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127章 美神的计策

第127章 美神的计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晨光暖暖,阿波罗躺在窗边的软榻上,双目紧闭,呼吸平缓。阿瑞斯从杂乱的盔甲堆里抽出衣袍,缠在了腰上;然后回头在阿波罗高昂的额头上吧唧了一下,拿起长矛出去了。

    关门的声音一落,阿波罗恍然睁开了他清明的绿眼。他眯着眼皮,轻轻挪动了下窄腰,又酸又痛的感受马上折磨地他翻了个白眼。

    “这样不行……老是让他这么弄,我要疯了……”

    他艰难地翻了个身,面朝外侧躺着,“我得像个办法,我们之间需要点……”

    “节制?”

    阿瑞翁接话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马头伸进了窗,顶在阿波罗的脑门上。

    阿波罗用手掌堵住阿瑞翁的鼻孔,用力往外推,“不是节制,是阳光。出去,不要妨碍我晒太阳!”

    阿瑞翁呼呼出了几道鼻息,脑袋收了回去。但阿波罗沐浴在阳光下享受了没有几秒,阿瑞翁从门口进去,走到了他的床边上。

    “阿波罗,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眼神,那简直是……诶,我说,你到底有多嫌弃我?”

    阿波罗没有嫌弃,事实上他只是嫉妒。他冷冷地在朋友矫捷的马肉上扫视,想到他左拥右抱还游刃有余,阴狠地开始磨牙。

    阿瑞翁打了个冷颤,“好吧,我们来说点正事吧。有关那个男人的,我已经有了点眉目了。”

    在特洛伊的宫殿里,城外的呐喊和武器交锋的声音都清清楚楚。阿波罗在露台上,手肘撑着护栏,一边观察着下方,一边和马朋友低声谈话。

    “照你说,阿尼奥复活了,还是那个菲泽科斯的作用。但他是怎么做到的?”

    “金羊毛,我的朋友。难道你没有看到?那男人明晃晃地一头羊毛满地的招摇,生怕人不知道。明目张胆的和哈迪斯作对,简直太令人侧目了。”

    阿波罗眼神落在菲泽科斯的身上,看着他可爱的脸庞,又转移到阿瑞斯的身上。阿瑞斯手持双矛在下面奋战纵横,这时也抬头来看,正好和情人眼对上眼。阿瑞斯微微一愣,然后傻傻一笑,挥舞起了手臂。阿波罗敷衍地回应了下,又把注意力放回了菲泽科斯的身上。

    “很不对劲,对不对阿瑞翁?他们太像了,我们也……”

    “你们也是。”阿瑞翁接上,“看他的眼睛,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替你辩驳。接受吧,朋友,有时候就是这么世事难料。”

    阿波罗闭了闭眼,心更烦躁了。本来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是好是坏,让好朋友一安慰,那必是坏事无疑了。

    “好吧,好吧……你总是对的。我会去调查的,要是……那就算了。如果只跟阿瑞斯一个人有关的话,那就别怪我心狠了。”

    阿瑞翁让阿波罗的凶恶形象激地一撇嘴,“说的好像现在就没人怪你心狠一样……”

    在城上两个朋友密谋的同时,他们不知道,阿瑞斯在下面伫立观察着他们。然后,他转过头,目光顺着阿波罗的一起,放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

    阿瑞斯皱眉分辨了一会儿,没认出来。再想到阿波罗认真的表情,他不高兴了。

    “切,还以为是什么。不就是头上有角么,有什么好?脸还那么难看,阿波罗怎么会看上他?哼哼,看我去教训他!”

    他拨开四周挡路的士兵,推搡着他们让开,向菲泽科斯的战车那边跑去。到了不远处,他挥舞着长矛又杀了几个人,再回头,阿波罗果然还在注视着丑八怪,连他阿瑞斯到了都没发觉。

    阿瑞斯嘟了嘟嘴,现在菲泽科斯和他不过几十英尺,投掷出武器就能杀死。他垫了垫长矛,无可奈何,又往回开始扒拉。就算不想认,但是看来阿波罗真的有点不对了。估计是又动心了。虽然只是一丁点,跟自己完全不能比。但要是让他看见自己杀了丑八怪,一定要闹的。

    他暗暗地决定,杀人什么的,要隐秘才好。变野猪已经不安全了,下一步,应该变成豺狼虎豹之类的,让阿波罗猜不到就行了。

    与此同时,大英雄帕里斯,或者说大英雄的弟弟帕里斯正在城墙上瞄准着阿克琉斯。他受到美神的嘱咐,要先把这个威胁极大的半神杀死。他拿着特洛伊最精良的弓身,弦上是特洛伊最光滑的箭矢,屏气凝神,随后骤然而射。

    箭矢带着破空声和嗡鸣声,朝着阿克琉斯奋勇向前。带着一去不回的架势,承载着特洛伊人民的希望,它旋转着盘旋着,最后无足轻重地落在阿克琉斯面前的土地上。

    “哎!可惜……”随行的文官感叹了一声,“王子大人,再试一次吧。一时失手影响不了您的功绩。来,再给您一支!”

    帕里斯脸是青的,眼睛是红的。但他得了阿佛洛狄忒的指令,又不能放手不干,只好向后伸出手心,等着另一把箭。

    过了一会儿,侍从却还没有递箭。帕里斯感觉到了轻视,准备杀人了。文官感觉到杀气,频频给后面的男兵眼神信号。男兵踌躇了一下,不得不站出来报告,“王子大人,箭篓里没有箭了。已经让别人去拿了,马上就会送到。”

    男兵的态度挺诚恳,解释的也很合理。但帕里斯还是怒火滔天。他不觉得受安慰,这一句话里,他只听到了嘲笑。一整个箭篓,二十支弓箭,被他帕里斯用尽,却一个人影也没有碰到。文官看着事态,不敢说话。他低着头等着沉默的王子爆发,但最后,帕里斯只是挥手让他们都离开了。

    现在,整个露台上就剩了帕里斯一个人。他愤怒地紧握着弓身,在他黑色的眼睛中,有一瞬间把它看成了羊鞭。羊鞭,一只随处可见的木棒,再绕上一根麻绳。他曾经握着它很多年,为主人放着羊群。

    “够了……我是帕里斯,我是特洛伊的王子!”他痛苦地抓着头发。在他的头脑中,回想着主人的讥讽:奴隶就是奴隶,只能有奴隶的能耐。

    “骗人的,我不是牧羊人,我也不是生来放羊的……我是王子,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爱我,城邦为我开战,所有的神灵为了我参战。我是最引人瞩目的帕里斯!”

    他像野牛垂死时一样地喘息着,好久才平静下来,站直了身体。露台的后面,正等着一排士兵等着他的吩咐。帕里斯松紧着拳头,准备叫他们带着弓箭进来。这时,一个妩媚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帕里斯,我是阿佛洛狄忒。我有任务交给你。”

    帕里斯环视一圈,没有看到美神,“我的女神大人,你又有什么吩咐?阿克琉斯这件我还没有完成,你就又想到新的来折磨我。难道没有人说过,太过殷勤的相助就是在讨嫌么?”

    “阿克琉斯……他不着急,你现在要马上杀死另一个男人。他比阿克琉斯还有威胁。”

    帕里斯转身,反握着腰,好像美神就和他面对面说话一样,“不着急?那又是谁昨天和我大闹一场,就为了杀他。好吧,发生什么事了,你要我对付谁?”

    他颓然地靠在护栏上退步了。射不中阿克琉斯的脚踝是一回事,阿佛洛狄忒的怪异态度又是另一回事了。这一会儿,自己反驳她这么多次都没有恼火,实在是反常。没准真的有急事发生。

    “那个男人的名字是菲泽科斯,你必须杀死的人。他金发,头上长着羊角,所以很好认。我发现,他掌握着一种力量,可以让特洛伊的战士们死而复生。所以,现在以他为首要目标。”

    帕里斯听了,猛然竖直了身体,“死而复生?那怎么能?原来如此,就算杀了阿克琉斯,他也能让一切功劳抹空。”

    他在空地上踱步,扶额思考着,“若是……能不能抓到他,然后让他为特洛伊服务?”

    “不可能!”阿佛洛狄忒声音似乎激动了,不过马上就平复下来,“帕里斯,他是亚该亚人。不会背叛他自己的国家。还有,这件事是一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就算是战神和光明神也不行。为了查出来他的来历,我动用了一些能力。在神灵这边,我就是犯规。你明白吗?”

    “明白,我明白!”帕里斯道,他脆弱的心灵让那个“犯规”又一次刺伤了。那感觉,不,不该说是感觉,而是提醒。提醒他,他们一切人的努力也好,荣辱也罢,甚至是赌上生命去争取的尊严,在神灵那边,也不过是一个消遣的把戏。

    规则=游戏

    谁都知道。

    阿佛洛狄忒沉默了一会儿,给了帕里斯冷静的余地,最后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

    帕里斯点点头,他留下来又吹了会儿风,然后进了宫殿。阿佛洛狄忒是不是离开了他不知道,他现在关心的是,怎么能靠自己弄死菲泽科斯。

    就在他废寝忘食地思考的时候,夜幕降临了。特洛伊和亚该亚人乘着夜色打斗了一会儿,等到再不能认清敌我的时候,才各自清理了战场,回城去了。而明天,又是另一场鏖战在等着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