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神荒龙帝 > 第31章 身如龙

第31章 身如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氏医馆外。

    上官雨柔和上官青牧等人都为上官虹的话而感到震惊。

    似乎,她们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小的镇上,会出一个如此惊才绝艳的天才。

    此时,玄鹰已经落下。

    “走吧!”上官虹道。

    “是!”而后,众人乘坐玄鹰,飞向了镇上的一家客栈。

    “这些神卫走了?”

    “是调查完了吗?”

    “也不知他们会不会处罚凌氏父子啊!”

    见这神卫离开凌氏医馆,许多附近的居民满脸关切。

    玄鹰飞去,凌氏医馆附近也恢复了平静。

    深夜,医馆内,凌飞盘膝在卧榻上。

    此时,他心神沉入脑海,正在感悟那《真龙观想图》

    这些天来,凌飞每到深夜,都会习惯性的以心神沉入《真龙观想图》内感悟真龙奥义。

    只是,他的灵魂力太弱了,才感悟一个时辰,就会疲倦无比,就此从那《真龙观想图》内退出。

    不过,不断感悟,观真龙起伏,他的灵魂力也在逐渐的变强。

    也是如此,他今天才可以如此精准的助上官虹驱除煞气。

    说来也奇怪,今天他的心神却是出奇的在当中多呆了片刻。

    似乎,因为施针,反而使得他的心神更加凝炼。

    不过,过了一个多时辰后,他的心神感到了倦意,从《真龙观想图》当中退了出来。

    “真龙奥义博大精深,我虽似有所悟,却又无法揣摩当中的奥义。”凌飞却依旧不忘总结所悟。

    ……

    翌日,凌飞早早的便去了龙潭山附近。

    此时那里雪山崩塌,附近积雪如山,还有河流汩汩,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

    不过这里依旧是寒气缭绕,超过其它的地方。

    “昨天帮助上官大人驱除煞气,真气略有损耗,却不知今天能否弥补过来?”凌飞心中暗忖。

    而后,他选择了一处寒气浓郁的地方,开始运转《真龙炼体诀》吸收附近的寒气。

    这功法不仅可以吸收龙气,也可以吸收天地元气。

    只是,真龙炼体诀却需要龙气才能衍生出寒螭真气。

    一般的元气,收效甚微。

    凌飞此次也是想试试罢了。

    呼呼!

    浓郁的寒气被牵引而来。

    当《真龙炼体诀》运转时,寒气引入体内。

    不过,因为功法问题,寒气难以衍生为寒螭真气。

    这种寒气级别还太低了。

    呼呼!

    当这寒气被引入体内时,凌飞那背后的脊骨动了。

    嗡!

    一阵涟漪泛起,那脊骨似被触动,立即演化出了一个气旋。

    而后,凌飞引入的那些寒气,全部被脊骨吸收。

    呼呼!

    无尽的寒气如龙,向着脊骨汇集而去。

    片刻后,脊骨当中衍生出寒螭龙气。

    而后,这些寒螭龙气被引入了凌飞血脉当中开始进行淬炼。

    “果然还是这样。”见此,凌飞心中一喜。

    昨天那寒气就是被脊骨吸收,旋即衍生出了寒螭龙气。

    似乎这脊骨在吸收了足够多的寒气后,会反哺凌飞。

    这让凌飞看到了希望。

    若不是如此,他的修炼必然会遇到麻烦。

    因为他需要的是龙气。

    可天地间龙气太少了。

    如今,只要吸收足够多的气,就能使得脊骨反哺,总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寒螭龙气引入血脉,开始淬炼,衍生为真气。

    如此,凌飞昨天损耗的寒螭真气很快就得以恢复。

    修炼了一天后,凌飞的真气甚至还多了那么一些。

    ……

    翌日,上官虹再次造访。

    “怎么这巡查使又来了?”

    这使得附近的居民诧异不已。

    凌飞为上官虹出手,拔除煞气。

    如此,足足持续了半个月。

    上官虹体内的煞气不断被化解。

    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上官虹对煞气的控制也是越发的轻松了起来。

    “如今这煞气对我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影响。”上官虹走出医室,而后向着凌老和凌飞拱手道。

    “最近,真是多谢两位了。”

    上官虹他眉中带笑,整个人充满了一股势。

    对于未来,上官虹充满了信心。

    只要煞气驱除,他必可再进一步。

    “客气。”凌老淡淡一笑。

    他让凌飞出手,实际上是为后者铺路罢了。

    不然以他的实力,要驱除这煞气并不难。

    上官虹也越发觉得凌老高深莫测。

    甚至,他也感觉此老是有意造就这个机会,让自己欠下凌飞这个恩情。

    不过上官虹并没有多想。

    因为对于他而言,这也是一个机会。

    若自己以后能在凌飞成长途中出点力,以后等这后生成长起来,这份关系可是别人求之不得啊!

    “明天将在龙潭镇举行神选比赛,以确定进入天河学院的名额,呵呵,当然,凌公子天赋异禀,自然不需要比赛,届时,还请你们来观摩一番。”上官虹眸中带笑,向着凌老和凌飞说道。

    关于龙潭镇的神选比赛,神选学院本来安排了黄小曼和秦铭主持。

    不过,秦铭殒落,此事也就耽搁了下来。

    上官虹此行也是要顺便主持此事。

    不过因为煞气之事,他却是将此事拖延了下来。

    如今也是该将此事解决,赶回学院了。

    要知道,各大学院可是早就入学了啊!

    “如此盛事,也当去观摩一番。”凌老笑道。

    “要进行神选比赛了么?”凌飞眸光一凝,心中也有着几分期许。

    在神选比赛当中脱颖而出,是他这些年来为之努力的目标。

    因为唯有如此,才能进入神选学院,成为强者。

    就在两个月前,他还在为踏入淬体九重境而努力。

    如今,他居然已经无须比赛,直接被内定了。

    这种变化,真的是如梦似幻。

    “天道酬勤,只要我努力,以后必能更进一步。”凌飞眸露坚定的光芒。

    “如此,晚生告辞了。”上官虹拱手告辞。

    “慢走。”凌老说道。

    “凌公子再见!”在他身边,上官雨柔也向着凌飞告辞。

    经过半个月的相处,她和凌飞也算熟悉了起来。

    平常,上官雨柔甚至还会来凌氏医馆和凌飞交流武学。

    “雨柔小姐再见。”凌飞也和上官雨柔告别。

    这些天的接触,他发现这个看似柔美的女子在武学上造诣颇深。

    凌飞甚至感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

    这上官雨柔为大族子弟,从小就修炼了许多的上品武学。

    当然,若是拼真气,凌飞却是充满了信心。

    不过,真气虽然是根本,可一个修者对武学的掌控也至关重要。

    ……

    夜。

    卧室内。

    凌飞盘膝在那卧榻上。

    此时,他那心神沉入《真龙观想图》内。

    如今距离他参悟此图已经足足过了二十天。

    这二十天来,凌飞的心神沉入观想图内的时间越来越长。

    不仅如此,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力也在增强。

    凌飞对天地事物的感知,眼睛的目力,听力,都超出了以前十倍。

    同时,他在参悟这《真龙观想图》时,悟性也在不断的提升。

    以前他还有些朦胧,可如今他似有所悟。

    似乎灵魂力的提升,也能增加人的悟性。

    灵魂变强,那洞察力自然会超过以前。

    凌飞脑海当中。

    观想图内,真龙翱翔,腾飞于九天。

    “观龙之形,悟真龙奥义。”凌飞的心神在观悟时也在沉吟。

    这二十天来他查阅了许多的资料,也询问过义父一些关于观想图的事情。

    “义父说参悟观想图重要的是观图之形,悟图之意,最后忘呼自己,达到身若图,若图之灵的境界。”

    “观图,这是最基础的境界,而后观其形,也就是观真龙各种形态,如今我观其形已经二十天了,对真龙之形已经有所了解了,现在便是观真龙之意,唯有如此,才可参悟当中的奥义。”

    凌飞心如明镜。

    参悟观想图也得一步步来,不可操之过急。

    “真龙之意!”凌飞喃喃,心神不断感受那真龙之意。

    不知觉当中,他的心神似融入了这观想图的世界当中。

    那真龙的气息不断被凌飞感知。

    当心神逐渐沉入这世界当中后,凌飞所感知的一切立即变得不一样了。

    呼!

    画面转动,此时大海当中,真龙游动,卷起巨浪。

    吼!

    而后,真龙咆哮,破海而出。

    一股浩瀚的龙威震荡开来。

    那龙吟,震得人心神似要溃散。

    如今凌飞的心神逐渐与这观想图世界融合。

    这种冲击,这种龙威,深深烙印在了他的脑海,烙印在了他的灵魂当中。

    “龙威……真龙之势,不可抵挡!”

    “这就是真龙吗?”此刻,凌飞似乎对真龙有了一个真正的认知。

    “龙威……”凌飞心中似有所悟,一直回荡着刚才真龙咆哮时那股势,那种感觉。

    他似乎抓住了什么。

    嗷吼!

    观想图世界,不断传来龙吟声。

    凌飞不断在感悟着当中的真谛。

    “身若图,若其意……身如龙!”蓦地,这观想图世界内,传来了凌飞那悠悠的声音。

    嗡!

    顿时,在他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势迸发而出。

    嗷吼!

    在观想图内,凌飞如龙,发出了一声长啸。

    在这一刻,他当真如龙,有一股强大的气势震荡开来。

    这观想图世界都为之掀起了阵阵波澜。

    也就在此时,卧室内,凌飞身上突然传出龙吟声。

    紧随着,在他身上有着一股浩瀚的气势迸发而出,无形的波动震得旁边的桌子都化为了齑粉。

    他卧榻的边架,也是崩碎,化为了齑粉。

    这音波震天,响彻八方。

    整个龙潭镇都被惊动了。

    只是这音波稍纵即逝,等众人从梦中惊醒,却已经无法感知音波是从何人而来。

    “难道是我做梦?”就连远处客栈的上官虹也是连连摇头。

    凌氏医馆内。

    “好强大的波动,好像是从哥哥那屋子传来?”雪汐从睡梦中醒来,她带着几分担忧走了出去。

    “无须担心。”

    就在她走到凌飞居住的小院时,凌老却早已出现,他带着几分淡淡的笑容,手捋着长须,道。

    似乎他已经知道了凌飞屋子里发生了什么。

    见此,雪汐这才回到了自己屋子。

    对于义父的话,她确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