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代相亲,错嫁郎君 > 4大婚1

4大婚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精致的凤冠霞帔整齐的放在红色的喜服上,凤冠上的珍珠比沈乐君在永安珠宝行见过的最大的珍珠还要大上一圈,最难得的是这样大颗的珍珠竟围着凤冠镶了整整一圈,她在心里数了一下,正好一十八颗。

    霞帔和喜服也都是用最好的丝绸面料做的,上面绣的凤凰和牡丹栩栩如生,一看就是出自建邺城最好绣房里手最巧的绣娘。

    沈乐君有些恍惚的伸手抚摸着比婴儿肌肤还要柔滑的丝绸,这些上好的东西都是昨晚安府派人送来的,一起送来的还有五支金钗,两支金镶玉的步摇,外加两对玉镯。

    不同于之前所谓的老夫人的小礼物,这些东西拿出一件来就可以说是贵重的首饰了,每件都不下百两,这套凤冠霞帔更是千金难买。

    吱钮一声,梅芳婷伴着两个喜婆走了进来,梅芳婷今天打扮的比往日更加艳丽,脸上扑了不下五层的白粉,一咧嘴那粉末子都刷刷的往下掉。

    她几乎插了一头的金银首饰,脑袋像个刺猬一般。

    “我说君儿啊,还楞什么神啊,吉时就快到了,赶紧让喜娘伺候着梳头了!”梅芳婷亲热的拉起沈乐君的手,扮演着一副慈母的样子。

    沈乐君被那“君儿”两个字激的起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往日不是死丫头就是连名带姓的沈乐君,君儿这个称谓可是从来没喊过的。

    “就是,就是,沈小姐,咱们快换衣服梳妆吧,再过两个时辰安府的花轿就要到了!”两个喜婆你一手我一手的拉扯着沈乐君换上了喜服。

    喜婆不愧是专门干这行的,也对得起梅芳婷出的银子,半个时辰后,铜镜里映出的新娘花容月貌,闭月羞花,半含粉唇的一笑,简直是倾国倾城,我见犹怜!

    沈伯山见了女儿又是一番感慨,颇有一番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趁着夫人不在,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塞进女儿的手里。

    “君儿啊,我知道这些年你在这个家不容易,都怪爹爹不能护你周全啊,这是爹给你准备的一点嫁妆,你收下吧!”

    沈乐君鼻子也有些微涩,她知道沈伯山是真的待她如亲生女儿的,家里的财政大权都在梅芳婷那,他这张银票不知道攒了多长时间了。

    “爹,你的心意女儿收到了,只是这银票,女儿不能收,我哥还需要钱,留着给他娶个称心的媳妇吧!”沈乐君推脱着。

    “好孩子,景轩那自有你娘张罗,你就别操心了!”沈伯山强硬的将银票放进沈乐君的手心里。

    “出了门子就不比在家了,在家好歹还有爹护着你些,到了安家就是安家的媳妇了,凡事不要太强硬,我知道你脾气倔,但做人家的媳妇,就要听公婆和夫君的话,知道吗?”

    沈伯山的眼中尽是不舍和担忧。

    沈乐君点了点头,眼中渐渐湿润。

    “君儿啊,你是我沈伯山的女儿,你娘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她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要是在安家受了气,也不用忍着,过不下去了就回来,爹养你一辈子!”

    沈乐君听着沈父的惴惴教导,眼泪渐渐模糊了视线,一双泪瓣含在眼中。

    沈伯山双眼通红,嘴上却含笑的说道,“你看,爹是老糊涂了,竟说些不中听的话,这大喜的日子就应该高高兴兴的!”

    沈乐君握着老父亲的手使劲的点了点头。

    沈伯山还要再说什么,但声音却被门外震天的锣鼓声淹没了。

    锣鼓声还没停,紧跟着就是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霹雳巴拉的声音直响了近一刻钟。

    鞭炮声刚一响,沈伯山就被下人叫去了正堂,一个喜婆进了沈乐君的闺房,将盖头给她盖好。

    鞭炮声渐熄,安永辰一身大红的喜服抬腿下了全身雪白的骏马,将马的缰绳递给一旁的小厮,一撩袍角,大步走进了沈家的门。

    安永辰由沈家下人引领着一路走进正堂,来到主位上坐着的沈伯山和梅芳婷的面前,恭敬的鞠了一躬。

    “安家二子安永辰替大哥安永泰迎娶嫂嫂回府,还望沈伯父沈伯母应允!”

    沈伯山的笑容依旧挂在嘴边,脑袋却嗡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

    他哆嗦着嘴角,小声的问道,“你,你刚说什么?”

    沈伯山生怕自己的耳朵不好使,听错了安永辰刚才说过的话。

    梅芳婷却是一脸满月的笑容,伸手按住了沈伯山放在桌子上的手臂一下,“贤侄快快免礼,君儿就在她的闺房等你了,快去吧,别错过了吉时!”

    安永辰谦逊有加的又鞠了个躬,才倒退着出了正堂的门。

    这会子的时间足够沈伯山反应过来了,他忽的站了起来,就要追上安永辰的步子,梅芳婷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的袖子,嘴里大声喊着,“德顺,快关门!”

    话音刚落,正堂的门就从外面关了起来,紧接着是落锁的声音。

    沈伯山艰难的呼吸着,他这才明白为什么邻里跟他道喜时都是一副意味不明的笑容,嘴上说着恭喜,脸上却是带着嘲讽的笑意。

    他之前也听说了,安府大子安永泰病重,命在旦夕的传言,他本来还以为因为安家大子身子不好,所以安家才着急给弟弟娶亲传宗接代。

    原来,原来,是给那个病秧子娶亲,这是赤luo裸的冲喜啊!

    沈乐君听着开门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双男人的靴子出现在盖头的下方,耳边喜娘和下人们的道喜声不绝于耳,但沈乐君偏偏听的最清楚的是自己声如雷股的心跳声。

    她手里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摆,似乎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直到一道有些熟悉的温润声音在近前响起。

    “吉时快到了,跟我走吧!”

    接着一只修长白希的手将一段红绸递到了沈乐君的手里。

    沈乐君手里攥着红绸,红绸的另一端就是她的夫君,在以后的人生里和她一起相依相偎的人。

    心跳慢慢的平复了,她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步子平稳的被前面的人牵着出了房间。

    “有门槛,小心!”

    安永辰温润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引起旁边喜婆们的一顿调侃。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一看二公子就是疼人的,将来还不知谁家闺女有这么大福气呢!”

    耳边锣鼓声铺天盖地的响着,但沈乐君还是耳尖的将这句话听了进去,却是怎么寻思怎么有些怪异!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