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女总裁的神级佣兵 > 第73章 毫不留情

第73章 毫不留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田弘厚火急火燎地回到了警局,第一时间便把雷志刚叫了过去。

    他要了解一下这个陈奇到底犯了什么案子,如果有可能,无论是刘市长还是苏千河他都不想得罪,他之所以安安稳稳地当了这么多年的分局一把手,就是因为多疑谨慎谁都不得罪的性子。

    雷志刚来到局长办公室后,将陈奇的案子添油加醋陈述了一遍,直把他说成了一个入室抢劫不成,兽性大发重伤王显峰的穷凶极恶的罪犯,当然,他绝对不会提到王朝与他的私下交易。

    田弘厚虽然并没有完全相信雷志刚的话,但还是相信了大部分,不管怎么说,这个陈奇重伤王显峰的事实是存在的,既然有了事实和证据,那他就有了底气。

    “既然这样,你要尽快将这件案子结了,一切要按法办事,懂吗?”田弘厚严肃地叮嘱了一句,同时也稍稍放下了心。

    雷志刚自然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秉公办理,有了局长的支持,他更加无所畏惧。

    当然,这里面还有个小小的漏洞,雷志刚并未将‘两大金刚’的事情告诉局长,那两名嫌疑人的口供已经被他彻底‘保护’了起来。

    只要这件案子了结,等到陈奇签字画押后,他就会将嫌疑人放掉,那么代号‘811’的千科大厦武装绑架案也就永远与王显峰无关,这是他与王朝的另外一项交易。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看上去已经是天衣无缝,雷志刚相信,没有人会找出破绽。

    他走出局长办公室,有些不放心,便再次给马宏打了一个电话。

    马宏这时候哪还有心思和胆量继续逼供陈奇,他毫不怀疑,如果再敢嚣张,对面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年轻人立即就会把他暴揍一顿。

    而那个躺在地上满脸鲜血,只有微弱呻吟声的张盛就是最好的榜样。

    马宏满眼惊惧地回忆起10分钟前那血腥残暴的一幕,恐怕这一生他都不会忘记,在一间警局审讯室中那个浑身透着凛然杀气的年轻人给他带来的惊悚和压抑。

    十分钟前。

    张盛揉了揉被勒的通红的脖子,眼睛里冒着怒火,他下意识地摸向了腰间,他要把这个混蛋一枪打死。

    可惜,手枪早已经被陈奇搜走了。

    陈奇笑眯眯地看着张盛,一脸的玩味:“角色的突然反转,是不是很好玩?”

    张盛阴沉的脸上仿佛要滴下水来,他咬牙切齿:“我告诉你小子,你已经完了,就算你侥幸逃出了警局,也要面对铺天盖地的通缉令,而且王朝老爷子一定会灭了你!到时候你才是真正的死无葬身之地。”

    “张盛!”马宏脸色大变突然吼了他一声,这个混蛋难道就没有一点脑子?万一陈奇跑了出去,将这件事情大肆宣扬,不管有没有证据,他们的警察生涯就算到头了,雷志刚绝不会饶了他们的。

    作为一个警察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已经和流氓混混没什么区别,听到这里陈奇已经很明白,雷局长背后的人就是这个王朝,这个王朝是谁,答案呼之欲出,既然被称做老爷子,那应该就是王显峰的老子,华岳集团背后真正的掌舵者。

    “谁说我要逃离警局了?”陈奇似笑非笑,晃了晃手腕上依然套着的手铐:“我说过,这玩意儿带上去容易,摘下来难!”

    张盛和马宏愣了愣,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个胡勇似乎看到几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的身上,于是轻轻挪动着脚步朝着门口移去。

    “我让你走了么?”陈奇淡淡的声音重重敲打着胡勇的心脏。

    他的身形一颤,顿时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蔫头巴脑地悄悄退到了房间的角落。

    但是,张盛心里的戾气却越来越盛,他不能白白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突然从裤腿抽出一把尖刀,朝着陈奇扑了过去,这是他藏在身上以防万一的武器,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就算在这里把陈奇给宰了,他也有足够的信心能把现场变成袭警不成反被击毙的假象,他决绝地要致这个可恶的小子于死地。

    陈奇依然坐在椅子上,对刺向脖子的尖刀不闻不问,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刻。

    就在尖刀闪着寒光来到眼前时,他才快速地伸出了手,牢牢地抓住了张盛的手腕,接着只听见‘咔嚓’一声,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尖刀‘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陈奇手臂一旋一抖,张盛的胳膊立即诡异地反方向弯曲折断,变成了一个大大的V字。

    O看&“正V1版z…章B◎节#上=

    他动作不停,闪电出手,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让人牙痒的骨骼碎裂声在审讯室中回荡着。

    “有多少人因为你们的严刑逼供而屈打成招?”陈奇冷着脸一脚踹出,张盛的膝关节瞬间断裂。

    “啊!”

    “有多少家庭因为你们的贪赃枉法而支离破碎!”又是一记雷霆般的出腿,张盛另一条腿也软绵绵地垂了下去。

    “嘶!”

    “又有多少无辜的老百姓被你们害的凄惨落魄,有家不能归?”‘砰!’陈奇一拳捣出,张盛的胸膛立即塌陷。

    “呃!”

    下一刻,张盛就像一条被折断四肢的野狗软绵绵地趴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咬紧牙关屏住了呼吸,因为每一次呼吸都能让他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他的嘴中不停吐出血沫,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这时候,马宏的双腿已经没有力气支撑他的身体了,不停颤抖着几乎就要跪到地上。他就算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叫陈奇的小子敢在警局大开杀戒,在他看来,张盛那么重的伤根本活不下去,这已经不是袭警,而是故意杀人。

    陈奇看着躺在地上抽搐着的张盛,微微摇了摇头,自从来到天州市后,他的心竟然没有那么狠了,如果搁在西方黑暗世界,这种人早就被他一拳打碎脑袋了。

    也不知道是平和的环境磨灭了他的杀性,还是为了不连累某些人而下意识地手下留情,总之,他看似狠戾地出手,但仍然避开了要害。

    “马宏!”陈奇突然将目光移转了过去,盯上了他。

    “啊!”猛然听到陈奇叫他的名字,马宏瞳孔骤然一缩,双腿情不自禁地狠狠加紧,一股异样扑鼻的骚臭味道传了出来,他的裤裆很明显地浸出了液渍,然后那液体顺着裤管流到了地上,好大的一片。

    堂堂一个特警,竟然被生生吓的尿了裤子。

    陈奇厌恶地看着他,突然失去了动手的欲望,这种人比之张盛还要不堪,甚至连一丝凶性都没有,天生的奴才。

    “滴铃铃!”马宏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让他打了个激灵。可是他不敢接,刺耳的铃声一直响了几十声才消失。

    雷志刚拿着电话,一脸的怒气,不知道马宏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他想了想,离开了办公室匆匆下楼,准备去审讯室看看。

    来到审讯室,他狠狠地敲了敲门:“马宏,你搞什么鬼?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没有搞定?”

    这间审讯室深处警局办公大楼地下室三层,是审问重型犯的地方,所以比较偏僻安静,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来。所以无论里面传出多大的动静,也不会被人听到。

    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马宏有心喊叫,可是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张盛,他还是放弃了求救的打算。

    “快开门!”雷志刚好像感觉到一些不对劲。

    陈奇瞥了眼胡勇,示意他去开门。

    胡勇战战兢兢地打开了门,雷志刚大步跨了进来,正要发火,却突然发现浑身鲜血躺在地上的张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