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怨灵升级路 > 第397章 女皇(3)

第397章 女皇(3)

作者:水木韶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怨灵升级路最新章节!

    朱红的丝袍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光洁,三千青丝慵懒的散落后背,随风摆动。

    他的眼睛修长而妩媚,一颦一笑间仿佛泛着淡淡的粉色桃花,修眉如黛,眉间一点胭脂红因使得他整个神情愈发妖娆。

    坚挺的鼻下,唇红齿白,微微一笑,无不勾人,无不媚色。

    就这么一个完美的人儿,前世却惨死在墨寒刀下……

    江沐雪目光复杂,先是欣赏,而后怜惜哀叹,她的种种表情怀柔自然看得清。

    但他不懂,目露疑惑。

    柔声问道:“公主,您怎么了?哦……这么晚,公主要去哪儿?”

    “咳咳!”虽然人长的妩媚,但好歹是个男人,江沐雪觉得有必要调教两下,不然,她真不知道哪天会被膈应死。

    “怀柔,像个男人一样说话。”

    怀柔一听,粉红的面色忽而煞白,不知所措。

    江沐雪对他的反应也理解。

    怀柔是教坊司出来的人,那地方,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两年前,十四岁的梵月去里面找乐子时,怀柔正被一五大三粗的黑娘们儿逼着喝酒,梵月实在看不过,装作流.氓混混的模样跟人打一架,从此收了怀柔。

    记得这绝色“美人儿”刚来府上时,还挺得宠。

    只不过后来,梵月身边的绝色越来越多,怀柔慢慢靠后。

    但是,不论梵月后来如何冷落怀柔,他一直跟在梵月身后,不离不弃。

    后来,梵月去了伏陇和亲,怀柔偷偷跟在队伍后面,不幸被发现,打了回去。

    再后来,怀柔悄悄潜入伏陇,想要刺杀墨寒救出梵月,异想天开的他还没掏出匕首,便被墨寒一刀毙命。

    想到这儿,江沐雪心中一阵酸疼,如此痴情的男人,很教人动容。

    在怀柔“痛哭流涕”之前,江沐雪做了个制止的手势,“打住打住,本宫的意思是,想换个口味儿……乖,汉子一些就好。”

    江沐雪实在没忍住,捏了捏他脸蛋儿,顿时骚的脸红,靠,就没摸过这么光滑的脸,关键这脸的主人还是个男人!

    身为女人,江沐雪实在想找个洞钻进去。

    怀柔一听是这原因,立刻释然,忙道:“公主放心,柔柔,哦不,怀柔一定做到。”

    声音的确比之前正常些,江沐雪点点头。

    “那个,跟着本宫,好好学学别人。”江沐雪抛下一句,大步向墨寒的房间走去。

    怀柔一顿,连忙小跑着跟上。

    在公主府最偏僻的北院的雪园,住的是墨寒。

    幽暗的小道,夹在森森松柏之间,漆黑的上空偶尔传来一声猫头鹰叫,格外阴森。

    五六个男侍小心翼翼的打着灯笼走在前头,瞅着那一只只“小黄鸟”,江沐雪暗自叹气,如此清幽僻静的地方,就是跑过来也要好一阵子,难怪墨寒会与梵星勾搭上。

    算算日子,距离梵铃女皇的四十寿诞还有俩月,墨寒也才到公主府不久,梵星还在边疆驻军,俩人还没勾.搭上。

    走过松柏林,便是翠草园,远远望去,墨寒屋里的灯还亮着。

    “公主架到!开门!”

    快要到时,怀柔突然蹿到最前头,耀武扬威。

    只听房内一阵动静,墨寒亲自打开了门。

    棱角分明的面孔,如寒冰一般的眸,真如他的名字,处处透着冷酷、寒冷的气息。

    墨寒有这样阴冷而又漠然的性格,也正常。

    他的父亲出身低贱,在陇宫,他自然也没什么地位。打小就受人白眼儿,受人欺辱,刚七岁又被送往他国做质子,活的兢兢战战,如履薄冰。

    想到这些,江沐雪忽然收起要杀墨寒的心思。

    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弱的不能再弱的人,让她去杀这样一个可怜人,江沐雪自问做不到。

    再说,前世梵凰灭国,也不能全部推到墨寒身上,若不是两代女皇昏庸享受,又怎会灭国?

    关于梵月的死,是与墨寒密不可分,但墨寒不是最直接的责任人。

    最应该对梵月负责的,是她自己,以及她的母亲,梵铃女皇。

    “墨寒拜见公主。”他笔直的跪地迎接,声音仍清清冷冷。

    “起来。”

    江沐雪径直走进屋里。

    书案上的灯亮堂堂的,这么晚了,他还在挑灯夜读。

    可见他的毅力坚拔,态度不苟。

    别管怎么说,勤学苦练,是一合格君王必备的条件。

    江沐雪打眼一瞧,竟是兵书。

    墨寒一阵紧张,他万万没想到梵月公主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还翻看他的书籍。

    进府三个月,这是第一次。

    江沐雪并未细看,收起目光看向墨寒,他垂眸,看向别处。

    江沐雪冷哼一声,忽而上前,掏出匕首,抵住他的下颚。

    怀柔惊呼,面色惨白。

    墨寒一顿,惶恐不知所措,但这种情绪也只是一瞬间停留,很快消失殆尽。

    冷笑道:“看来贵国女皇真的忍不住了,要对我下手?”

    “不是。”江沐雪淡淡笑道。

    “那就是伏陇女皇忍不住了!”

    “当然不是。伏陇女皇是你的母亲,母亲又怎会对自己的孩子下手?”

    “母亲?”墨寒嘲讽似的大笑,须臾嘲讽道:“我没有母亲。”

    “那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江沐雪挑眉,怀柔大笑,屋里紧张的气氛松动稍许。

    “……”墨寒嘴角动了动,未语。

    江沐雪朝匕刃吹了吹,漫不经心道:“伏陇弱小,不得不向梵凰低头,不仅伏陇,羌彝,灵蛇……她们均是如此。不过本宫知道,你恨的并不是这个。为国效劳,依你个性,应该与有荣焉。你只是恨伏陇女皇打小就不重视你,恨其他皇子皇女不把你当兄弟看待。”

    听此,墨寒身子猛的一颤,双拳开了合,合了开。

    良久,冷道:“既如此,公主为何要杀我?”

    “因为……很有可能,有一天,你的存在,会是本宫的威胁,会是梵凰的灾难。”江沐雪一语一顿,只是她刚说完,墨寒便大笑不已,“公主真是太抬举在下了!”仿佛听到什么极好笑的事情一样。

    在他的笑声中,江沐雪收了匕首,照着光亮亮的刃面儿弹了两下,“不过,多一个强劲的敌手,或许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也说不定呢。”

    PS:感谢紫雾萦绕的珍贵月票,么么哒O(∩_∩)O~~

    七夕了,祝双身的节日快乐,单身的早日找到另一半,爱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