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东皇大帝 > 第282章 朱雀法相

第282章 朱雀法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东皇大帝最新章节!

    “对了,小师弟。”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何梦溪面色凝重的对周东皇说道:“二十二天前,参与联盟狩猎的各宗弟子中,最早出来的两个天松宗弟子,他们出来以后,带出来一个消息。”

    “莫仪天死了!”

    在听到何梦溪前面那话的时候,周东皇就已经猜到了她后面要说什么,毕竟莫仪天是他亲手杀死的。

    “和莫仪天一起被杀死的,还有另外一个法相初期的天松宗弟子。”

    何梦溪说道。

    “那两个天松宗弟子说,那人的身形和穿着都和你很像,他也穿着一身白衣,只不过戴了一个鬼脸面具……若非那人显现出法相,他们都以为那人是你。”

    说到这里,何梦溪看向周东皇的时候,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他们说,那人的法相是一身上仿佛燃烧着火焰的飞禽法相,且他掌握了法相随心的手段!”

    法相随心。

    在恒流星域过去的历史上,都好像没有出现过这等存在。

    然而,在恒流星域当代,别人她不知道,但她知道的,便有三人掌握了法相随心的手段……其中一人,正是她的小师弟周东皇,至于另外两人,则是她和大壮。

    她和大壮转修的功法虽然不同,但却都是神劫级功法,一经转修,稍微锤炼一下法相,法相便近乎锤炼到极致,可施展出法相随心这一传说中的手段。

    当然,目前为止,别说法相随心的手段,哪怕是法相附体的手段,她和大壮也不敢在人前施展。

    一旦施展出来,肯定会有人怀疑他们得到了逆天功法,从而给他们带来灾难。

    毕竟,以前的他们,实力如何,奔雷剑宗中有不少人知根知底。

    “小师弟,若非你的法相和那人的法相不一样……我都忍不住怀疑,那人就是你了。”

    何梦溪轻声说道。

    周东皇淡淡一笑,没有回应。

    他知道,他这三师姐肯定会怀疑他,但也肯定会打消怀疑的念头。

    毕竟,他杀莫仪天的时候,用的是从未在人前显现过的朱雀法相,也是联盟狩猎前不久才突破到法相后期的朱雀法相……至此,他的四神兽法相,其中三神兽法相都步入了法相后期。

    就差玄武法相还没突破。

    等玄武法相突破,他便可以开始冲击法相极境。

    在那之前,他就算想冲击法相极境,也是有心无力,因为只有四神兽法相都步入法相后期,他才能更进一步……这一点,跟昔日元丹之境的时候一般无异。

    “目前天松宗那边反应如何?”

    周东皇问。

    毕竟事关洛清寒,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

    “天松宗宗主当场勃然大怒,就要带人进诡妖星去搜寻杀他弟子之人……因为,不管是他,还是其他宗门的宗主,都怀疑那人不是我们恒流星域的人,是意外出现在诡妖星内的人,因为修为没到元神之境,所以先前那三位化神中期的前辈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何梦溪说道。

    “不过,因为联盟狩猎还没正式结束,所以那三位化神中期的前辈不允许天松宗宗主这个时候进入……只允许他在联盟狩猎结束后进入。但,在那之前,他们已经派了不少人手,分布在诡妖星四周,但凡有人想要浑水摸鱼离开,那些派出去的各宗门高层,会出手将之擒住。”

    “这,也是为了避免杀死莫仪天的凶手离开。”

    “这一次,莫仪天的死,疑似被联盟之外的武道修士杀死,那三位前辈作为联盟高层,都非常重视。”

    “现在,我们奔雷剑宗的人在这边,宗主和我爹他们,也负责监视这一片区域,要是有人想要趁机离开,他们会出手将之拦截。”

    说到这里,何梦溪又看了奔雷剑宗宗主和他爹一眼,顺势也扫了内宗四谷另外三谷的谷主一眼。

    “师姐,会不会是联盟某个宗门的人路见不平出的手?”

    大壮摸了摸后脑勺,问道。

    “不可能!”

    何梦溪摇头,“如果是联盟某个宗门的人出手,就算有能力救下那洛清寒,也不可能杀莫仪天……联盟各宗之人,谁不知道莫仪天是天松宗宗主黄春秋的心头肉?杀莫仪天,跟杀他儿子没什么区别!”

    “没有人,愿意承受天松宗宗主的怒火。”

    “而且,就算他是联盟某个宗门的人,杀了莫仪天和另外一个天松宗弟子后,断然不会放了另外两个天松宗弟子……洛清寒,作为受害者,能为他保密,但那两个天松宗弟子却不可能为他保密。”

    “最重要的一点……那人掌握了法相随心的手段!”

    “在恒流星域的历史上,就没听说出现过掌握了法相随心的法相修士……当然,我们不算。”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何梦溪再次声音压得非常低,如同蚊子的声音一般,只有紧靠着何梦溪的周东皇和大壮两人才能听到。

    ”综合种种,可以断定……那人,应该是从恒流星域之外来的。而且,可能有大背景。”

    说到这里,何梦溪双眼微微眯起,“那三位前辈已经跟天松宗宗主黄春秋打过招呼……如果那人只是散修,倒也罢了。如果那人有什么大背景,就算他杀了莫仪天,也不允许天松宗报仇。”

    “联盟,不允许天松宗报仇。”

    何梦溪看了周东皇一眼,“可不是每个懂得法相随心手段的法相修士,都有如小师弟你那般的‘奇遇’……这类人,如果不是散修,身后肯定有一尊庞然大物,或是一个强大的宗门,或是一个强大的家族。”

    “那样的存在,天松宗招惹不起,联盟招惹不起……哪怕是恒流星域最强的两大超然势力,也招惹不起。”

    “那样的存在,要灭天松宗,乃至联盟,轻而易举!”

    周东皇没想到,自己戴着面具动用朱雀法相出手,竟然还引发了这么一连串的效应……不过,就目前来看,一切都尘埃落定。

    至于洛清寒出来以后的遭遇,他并不担心。

    洛清寒本身就是受害者。

    另外,他在跟洛清寒分开之前,就已经教过她出去以后如何说,天松宗宗主根本没办法迁怒于她。

    ……

    “余宗主!”

    一个身穿灰衣的中年男子,自远处风驰电掣而来,转眼到了奔雷剑宗宗主余煜成的身前,“三位副盟主大人有令,各宗留下两位元神修士留在原地监视,如若有人想要离开诡妖星,务必将之擒住,但却不能伤他。”

    “至于各宗宗主和各宗的法相弟子,则前往南边方向,揭晓联盟狩猎最终的成绩和排名。”

    “余宗主,你安排一下吧……我还要通知其它宗门的宗主,先走一步。”

    灰袍中年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而他离开以后,余煜成当即下令,让夏谷谷主和冬谷谷主监守此地,他带着春谷谷主、秋谷谷主和一群法相弟子前往南边,和各大宗门宗主、法相弟子会合,揭晓联盟狩猎最终成绩和排名。

    “小师弟,我说得对吧?时间到了,自然有人通知我们过去。”

    何梦溪笑看向周东皇。

    早在灰袍中年现身之前,眼看联盟狩猎即将结束,而各宗之人尚且分散在诡妖星外面各处,周东皇忍不住纳闷,这还如何让各宗法相弟子取出他们的战利品,揭晓联盟狩猎最终成绩和排名?

    当时,何梦溪说会有人来招呼他们过去。

    现在,人果然来了。

    当周东皇、何梦溪和大壮三人,跟着奔雷剑宗的大部队一路往南而行,很快便看到了远处聚在一起的人流,浩浩荡荡,足有数百人。

    而且,人数还在不断上升。

    当周东皇等奔雷剑宗之人到的时候,人数已经破千。

    “天松宗宗主!”

    周东皇随意扫视了周围一眼,很快便看到了立在不远处的天松宗宗主黄春秋,他正带着天松宗的一群人,立在远处,原本慈眉善目的一张脸,此刻显得阴沉无比。

    在天松宗的一群人中,他看到了那两个一个月前在诡妖星里面,被他有意放过的两人。

    “宗主,极寒宗的人来了!”

    正当周东皇的目光落在天松宗众人身上的时候,天松宗的一个弟子,遥遥望着远处星空,惊呼一声对宗主黄春秋说道。

    黄春秋闻言,顿时目光如闪电般掠出。

    这时,周东皇也看到,极寒宗一行人,正在极寒宗宗主孟玉萍的带领下浩浩荡荡而来,过去一直跟在极寒宗队伍最后面的洛清寒,此时紧跟在孟玉萍的身后。

    “洛清寒!”

    黄春秋踏空而出,宛如化作一道闪电,转眼出现在极寒宗一群人的面前,拦住了孟玉萍的退路,目光如电盯着孟玉萍身后的洛清寒。

    “杀我弟子莫仪天那人,到底是谁?”

    黄春秋沉声问道。

    “黄宗主,你别忘了……在你弟子莫仪天的面前,谁才是受害者!”

    孟玉萍虽说和黄春秋是旧相识,也有些交情,但这件事情上面,她极寒宗弟子险些受辱,也让她非常生气,言语之间,语气不善,没再顾及和黄春秋之间的那点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