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12章 要命的赫拉克勒斯

第12章 要命的赫拉克勒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走,快走!”阿波罗亲眼看见金箭被阿瑞斯空手夺刃,事情已然败露,唯恐再让战神发现罪魁祸首,抓住自己的把柄,也管不了没能教训了帕那采娅,要紧的是跟埃罗斯两人趁早神隐。

    情急之下,只得把小爱神往腋下一夹。来时的路也不能再走了,反向着离家更远的那边冲,还专挑着犄角旮旯,密林深处的小径里面去。

    这边被光明神横携着的小爱神,倒是逃得轻轻松松,虽然不知道干嘛要跑,不是说成了人家心上人之后就能插刀了么?怎么不进府里却还要逃命似的跑路呢?算啦,阿波罗的心思你别猜,只要战神爸爸脱离了魔掌,他就算完成任务。

    埃罗斯想到这里,嘿嘿一笑,他觉得自己这回可是干了一件大好事,虽然是不能告诉受益人亲妈,但也是无名英雄啊,成就感杠杠的!他越想越得意,恨不得赶紧到了阿波罗要去的地方,跟他的好搭档念叨念叨个人的获奖感言。不过,话说,你阿波罗跑的快归快,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么颠啊?头好晕。。。

    而故事的另一边,被金箭爱情化的阿瑞斯被突如其来的怦然心动击倒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浮现出一张英俊的光辉的面容。他知道自己平日也挺讨厌这张脸的,但是今天想到他,却不由自主的呼吸加快,坐立难安,恨不得立马出现到他的面前,做一些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他的内心深处传递给他一种悸动,支配着他抛开他看中的一切——战斗、战斗和战斗,目的是为一个人腾出空缺,替之填满。阿瑞斯的理智让他抵抗了一下,但没多久就被这股洪流摧枯拉朽般的击垮了。

    敌人来势汹汹又锐不可当,即使是战神也不得不俯首系颈,拱手投降。这情形,对战无不胜的阿瑞斯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也确实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因为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嘛。

    实际上,现实中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又不是凡间的诗人笔下无聊的爱情喜剧,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交织纠结,持续了看众们的四个剧幕,和剧中角色的一生。这可是活生生的现实,更是在脱离了生死的神的世界,哪有什么会把爱情当做一切的蠢材在呢?即便是爱神阿芙洛狄忒,也要每天花一半的心思在穿衣打扮上那!

    所以说,活在当下的阿瑞斯环顾四方,没找着那只消失无踪的金箭,于是他疑惑的揉了下鼻头,猛咳几声,转头就把此事抛到脑后了。什么爱情,什么悸动,完全没有感觉到。

    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号称例无虚发的小爱神的神力失效了?不然阿瑞斯怎么还是该吃吃,该喝喝的?

    当然不是这样的。具体的原因就要往爱情箭的运作方式上找了。埃罗斯神力的作用本就是要把受箭人牵系爱情的那部分情感全部激发出来,让他眼前的人成为他心目中最渴望的情人的,最能满足他需求的化身。这样他受到自我欲*望的激励,才会对眼前人展开奋不顾身的追求。

    总结来说,就是你先要有足够的爱情储蓄,还要有梦中情人,最后才能奋不顾身。再拿到阿瑞斯这里说,就是他梦中情人阿波罗已然到位了,但是奈何战神脑容量不多,战斗一个还占走了好大一半,剩下的地方就不太多了。

    你说他爱上阿波罗没有,当然爱上了。但就跟他爱着阿芙洛狄忒一样,也许要更盲目一些,但是也很有限。那他对待新爱人阿波罗的模式跟美神也就差不多,大概是:容我先去大战三百回合,回来以后咱们再好好交流感情。

    当然,上面分析的众多一二三阿瑞斯肯定是没想过,他只是暗自纳闷了一下,怎么感觉挺想念阿波罗的,然后就自顾自寻着帕那采娅告辞去了。

    阿瑞斯沿着今日帕那采娅常在的几个地方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她,便跟随侍的宁芙说了一声,大步流星地出了健康女神的大门。

    直到此时,阿瑞斯才正真算是对阿芙洛狄忒爱驰。他回头想想,自己干嘛要暗地里宰了阿多尼斯,还为此受了好大一通罪。这边阿瑞斯是对前事摸不到头脑,也不怕人知道自己还为这事儿受了伤,行事也不躲躲藏藏了。

    他在奥利匹斯山上游走了一阵,有来往过路的神祗见到他,是低头行完礼便走;有驻足相互攀谈的神祗瞅见他,行礼后也不管刚才聊的多开心了,也是转身就往家里去。

    没办法啊,太凶残了,谁知道哪句话惹着杀神不高兴了,抬手就给你从圣山上扔下去,谁管你还上不上的来啊。

    兜兜逛逛,阿瑞斯竟来到了他母亲赫拉的府上。他站在门口,想到帕那采娅的石榴园,突然对母亲很想念。

    我是不是应该去看望下赫拉呢?他思考了一会儿,马上决定,还是算了,去了她那里就不是想走能走的了。

    阿瑞斯正打算转身离开,身后的门殿里便走出了一位头戴石榴花头冠的夫人,“阿瑞斯,你去哪?经过我的府上竟然不想进来看望母亲一下么?”

    眼前的女子说是夫人,看着也就是三十上下,身穿一件大红色的亚麻拖地长袍,胸前和肩侧层叠的褶皱更使得服饰厚重。幸亏这位夫人的腰身纤细身材曼妙,穿起来才不显臃肿,反倒衬得她华贵非凡。

    “不是的,我本来想进去,后来才不想进去。”阿瑞斯辩解道。

    “好了,不用说了。”赫拉说道,“你跟我进来,我有话要说。”

    她不经意瞥了一眼阿瑞斯的胸膛,正看见他尚未痊愈的伤痕,“你这又是怎么回事?”她伸出雪白的手臂,抚摸着儿子的伤疤,“你从谁手里吃的亏?”

    “已经好了,母亲!”阿瑞斯被赫拉的手指摸的挺不自在,忙后退一大步躲开了她,然后说道,“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自己能解决。我还有别的事儿要做,就不去了啊。”

    赫拉垂下手臂,说道:“你能有什么事儿?告诉我,让宙斯替你去做。我这里有件事,却是非你不可。”

    “我这件也是非我不可!”阿瑞斯说道,“我现在要去找阿波罗,谈谈我们俩的事。”

    赫拉闻言一笑,把阿瑞斯的话全当做谎言,“你们俩的事?好了,阿瑞斯,别让我生气。现在,跟着我进来,我要交给你一件任务,一件对我们俩都有益的任务。”

    说完,赫拉转身走进了她的府门。阿瑞斯丧气的瞧了她的背影一会儿,嘴里嘟哝一句‘老拿生气吓唬人’,便也跟着赫拉进来了。

    赫拉领着儿子进了她的休息厅,又挥退身边的侍从。她走到自己的软榻前,用衣袖扫下了铺着的石榴花瓣,才引着阿瑞斯来坐。

    她轻抚了一下雕桌上的花灯,满厅里的花香和温暖的日光也不见了。

    “好了,这样我们能好好说一会儿话了。”赫拉面向阿瑞斯,说道,“我要你去杀一个人,儿子。他是宙斯的混血儿子,是你的混血兄弟。”

    “让我去?我可不愿意干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派别的人去?野兽啊,怪物啊,或是他们的儿子去?”阿瑞斯知道母亲以前干过不少这样的事,却从来没向他开过口,连提都不提,更不会说什么兄弟的话。

    “你以为我不想?我做了!但是他杀了它们,一个不剩。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我知道不论我派谁去夺他的命,都是不能成功,只有你,阿瑞斯,我的儿子。”赫拉十指张开,捧住了阿瑞斯的额头,“你要为母亲排忧,儿子。你亲自去,用你神灵的手臂,取他的命来。你要知道,母亲做的很多事都是为了自己,但做这一件的时候,我心里想的全是你。”

    “但是,为什么?”阿瑞斯说道,“为我什么?宙斯活着的混血儿子那么多,我是说,为什么一定得杀了他?”

    “你不明白,儿子。赫拉克勒斯,就是你要杀的人,他的存在正威胁着你的地位。你若不现在乘他势微了结了他,日后就是他反噬你了!你和他只能活一个!”赫拉雪白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而这一切,正是你的两位父母,苍穹中最高贵的两个神造成的!”

    赫拉说到这里,好似不能原谅自己的错误,掩面悲痛道:“就是你父亲宙斯和我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阿瑞斯从没见过赫拉露出如此悲伤的神情,他伸出手来想将母亲揽进怀里,为她拭泪,但是被赫拉的双手顺势攥在了手心里,“阿瑞斯,你该成熟一点了,要学会为自己谋划。我曾经以为,只要有我赫拉在你身边,就能保护着你不受伤害。但是,我错了!我也是会犯错的,还有你父亲,我们两个的错误加起来就能要了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