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124章 雅典娜的选择

第124章 雅典娜的选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两个年轻的情人紧紧依偎;他们谁也说不清阿尼奥是怎么复活的,也觉得并不重要。现在,他们还能彼此拥有,才是最美妙的感受。

    到了第二天,在阿伽门农主持的国王议会中,阿尼奥穿着精美的着装,带着他的爱人,像往常一样地站在迈锡尼王王座的后方。在场的每一个尊贵的国王看到他,简直比昨天见到阿瑞斯还要惊讶。尤其是阿伽门农,他亲眼见着阿尼奥中箭倒地,亲眼见着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阿尼奥,真的是你?!”他又惊又喜,紧紧握着侄子的双肩,“你又活过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尼奥微笑着凝视了爱人一会儿,等到长角的青年羞涩的垂下了头,他才对他的阿伽门农叔叔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墨涅拉俄斯上前拍了拍阿尼奥的胸膛,“不管怎么样,这都值得庆祝。诶,让我看看你的头。连伤口都没有了,完全愈合了。果然是神灵的力量。”

    “看样子,冥王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咯?”

    “这样一来,我们的士兵岂不是不会减少了吗?哈哈,赢定了!”

    众人猜测纷纷,做的大都是美好的畅想。而且在众人之中,唯一一张乌青的脸,也是属于隐形的雅典娜,是谁也看不见,谁也影响不了。

    雅典娜死死盯着那个长角的欣长青年,既惊悚又难以置信。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那根本就是他的死敌阿瑞斯。不光是分毫不差的面容,就是那个不时流露出的冒着傻气的神情,也是如出一辙。

    当然,也不是那么一模一样,不然智慧女神早就冲上去,以卧底的罪名跟他厮打了。至少那对碧绿清澈的眼睛阿瑞斯没有,让人一眼能将两人分辨出;而且那恍若流水的青春颜色,也让这个男人多了几分灵动。

    那到底是……

    雅典娜走过来,低声在奥德修斯的耳边问道,“那边长角的男人,他是谁?”

    奥德修斯也不清楚,只能轻声回答道:“他叫做菲泽科斯,是阿尼奥的朋友。”

    他又细心想了想,“好像是在阿波罗的神谕指引下,阿尼奥去了欧罗巴找到的他。再多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阿伽门农一定了解,我可以去问他。”

    奥德修斯说完,等候着智慧女神的指令。他看不到,早在他说完了年轻人的名字,雅典娜就像风一样冲出了帐篷。

    高高的圣山上有一座高高的神殿,高高的苍穹之主宙斯就坐在里面。美美的宁芙们依偎在他脚下,美美的酒童稳坐着他的大腿。看来是凶凶的老婆不在家,怕怕的丈夫则翻身做了主。

    雅典娜像一颗投石车里的巨石砸落进了大厅,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宙斯猛然一个激灵。把香软的男童推到了地上。

    “赫……额,是你,雅典娜?”

    雅典娜目不斜视,也不管在座每一个人的尴尬,急急问道:“父亲,菲泽科斯是谁?他为什么和阿瑞斯那么想象?”

    宙斯就知道这件事瞒不住,却没猜到第一个知道的会是雅典娜。他本来以为会是赫拉或者阿波罗了。

    “菲泽科斯?那是谁?既然像阿瑞斯,那就是他的儿子吧?”

    不管自己知不知道,表现出来的那就得是没有参与。又不是什么光彩照人的美事,上赶着掺一脚。再说了,你雅典娜趁着我潇洒的时候突进,让我以为是赫拉,差点没吓出个好歹。

    雅典娜不在乎多出来的这个儿子,而是复活的阿尼奥,“他有金羊毛,是我亲眼所见,就长在他的头上。金羊毛的力量让他能起死回生,也会扰乱冥界的秩序。”

    宙斯梗了一下,这个扰乱冥界秩序还真的不能不问,上次可就是用这个借口杀了不顺眼的人。

    “等到他用了以后……”

    “已经用了,父亲!他复活了一个凡人,估计还预备着复活千千万万的人。亚该亚人已经在盘算着了!”

    这倒真是个问题。宙斯捏捏下巴,决定不能不管了。要是再招出来哈迪斯,又没有悠闲日子过了。他想了想,抬头看了下女儿,雅典娜跃跃欲试又暗藏着阴狠歹毒的面容,决定果然不能交给她。

    “好了,我会处理的。”

    “您……父亲,能不能……”

    “够了,你不要管了。”最后宙斯扶着额头,打发着不受欢迎的女神出去,“记住,不许你对他做出任何的行动,听见了吗?好,明白了就走吧。”

    雅典娜回到了亚该亚,就坐在阿尼奥的帐篷里,日夜监视着菲泽科斯。她太了解她的神王父亲了,分明是在偏袒着阿瑞斯。就算是阿波罗曾经的儿子,救活了凡人破坏了规矩,宙斯也毫不容情地劈死了他。怎么轮到了菲泽科斯,就不要别人过问了呢?

    雅典娜看着菲泽科斯安睡在阿尼奥的怀抱里,脸上还带着甜蜜的微笑,眯起了狭长的灰眼。怎么以前不受人待见的阿瑞斯找到了真爱,得了阿波罗扶持,现在连他的儿子都要十全十美的过活,把她雅典娜比了下去?简直该死!再说,要是以为有了宙斯的保护,就能安枕无忧,那就太小看人了。

    经过了第一场争斗,休整了几天,第二场战斗也默契的进行了。开战前,帕里斯再一次来到了两位神灵的门前。

    “战神大人,恳求您……”

    他话没说完,木窗突然弹开,射出个圆口扁颈壶,砸在了他的额头上。相撞的瞬间发出了一个让人感觉不妙的声响,帕里斯随即软软倒在了地上。

    “滚!赶紧滚!我想去就去,想杀谁就杀谁,你管不着!”

    阿波罗呵呵笑了会儿,过来摸阿瑞斯气呼呼地脸颊,“好了,别说了。他已经听不到了,你出手重了。”

    阿瑞斯冷冷地讥讽道:“重不重的,他一会儿又不一起出去打。还不是在上面看。一个观战,受不受伤,没有分别!”

    要是换一个什么人来游说,阿瑞斯没准就借坡下驴,答应下来了。谁知道,国王偏偏派来了他最讨厌的帕里斯。全特洛伊最无耻的男人就属他。

    阿波罗换好了衣服,握住了弓箭,又把长矛递给了阿瑞斯,带着他往出走。到了城门口,阿瑞斯去驾他的马车,阿波罗却骑上了阿瑞翁,飞下了城楼。

    特洛伊的城门口正直酣战,阿波罗盘旋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其他的神灵,猜测可能是像他一样,隐藏身份混迹在凡人中。他拉着阿瑞翁俯冲下人群,进到了乱战的战场里,马上就化身成了一个贵族弓箭骑士。

    阿瑞斯也不那么招摇了,要说前面是为了给两边个震慑和发发怒气,这一回就是畅快淋漓的对垒。他既不用神力,也没有穿刀枪不入的神铠;只带着阿波罗找来了的小牛皮甲,围在腰胯和胸膛上。跟全副武装的将士们一比,反而显得寒碜。但是没有了青铜盔甲的限制,阿瑞斯的动作快上加快。而敌人的重剑虽然慑人,打不中却也是枉然的。

    没有一会儿工夫,阿瑞斯身边就躺了一堆缺手短腿的尸首。他骁勇的表现让四周的士兵注意到,就认出了煞神的真面目,一个个马上逃得远远,再不向战神这地方来。阿瑞斯扫视一圈,见没人来送死,只能蹲下来扒死人的盔甲。等到把战利品搞到手,再追过去打那群胆小鬼。

    阿瑞斯干事情就是专心致志,杀人的时候不想扒衣法,扒衣服的时候不想杀人。就在他撅着屁股工作的时候,突然从天空中飞下一座马车。那车上站着一个强壮的青年,手中高举着铜矛。

    阿瑞斯用断刃割开了皮绳,把一只短腿上的盔甲分开的时候,耳尖微抖,听到了破空声。他猛然回头,正看到天空中的飞来的一只铜矛。阿瑞斯姿势不好,只能急急往旁边一歪,躺倒到地面上,躲过了这一下。锋利的铜矛越过阿瑞斯的腰背,狠狠插在身后的泥土里。阿瑞斯见状眉目狰狞,手中的武器随即也投射出去。

    雅典娜隐去身形站在年轻人的身边,冷笑注视着阿瑞斯。她在年轻人投掷长矛的同时,也投掷了一支。阿瑞斯只顾注意凡人,根本没能发现自己隐藏在他的身边。看似透明的黄金矛眼看就要戳在阿瑞斯松弛的肩膀上,雅典娜也准备好讥笑了。突然,一支木箭凭空射入,击中了长矛的矛头。两件武器相撞,凡物箭头马上力竭,化为灰烬;黄金矛则速度大减,角度也有偏差。最重要的是它失去了隐形的能力,而击打的脆响也惊动了阿瑞斯,让他注意到了危险,一个拧身,就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

    “是谁?!竟然偷袭?”

    雅典娜顾不上回答,在她的眼前也射来同样的一只木箭,与此同时,身边的年轻人也在受阿瑞斯回射武器的威胁。雅典娜在两难的境地下,没有思索,径直打落了木箭。而短小的断刃下一秒就插*入了年轻人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