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猎杀全球 > 045 活人办丧事

045 活人办丧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HA县地处南江省以西,三面环山,唯一不被横亘的山体阻挡的北向偏西一侧也是滚滚东流的大江。

    自古江南多妖娆,然而被江水和山石阻隔的HA县却又是另一幅光景。

    道路崎岖坑洼不平,低矮的平房和粗糙的外墙无一不显示出这里的人过得并不那么富庶,泰安镇一条街从南向北贯穿整个镇中心,说是镇中心不如说这是一个集市。

    而且是人闲影疏的集市,偶尔看得见一圈人围在某一处搓麻将或者打牌。

    看到黑色的小车接二连三地从县里的方向开下来,镇上的一些好事者不由得开始谈论起是非。

    茶余饭后,总有些说不完的家长里短。

    而最近一阵传得沸沸扬扬的,就属石李村李家的那档子件事。

    大李家在泰安出名是很早的事情,说起来要算到已经过世的李广博身上,李广博原来是镇上卖猪肉的屠凳师傅,老实巴交的一个人。

    以前八九十年代的时候穷啊,满镇上也找不出几个杀猪的,偏偏出了个李广博。

    可惜死得早,没怎么享福就走了。

    但是老李家父子5个,个个都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大李福,老二李江,老三李林,老四李学保是抱养的。

    这一次出事的就是老三李林。

    “出国?出国有什么好的,你看李老三,要不出国能有这档子事?所以这人啊,不能忘了祖宗,国外真要那么好那还等到我们。”

    “就你能,李老三去的是比利亚,能跟美国英国比?”

    “不管是比利亚还是美国英国,总之是国外。”

    实在是不知道比利亚是什么鬼。

    “不过这话又江回来了,李老三这几年的运气也不好,先是前头他老子过身,马上又出这么个事,国家总要补贴点什么吧。”

    “想得倒美,他是出国打工,国家凭什么补贴,再说,他又没死。”

    “要我说还不如让他儿子回来,搞得现在白发的送黑发的。”

    “哎,也是可怜。”

    石李村是泰安镇最西边的一个村,以前是石屋村和李屋村,2000年前后的时候搞新农村改革,两个村合二为一叫石李村。

    坑洼的泥沙路从镇上一直通往村口,车刚刚停下,拉开车门,刘波就听到有些哀婉的调子。

    他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这种声音自然并不陌生,但是声音落入耳中的时候,心里还是不免有些不好的预感,尽管没有说出来,但是眼里的目光跟刚刚下车的徐小凤对视了一眼,两人还是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

    最担心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孟瑶,要不你就在车上等我们?”

    一身素白的羽绒衫紧紧包裹着女孩纤瘦的身体,孟瑶的精神显得有些憔悴,这段时间她过得并不好,晚上经常会做噩梦。

    在学校里呆了不到几天就被迫搬到了刘波家里跟徐小凤睡在一起,最近刚刚恢复一些精神。

    这一次来南方,她死活都要一起过来,刘波和徐小凤无法也不能拒绝,毕竟有些事他们不能代替孟瑶去做。

    另一辆车拉开车门。

    走下车的是那次一起回国的几个同事,都是从利比亚回来的,可以不夸张地说,他们的命都是李长江救回来的,所以这一次也都一起过来了。

    “刘哥,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啊。”

    “少说两句,去看看就行了。”

    正好。

    前面一个中年妇女挑着一担水迎面走了过来,看到村口停了两辆小轿车,脸上还有些不自然。

    “哎,大姐,我问您个事,你们这是石李村吧?”

    “是的哦,哦们这里就是石李村,你们是哪些人喏?”

    一口地道的方言,但是刘波也算是听清楚了。

    “那李林和李长江是你们这的人吧?”

    “老三?你们是来找老三的?”

    中年妇女一听李林和李长江的名字,脸色突然一遍,顿住身子把肩膀上的担子放下来,显得有些急躁。

    能不急吗!

    这几天整个老李家都是乌云密布的,老三家爷儿两个生死未卜,他们公司里也只是说失踪了,失踪了就是找不到了啊,电视里头这几天都说那个比利亚还是什么鬼地方天天打仗,这打仗是什么好事,在那里失踪了回不回得来天才晓得。

    幸好前两天公安局打电话回来说老三找到了,但是长江那孩子却没了,这不是作孽吗这。

    “对,我们是来找他们家的,我们都是从北方来的。”

    “好好好,我带你们过去,哎哟,我问你们个事啊,老三他儿子长江到底找不找得到哟?这几天他娘差点没死过去,真是造孽啊。”

    刘波没有说话。

    这话还真不是那么好说的,要说李长江没死吧,但是现在也没有一点音讯,连外交部也没有消息,要说死了吧,也不甘心,所以有些踟蹰,但是这一顿,前面的王美香立马就不做声了。

    她应该是自动脑补了些什么东西。

    跟着王美香拐了几个弯之后,刘波立马就看到一栋平房,不是很宽敞,不过人不少,哀乐就是这里发出来的。

    而且完全就是一副办丧事的样子,白衣缟素,雨棚也搭起来了,炮竹和香火的味道很浓。

    “他们家这是?”

    刘波纳闷啊。

    “前些日子那个公司里打电话来说长江那孩子找不到了,那么大个人怎么就找不到了呢,而且外面还打仗,说死了不少人,找不到还能有什么原因,肯定是没人了。长江他娘让家里几个叔伯兄弟操持着给儿子做个丧事,哎,可怜呐。”

    一听这话,几人顿时就有些面面相觑,这也太马虎了事了,这人还没找到就这么办丧事这合适嘛这--

    而就在刘波他们刚到李家后不久,从南边的广平通往HA县的高速路口上,2辆墨绿色的迷彩越野车也拐弯下了高速一路往泰安那个方向开了过去。

    车上除了杨建勇和他手下的几个兵之外,还多了1个陌生的面孔,是一个显得有些沉闷的中年汉子。

    “李哥,长江福大命大,不是那么容易出事的。”

    做在副驾驶位上的李哥正是李林。

    李长江长相,除了个子随了他老子,其实更像刘芬。

    这一次李林从埃及被遣送回国,因为李长江的原因,官方并没有宣传而是直接把人送到广平港海军基地,然后让杨建勇等人送回来。

    “哎,早知道就不该带他去啊,这要是出了事你们说我—我--”

    李林从回国后情绪一直都有些低迷,尤其是打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之后,车子开得飞快,一直到进了村口,看到村口的那两辆小车,杨建勇瞥了一眼车屁股后面的北方车牌号,像是猜到些什么。

    一直到进了李家门,看到刘波和孟瑶几人之后,几人才略显欣慰地互相抱了上去,生死之后再次相见,总是显得有些异常激动。

    而另一侧,看到老三李林回来,一屋子人都涌了进去把大门堵得水泄不通。

    不一会儿,里面的房间里就传出来一阵呼天抢地的叫声和恸哭。

    (过渡一下,热血也要,人情味也要!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