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249.第249章 你敢动依依一下试试!

249.第249章 你敢动依依一下试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我身边?”斐漠可笑的看着宫心兰,“我和你从来都没有半点关系,你这话不要说的太亲密!”

    宫心兰哭泣,“阿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首先我从小不在国内长大,我和你不是青梅竹马!”

    “第二,斐家在英国举行亲朋好友聚会,你出现之后为了接近我,一直哄着我妈妈,我妈妈喜欢女儿,所以她把你当亲生女儿疼爱,结果最后你伤害了我妈妈对你的疼爱。”

    “第三,你我从相识以来,不算今天,我和你说话不超过五句!”

    “你听清楚,总共说话不超过五句,而这五句都是我替我妈回答你的问题。”

    “因为照片的事情,你自己愧疚出国流落,这只能怪你自作自受。”

    “所以,你别说的那么可怜,说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之间一清二白。”

    “如果不是今天你爸爸叫我过来谈谈,我根本不会来这里!只是,没想到你还真大胆,敢出来见我。”

    宫心兰哭得泪雨梨花。

    斐漠一字一句说:“宫心兰,你听清楚,这辈子我只爱我妻子一人,以后少在外故意说你和我有关系!”

    宫心兰哭着,“可是你爸爸答应我爸爸,将我许配给你,你要是不要我,我怎么办?”

    “呵……”斐漠可笑看着宫心兰,“那个人答应你爸爸,只是那个人答应,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说话间,他伸手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

    “这件衣服你碰过,太脏!”

    说完,他手一扬,黑色高级定制的西装被他丢在一旁的水池里。

    转身,他离开,丝毫不管还趴在地上哭泣的宫心兰。

    进屋,他一眼看到坐在客厅内的斐天启,脸色阴冷至极。

    宫心兰的父亲宫权,一张脸横着一道刀疤,显得凶神恶煞,却是面带微笑看向脸色冰冷的斐漠。

    下刻,他小小意外,看着斐漠身穿单薄白色衬衫,显露结实的胸肌。

    “阿漠,外面冷,你怎么只穿一件衬衫,你的西装外套呢?”

    斐天启端起桌上伏特加,他轻抿了一口,目光深幽。

    斐漠什么话都没有说,他走到桌前,拿起放在冰桶里面的伏特加,直接用酒冲洗右手。

    宫权惊愕,“阿漠,你做什么?”

    “手脏。”斐漠看都不见宫权一眼,语气极冷。

    衣服被宫心兰碰过,太脏,他丢了。

    右手刚推宫心兰,更脏,只有高浓度的酒精消毒才洗的干净。

    宫权一怔,又问:“心兰和你一起出去,心兰呢?”

    斐漠将酒瓶重重放在桌上,他眼神冷到极致看着宫权。

    “宫叔,那个人答应你的事情,只是那个人答应,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语锋一转锋利,他沉声道:“我今天来是给您面子,同时也想告诉你,我结婚了。”

    话间,他手指着心口,“我妻子就是我的心脏,没她,我活不了,所以您以后少动点小心思,否则,我和你一刀两断!”

    宫权唰的一下变了脸色,似是不敢相信斐漠会说出这番话来。

    斐天启冷眼看向斐漠,“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越来越不将我们长辈放在眼里!”

    斐漠狭长凤眸阴冷漆黑,他看向爷爷斐天启。

    “把你们长辈放在眼里,也要看你们长辈的表现!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话,我还真不会把你们放眼里。”

    下刻,他又看向宫权,“宫叔,我不管今天你是不是和我爷爷商量好故意带着你女儿心兰出现,我只想告诉你,我答应来看望你的要求已经做到,下次您想让我见你可以,最好不要出现我讨厌的人。”

    宫权的脸色很难堪,“阿漠,宫叔叔和你爷爷也是为你着想。”

    事实上,他之前的确约了见阿漠。

    结果昨天夜里斐天启打电话给他,说起了这事。

    他和天启关系甚好,自然是帮着天启迫使阿漠夫妻离婚。

    而阿漠平日里也非常照顾宫家,钱财从来不断,却没想到现在闹到这般地步,着实让他很无奈。

    他们明明是亲爷孙,因为以前的事情弄的跟仇人一样,他有心无力实在帮不上了。

    斐漠眼中带着冷笑,“为我着想?我可一点都不觉得!”

    话罢,他冷冷看着爷爷斐天启,“我和依依是真心相爱,你省省心吧。”

    斐天启周身散发着威严,“你真得就这么一意孤行!”

    斐漠言语中带着阴戾的警告,“你敢动依依分毫,我就千倍万倍还给你!”

    斐天启一听这话,手中拿着的酒杯,直接咂向斐漠。

    “放肆!”

    斐漠微微侧身,轻易躲开酒杯,就看到酒杯砸碎在白玉地板上,碎裂成渣。

    “霍炎廷呢?”他无视斐天启看向宫权问,“他人在哪里?”

    宫权看到斐天启震怒,他很无奈,“之前出去了,或许在他最东边的青竹园。”

    斐漠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宫权是看着斐漠离开,他看先斐天启。

    “你说你们爷孙这又是何必呢?矛盾僵持了这么多年,就不能互相原谅吗?”

    “原谅?”斐天启气愤的看着宫权,“这次他要是听话和云依依离婚,娶了心兰我就原谅他!”

    “天启,我知道你很遵守当年要心兰嫁给阿漠的约定,可阿漠现在已经结婚,他很爱他的妻子,约定就算了吧,别为难孩子们。”

    “为难?你觉得我是为难?”斐天启直视着宫权,“斐家人向来一言九鼎!说过便要做到。”

    “咳……”宫权咳嗽起来,好一会他脸色透着虚弱的苍白,“我得了胃癌,活不了多久了,这辈子什么事情都遇到过,看淡了所有事情,现在就觉得和家人平平静静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阿漠和心兰,我一直觉得心兰配不上他,现在也是这么觉得,我认为阿漠值得拥有更好的女孩,天启,不要再矛盾加矛盾累积,阿漠想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吧。”

    斐天启沉声道:“不可能!”

    宫权无奈叹气,却是没有了劝说的话语。

    斐漠离开宫家公馆直接来了宫权所说的青竹园,他周身寒意如刀,似是要撕碎整个世界。

    按了门铃,他语气充满了愤怒道:“霍炎廷,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

    正在等待二个小时时间的云依依忽然听到老公斐漠的说话声,顿时浑身一震。

    他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