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三国之帝统天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铁骑神器

第一百三十一章 铁骑神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冬天来了,叶落萧疏,寒风猎猎,空气变得冷了,人也失去了活力,努力地保住那温暖。

    “殿下,今日咱们去第一工坊大营?”

    诸葛京身披大号铁甲,昂首挺胸,在刘谌眼中,像极了那个令人发笑的巨灵神。

    闻言,刘谌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前一直是他说哪,诸葛京便走哪,完全像是个没有思维的机器,好在跟了刘谌一段时间,也是知晓了刘谌的一些规律。

    刘谌点了点头,转身对着木然的辛海道:

    “辛海,去给孤把那白龙牵来!”

    这白龙也算是刘禅赏赐的一样宝贝,浑身雪白的野马,听说来自北野羌原,不但能日行千里,更是狂野不羁。

    “白龙,今日咱们出去走走,晒晒太阳可好?”

    刘谌没有立马上马,而是先抚摸那浓密粗亮的毛发,然后挠挠那光洁的脖子,白龙一爽,便是亲昵地蹭了蹭刘谌的胸口。

    刘谌见此,心道天造神物,果然通灵,便爽朗一笑,翻身上马,飞奔而去。

    由于刘谌出行,一般都是轻衣简行,所以到也没有引起什么风声。

    倒不是刘谌不愿高调,而是他之前遇到过堵人的景象,比堵车还可怕,所以再也没了那种心思。

    此外,他也不愿节外生枝,再招惹些什么杀手来。

    来到工坊大营外,恰巧又是那个小将守卫,正要上前拦下刘谌,待发现易辨认的大块头诸葛京,再看刘谌,急忙立定躬身道:

    “末将见过太子殿下!”

    刘谌微笑一挥,然后下马将白龙交由专人拉出去走走,自己却是急忙向最里处行去,显得很是急切。

    来到那清静之地,发现门外有一人在张望,见到刘谌,急忙恭声道:

    “草民张树,见过太子殿下!”

    刘谌扶起那人,然后平复呼吸问道:

    “不知蒲大师可在,孤找他有事!”

    听到这话,那男子复又拱手道:

    “禀告殿下,家师料定殿下今日要来,特让小徒在此处恭候,殿下请!”

    这次进入的,不是蒲元的卧室,而是从另一方进入一个狭长通道,进入其中,隐隐有叮当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响亮的声音,刘谌知道这便是蒲元的打铁炼器之所。

    果然,一过通道,一股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热得有些令人窒息。

    呲呲呲!

    一进来,恰好遇见一个健身矍铄的老者将一块灰红的铁块,快速地放进大缸水中杂质,不久又迅速取出。

    啪啪啪!

    “都说蒲大师对淬水之把握已是登峰造极,今日窥得冰山一角,果然名不虚传!”

    老早就听说蒲元善用蜀江水淬炼兵器,使其百韧不毁,如今一见,果然不俗。

    转身看到刘谌,蒲元擦了把汗,然后也是爽朗笑道:

    “老朽不过一山野铁匠,能得太子殿下的夸奖,甚感荣耀啊!”

    显然,平日消息闭塞的蒲元也是知道了,刘谌被封太子之事。

    刘谌只是一笑,然后正色道:

    “大师,孤今日前来,却是想看看大师的杰作,也是为了大汉谋福来了!”

    闻言,蒲元也是正色起来,伸出古铜色的手臂,拿钳子夹起那刚刚从水中取出的铁块,给刘谌看,解释道:

    “这便是那马蹄铁,铁钉早已做好,就是不知效果如何。”

    看着这熟悉的东西,刘谌自信一笑,开口道:

    “大师可还记得,当日孤说的打赌?”

    说到打赌,蒲元尴尬一笑,摆手说道:

    “口头之言,岂能当真,不过殿下若是有好弟子推荐,老朽自然是不拒的!”

    刘谌知晓其顾虑所在,这东西连他这个浸淫多年,自问见识不俗的老匠工都没见过,所以他也不敢保证此物是否有用。

    若是最后刘谌胜了,这固然是好的,但若是刘谌输了,若是消息传出去,他个人倒没什么,但是刘谌身为太子,影响就大了。

    所以说,蒲元不愿承担这责任,也承担不起!

    不过刘谌有他的坚持和自信,摆手道:

    “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孤身为太子,又岂能为那出尔反尔之事,大师勿要再言,且看即可!”

    然后让几人拿起这些东西,来到蒲元屋后的空地,刘谌对诸葛京道:

    “去从那守门小将那里要一匹劣马来,记住,是受过伤的劣马!”

    诸葛京提出刘谌的要求,小将虽然疑惑,还是依言去马厩拉出一匹上过战场受过伤的马,递给诸葛京。

    看着这劣马,刘谌对着蒲元那弟子张树道:

    “马蹄壳层在外边,钉马掌最好靠边钉,不要怕,没事的。”

    没办法,为了保密,这里只有刘谌,诸葛京,蒲元和他的徒弟张树四人,刘谌就算想动手也不行,诸葛京粗手粗脚,只有那张树最合适不过了。

    闻言,张树有些犹豫地看向蒲元,虽说这是一匹劣马,但是古人爱马惜牛,有些下不去手。

    见此,刘谌让诸葛京上前固定马腿,自己在前面安抚马,然后示意其动手,见到蒲元也是点头,张树也是咬牙开始动手。

    叮叮叮!

    虽然由于开始张树紧张钉歪,导致那马动了一下,但是后来便没再动,也是证明了刘谌之言可行,三人都是一脸奇色。

    待得加上马鞍,配上马镫,刘谌对诸葛京道:

    “行宗,上去试试感觉如何?”

    诸葛京向来为刘谌之言马首是瞻,所以也没考虑,踏着新装的马镫便翻身上马。

    先是让其行走两圈,然后刘谌令道:

    “踏着马镫,起身奔跑!”

    虽然开始有些不适应,但是行过两圈,任由那马奔驰,诸葛京依旧穩立其上,像是大雁在空中翱翔,很是沉稳,看得两人目瞪口呆。

    刘谌见此,目光一闪,拿出早已准备的弓箭,抛向诸葛京令道:

    “立马连射!”

    嗖嗖嗖!

    三箭飞出,均是射在旁边的树干上,箭尾皆是震动不已。

    从第一箭到第三箭,中间几乎没有间隔,抽箭搭弓一射,熟练得不需要几息,仅比连弩差了些。

    啪啪啪!

    “神器,神器呀!殿下不愧一代英才,这神器之术,恐怕不下墨家绝技,就是跟鲁班先祖,也是不遑多让了吧!”

    此时的蒲元哪里还有之前的疑虑,一脸的敬服,看向刘谌,眼中满是崇拜。

    啪!

    “诶!大师您这是做甚?”

    却是蒲元突然跪下,令得刘谌都有些猝不及防,急忙上前扶起,但是蒲元却是固执不起,坚定道:

    “殿下之能,惊过天人,曾几何时老朽自问在炼器方面有些功底,但是现在见到您,老朽才发现自己的学识浅陋,师傅,您就是吾的师傅了!”

    见到这个比自己父皇还大的多的人要拜自己为师,刘谌那是一个头两个大。

    啪!

    这次跪下的是张树,看那神情,也是要拜师,而且神色坚定,决然!

    刘谌见此凌乱了,不禁出言道:

    “大师与张树汝乃师徒,若是皆拜孤为师,那不是乱了辈分?”

    “这……”

    张树闻言看向蒲元,两人都是有些迟疑,但是许久,两人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异口同声道:

    “名节不重要,弟子倾慕师傅的神技,还望师傅成全!”

    回来的诸葛京也是一脸激动,讨好地看着刘谌道:

    “那个…殿下,不是,兄长,这神器给俺玩几天呗?”

    见到诸葛京这般模样,一个粗犷男子硬是腼腆一笑,让刘谌有些忍俊不禁,但也是看出了这三家伙的巨大优势,这让一直忧虑于蜀汉骑兵方面吃亏的刘谌,十分开心。

    当然,最后刘谌还是没有收两人为师,只是答应不时给予指导,这就让两人感激涕零,出入均执弟子之礼,端茶递水,好不恭勤。

    最后,临行前刘谌对三人严肃道:

    “此神兵利器关乎大汉兴亡,谁也不能泄露半点风声,否则别怪孤不讲情面!”

    哪知三人直接举手发誓道:

    “若有泄露,甘愿自戳!”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