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怨灵升级路 > 第606章 暗黑西游之难始(12)

第606章 暗黑西游之难始(12)

作者:水木韶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怨灵升级路最新章节!

    “可是娇娇,你能告诉为夫,为何执意不肯去江州吗?”唐黎心中有疑问,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江沐雪不想隐瞒,脑子一转,想了一个绝好的理由,认真道:“南极星君曾经托梦给我,此去江州,一定会出大事,小轻则功亏一篑,重则小命难保。”

    关于南极星君的事儿,故事中不仅有记载,且和温娇后来的一个重要行为有脱不开的关系。

    当时,温娇跟随李承训去江州之后,一天,忽然感觉腹痛,然后生下一子,自然,这个孩子就是唐僧。

    唐僧出世之后,迷迷糊糊中温娇感到有人在她耳边说话,此人自报家门乃南极星君,说他奉观音法旨送此子给温娇,并且让他好生对待此子,为何?因为此子日后声名远大,菲比等闲。然后又说让她好好保护这个孩子,刘贼时时刻刻都会害这个孩子。末了,还把龙王已经把陈光蕊救下的事情给温娇说了,温娇清醒之后,出了一身的汗。

    这些内容也是江沐雪刚刚想起的,乍一想没什么,后来再三品味儿,江沐雪察觉出不对劲儿了。

    唐僧乃金蝉子转世,这个世人都知道。

    然他投胎偏偏投到温娇的肚子里,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南极星君也说了,这个孩子是他奉观音法旨送给温娇的。

    江沐雪不明白了,金蝉子投胎转世,干观音菩萨什么事儿?

    另外,南极星君让温娇好生保护孩子,免得被刘贼陷害,但是,身为神仙菩萨难道不知,刘洪,也就是李承训,已经知道温娇所生的孩子是他的?虎毒不食子,更何况这小小婴儿又没有威胁他地位什么的,凭什么要害这个孩子?

    这点江沐雪怎么想都说不过去。

    别的不说,根据之前江沐雪的猜想,以及现在的观察,李承训对温娇那叫一个百般呵护,他们两人的爱情结晶呵护都来不及,怎么会杀害?

    虽然这其中文章江沐雪读不懂,但终于发现问题所在,于是听见唐黎这样问之后,便把南极星君搬出来,说话的声音很大,若是神仙或者菩萨有心,应该会知道的吧?

    江沐雪不敢说他们要布什么局,或者下什么大盘棋,她只知道,打乱前世的步子,一步步往前探索,总会得到点儿什么。

    唐黎听江沐雪这么一说,立刻沉默了。

    那表情显然信服。

    于是,他再也不提去江州的事儿。

    次日一早,船只方向一改,直接南下朝扬州进发。

    洪江过后,路过一个名叫乌龙的小镇,俩人准备先在这镇子上落脚,补给些食物东西。

    江沐雪又趁机提出向京城发出消息,就说陈光蕊不慎落江身亡,如此,世上再无陈光蕊,也就绝了之后朝廷拿刘洪假冒陈光蕊一事为借口。否则,夜长梦多,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再暗中操纵把陈光蕊不小心失足落水的事情全都推到唐黎身上。

    唐黎听到这意见后十分赞同,既然他的娇娇不同意去江州,那之前的计划便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有一点他不明白,便问道:“那你呢?”按照规矩,纵然丈夫死了,可婆婆还在,她还是要侍奉张氏的。

    江沐雪回头一想,索性道:“那就说我也失足落水,从此,世上再无温娇。”

    两人就此商议一番,达成协议,唐黎便安排人手,准备把这件事做的圆满。

    可谁料想,一行人刚到乌龙小镇,便有当地县令、县丞出来迎接,嘴里都说迎接新科状元陈光蕊,他们对其仰慕已久,要为其接风洗尘等。

    对此,唐黎和江沐雪大吃一惊,面面相觑。

    这一路走来悄悄的,对谁都也没走漏风声,可偏偏有人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

    万般无奈之下,唐黎只好装成陈光蕊与那些官员应付,回来之后半天都没能接受,这情况太诡异了。千万头思绪在江沐雪的脑海不停回荡。

    到此,她终于又看出些许名堂,那暗中操纵这一切的人,可能就是要让事情发展的方向按照前世路子行走。

    诸多戏弄之下,江沐雪不耐烦,身上的逆鳞被激发,你不是要按照前世发展的走么?你不是要等唐僧落地然后等十八年找李承训报仇么?

    若是唐僧不在人世了,该如何?

    如今胎儿刚四月,虽然这个时候堕胎有些风险,但江沐雪逆鳞已经被触及,活了六七百岁,她看惯了世态万千,做了那么多次任务,从来所有人命运之轮都掌握在她手中,她还从来没有如此被动过,自己的一举一动被人掌控不说,还非要按照他人安排好的路线行事?

    凭什么?

    江沐雪不服,更不认可。

    想了想,她选择堕胎。

    可偏偏这样一件事也做不成,每当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摔地上或者从床上滚下时,不仅肚子安全无恙,就连她自己也没受伤分毫。

    妈的,江沐雪真是恼怒了。

    自己非得把唐僧生下来么?

    偏不!

    狠狠心,江沐雪背着唐黎弄了碗堕胎药,满满一大碗下肚,真是见鬼了,半天没有任何反应,不仅不难受,腹中还很舒服。

    江沐雪又气又急,托着肚子在房间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打开印记联络恶鬼王。

    “王!您在不在?听到后快点回话,我这回简直遇到了个硬茬子,并且我在明,她在暗,我被她玩弄于鼓掌,都快被玩死了。”

    “王,您真的不在吗?是不在还是听不见啊?这个世界如此诡异,我若出点儿什么岔子,还怎么帮您收集怨气?您还怎么冲破这光怪陆离的小辰界?”

    “……”她在脑海里嘟嘟囔囔半天,却没有换来半点儿反应。

    江沐雪不由气馁,一屁股坐床上想法子,半天没动。

    一会儿门开了,唐黎喝的东倒西歪进来,江沐雪见他那模样,连忙上去搀扶,“不能喝还喝这么多。”骂了两句。

    唐黎苦笑,“争斗还没开始,我便已经输了,如今,他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还能潇洒几天?索性想喝就喝,过些日子纵然做了鬼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

    “什么鱼肉,刀俎?你怎么就敢断定是他所为?”江沐雪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坐南朝北的李世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