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回到崇祯末年 > 第九十七章 盛京风波

第九十七章 盛京风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不说算了,我也懒得知道。”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表情的多尔衮转身便朝着门口走去:“今天这事是意外,皇嫂可不要乱说,我还是回自己府里比较安全!”

    “站住,谁让你走了。”见多尔衮对自己不闻不问,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想要走。还没有说出目的的庄妃顿时便急了。慌忙伸出双手,横身挡住了多尔衮的去路。

    “你又不和我说话,挡我的路做什么?”见横在门口的庄妃依旧不肯善罢甘休的模样,心中思绪一转的多尔衮顿时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这女人这么急匆匆地来找自己,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现在见自己要走了,这就着急了起来。

    隐然明白了庄妃的想法之后,扶着下巴的多尔衮微微一笑,轻声道:“说吧!你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

    “这个......”见多尔衮戳穿了心中想法,微微蹙眉的庄妃也不再矫情,径直开口道:“姑奶奶也不和你废话了,你想走我不拦你。但是在你走之前,必须先帮姑奶奶办件事情。”

    “什么事情?能把皇嫂急成这样?”庄妃的话,倒是激起了多尔衮的好奇心。能让她着急的事情,想来也是挺有趣的。若是能帮她一把,当然也不错。

    “还不是你皇兄干的好事。叫我去诱降洪承畴,结果洪承畴那个烦人的跟屁虫没事就来宫里说是请示皇上批示了,害的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去了......我不管其他的,但是现在你必须帮我把他赶走,找机会最好打得他满地找牙。”一提起洪承畴,庄妃就气不打一处来。很明显这个家伙,已经让她积怨已久了。

    仔细听完庄妃的叙述之后,多尔衮算是明白了。

    沉思了片刻之后,多尔衮便果断地摇头道:“很抱歉,这个忙,恐怕我帮不了你。”

    “不,你一定要帮我。”

    见多尔衮不愿意帮忙,情急之下的庄妃紧紧地将他抱住,而后梨花带雨的解释着:“我又没让你非要一定揍他,我还有第二套方案。你听我把话说完……”

    猛地见庄妃和多尔衮一起出来了,饶是久经风雨的代善也是错愕了片刻。他也搞不清楚这个离经叛道的皇妃,又在搞什么鬼主意?难道她不知道今天有洪承畴这样的大臣到了?还这么胡闹。

    直到多尔衮大大方方地行了一个晚辈之礼之后,醒悟过来的代善这才点了点头,挥了挥手,呵呵笑道:“好,好,你们都坐下吧!”

    “是。”听了代善的话后,多尔衮便大大咧咧坐在一旁不再言语。倒是坐下来庄妃安静不下来,用示威的眼神看了洪承畴一眼后,娇声道:“皇上正在休息,没什么功夫去批示,大臣们要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先停着好了,一时间我满清大军又不入关,之前去山东的战果还在分配,着急什么?”

    “你......”庄妃故作夸张的样子,倒是让代善明白了她的用意。可是还没等他开口把话说完,一旁怒火中烧的洪承畴倒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了。

    被庄妃这么一激,涨红了脸庞的洪承畴顿时便语塞了。那只高高抬起的右手更是轻轻颤抖了起来。只是那双怨毒的眼神,看起来有些渗人。

    “你什么你?不分尊卑。”耸了耸肩,蔑视地扫了洪承畴一眼,生怕污了双眼的庄妃轻轻扭头,看向端坐在旁边,稳如泰山的代善道:“我没有说错话吧!”

    “王爷,您可要说句公道话啊!我是汉人,多入宫求教才能免得做错事嘛。”庄妃转移话题之后,洪承畴也慌忙调转眼神,用近乎哀求的神色,看着代善。

    代善是压根没把洪承畴当个多大的事。

    当初皇太极爱才,俘虏了洪承畴,就派人前去劝降,包括范文程等人一一劝降,可洪承畴就是绝食,坚决不投降。如此以来,皇太极也是铁了心要收服此人,最后是庄妃,在三官庙待了几天几夜,才算是让洪承畴投降。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当然不能随便乱猜,不过每个人都有个差不多的想法。

    满清和汉人不同,如果一个汉人女子去男人身边待了几天几夜劝降他,口水都能把她喷死。

    满清就好了,这样的女人算是为国立功,是骄傲的,杰出的。

    代善沉着脸道:“要是凡事都要进宫问问皇上,那还要大臣做什么?你三天两头往宫里跑,守在门口的侍卫看着你都烦,以后没事少进宫,自己拿主意去。滚吧。”

    洪承畴知道自己毕竟是个汉人,在满人的地盘狗屁不如,代善哪怕真的是发横暴打他一顿,也没处说理去。只能恨恨的离开。

    庄妃贴近多尔衮说道:“这人有些痴心妄想了,你替我好好收拾他,自然有你的好处。”

    趁着代善不注意,多尔衮笑道:“什么好处?”

    “少问。”庄妃翩然起身,离去。

    盛京大道上,几匹烈马从小路飞驰而过,马蹄清脆,銮铃叮咚。几个满族少年华衣怒马,飞驰而过。街上顿时一阵鸡飞狗跳,许多人大声叫道:“快勒马……”

    只可惜,马上骑士一点也没有勒马的意思,房东陈婆六十来岁了,撑着拐杖正走到街中,忽然几匹烈马迎面而来,陈婆吓得体无完肤,瘫软在地上,连叫喊都似乎被吓得失去了力气。狭窄的道路,三骑并驾齐驱,怎能让的开,居中的骑士看到软在路中的陈婆,居然连一丝停顿的意思都没有,纵马从她身上跃过,马儿后蹄重重踩在陈婆的肩膀上,只听‘咔嚓’一声,这肩骨至少是断了。陈婆痛呼一声,昏厥过去。

    这下可捅了大马蜂窝,满条街的人乱七八糟的喝道:“下马,快下马。”为首便有一人快步追了出去,那是盛京的汉人,这条街的混混头儿,张忠行。

    那几名骑士可没有乖乖听话下马,或许是他们的马儿已经跑了许久,速度已不甚快。不知道跑了多久,明月高挂,街上行人稀少,一人三骑跑下来,再也没有惹出什么交通意外来,直到跑到内城南桥口。

    三骑立马桥上,居中的公子哥儿傲然看着气喘吁吁追来的张忠行,冷冷的说道:“汉蛮子,内城是你能进来的吗?还不滚回去?”

    张忠行满脸大汗,喘了两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另一人接口道:“今天我们兄弟赛马,玩的甚是开心,不想与你计较。有多远便滚多远吧,否则,只消一句话,你便死无葬身之地。”

    “咱们走吧,料他也进不来内城。内城这地方,汉蛮人与狗不得入内。哈哈哈哈。”

    三骑调转马头,便要过桥。

    张忠行脸色一寒,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纵马伤人,说走就走,盛京也是这么无法无天?”

    中间的公子哥儿,仿佛听见了这世上最好笑的事情,在马背上笑得前俯后仰,笑声惹得驻守桥头的官兵都战战兢兢的伸出头来看。

    守在桥头的官兵,看着那几位满族公子,又看看孤身一人,桀骜不驯的张忠行,一时间竟是没人出头。

    张忠行踏前一步,忽然间朝那三骑身后望去,脸色剧变。

    皇宫无疑是整个盛京最为富丽堂皇的地方。不过,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华丽的皇宫里,一座荒凉寂寥的别院,孤苦伶仃的坐落在皇宫西北面的一角。

    几株老树在月光下将嶙峋的枝干影在地上,几只不知名的夜鸟呆呆的蹲在树梢上,茫然的看着别院里那稀稀落落的灯光。

    宫中的人都知道,这里只住着几名太监,这些年纪二十来岁的太监,都是明清大战宁死不屈的将领留下的后人,被阉割了羞辱于此。

    “小青子,快点出来。要是待会儿皇帝来了,你还在换衣服,咱们少不了又是一顿暴打。”一个瘦骨嶙峋的太监畏畏缩缩的站在房门口,冲着里边低声叫道。

    房门吱扭一声拉开,从里边走出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若是被女孩子看到他那张脸,不知道多少人要心碎到死。这么一个俊俏的人儿,怎么就成了太监呢?

    早在五年前,他还在跟随父亲,参加辽东对女真人的大战,那时候他不过十五六岁,没有统军的本事,只能充当家丁的领头人。明将的家丁多有战斗力,也能和女真人打一打。不过普通士兵太过孱弱,兵败如山倒的时候,那几个家丁也没了屁用。

    魏青的父亲就是宁死不屈,战到最后一人,也杀了不少女真人。而那一场战斗,魏青刚好被好几箭射中,流血过多昏了过去。

    等到女真人来割脑袋的时候,发现这小子居然没有死,又被投降的人指认出是将门子弟,那就惨了,被皇太极抓住阉了丢到宫里当个小太监。

    魏青从小就读兵法练武功,小小年纪已经是等闲七八条汉子不能近身,这是何等的奇才。然而,那一场战败成了他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无数人头滚滚,遍地血流成河。自己的长辈、兄弟壮志未酬身先死。自己,变成了盛京皇宫里最低贱的小太监,吃的是残羹剩饭,睡的是破烂木板。

    这个别院一般没什么人来,偶尔皇太极会带着一些亲王贝勒来看看,那些宁死不降的人的后代,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

    再偶尔,也会带给那些投降的汉臣看看,让他们明白,他们投降的决定有多么明智。至少还可以保得住后代子孙,让香火延续下去嘛。

    魏青只是淡淡的说道:“习惯了,鞑子喜欢看我们这些半死不活的人挨打,就算你穿戴整齐站在门口等着,也跑不了一顿打。”

    瘦太监叹息一声,低着头,佝偻着腰朝别院门口走去,岁月不仅折磨他的身体,也折磨着他的心灵。

    “嘘……别说什么鞑子的。”瘦太监伸出手指按在嘴唇上,警惕的左右看了看,低声说道:“咱们都是一般出身,对你没有坏心,可要提防隔墙有耳。这日子,能熬一天是一天吧。”

    魏青冷哼一声:“怕什么。这别院除了咱们几个,还能有谁?”

    “想不出就别想了。”瘦太监苦笑道:“我知道你念念不忘大明,可你我都已经是这般人了,大明……唉!”

    别院的大门打开着,夜风穿院而过,那几只呆呆的夜鸟站在树梢高处,默然看着院门口对面站着的小太监们,忽然嘶声悲鸣几声。

    远处长长的灯光蜿蜒而来,一众宫女太监提着宫灯,前呼后拥,簇拥着一位高大的男子阔步而来。他的身上穿着明黄色便服,脚下踏着一双黑色短布靴,腰间明玉如月,气度高贵不凡。只不过他刚刚五十岁的年纪,看起来有些虚弱,是不是咳嗽两声。

    “小青子,你每次都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朕。”皇太极微笑道:“难道你以为目光可以杀人?”

    魏青默不作声,头微微一低,目光落在皇太极的胸腹处。

    别院太监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只怕魏青惹恼了皇太极,整个别院又要遭殃。没想到皇太极脚下并不停留,径直朝别院里走去。

    夜风吹来,忽然间,一名宫女手中的宫灯倾斜,火头舔上了纱纸,顿时燃烧起来。吓了一跳的宫女急忙把宫灯丢在地上。她这时忽然醒悟过来,这是在皇太极面前,怎能如此失礼?脸色发白的宫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连声叫道:“奴婢该死,该死。”

    皇太极停下脚步,回头望去,魏青心中一动,只见皇太极的脖颈就暴露在眼前,触手可及。而他似乎注意力被那个宫灯吸引,最难得的是,他的武器并不在身边……

    一股沛然真气转眼间游走全身,瞬息之内聚集在右手之上,魏青暴喝一声,手掌高高扬起。平静的夜空狂风大作,别院里老树颤抖,叶落无数。所有的宫女太监如堕冰窟,全身上下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一切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那支平凡无奇的手掌就像镀上一层灿烂至极的金色,重重落向皇太极咽喉。

    跪倒在地的宫女,惊惶的看着这一幕,她以为会听见一记石破天惊的巨响,她以为会看到一幕血淋淋的惨剧。

    可是那只手掌似乎在半空中僵了僵,刺眼的光芒一下子变得暗淡无光,所有的宫灯瞬间尽灭。从她的眼中望去,天地间一片漆黑,就连天上的明月也被遮盖了颜色。

    寂静,令人窒息的寂静,魏青还来不及看到皇太极到底做了什么,就身不由己被震飞出去,身体凌空飞出,口中鲜血狂喷。

    瘦太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奋然上前,双臂张开,想要抱住皇太极,一面大叫道:“小青子,快走……”几名别院太监疯狂的猛扑上去,屈辱了多年年的生命,仿佛被魏青那一击唤醒,用自己弱不禁风的身体,阻挡魏帝。

    砰砰几声连响,别院里多了几具四分五裂的尸体。阿吉根漠然的望着魏青逃走的方向,冷冷的自言自语道:“自寻死路。”

    魏青知道自己的兄弟们绝无生理,更知道自己也不可能活下去。内脏被阿吉根震得粉碎,全凭一口真气提着,护住心脉,还没有倒下。翻出别院的墙,茫茫月色,魏青也不知自己要到哪里去,只是拔足狂奔,在内城里见人便杀,一路南去……

    在他心中,也许多杀几个满族,便是在捞本了。

    迷茫中,满身血污的魏青看到了一座桥,桥头几名官兵正在伸头探脑,三个锦衣怒马的满族子弟正立马桥上,而一个巡检打扮的年轻人在另一端的桥头。

    “还能再多杀三个。”魏青冷笑一声,揉身朝桥头冲去,在官兵的连声惨叫中,杀上镇南桥。

    几具官兵的尸体倒在地上,魏青毫不停留,跃身马上,伸手拧住一位满族公子的脖颈,就像掐死一只鸡似的,轻松将他的脖子掐得比竹竿还细。随即双手左右张开,看也不看那两个已经吓得尿裤子的满族少年,将那两人高高抓起,两个脑袋重重撞在一起,随手一扔,地上便多了两具无头尸体。

    张忠行不知道他是谁,他只看到一个满身浴血的人从内城冲出,片刻之间杀死桥头六名官兵和三位满族少年。

    魏青冷眼看着张忠行,淡淡的说道:“让开,我不杀你。”

    “你能杀他们,自然也能杀我,你叫我让开,是因为你已经无力杀我。”张忠行耸了耸肩膀,坦然的说道。

    魏青胸中真气乱走,如万刀钻心,重重的喷了口血,从马背上跌落下来,已是强弩之末的魏青却支撑着站起身来,充满杀意的眼神看着张忠行:“我便杀给你看……”

    全身的力量凝聚在这一击,奔雷般的身影撞向张忠行,磅礴无匹的真气肆意发散,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觉得好受一些。张忠行脸色一变,死亡的气息已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