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怨灵升级路 > 第949章 那年那月那天(2)

第949章 那年那月那天(2)

作者:水木韶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怨灵升级路最新章节!

    听见江栉雨离开的脚步声江沐雪才抹了把泪去洗漱换衣服,磨磨蹭蹭,大约半小时后才平复心绪下楼。仅仅见到二哥她便不能控制情绪,若是见到父亲,她当如何?

    走出卧室的门的瞬间,她方知道,无论情绪调整的有多好,都是白搭。

    楼下的人似乎等的久了,听见动静,都往上抬头,江沐雪这才发现楼下站了好多人。父亲江柄业,大伯父江炳坤,大伯母第五方煦,大堂哥江奇霖,大堂嫂唐思思,大哥江沐风,大嫂夏冬春,二哥江栉雨,大姑江柄慧,小姑江柄仪,以及两个姑父和表哥表妹们……

    就这么活生生的一群人立在她面前,她出门,他们抬头,那一道道目光简直让她承受不住,差点儿跌倒。

    “哎!小心!”江奇霖往前一步,江沐雪刚才踩着楼梯打了个趔趄可把他吓一大跳。

    “大哥哥……”我回来了!

    她眼睛噙着泪,咬唇走下楼梯,一路盯着江奇霖。

    “宝儿这是怎么了?”两个姑姑面面相觑,大堂嫂唐思思接道:“是不是因为晚上要定亲了,太激动了?”

    江奇霖瞥了唐思思一眼,神色严肃,却没说话。

    江栉雨接道:“不像,刚才喊她的时候看她眼睛红红的,倒像很伤心的样子。”

    “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江沐雪咽了一路,总算把眼泪咽下去,皱着眉头问询众人,实际上她的眼光并未敢看向任何一个。

    “还不是都在等你,我们要出发了。”接话的是大嫂夏冬春,江沐雪犹豫一秒对上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略显迟疑问道:“去哪儿?”

    她知道此话出口定能引起轩然大波,毕竟,全家人穿戴如此齐整,那一定要出席家族式重要聚会,她该提前知道的,可是这会子却问去哪儿……

    果然,众人对她这话反应颇大,都小声纳罕,说她怎么了。

    夏冬春刚要解释,站在一旁注视女儿许久的江柄业招手道:“宝儿,你过来。”

    是父亲在叫她,江沐雪笑着抬头望去。

    当父亲那张脸映入眼帘,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扑过去,窝在父亲怀中大哭特哭。

    江柄慧大惊失色,“我的老天爷,宝儿这……该不会魔怔了?”

    全家之中,只有江柄慧一人信佛,平日佛宗有什么大型活动,她都会以个人的名义去参加,家族对此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完全响应国家号召,宗教信仰自由。

    不过她这话立刻引起大伯父江炳坤呵斥,“胡说什么!”

    “就是!”小姑江柄仪接道:“我看宝儿就很正常,估计是想起了什么伤感之事,女孩子嫁人之前总这样多愁善感。”

    “小姑说的对。”夏冬春似乎想起什么,赶忙接道:“我和沐风订婚之前也在家里大哭一场呢。”

    “咳咳。”江沐风面色尴尬,并且毫无保留的拆台,“那是因为我老丈人不同意你当年就嫁,想多留你两年。是你哭着喊着要嫁我所以才……”

    江沐风没说完,重重吃了夏冬春一拳,一群人立马哈哈大笑,气氛总算欢快许多。

    就连抱着江沐雪的江柄业也被大儿子、大儿媳逗的笑不停,低头再看怀里哭泣不止的小女儿,这画风简直太出奇。他不由耐心的拍着江沐雪的肩膀道:“不就是个订婚宴嘛,订婚不等于结婚,你若想在家待几年,那咱就把婚期往后推迟几年,他王家愿意等就等,不愿等滚蛋,想娶我宝儿的人能排长龙呢。”

    到此,江沐雪才弄清这是哪年哪月哪天。

    她二十四岁生日刚过,和王明阳订婚当天。他们全家人之所以穿戴如此齐整,皆是因为要赶赴今晚江王两家的订婚宴。

    没想到,她竟回来那么早,此时的她,还没有和王明阳那渣订婚!

    “爸爸,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一切太可怕,当我恍然醒来,看见你们,我就觉得老天爷真好,真希望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说出这番话,她已经尽力,江柄业似乎听懂她的意思,收起笑容更加温柔的安慰,“就是一场梦嘛,宝儿自己都说了,梦中如何如何……没事,没事,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

    他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良久,江沐雪才把眼泪止住。

    江炳坤觉得众人都站在大厅里实在不像话,于是重新命众人落座,并言,看样子他这小侄女一时半会儿缓解不过来,还是歇歇为妙。江柄慧一万个赞同,到此时,她仍没放弃自己的想法,总觉得小侄女突然如此,定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邪物,需要做一场法事化解化解才好。

    唯有江栉雨在旁絮絮叨叨,把江沐雪的衣着穿戴到妆容批判的一无是处,说她这模样哪里像是参加订婚宴,连平常活动出席的阵容都不如。

    “我记得,小妹的订婚礼服早早准备妥当了。”江沐风看向娇妻,夏冬春闻言立刻道:“当然,我前天就把那礼服放进小妹衣柜了,小妹知道的……”

    “这都能忘?”江栉雨摇头,江奇霖则一脸的担忧,他总觉得小妹突然这般,心中一定有事。

    还有,小妹下楼时,看他的眼神儿,让他莫名的心痛。

    听见哥嫂们谈论她此刻的模样妆容,江沐雪立刻回了句,“这婚,我不订了。”

    轻轻一句,如一个炸弹在众人中爆炸,因为太过猛烈,一圈儿人都没来得及回神。

    “宝儿……咳咳,这订婚宴两家从去年便开始商量,双方的亲戚、朋友、但凡沾亲带故的都已知晓,订婚宴今晚也要开始,你岂能说取消就取消?”江柄业抚着江沐雪的脑袋,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

    父亲就是这样好,哪怕语言的内容再严肃正式,也会平平静静,柔柔软软的说出来。母亲活着的时候常说,她的父亲是一枚地地道道的暖男。

    “爸爸。”江沐雪脑袋窝在江柄业肩头儿,用近乎哽咽的声音撒娇,“可是我不想去。”

    这话很是任性,王明阳这个女婿是她点头答应的,订婚的事儿也是经她点头的,可这关键时刻,她竟突然打退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