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逆天神医 > 第120章 令人心酸的背影

第120章 令人心酸的背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都市逆天神医最新章节!

    将笔记本递给陈思悦后,尹建军开口说道:“这是我在陈院长办公桌上发现的,当时医院里乱成了一锅粥,为避免意外,我便将其带走了,今天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尹建军完全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凌枫并不在意,只要他将本子交出来就行。

    “尹院长费心了,谢谢。”凌枫不为所动,“天不早了,我们先走一步!”

    目的达到了,没必要再留在这儿,凌枫的表现很是果断。

    “慢走,凌枫,你答应我的事可别忘了!”尹建军出声提醒。

    “尹院长,我这人虽不算什么君子,但说话一定会算话,不像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凌枫满脸鄙夷之色。

    尹建军无论在家里,还是单位,名声都非常好,实则却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凌枫这话映射的意味非常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面对嘲讽,尹建军并不以为意,“老弟,多多理解!”

    人至贱则无敌。

    凌枫觉得尹建军的脸皮厚到连针都扎不进了,懒得和其多说什么,当即便和陈思悦一起走人了。

    目送两人走了之后,尹建军的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心里暗道:“这东西交给他们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凌枫和陈思悦并不知陈鸿儒在笔记本上写了什么,一起向着陈家而去。

    进门后,出乎凌枫和陈思悦的意料之外,赵琴竟然独自一人呆坐在沙发上。

    “妈,这么晚了,你怎么不睡觉,坐在沙发上干什么?”陈思悦快步走过去,伸手帮着母亲轻揉了一下肩膀。

    凌枫有日子没见到赵琴了,觉得她比之前苍老了许多,头发花白,精神萎靡,老态尽显。

    “你爸应酬多,经常很晚才回来,我都等着他,习惯了!”赵琴缓声说。

    陈鸿儒患病之前,陈思悦住在报社,难得回来。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她便搬回到家里来住了,以便陪伴着母亲,但效果一般。

    “赵姨,为了给陈院长治病,您已倾尽全力,天意不可违,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凌枫低声劝慰道。

    赵琴两眼直视着凌枫,沉声道:“小凌,老陈在世时经常说你聪明能干,业务能力强,将来一定比他有出息。赵姨想要求你一件事,不知你能否答应?”

    “赵姨,您说,只要我能办到,绝对没问题。”凌枫信誓旦旦。

    陈鸿儒在世时,对凌枫非常关照,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面对其遗孀的请求,凌枫没有理由拒绝。

    赵琴站起身来,面露艰难之色,一字一句道:“凌枫,赵姨恳请你一定要弄清老陈的死因,无论是什么结果,我只想知道真实情况。”

    尽管这些天,凌枫和陈思悦商讨其父的死因都瞒着赵琴,但她作为院长夫人,并非目不识丁,从两人的表现看出了不对劲。

    凌枫先是一愣,随即便一脸正色道:“赵姨,我答应您,无论陈院长因何而亡,我一定弄清真相,给您一个交代!”

    “小凌,谢谢你!”赵琴面露欣慰之色,“思悦,关于你爸的事,你别乱来,一切都得听你凌哥的。”

    “好的,妈,我知道了!”陈思悦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妈,您早点去休息吧,我一定和凌哥一起弄清爸爸的死因。”

    赵琴轻点了一下头,缓步向着卧室走去。

    陈鸿去世后,赵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看着她的背影,凌枫很是心酸。

    少来夫妻老来伴。

    陈鸿儒从得病到去世不过十多天时间,对于赵琴来说,这一打击无疑是致命,她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人在段时间内显得如此苍老也就不难理解了。

    “凌哥,我们一起看我爸的笔记本上记录了一些什么!”陈思悦出声道。

    父亲意外离世,母亲深陷伤悲之中难以自拔,陈思悦巴不得立即弄清老爷子的死因呢!

    凌枫收回目光,轻点了两下头。

    陈思悦立即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起笔记本,和凌枫一起翻阅起来。

    笔记本上记录的是陈鸿儒工作中相对重要的事,从年初开始,内容相对简单,往往寥寥数语。

    “看来你爸的工作笔记每年都会换一本新的。”凌枫出声道。

    陈思悦轻点了一下头:“他是从三年前开始记工作笔记的,他曾和我妈说过,人老了,记忆力不如年轻时了,为避免遗忘,重要的事记录下来最保险。”

    说到这儿,陈思悦略作停顿,接着道:“前两年的笔记本都在家里,这也是我确认这本笔记本存在的原因所在。”

    “前面没什么重要的,你从五月份向后看。”凌枫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沈一啸从蔡长治的的保险柜拿到的两收据,分别是五月三十日和六月二十八日。照此推算,中医院的异常情况是从五月才开始出现的。

    陈思悦谁不明白凌枫这么说的用意,但她对其是非常信任的,当即便依言翻到了五月份。

    出乎凌枫的意料之外,陈鸿儒五月一共记了六篇工作笔记,但却并没有异常,全都是和工作相关的。

    陈思悦抬眼看向凌枫,征询他的意见。

    凌枫略作思索之后,便回过神来了。

    蔡长治等人从五月开始搞那事,陈鸿儒不可能立即发现,继续向后翻看才对。

    “思悦,继续向后。”凌枫出声道。

    陈思悦当即便伸出玉指,继续向后翻看起来。

    六月,陈鸿儒共记了四篇笔记,其中六月二十八日这天,笔记上只有三个字——蔡长治,后面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陈思悦一脸不解的问道:“凌哥,我爸为什么在蔡长治的名字后面加一个大大的问号。”

    凌枫尽管心里有数,但这事尚不到告诉陈思悦的时候:“我也不是很清楚,继续向后看!”

    陈思悦轻嗯一声,玉指轻动,继续向后翻去。

    七月十五日这天,陈鸿儒在工作笔记上写到“肾脏科的病人这段时间特别多,而且‘病’的很奇怪,这事极有可能和姓蔡的与关系。”

    陈鸿儒在“病”字上加了引号,说明他发现了异常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