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 第880章 先安顿下来再说

第880章 先安顿下来再说

作者:此木为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最新章节!

    这四个丫鬟不光模样长的好,走路、说话都是很有教养的样子。

    上官若离猜想,这四人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是瘦马。

    不过刚来到这里,上官若离还没空出手来,先安顿下来再说。

    琴瑟居里的下人来了一半,包括上官若离的贴身丫鬟沙宣、逐月,还有四个二等丫鬟。两个大凌瑶的两个贴身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另外十个粗使丫鬟和婆子,厨房的管事和厨娘共六人。

    另外能进后院伺候的还有东溟子煜的贴身太监莫问和莫想,以及几个二门伺候的十岁以下的小厮。

    这里地方小,这些下人已经足够了。

    忙了半日安顿下来,沙宣就进来禀报道:“王妃,管家求见。”

    上官若离微微眯了眯眸子,“让他进来吧。”

    将凌瑶放到软榻上让她自己玩儿,过了这好几天,凌瑶虽然还是很黏着上官若离,但不像刚前几天那样寸步不离了。

    管家被沙宣带了进来,是个儒雅隽秀的三十几岁的男人。

    身形修长挺拔,穿着藏蓝色的细棉布袍子,显得稳重大方。

    他不卑不亢的撩袍下跪给上官若离行大礼,“在下拜见王妃娘娘!”

    这个管家并不是家奴,原是东溟子煜的一个幕僚,叫左春藤。因为原来宣王府的管家留在了京城,东溟子煜选了他做封地宣王府的管家。

    所以他自称在下,而不是奴才。

    上官若离审视的打量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左管家免礼吧。”

    左春藤起身,垂眸站着,恭敬的道:“王妃觉得还有什么不妥吗?后院的下人可还够用?还需要再添置几个从本地临时找的丫鬟婆子吗?”

    主子们来了,府里、尤其是后院,下人的安排由主子们做主。管家是聪明人,自然不会擅自做主。

    别看管家这个岗位看似不起眼,无官无职的。但府里的大小事宜、人情来往,还有外面的一部分产业都归管家打理。

    所以管家手里的权利和所需要的能力都不小,管家察言观色的能力更要强。

    上官若离当然不会用不知底细的人,淡淡的道:“本妃从京城带来的人已经够用了,再说了,本妃看你从当地找的那几个丫鬟也不像干活伺候人的样子。”

    左管家神情微微一变,面露惶恐之色,忙道:“那几个丫鬟都是本地几个官员家的小姐,他们让几人过来暂时帮忙,说是王爷、王妃来了,若是人手够用可以送回去。在下初来乍到,不好驳了他们的好意,再说府里确实需要人干活,只好等王爷、王妃来了再做定夺。”

    这其中的信息量,呵呵!

    上官若离淡淡的勾了勾唇角,道:“本妃这里只要死契的下人。”

    左管家忙道:“在下明白了。”

    上官若离冷飕飕的看了他一眼,“你是宣王府的管家,应该有能力应付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言外之意,就是他没能力。

    不过,东溟子煜挑的人,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但是给她添堵,这事儿做的就不地道了。

    左管家出了一身的冷汗,忙跪地磕头,求饶道:“王妃赎罪,在下惶恐。”

    他也不是死契,甚至也不是活契,王妃这是不信任他的意思?

    谁都知道,王妃可是王爷心尖儿上的人,这得罪了王妃比得罪王爷后果可严重多了。

    这时候,东溟子煜提着一个鸟笼子进来,里面有一只七彩鹦鹉。

    凌瑶一眼就见到了这只鹦鹉,眼睛蓦地一亮,从软塌上麻利的下来,欢快的跑过去,叫道:“鹦鹉!和安宁哥哥的鹦鹉一样的!”

    东溟子煜笑着将鹦鹉笼子递给凌瑶,“去玩儿吧,这只鹦鹉以后是你的了。”

    七彩鹦鹉立刻梳理着羽毛,道:“给您请安,给您请安!”

    “谢谢父王!”凌瑶高兴的接过鹦鹉,“我要教她背诗!”

    边说着,边提着鹦鹉去玩儿了。

    东溟子煜这才敛了笑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左管家,然后坐到上官若离身边,握着她的手,宠溺的道:“你也别怪他,若是本王不趁此机会表明态度,那些人还以为本王初来乍到是好拿捏的。”

    上官若离撇嘴,“这两个郡的官员你没搞定?还是他们把你当成自己人了?你人还没到就把女儿送过来了?”

    东溟子煜看向左管家,示意他解释。

    左管家轻咳一声,尴尬的解释道:“两种情况都有,封地的官员并不都是王爷的人,那些自认为王爷是自己人的官员,也觉得王爷应该收了自家女儿,以便在封地更快的站住脚。”

    在封地,宣王就是土皇上,和当东溟的皇上差不多。

    上官若离白了东溟子煜一眼,淡淡的道:“看王爷的意思,是想收了她们?”

    东溟子煜觉得后脑勺凉飕飕的,可不敢惹媳妇生气,忙道:“本王,要拿这四人做筏子。”

    说着,看向左管家,冷声吩咐道:“将她们送回去,就说本王的后院伺候的下人都是死契,若是他们肯把女儿卖了,就把这几个女子给没娶妻的府兵将士们做通房,将士们跟着本王来这贫瘠之地,也该有个女人伺候。”

    左管家忙称了是,退了出去。

    上官若离冷冷淡淡的瞥了东溟子煜一眼,“若不是我注意到那四个美人儿,你是不是就顺水推舟的收下了?”

    见她吃味儿,东溟子煜心里高兴,但还是面不改色的道:“本王京中多少贵女都瞧不上,还能看的上这贫瘠之地的柴火妞儿?”

    上官若离挑眉,“你的意思是,若是有看上眼的,就收了?”

    东溟子煜煞有介事的点头,但聪明的在上官若离发飙以前道:“但本王只看上离儿了,有离儿在这儿比着,本王再也看不上其他的女人!”

    “哼!油嘴滑舌!”上官若离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但唇角的笑容却是掩藏不住。

    此时,莫问在外面禀报道:“王爷、王妃,越郡、樊郡两个郡的郡守还有此地最大的乡绅来求见。”

    上官若离看向东溟子煜,“这几人是哪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