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 第74章夫人要搜府

第74章夫人要搜府

作者:此木为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最新章节!

    第74章 夫人要搜府

    元昊顿住脚步,缓缓回头,一双深邃如千年古潭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她,等着她说话。

    上官若离扶额,把指责的话都咽下去。起身下床,在肖云箐装药的盒子里翻找,幸好上面都贴着纸条。

    她找出一个药瓶扔给元昊,元昊准确接住,转身就走。

    “喂!这不是给你的!”

    “知道!给夏鹤霖给那老头解毒的!”

    话音未落,人已经没了踪影。

    上官若离站在屋子里,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怎么感觉元昊在跟她赌气呢?

    她除了那晚给他缝合伤口,顺便“欺负”了他,没做什么啊。那又不是第一次,至于到现在还生气吗?

    小气!神经病!

    上官若离将银票和药箱子藏到房梁上,开始做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平板撑……

    上官天啸下了早朝就直接去城外大营处理公务了,没有回来吃早饭,大家都在自己院子里用早饭。

    上官若离还没吃完,就有丫鬟在门外禀报:“曲少爷带着碧莲求见,说是有要事。”

    曲箫寒是上官天啸的义子,府里的人都叫他曲少爷。

    上官若离让人把他们引到小花厅等候,吃完早饭,漱了口,这才去了小花厅。

    飘柔上了消食茶,上官若离端起茶轻啜了一口,“箫寒哥哥,有何事?”

    看着上官若离平静如水的神色,曲箫寒心如刀绞,他的离儿妹妹放下了对他的那份朦朦胧胧的感情了。

    曲箫寒还没说话,跪在地上的碧莲磕头道:“大小姐!奴婢有要事与你禀报,只是不便与其他人说,请大小姐屏退左右,容奴婢禀报……”

    “哦?”上官若离心中一凛,这个碧莲这是要铤而走险、放手一搏吗?

    曲箫寒冷冷的瞧了她一眼,“昨夜你说要见到大小姐才说,现在见到大小姐了你又要单独与大小姐讲,是当我们是傻子吗?”

    碧莲磕头道:“这关系到大小姐的性命和府里的一些秘密,不便其他人知道啊。”

    上官若离对曲箫寒道:“你们出去吧。”

    飘柔、沙宣带着几个屋里伺候的二等丫鬟退出了小花厅。

    “要么说,要么死!”曲箫寒自然是不回避的,上官若离看不见,他明知碧莲用心险恶,怎么会让上官若离处于危险中?

    碧莲犹犹豫豫了良久,才低声道,“奴婢说,夫人要害您……”

    上官若离一愣,没有想到她说的是肖云箐不是东溟月华,装作不可置信的连连摇头道,“怎么可能?母亲虽然狠毒了点儿、势利了点儿、下作了点儿,但是她不会害我的。”

    曲箫寒扶额,这是个大小姐对母亲该有的评价吗?

    碧莲闻言似乎有些着急,连忙道,“大小姐,您要相信奴婢啊,奴婢断断是不会害你的,大小姐对奴婢们好,奴婢才敢说的。那天奴婢被夫人叫了去,夫人说找机会要请人来给大小姐驱邪,让奴婢在公主的吃食里面放些东西……”

    上官若离眯了眯眼,将所有情绪都掩藏在眼底,笑着道:“驱邪?夫人还真是心疼我呢!”

    “哎呀,大小姐……唉,要不是怕其他下人都被夫人收买了,奴婢也不会来给大小姐讲了,奴婢专程留了个心眼,将夫人给的东西弄了点出来,找了只兔子喂了……”碧莲看起来有些着急,额上有微微的冷汗沁了出来。

    上官若离好奇的瞪大了眼,“嗯?发生了什么?”

    “最开始喂的时候就是好好的,喂了三次再看,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那兔子就跟疯了似得撞笼子,还咬人!奴婢猜想,那药应当不会马上发作,发作起来恐怕会让人十分亢奋疯狂,奴婢想着,夫人说要请道士来梅香园驱邪,这药恐怕是那个时候发作的……”碧莲皱着眉头,眉宇间有些不安。

    上官若离沉默了片刻才道,“我知晓了,你将药给飘柔吧。夫人那里你就说事情办成了,明白吗?”

    碧莲从袖袋中套出一个小瓷瓶,递给碧莲才道:“明白、明白!奴婢只求大小姐饶命,奴婢是受了威胁,但真不想害大小姐。若是奴婢出了事,夫人恐怕也不会相信事情已经成了……”

    不得不说碧莲好样的,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心计。

    上官若离点了点头,对曲箫寒道:“箫寒哥哥,你看呢?”

    曲箫寒垂眸想了想,道:“看在你戴罪立功的份儿上,就暂且放过你。不过,夫人再让你做什么事,立刻回报,若再敢作奸犯科,直接凌迟!”

    说到最后,眸中肃杀之气崩出,吓得碧莲打了个哆嗦,连连磕头称是。

    但却暗暗舒出一口气,总算逃过一劫。

    上官若离也暗暗冷笑,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蒙混过关,你“碧莲”还真大!

    待碧莲被带下去,曲箫寒宽慰上官若离道:“离儿妹妹放心,这贱婢我会安排人盯着的。”

    上官若离淡笑道:“有劳箫寒哥哥费心了。”

    “离儿妹妹跟为兄客气疏离了,”许是觉得上官若离看不见,曲箫寒没有掩饰脸上的心疼和落寞,轻轻叹息,“你也不用太担心绝望,大将军已经在极力周旋想办法了,即便是最后取消不了你和宣王的婚事,也会设法护你性命周全。”

    上官若离心中一暖,那个山一样的男人,虽然没有说出多少肉麻的话,但在默默的为女儿的幸福和安全奔波。

    “你转告父亲,不要为我担心,一切要以大将军府和全军将士为重!”上官若离说的是真心话,不管遇到什么,她能应付!

    而在曲箫寒听来,这是上官若离为了大将军府选择隐忍屈服。

    正要安慰上官若离,飘柔进来禀报道:“大小姐、曲少爷,梧桐院失窃,夫人正闹着要搜府呢,两个管家的姨娘和陈管家都拦不住,请示曲少爷。”

    曲箫寒眉头一皱,这个时候闹出这事,其中定有蹊跷。

    上官若离想起自己床底下和房梁上的东西,若是一般的丫鬟婆子来搜可能不会发现,但若是那些上过战场的侍卫来搜那可就不一定了。

    若是肖云箐趁着搜府,人多手杂,放些不干净的东西进来,那可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