忑,急忙拨通了雷志刚的电话,他要确认一下,到底这两个‘陈奇’是不是同一个人。

    苏千河轻轻靠上了椅子的靠背,终于放下了心,有田局长一句话,陈老弟应该很快就会被放出来,这件事总算有惊无险地度过去了。

    可是没等他的心彻底回到肚子里,田弘厚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喂?田局长!”苏千河笑呵呵地接通了电话。

    可是下一刻,他的脸就变的铁青,虽然田局长在电话那边说的很委婉,但是话头话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后者需要进一步跟进案子后才能再做决定。

    挂了电话,苏千河紧紧皱起了眉头,从田弘厚闪烁的言词里他感受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急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门,他要亲自去一趟市公安局。

    审讯室里的紧张气氛再次升级,雷志刚走后,马宏便把房间彻底从里面锁死,接着一脸阴险笑容地从桌子下面找出一根橡胶软棍。

    这种棍子打在人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被打的人却会疼的要命,甚至会出现内伤,这是他们经常虐待犯人的工具。

    “嘿嘿,小子,我劝你还是赶紧招了吧,免的受皮肉之苦!”马宏手里掂着橡胶棍,微微俯下了身。

    陈奇笑了笑,突然抬起头问了句:“这种事情你们经常干吧?”

    ‘啪!’张盛眼睛瞪的老圆,满脸的戾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别他妈浪费爷爷们的时间,赶紧签字画押,你还能好过一点!”他被陈奇戳中了短处,有些恼羞成怒。

    马宏朝他俩使了个眼色,张盛和胡勇突然抓住了陈奇的手,想要扳动他的手指在笔录纸上按下手印。

    陈奇一脸笑意地看着这几个小丑,双手纹丝不动,就好像铁铸的雕像,任凭两个大汉如何用力都不能晃动分毫。

    “马宏,这小子力气太大!”张盛憋红了脸依然没什么效果。

    陈奇突然一扬手,两人骤然失去了平衡,‘蹬蹬蹬’地向后退去,‘咣当’一声撞到了墙上。

    “混蛋!”张盛大怒,接着就要重新扑上来。

    “不想死就老老实实地待着!”陈奇忽然冷冷喝道,犹如实质的杀意瞬间笼罩了三人。

    这股突如其来的杀意,顿时让他们如坠冷窖,让这炎炎夏日仿佛忽然进入了深冬。

    “你,你想干什么?”马宏胆颤心惊地往后退去,直到贴在了墙上才反应过来,他已经无路可退。

    陈奇慢吞吞地站了起来,伸出了戴着手铐的双手,接着缓缓向两边拉扯。

    精钢制成的手铐链条被拉扯变形,然后慢慢伸长变细,接着‘崩’的一声彻底断裂。

    他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晃了晃自由的双手,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看9正版x章节rl上B

    马宏几人仿佛见了鬼一般,张大着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还是人吗?手铐的质量他们清楚的很,别说是人力,就算是用钳子也没这么容易就弄断啊。

    “你,你别过来!”张盛惊叫了一声。

    陈奇对这个一脸奸相的张盛厌恶到了极点,他走上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之提离了地面。

    对于陈奇的动作,张盛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陈奇,我警告你,这是警局!”马宏色厉内荏,掏出了手枪,但持枪的手却颤抖的厉害。

    另外那名叫胡勇的民警,只是他们临时从警局拉去的协警,平日里经常跟着张盛跑点小腿打点杂赚点外块什么的,哪里经历过今天这样的事情。

    他已经后悔到姥姥家了,自己这是发了什么疯竟会鬼使神差地参与到这么一件事情当中,这是要命的节奏啊,看这年轻人的身手,弄死他们三个就像弄死三个小鸡仔一样简单。

    马宏端着枪喘着粗气,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陈奇冷笑着将张盛的身体移了移,挡住了黑洞洞的枪口:“怎么?想开枪打死我?”

    此刻的张盛双手拼命拉扯着陈奇的胳膊,脸已经涨成了紫红色,眼珠子更是充满了血丝向外凸出,要是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窒息而亡。

    “你这是袭警,我完全有理由立即将你击毙!”马宏急了,持枪的手剧烈地晃动着。

    “把枪放下!”陈奇冷喝。

    “马,马,宏,你,他妈,想,害死我,是吧?”张盛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话,怨毒的双眼死死斜瞥着马宏,心里头更是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没看到爷爷我快被掐死了吗?你难道想用爷爷的死来立功?

    张盛毫不怀疑,这个马宏能干出这种事来,所以他也急了,恨不得马上将那把枪给抢下来。

    马宏犹豫了,他刚刚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扣动扳机,可是那名协警胡勇还在现场,这让他畏手畏尾根本不敢真的下手。

    “放下枪,也许我们还可以好好谈谈!”陈奇突然咧开嘴笑了,不过那笑容却让几个人心里莫名的一颤。

    马宏最终还是心有不甘地把枪扔在了地上,远远踢到了桌子底下。

    “你到是挺机灵!”看着钻到桌子下的手枪,陈奇撇了撇嘴。他一边说一边将张盛的手枪也卸了去,别到了裤腰上。

    至于那个协警,他是没有资格配枪的,而且陈奇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陈奇一把将张盛甩了出去,诺大的身躯就像一条破麻袋‘砰’的一声砸到了墙上。

    张盛蜷缩着身体在地上剧烈地咳嗽了半天,渐渐缓过了劲,刚刚有一瞬间他几乎看到了死神再向他招手。

    “时间差不多了吧!”陈奇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了一句,重新坐回了椅子。

    “那个雷局长为什么要对付我?”他淡淡问道,那个雷志刚与自己无怨无仇,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付自己,那么肯定会有暗中的唆使者,虽然他已经猜到了答案,可还是想要从这几个警察败类的口中听到最真实的事实,他需要拖延一些时间,等待某些人的到来。

    马宏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似乎还有些不甘心:“陈奇,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天州市公安局,你在这里撒野可要想想后果!”

    “后果?我的后果不是早就被你们安排好了吗?”陈奇好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