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之冥王归来 > 第1125章 作死的火鸡哥

第1125章 作死的火鸡哥

作者:流浪的法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都市之冥王归来最新章节!

    火鸡一行人很快在郊区的一个废弃修理厂集合,厂子门口打着雪亮的灯泡,几个穿着花哨的纹身青年男女聚在一起,挑衅的望着火鸡等人。

    火鸡当先从车上跳了下来,冲着其中一个人喊道:“暴龙呢,老子来了,叫他出来见我。”

    “暴龙哥就在里面,进去吧!”

    那人一打手势,让开了一条道。

    火鸡四下看了一眼,领着手下的十几个兄弟,大摇大摆的就要走进去。

    “你们这是要会堂?”秦羿笑问道。

    “会堂那是炮哥那种大人物才有资格,我们就是私底下小打小闹,前几天暴龙有个手下在酒吧调戏打了阿美,火鸡哥今天来给她找场子来了。”

    “其实也就吵几个,找个面子赔点钱,我们这些小的一般都打不起来,真要打起来,你就跟着我跑知道吗?”

    廖坤小声的叮嘱秦羿。

    “华夏仔,不用怕噶,有我们火鸡哥在,他可是超能打的,不会有事的。”

    火鸡身边的另一个叫狗屎的小弟不屑笑道。

    秦羿微微一笑,没有搭茬。

    这修理厂里杀气腾腾,潜藏了至少几十号人,再看火鸡等人头上直冒血光,今晚能没事就见鬼了。

    “暴龙,给老子滚出来!”火鸡大叫道。

    吭!

    随着电灯打开的一声脆响,一盏超亮白炽灯正冲着火鸡等人,照的眼睛都睁不开,待回过神来,一个留着长板寸的青年陪着一个穿着花边衬衣,脖子上悬挂着钻石项链的男子一同走了下来。

    “小鸡哥,你是在找老子吗?”

    暴龙叼着香烟,双手插兜冷冷问道。

    “妈的,暴龙你叫谁小鸡呢,找死是吧!”狗屎叫骂道。

    “艹,懂不懂规矩,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暴龙那边的小弟也不爽了,双方还没谈,乱糟糟的吵了起来。

    “都给我安静!”

    “暴龙,你的人调戏我老妹,还打伤了人,这笔账你怎么算?”

    火鸡怒吼一声,走到了暴龙跟前,怒然问道。

    “你说的是我吧,呵呵,老子调戏她,是她的福气,怎么你还想我娶了她不成?”

    暴龙身边的花衬衣青年,仰着头冒了个烟泡,一脸不屑道。

    “火鸡哥,就是他欺负我,还打了阿伟。”

    叫阿美的少女走了出来,指着那抽烟的青年道。

    “嗯,没错,就是我!”

    花衬衣青年点了点头,直接承认了。

    “呵呵,口气够狂啊,欺负了我的人,还敢在老子面前装逼。”

    “暴龙,你到底管不管你小弟了,你要不管,老子就给你教训教训他。”

    火鸡没想到他亲自上门来谈,对方还这么不给面子,登时就怒了。

    “行啊,那你教训一个试试啊。”

    “来人啊!”

    暴龙大叫了一声。

    咚咚!

    但听到一阵金铁交鸣的声响,数十个手持钢棍的黑衣大汉,敲打着修理厂的围栏,缓缓走了出来。

    好家伙,足足有数十人,而且一个个杀气腾腾的,一看就是练家子,绝非暴龙手下那些烂鱼臭虾能比的。

    “我艹,火鸡哥,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啊。”狗屎吞了口唾沫,小声嘀咕道。

    火鸡也是打了个寒颤,平素两边打照面,无非就是吵几句,陪个礼,喝杯酒,就和解了,下次该闹还闹,该聚还聚,哪晓得暴龙会整这么大。

    “暴龙,你,你这啥意思,咱们不是来谈的吗?”

    “你,你可别乱来啊。”

    火鸡有些怂了,指着暴龙大叫道。

    暴龙不说话,只是嘿嘿冷笑。

    “这样,阿美的事反正也没动到真格的,暴龙,这次的事,看在咱们多年交情的份上,我就是警告你一句,别做的太过了。”

    “弟兄们,咱们走。”

    火鸡给众人使了个眼神,转身就走。

    “别啊,咱俩能有什么交情,小鸡哥,咱们还是公事公办吧。”

    “你还是教训我一顿吧。”

    暴龙平日跟火鸡也就是半斤八两,尤其是火鸡最近还靠上了黑联的炮哥,正愁不知道怎么并了他,如今火鸡冲撞了身边的这位真神,今日还不得借着“神光”一脚踩死火鸡这帮人。

    “哐当!”

    暴龙一挥手,外边把门的小弟直接把修理厂的闸门给拉了下来,彻底的锁死了众人的退路。

    “暴龙,你,你到底想干嘛?”火鸡颤声问道。

    “想干嘛?”

    “当然是要你们的命!”

    “给我打!”

    暴龙身边的青年无情的勾了勾手指,数十个黑衣大汉冲杀了过来,见面就往死里打,火鸡这帮人也就是混着玩儿的,哪里抵挡得住。

    没几下,就被打的头破血流,哭爹喊娘,倒在了地上。

    “秦哥,今儿怕是要跪了,我,我怕血,他们会不会杀了我啊。”

    廖坤胆子小,拉着秦羿缩在角落里,吓的眼泪直流。

    “你既然吃了这碗饭,多见见这种场面,习惯了就好。”

    秦羿拍了拍他的肩膀,淡然笑道。

    廖坤一抹眼泪好奇问道:“秦哥,你,你不怕吗?”

    “怕?”

    “这话你应该问他们才对。”

    秦羿抱着胳膊,颇是觉的好笑。

    廖坤嘴一撇,自然是一百个不信,连最能打的火鸡哥、狗屎都跪了,这哥们还敢口出狂言,这逼装的实在是有些LOW啊。

    场中的战事很快解决了,火鸡、狗屎虽然练过几年跆拳道,对付街头小混混绰绰有余,但在这些正儿八经的帮派弟子手下,全部成了菜鸡,一个个抱着头蹲在地上老实了。

    “怎样?现在还要教训我吗?”

    花衬衣青年问道。

    “不,不敢了。”火鸡不傻,老老实实道。

    “那个叫阿美的妞,给我拖过来!”

    暴龙亲自揪着阿美的头发,拖了过来,推到了花衬衣跟前,冷笑道:“小贱人,陈哥玩你,那是看得起你,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阿美吓的浑身都软了,任由花衬衣抱在了怀里,挣扎着苦求:“火鸡哥,快救救我,他们会弄死我的。”

    “暴龙,你们别太狂了,我是大炮哥的人,撕破了脸,对大家都没好处。”

    火鸡咬了咬牙道。

    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大炮哥好歹是黑联帮这边分区的一个街道堂主,凭借着黑联帮的声威,讨条生路应该还是有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