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 第651章:都是那个女人迷惑了王爷

第651章:都是那个女人迷惑了王爷

作者:此木为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最新章节!

    第651章:都是那个女人迷惑了王爷

    其实,东溟子煜不但没嫌弃上官若离长肉,而且觉得她因为怀孕,各处都有了肉肉,那滋味儿却是更好了些,让他越发的欲罢不能。

    但是,终究是顾忌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太放纵。

    不过这也把上官若离累的不轻,沉沉的窝在东溟子煜怀里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东溟子煜早就去上早朝了。

    上官若离深深的叹息一声,非常心疼自己的男人。

    拥有多大的特权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世人皆只看到东溟子煜的强大,看到他无视皇权,敢悖逆皇上,可谁知道他在背后,付出了多少血汗才能有今天的和实力?

    风光的背后绝不可能同样是风光,风光的背后是血与汗。

    作为东溟子煜的王妃,上官若离也不能坐享其成,她要做与他并肩而立的女子。

    吃了饭就去后院那个偏僻的小院子去研究水雷,当初做炸弹就在这里,东西准备的很齐全。

    上官若离一边散步一边往小院子走,路过苏嬷嬷的院门前,就见苏双双带着婢女从侧门的方向而来。

    四月底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了,加上上官若离是双胎,虽然孕吐厉害,但营养跟的上,所以薄薄的衣裳已经掩盖不住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苏双双看到上官若离意外的微微一愣,眸光在她的肚子上闪过,一抹寒光难以掩饰。

    上官若离对觊觎自己男人,还对自己有恶意的女人,态度也不会好,冷冷的道:“怎么?见到本妃不行礼,苏嬷嬷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苏双双从羡慕嫉妒恨的情绪中缓过神来,忙理了理袖子,给上官若离行大礼:“臣女拜见宣王妃!”

    宣王妃三个字,显然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

    上官若离微微点头,“你来王府后院,本妃怎么没有接到你的帖子?”

    这是把这里当成你自家后院了吗?

    “姑母身子一直不太好,臣女只是来探望姑母,就没惊动王妃,从下人们出入的侧门进来。”说着,苏双双眼圈红了,眸中蓄泪,那样子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上官若离心中冷笑,她是怕出现在东溟子煜面前,东溟子煜灭了苏家吧?

    苏双双能频繁出入苏嬷嬷的院子,肯定是东溟子煜默许的,不然她连宣王府的门都进不来。

    所以,上官若离也没为难她,也没让她免礼起身,抬步走了。

    等上官若离走远了,苏双双才扶着丫鬟的手站起来,眸中的眼泪哗啦啦的流出来。

    狠狠的看了一眼上官若离的背影,才进了苏嬷嬷的院子。

    苏嬷嬷正坐在廊檐下喝茶,两个丫鬟一边一个轻轻的给捶腿。

    见到苏双双抹着眼泪走过来,惬意的神色垮了下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苏嬷嬷首先想到的是苏家有了麻烦。

    毕竟,在这府里除了东溟子煜和上官若离没人能给苏双双委屈,而他们二人极少到这里来。

    苏双双一下子跪在苏嬷嬷面前哭道:“姑母,上官若离竟然侮辱我,说我随便来王府后院,像个下人似的偷偷摸摸的从侧门进来。”

    苏嬷嬷冷冷的看着苏双双,“你以为你是谁?竟然直呼王妃名讳?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苏双双哭的更厉害了,但还是认错道:“姑母,我知道错了。可她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她这般羞辱我,还不是不给你面子!她一个被前太子退婚的贱妇,一个在青楼里过了一夜的贱人,有什么资格做宣王妃?有什么资格怀上宣王殿下的孩子……”

    “啪!”没等她说完,苏嬷嬷就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这一巴掌把苏双双给打懵了,她捂着火辣辣的脸,不可置信的道:“姑母,你为何打我?我哪里说错了?”

    苏嬷嬷平时自己也这么说的啊,怎么她说就挨打了?

    苏嬷嬷怒道:“你这般编排宣王妃丢的是宣王的脸你知道吗?我们苏家的富贵都是宣王给的,宣王名誉受损,对苏家有什么好处?”

    苏双双抹着眼泪,委屈的道:“我也是在您面前说说,在外面是绝对不敢乱说的。”

    苏嬷嬷脸色好了些,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

    “谢姑母!”苏双双擦了一把眼泪,从地上起来坐下,委委屈屈的道:“我就是觉得不甘心,明明昊皇后将我许给宣王做侧妃,凭什么那个女人就是不允许宣王娶我进门!”

    她不敢说东溟子煜的不是,或者说在她心里东溟子煜没有错,都是上官若离迷惑了东溟子煜。

    苏嬷嬷无奈叹息,“王爷已经决定了,这种话你就不要像个怨妇似的来回说了。”

    苏双双眸光一闪,道:“姑母,现在王妃有孕,王爷身边总要有个人伺候,您看能不能……”

    “别痴心妄想了!”苏嬷嬷打断她的话,冷冷道:“王爷再给我体面,我也只是个奴婢。皇上赏的人王爷都给退了回去,你以为我的面子比皇上大?”

    苏双双泄气了,怂达了肩膀,“都是那个女人迷惑了王爷,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事就好了,最好一尸两命,不,一尸三命!为什么抓孕妇的贼人不把她抓走呢!”

    “啪!啪!”苏嬷嬷两个大耳刮子就狠狠的扇向苏双双。

    她是用了十分的力气,苏双双被打的摔到地上,脸肿起来,唇角渗出鲜血。

    “姑母……你为何打我?”苏双双连哭都忘了。

    苏嬷嬷冷冷的厉声道:“不管王妃怎么样,她肚子里怀的是王爷的血脉,谁敢诅咒王爷的血脉,对王爷的血脉不利,我老婆子第一个不饶他!”

    她是东溟子煜的奶娘,把东溟子煜自小带大,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对上官若离再不满意,对东溟子煜的孩子那是绝对袒护的。

    苏双双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磕头,道:“我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苏嬷嬷失望的摆摆手,“你走吧,没事别来宣王府了。”

    若是苏双双犯浑,冲撞了上官若离肚子里的孩子,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苏双双眸中闪过一抹恨意,磕了头,扶着丫鬟出了宣王府。

    “站住!”一个穿着黑色斗篷,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