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老胡同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一排查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一排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老胡同最新章节!

    新世纪酒店。

    灯红酒绿,莺歌燕舞,说的就是这样的大酒店。

    不要以为这种销金窟只有在沪城才有,在北平、在金陵、在羊城……只要经济发达的一线城市都有。

    只要能赚钱的行业,总会有人去做。

    在这里出入的,都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都是穿着华丽裙装的交际花,都是带着帽子,拄着文明杖的上流人物,当然,也能看到蓝眼睛金头发的外国佬。

    纸醉金迷的享受和挥霍。

    只要走进酒店,那么金钱就已经成为一个符号。

    如果是个吝啬鬼,在这里舍不得花钱的话,那不好意思,连酒店的大门都别想进来。

    当然,这种地方最繁华最好玩的时候,还是华灯初上的夜晚。

    现在一大清早的反而是颇为冷清。

    偌大酒店除了几个服务生外,就没有什么客人,到处都是空荡荡。

    虽然装修的富丽堂皇,高端气派,可惜要是说没有人气儿的话,终究会让人感觉到单调贫瘠。

    “都给我精神着点,今晚咱们酒店的宴会一定要办得漂漂亮亮,我给你们几个说,要是有谁给我闹笑话,那这个月的工钱别想拿了!”

    当楚牧峰刚刚走进酒店大门的时候,耳边听到的就是这种呵斥声。

    随即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

    他大约三十来岁,身材健硕,容貌硬朗,五官线条特别明显,尤其是那双眼睛,格外炯炯有神。

    “你们找谁?”男人察觉到背后有动静,就转身问道。

    因为楚牧峰他们穿的是便装,所以这个男人有点疑惑。

    “我们是警备厅侦缉处的,这次过来是有事要调查,你是什么人?是这新世纪酒店的老板吗?”跟随楚牧峰过来办案的是黄九陵,也就是黄侍郎的亲戚。

    这小子挺机灵能干的,很多事情只要楚牧峰露出点神情变化,他就能八九不离十地揣测到用意。

    当然像是这种事,压根不需要楚牧峰出面,黄九陵就能对上。

    真要是说等到楚牧峰主动问,那是给你们新世纪酒店面子。

    可你们值得楚牧峰给面子吗?

    兵对兵,将对将,问话这事我出面就行。

    “警备厅侦缉处的?”

    听到这个身份后,男人立刻换上一副面孔,满脸堆笑地说道:“哦,原来是警备厅的长官,几位长官好,不知道有何见教。”

    “你是谁?”黄九陵挑眉问道。

    “在下孙诚,是这个新世纪大酒店的经理,你们要是说有任何事问我都行。”孙诚低头哈腰的说道。

    如果是分局警员还好,既然是警备厅的人,他可不敢端什么架子。

    “经理?你们老板呢?把你们老板喊出来问话!”黄九陵眼底闪过一抹不耐,我们科长都亲自过来,你这样一个小经理恐怕是不够资格。

    “长官,非常抱歉,我们老板早上一般不来,要是说你们需要见他的话,我可以派人通知。”孙诚态度很恭敬。

    “找你也行!”

    楚牧峰倒是无所谓,就这事找老板找经理都是一个道理,只要能能知道事情就成。

    他走到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坐下后,看着站在面前的孙诚,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问你几个问题而已,不用这么紧张,如实回答就成。”

    “是是是,您尽管问,我一定实话实说!”孙诚点头应道,心里却仍然是惴惴不安。

    “你对酒店的所有人事关系都清楚吧?”楚牧峰翘着二郎腿,望着窗外的街道,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暗藏玄机的问道。

    “清楚清楚。”

    孙诚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犹豫的,“我是负责管理酒店的,所以说只要是酒店的人,他们的情况我基本上都清楚。”

    “那白牡丹呢?”楚牧峰挑起眉角问道。

    “白牡丹?”

    孙诚有些愕然,跟着说道:“白牡丹的情况我也熟悉,警官,您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白牡丹过来的吧?”

    “对,我就是为她来的,说说你知道的她的所有情况,听清楚,我说的是所有情况,要一五一十的全都说出来。”

    “尤其是白牡丹在你们大酒店这边和谁的关系是不好的,和哪个前来你们这里消费的客人是有矛盾的,这些都要说出来,明白吗?”

    楚牧峰眼神瞥视过来,虽然说只是很随意的一道眼神,但散发出来的却是一种不容拒绝的强势。

    “我明白我明白!”

    孙诚心里忽然间没底儿,怎么一大清早的就有警员过来问白牡丹的情况,难道说是白牡丹那边出事了?她会出什么事儿呢?

    可他也不敢多问,只能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这里面的很多情况和楚牧峰之前从王旭日那里听到的都是重复的。

    毕竟都是大家知道的事儿,不会去胡扯瞎掰吧。

    当然,孙诚好歹是这里的经理,他也知道很多外人不清楚的情况。

    “不瞒几位长官说,白牡丹是我们新世纪酒店准备力捧的歌星,她这个人性子比较冷淡,但也没有什么坏心眼,所以虽说跟大伙关系有点疏远,但也没谁会为难她。”

    “至于说到和客人之间,也没什么不清不楚的。对了,最近有个叫傅大雷的公子哥在追求她,每次过来都是捧她的场。其他没听说过和谁有矛盾。”

    “长官,我能问问,白牡丹她究竟怎么了吗?”

    孙诚眼中带着满满的疑惑,终于忍不住问道。

    “被杀了,分尸!”楚牧峰言简意赅。

    “什么?”

    孙诚一下就如同雷震,大脑当场一片空白,颤声说道:“被杀了?还分尸?真的假的?我昨儿个晚上还见过她,还好端端的,怎么就被杀了……”

    “你昨天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楚牧峰跟着问道。

    现在的孙诚是不敢再有任何松懈,精神高度紧张,涉及到人命案的话,他也清楚警备厅绝对不会走走过场那么简单。

    “嗯,我昨晚是七点左右见到她的,她还在这里唱歌来着,然后我给她结算清楚工资后,她就离开了酒店。她走的时候,应该是坐着一个黄包车走的。”

    “对,我肯定。因为我当时临时有事出去,所以就和她一起离开,然后看到她坐着黄包车走的。”

    孙诚在脑中仔细地回想了一番,愈发肯定的说道。

    “黄包车吗?”

    楚牧峰知道这只能算是一个线索,未必就和案子有直接联系。

    毕竟要是说白牡丹并没有直接回家,中途下车的话,黄包车难道还能一直跟着不成?

    “那个黄包车是哪家车行的知道吗?那个黄包车夫长什么样记得吗?”楚牧峰接着问道。

    “黄包车样式和大街上的差不多,也没哪家的标志,至于说到车夫的模样,因为天太黑,还有就是他一直低着头,所以没有看清楚。”

    皱着眉头,孙诚摇摇头说道,早知道白牡丹会出事的话,自己绝对会记住黄包车夫模样。

    忘记了吗?

    不过没关系,这个线索可以让马武去跟进。

    毕竟以着太平车行如今在北平城的影响,虽然还没有到垄断全城的地步,但想要调查点线索的话,还是没有多少难度的。

    “你们酒店的那些舞女们上班没有?”楚牧峰明知故问地说道。

    “还没有!”

    孙诚有些尴尬的说道:“除非是有特别安排,不然她们不会这么早来上班,而且我们这里早上和下午基本上都是没有什么活儿,她们就算来得早的话,也得到下午两三点了!”

    “当然,要是说您这边有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让人通知她们过来。”

    “那就叫过来吧!”

    楚牧峰脸色如初,不冷不热地说道:“人命关天的事情,总要重视起来,你这里的那些舞女们,唱歌的,还有服务生们,我都要筛查的。”

    “毕竟白牡丹是你们新世纪酒店的人,她现在死得这么惨,相信让他们早点过来配合调查,也没谁有怨言吧。”

    “好好好,我这就安排!”

    孙诚转身就要做事的时候,被楚牧峰叫住,“不要说是因为白牡丹的事,随便找一个理由就成,我要看到所有人,只要是你们新世纪酒店的,一个都不能少。”

    “你这儿的花名册一会儿交给我的人,他会负责清点。”

    “您放心,我明白!”孙诚当然清楚得这样做。

    你就敢说新世纪酒店的这群人中没有凶手吗?保不齐就是谁看白牡丹不顺眼,所以说背地里下了黑手。

    不过最好别是自己人干的,不然我也会感到心里发毛。

    想到自己之前对手下人的严厉,孙诚就不禁有些后怕,看来今后得和善点,免得被人下黑手报复。

    “九陵,你跟着他去吧!”楚牧峰淡淡抬起手指吩咐道。

    “是,科长!”

    黄九陵顿时心领神会,这是不相信孙诚的意思,是想要让自己去盯着。

    不要小瞧这种不起眼的细节,假如说孙诚真的在这时候闹出点小猫腻,自己这边没人盯着,就会影响全局。

    “也不知道苏天佑和华容那边的进展如何,希望能找到点有价值的线索吧。”

    看着两人背影,楚牧峰暗暗嘀咕。

    ……

    苏记货站。

    他位于北平城市郊,做的就是物流运输生意。

    当然,在这个年代不能叫做物流,就是很普通的货物运输。

    管事的人叫苏天方,是苏天佑的三哥。

    说起苏天方,在北平城商界那绝对算是一个人物,但这个人物行事十分低调,通常不会出现在公共场合,像是那种大规模的酒会之类,他更是不会露面,这样就愈发让人觉得很神秘。

    任何时候都是这样,越神秘的人才越让人有探索的念头。

    越是有探索的欲望,就会想方设法的接近,怎么接近呢,当然就是谈生意。

    谁也没有想到,因为这种神秘的噱头,苏记货站的生意一直十分兴隆。

    办公室中。

    苏天方安静地坐在茶桌旁边,眼前是正在沏着的功夫茶。

    穿着一身唐装的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儒雅气息,要不是说知道其身份是经商,否则乍眼一看,绝对会觉得他是学者之流。

    “三哥,那事您有让人去调查吗?”苏天佑喝了口茶跟着问道。

    “当然,你苏队长吩咐的事,我哪敢不去做呢!”苏天方笑着说道。

    “三哥,您就打趣我吧!”苏天佑无语的撇撇嘴。

    在几个兄弟中间,他就和三哥苏天方走的最近。

    原因很简单,苏天方对外面是保持着神秘,可对自家弟兄从来都是很好的。就是这种轻松的相处之道,让苏天方赢得很多人的亲近。

    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苏天佑。

    “哪里是打趣,我说的是实话!不过你刚才说是涉及到一起人命案,那我就要和你说清楚,虽然用的是咱们苏记货站的麻袋,但肯定是和咱们没有关系。”

    “不能说只是因为一个麻袋,就将事儿牵扯到咱们苏记头上吧?这事儿你要心里有数。”苏天方眼底闪过一抹精光说道。

    “我当然知道怎么做,这事吧,肯定是有隐情的,再说我也给科长说过了,麻袋就是被淘汰掉的那批。”

    “我这次来就是想要调查清楚,到底是哪批淘汰掉的,是以前的还是最近的,要是最近的话,我想知道淘汰掉的麻袋都给谁了。”

    “三哥,这事您可得帮我查清楚了!”

    苏天佑想到这个就充满着期待,没准真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凭着一条麻袋侦破一起杀人分尸案。

    光是想想这样的噱头就吸引眼球。

    “我说了,已经安排人去调查,你给的那条麻袋模样,要是说真是最近拿过来淘汰的,应该能够排查出来,可要不是这样的话,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这事可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肯定有蹊跷的!”苏天方缓缓说道。

    “嗯,这个我明白!”苏天佑点头应道。

    “行了,不说案子的事了,说说你吧,在警备厅那边干的怎么样?顺不顺心?要是不顺心的话,我可以将你运作到其余部门的,你想去哪儿都行。”

    “不,我就要在这里待着,我发现刑侦处真的是一个宝藏之地,在这里我能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跟随着楚牧峰科长办案,我更是受益匪浅。”

    “楚牧峰?他最近挺有名气的,跟我详细的说说吧。”

    “好!”

    ……

    北平城小雅酒坊。

    在这四九城,要是说提到小雅酒坊的话,未必所有人都知道,但要是说到阳春大曲的话,那喝过的人可不在少数。

    阳春大曲就是小雅酒坊经营的一种酒。

    作为酒坊当然是会有酒味,这不刚刚靠近这里,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香。

    华容带队跟着这股酒香,迈步走进小雅酒坊,也顺利见到了少东家傅大雷。

    别说,这个傅大雷长的模样倒是不错,挺俊的那种。

    但就是身上这股劲儿,会给人种说不出的别扭,太阴柔太妖媚。就好像是戏台上唱戏的戏子似的,瞧着漂亮却不愿接近。

    “你就是傅大雷?”华容冷身问道。

    “对对对,官爷,我是傅大雷。”

    傅大雷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清早的怎么会有警察过来。

    你说他们是冒充的吗?根本不可能,因为过来的人里面就有他熟悉的一个。

    “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些事需要向你问问。”华容淡淡说道。

    “你们这是要抓我吗?我犯什么罪了?”

    傅大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不管是谁碰到这种事,都会下意识的反问。

    “有个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别废话,和我们走一趟吧!

    华容是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在这个年代,警察想要找你问话,你就乖乖的配合就是,再敢多言多语,下一秒他们就敢直接无所顾忌的拘押。

    “好好好,我和你们走!”

    傅大雷也知道这个,所以说只是反问了下,然后就没有任何想要继续追问的意思,很痛快很识趣地就和华容他们一起离开。

    警备厅,一科审讯室。

    “叫什么名字?”

    “傅大雷!”

    “今年多大了!”

    “三十三!”

    “你和白牡丹认识吧?”华容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不紧不慢地问道。

    白牡丹?

    猛地听到这个名字后傅大雷是有些懵神的。

    要知道他刚走进这里精神状态是高度紧张的,三句话还没说完,华容就突然给出这么一个问题来。

    难道说这次的审讯是因为白牡丹?

    可是没有道理啊,我不过是想要追求她而已,这种事儿难道也犯法?还需要惊动警备厅的人出面吗?

    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紧声说道:“认识认识,她是新世纪酒店的驻唱,我很喜欢她,也正在追求她。长官,你们把我带过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吧?难道现在找姨太太也犯法吗?”

    “你追求谁都不犯法,但要是说白牡丹死了,就得找你问话。”华容手指敲击着桌面,目不斜视的冷静说道。

    “啊!白牡丹死了?”

    猛然间听到这个消息的傅大雷是愣神的吃惊的,他是想过很多种可能,但却唯独没有想过这个。

    怎么会这样?自己前天还和她一起吃饭,怎么今天好端端地就传来白牡丹死掉的消息,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她真死了吗?你们不会认错人了吧!”傅大雷狐疑地问道。

    “放屁,认错了我们还会找你吗?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再敢胡说八道,让你尝尝老虎凳的滋味!”身边有队员冷厉地呵斥。

    “对不起对不起!”傅大雷是连连道歉。

    他这时才敢肯定,原来这个消息竟然是真的,白牡丹真的死了!

    “她怎么死的?是谁杀死她的?你们把我带过来,不会是怀疑我吧?”

    傅大雷很快就想通这个,满脸诧异地问道。

    “怀疑你怎么了?只要是有嫌疑的对象,我们都要怀疑。根据我们调查到的资料来看,你是白牡丹的追求者,求爱不成,因爱生恨,出手将她杀死,难道没有这个可能吗?”

    华容从椅子上慢慢站起身来,盯视着傅大雷的面庞,肃声说道:“想要撇清你身上的嫌疑,就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只要确认了你没有嫌疑,我们自然会放你离开,可你要是说敢有所藏私隐瞒的话,一切后果自负。”

    “我说我说,我保证配合你们办案。”

    傅大雷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但很快就从这种状态中清醒过来。

    他是想要得到白牡丹,也付诸行动了,但要是说因为白牡丹,就让自己置身牢狱的话,那是万万不能。

    自己想要的不过是鱼水之欢,而不是牢狱之灾。

    “我问你,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前天晚上。”

    “在哪里见的?”

    “新世纪酒店!”

    “干什么的?”

    “一起吃饭的?”

    “那昨天晚上呢?你在哪里?将你的所有行踪全都说出来,最好是能找到证人,要不然的话你会很麻烦的。”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

    ……

    傅大雷将华容问的问题全都回答出来,他是不敢有一点藏私的意思,白牡丹都已经死掉,自己要是说再故弄玄虚,给出些模棱两可的答案。

    就警备厅这群警察的办案素质,没准是会借势生事,那样的话,自己可就要倒霉了。

    “你还要在这里继续待会,等到我们调查落实了你说的问题后才能离开。”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华容翻起口供道。

    “行行行,长官,我一定配合你们的调查。”

    傅大雷说完这个后,带着几分恨意地说道:“长官,希望你们能早日将凶手抓住啊!”

    “我们会的!”华容淡然起身离开审讯室。

    留下的是满脸呆滞和满心悲伤的傅大雷。

    这场审讯是注定徒劳无功的。

    华容其实从最开始审讯的时候,就隐隐有种感觉,眼前这个傅大雷不像是那种变态杀人凶手,再加上自己调查到的小雅酒坊和傅大雷的那些资料判断,更加能确定这点。

    傅大雷除非是疯了,不然为什么要去杀人,因爱生恨对他们这种少爷而言,只是个笑话。

    杀人是要抵命的,他能不清楚这个吗?

    而且根据傅大雷的交代,只要稍微调查就能查出来真假。只要是真的,就能证明傅大雷是没有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自己自然是要放人。

    “看来这条线索是没什么收获了,只能寄希望于科长和苏队长那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