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代相亲,错嫁郎君 > 235大婚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年半后的建邺城。

    街头巷尾,人们热烈的讨论着一件大事。

    “你知道吗?静安公主要招驸马了!”路人甲兴奋的说道。

    “是啊,我也听说了,说是安家,安家的二少爷可是在朝廷当大官呢,这会又招为驸马,可以算是锦上添花了!”路人乙跟着称赞道。

    “不对,不对,你们说的不对!”路人丙挤过来有些着急的辩解道,“招为驸马的是安家的大少爷安永泰,不是二少爷安永辰!”

    “安永泰?他不是三年前就病死了吗?当天送殡时还是在这趟街上过去的呢,我亲眼看见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安永泰那是替当今皇上执行秘密任务去了,这才假死的,看着吧,安家加爵封商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安家的大门口人流穿梭不止,大总管陈富贵脸上笑的一层层的褶皱,一边迎着客人,一边监督着小厮将每一笔贺礼都清清楚楚的记在礼单上。

    安家的马车在门口停下来,安永辰撩开帘子走了下来,看了一眼门口的人群微微有些恼意,转身又上了马车,“走后门吧,前门人太多了!”

    “是!”晓风看着门口的人微微叹息一声,赶着马车去了后门。

    后门比较冷清,安永辰进了后院,问道开门的小厮,“老祖宗怎么样了?大哥,他在院子里吗?”

    “老祖宗一上午只吃了半碗八宝粥,一直嚷嚷着要找大少爷,大少爷应该在迎松苑!”

    “嗯,你下去吧!”安永辰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自己的院子,径直向老夫人的万寿阁走去。

    刚进了万寿阁的院子就听见了屋里老夫人的喊骂声。

    “你们都骗我,我要去找我大孙子,谁也不许拦着!”老人的话音有些嘶哑,有些哽咽,到了尾音竟有几分西斯底里。

    安永辰的步子加快了许多,他刚撩开帘子,红蓼就迎了上来,“二少爷,您快看看吧,老夫人怎么劝也劝不住!”

    “老宗祖怎么了?”

    “她从早晨就一直嚷嚷着要见大少爷!”

    “那就让大哥来啊!”安永辰一边往里走,一边不悦的呵斥道。

    “大少爷已经来过了,可老妇人跟他说了没两句话,就一个劲的说他不是大少爷,不是他的孙子,就让人给赶出去了!”红蓼焦急的解释道。

    安永辰的脚步停了下来,眉头皱的更深。

    迎松苑内,一切的摆设与三年前无异,安永泰坐在书房里拿着毛笔画着一幅画。

    宋雨生轻轻的敲了敲门,“主子,二少爷来了!”

    沉了一会,才传来安永泰略显冷清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安永辰走进安永泰的书房,脸色透着焦急,“老祖宗她一个劲的要去找你呢!”

    “哦,我知道啊,上午已经去看过她了,是她让人把我赶了出来!”安永泰手下的画笔没有停,神情认真的继续画着什么。

    “看过就行了吗?你不在的这几年,她每一天都要念叨你一遍!”

    “哦,人老了,就是爱唠叨!”

    “大哥!”

    “嗯?还有什么事了吗?” 安永泰放下画笔,淡漠的看向安永辰。

    安永辰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大哥,我觉得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安永泰的眸子微眯,嘴角微微翘起。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对老宗祖最有耐心,你变了,很对地方都变了,变的我都要认不出你来了,你真的是我的大哥,安家的大少爷安永泰吗?”

    “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了,验身你也验了,滴血认亲你也滴了,我不想再继续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话题,我还有事情要忙,你要是没有的事就先出去吧!”安永泰沾上颜料继续作画。

    安永辰灼灼的看着安永泰,半刻后转身向外走去。

    “等等!”安永泰突然出声,头也没抬的说道,“三日后就是我和乐君大喜的日子,府里的事情我让宋雨生协助总管办了,你回头跟李富贵说一声。”

    安永辰的眉头皱的更紧,出了迎松苑漫步走到自己的惜竹轩,只是脚步徘徊在门口始终没有进去。

    一匹快马在公主府的门口勒马而立,安永辰下了马径直向内院走去,门口的侍卫赶紧将他拦了下来。

    “让开!”安永辰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请安公子稍等,我等这就去通报一声!”一个侍卫恭敬的说道,虽然过去的半年多时间这个安永辰几乎是天天长在公主府,但这里毕竟是公主府,驸马又是别人,而且公主才是正主,怎么能让他长驱直入呢!

    安永辰正在气头上,怎么会给一个看门的侍卫好脸色呢,就在他刚要跟两个侍卫动手时,初七带着侍卫巡视走了过来,“放安公子进来吧!”

    “是!”

    安永辰绕过初七径直向后院走去,“她在哪?”

    “书房!”

    “乐君,乐君!”安永辰径直闯入书房,沈乐君赶紧将桌子上的一本书压在胳膊下,脸色通红,眼神微微闪烁,“那个,永辰啊,你怎么来了?”

    “我来是要告诉你,你不能嫁给我大哥,不,是不能嫁给现在的这个安永泰,他是假冒的!”

    “永辰,你怎么又这样说呢,我知道这几年永泰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才会让他的性情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无论如何,他都是我丈夫,我最爱的男人!”沈乐君笃定的说道。

    “你最爱的男人?那我呢?我跟你说过了,我接近公孙紫鹃完全是为了调查出沈家三口的下落,我这心里一直装的是你啊,我在你心中就一点位置都没有吗?”安永辰有些激动,走进书桌,一拳打在桌面,桌面很快凹了一个大坑。

    门口的侍卫立刻踹门而入,手里拿着武器,灼灼的看着二人,只要沈乐君微微点头,他们会立刻进来,制服安永辰。

    “你们出去吧!”沈乐君摆了摆手,挥退了两个侍卫,轻叹了口气,走到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瓶外伤药。

    “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沈乐君拉过安永辰的手,他的手背被坚硬的木头磕的流出些血来,沈乐君用手绢沾了药水,轻轻的擦着安永辰的手背。

    “如果永泰没有回来,我想,我会接受你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回来了,我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别人,你知道的,我不能没有他!”

    安永辰沉默着不能言语,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比不过大哥曾经给沈乐君留下的回忆,他抬眼撇过桌子上的那本书,上面写着闺房秘宝四个字,那本书就是他刚进来是沈乐君匆匆藏起来的那本。

    安永辰更加沉默了,沈乐君满心欢喜的憧憬这三天后的大婚!

    三天后的公主府热闹非凡,皇上和太后都来到了公主府,大臣们更是以能收到公主的喜帖为荣。

    这次是公主招驸马,而不是平常的人家嫁闺女,所以没有骑马迎新娘一说,一大早迎亲官便带着轿捻来到安府。

    安永泰一身大红的喜服坐在轿捻上被接到公主府,然后二人在完颜智的主持下完成大婚的礼仪。

    太后娘娘心疼公主,特令众人不许灌酒,早早的让二人回了新房,休养生息。

    新房里到处都是大红的颜色,沈乐君红着脸坐在床榻上,因为是公主,头上戴的凤冠一只飞凤骄傲的展着翅膀,并没有蒙着盖头。

    安永泰微笑着看着沈乐君含羞的脸,起身走到她的身前,伸手指了指她头上那个含金量超高的凤冠还有十二根金钗,“这些都很沉吧?我帮你摘下来吧!”

    沈乐君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我这脖子都快压断了,这大婚的仪式还是少举行的好!”

    安永泰的眸色微深,“这样的仪式当然是一生只举行一次了,难道公主还有别的想法?”

    “本宫没有别的意思啊!”沈乐君俏皮的看了一眼面前明显吃醋的男人,“只是前朝的大公主可是男宠几十个呢,我身为本朝的公主,不能落了下风吧?”

    “放心公主,臣夫可不是普通的男人!”安永泰凑近沈乐君的耳朵,压低了声音说道,“臣夫可是夜七次,能把前朝的公主的所有男宠都比下去,很快你就知道了!”

    沈乐君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个透,二人刚喝完交杯酒就被安永泰压在了身下,接着一张微凉的唇瓣落下,将她所有的抗议都堵在了嘴里。

    第二天日上三竿沈乐君才悠悠醒来,张开嘴才发现嗓子已经哑的不像话了,昨晚激烈的教缠一直持续了后半夜,安永泰真的是身体力行的证明了他一夜七次的含义,沈乐君试着动了动身子,努力了半天却连一根手指头都抬的费力,她对昨晚说的要比前朝公主的玩笑,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