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15章 酒神的神通

第15章 酒神的神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阿瑞斯从月神那里得到了阿波罗的消息,便要立刻动身,也不在意凡间漆黑的一片,就怕迟则生变。

    他从回到宴桌上拿起了一只烤乳羊准备在路上吃,又取了一盏水晶灯挂在腰间,便要离开。

    “别走……”

    这时,一只软绵绵的手掌拽住了战神的胯裙,阿瑞斯扭头,看见先前醉倒的那位男神醒了。

    他抬起头,用他迷离的双眼注视着战神,向阿瑞斯展露出他犹如少女一般的漂亮的脸蛋和弥漫其上的醉人的酡红。他看见战神回过头来全身心的打量他,一双纯粹的棕眼睛里映满了他的身影,于是嗤嗤的笑了起来。

    “你不许走,陪我喝酒!别的人都不喜欢我了。。。”说着,酒神抽泣一声便要落泪。

    阿瑞斯心里本就着急,哪有心思应付喝醉的狄奥尼索斯。他话也不答,兀自要掰开酒神碍事的手。

    “不放,不放!”

    狄奥尼索斯即使身为酒神,但现在也跟一般的醉汉没什么两样。让酒精一催,他头脑不但不清楚,更变得的力大无穷,当下跟阿瑞斯扭起劲来。阿瑞斯这边掰开一只,狄奥尼索斯的另一只手又是牢牢的抓住,两只手腕同时握住了,酒神就腆着脸用牙齿去咬,就在这众神的眼皮下,你来我往,好一团混乱。

    阿瑞斯为数不多的耐心被狄奥尼索斯几下耗了个罄尽,他一松开拘束着醉鬼的手,狄奥尼索斯果然双手其上,死死抱住了阿瑞斯的窄胯,还用他灼热的脸颊在战神结实的小腹上摩挲。

    “你找死是不是?!”阿瑞斯怒喝一声,出手也不留情面了,向狄奥尼索斯额头上狠狠掴了一掌。

    狄奥尼索斯猛然受创,更被这临头一下击出去一米多远,连连撞翻了身后的宴桌,瓜果吃食浇了他一身。头上戴着的葡萄枝的花冠也滚落了下来,踩在了某个跳舞的神祗脚下。

    阿瑞斯一击退敌,眼看见酒神被他打的挺惨,火气也消了不少,也不想多做停留,转身欲走,寻找落跑的阿波罗。

    临了瞥了眼歪着头的狄奥尼索斯,蓦然看见他耷拉着的一只手里攥着一块褐色的亚麻布,款式造型还挺熟悉。

    他心里还有些纳闷,往门口又走了几步。这时候已是深夜,冷风习习,枝蔓摇曳。只觉一阵夜风穿堂而过,阿瑞斯顿感下身一凉。低头一瞧,果然只剩一条玉扣腰带孤零零的系在身上。

    阿瑞斯沉着脸又转回宴厅里来。

    “贱人!还给我!”阿瑞斯冲过来,一把夺回他的胯裙。轻薄的亚麻布料先被两神抢夺拉扯,后来还让酒神攥在手里,皱皱巴巴团成一块丑布,跟脚底下精致的毛毯和桌布一比,更是拿不出手。

    阿瑞斯一边将它缠回胯间,又想到本来还要去见阿波罗,偏生衣服却给人糟蹋成这幅样子,不说要让光明神喜欢上自己了,到了人前反而讨嫌。

    他越是往阿波罗身上想,越觉得酒神误了他的大事,怒火中烧,挥起空闲的一只手对着狄奥尼索斯漂亮的脸蛋上连抽十来个嘴巴。

    狄奥尼索斯本来是晕菜了,让战神大手一抽,竟然转醒过来,脑子也不是浆糊了,倒清醒了几分。

    “阿瑞斯?你干嘛?哦,我的脸好疼!背也好疼……这是怎么回事?”狄奥尼索斯艰难的揉着他被殴打过的伤处,他皱着眉头回想,却头脑空空,什么也没想起来。

    “你没事了?”阿瑞斯愤愤的问道,手瘾完全没过够好嘛。

    “没有事啊,我能有什么事?”狄奥尼索斯说着干呕一声,他前面本来吃喝的就多,还受了一通罪,不犯恶心才奇怪,“就是感觉有点奇怪啊。。。”

    阿瑞斯闻言马上站起身来,他可是亲眼看见酒神是怎么作践阿波罗的目击人之一,所谓君子不立危墙,阿瑞斯当然要早早躲开。

    “不过,我今天听到传言说你在找阿波罗,是不是?我倒是知道一点。他月前骑马离开的时候,我正好在旁边,知道他大概去哪个方向。”

    “你知道?”

    “是啊,”狄奥尼索斯点着头,冲阿瑞斯招着手掌,“过来,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阿瑞斯站着没动,疑惑地审视着坐在地上的狄奥尼索斯。

    “真的,你过来我就说。哎,你放心吧,我现在还不想吐!”

    阿瑞斯垂下眼睛权宜了一下,就像月神说的,如果阿瑞斯不能一次猜中光明神藏身的神庙,那么阿波罗借由他的祭祀传递消息,立即就会知道阿瑞斯的行动,再想逮到他就很难了。要是能知道阿波罗离开时去的方向,他堵到人的机会就大多了。

    到底说,他现在真是很需要狄奥尼索斯的消息。

    于是战神又看了酒神一眼,确定他没有呕吐的迹象,便慢腾腾蹲到狄奥尼索斯面前,眼睛扫视着乱哄哄的诸神,说道:“好了,你说吧。”

    “呵呵,我只偷偷告诉你一个神,”狄奥尼索斯扬起脑袋,对着战神的耳边呼哧呼哧吐着热气,“阿瑞斯,你刚刚打的我好疼,我讨厌你!”

    狄奥尼索斯说音一落,大吼一声“我要咬死你!”

    阿瑞斯心知中计,急速起身欲躲,可惜被酒神早早环住了脖颈,随即耳朵传来一阵剧痛,竟是被愤怒的狄奥尼索斯死咬口中。他这边越使劲是挣扎,被酒神拉扯的越是疼痛。狄奥尼索斯更是绝不撒嘴,四肢全部缠在战神的身上。由得阿瑞斯转着圈子,也甩不下了他。

    狄奥尼索斯醉酒,根本没理可讲,也不怕把事情闹大。要是阿瑞斯理智的话,乘早跟酒神服个软,骗他松口,也就完了。但阿瑞斯一辈子什么罪都受过,还就是没有认输过。现在还是被骗而受制于人。

    他先前被巨人兄弟囚禁那会的屈辱感,这会儿是感同身受了。压在身上的也不只是酒神,更是他被俘的愤怒,报复,仇恨,和枷锁。

    但他埋藏更深的地方是对自我的厌恶。因为在那暗无天日的牢笼中,忍无可忍的战神好几次浮现出了求饶的念头。那时候,他所谓的战士的尊严,骄傲全部都不想理睬了,一心只想要离开那个鬼地方。

    即使,他直到最后,也没将示弱的话说出来,但他的精神已经屈服过了。他的敌人也许未曾察觉到这点,但阿瑞斯骗不过自己的心。

    阿瑞斯从那时起每日都饱受煎熬。而现在,他仿佛又有了一次抉择的机会。一次挽回自我的机会。心灵的屈服,还是破釜沉舟,全在战神的手上。

    只听战神大喝一声“我受够了好嘛!”然后便稳稳地立着不再转圈,手掌抚上狄奥尼索斯的头,手指深深插入酒神的卷发,绞紧,果断将死拧着的狄奥尼索斯扯离下来。

    酒神落地,尚不知道怎么就下来了,茫然的看满目鲜血的犹如恶鬼的阿瑞斯缓步走来,口中还含着阿瑞斯的半只残耳。

    阿瑞斯灵血流淌了满肩,也不去管它,蹬蹬上前几步,握住了面露惧色的酒神的脚腕,拖着他向外离去。

    呼呼夜风一激,狄奥尼索斯醒了一分变九分,他屁股上让草地上的叶边和石粒磨得受不住了。

    “啊,阿瑞斯,我错了!不要打我!你要带我去哪?我自己走好不好?”

    “看着兄弟的份上,饶了我吧!”

    阿瑞斯一言不发,自顾自的带着他走。

    狄奥尼索斯看战神走的地界越来越偏,正是杀人埋尸的好地方,跟阿波罗说的那些个废话也不敢再胡诌了,也不替神职狡辩了。

    “我喝多了!阿瑞斯!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你打我出气好不好?打我吧!只是,不要,不要……”

    “不要什么?”阿瑞斯停了下来。此时他站在奥利匹斯山的门殿上,风口处凛冽的北风吹散他凌乱的黑发,使他的衣袍与门柱上的锦旗一处哗哗作响。他转过头,目光向凡间辽远的大地望去。

    “不要扔我下去!阿瑞斯!”狄奥尼索斯悲戚道。

    守门的几个重型步兵互望一眼,不知道这两位是唱的哪一出,该不该去阻止。

    “求求你,阿瑞斯。我自己没办法上来的。你扔我下去,我再也上不来了!”酒神道,他看见阿瑞斯终于低头看他,忙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神色,鼻涕眼泪淌了一脸。

    “是么?”阿瑞斯狞笑一声,手扬手落,狄奥尼索斯便摔下了山崖。

    酒神凄厉的最后一喊让在场的守卫冷气直冒,真的给扔下去了好嘛!神祗也得摔个半身不遂,没人去寻一辈子都好不了知道么?

    阿瑞斯没去看他们的脸色,他只知道今天去找阿波罗的计划注定是泡汤了。不过,不要紧,他可以趁天没亮前去洗个澡,换身漂亮衣服。再去找着他的鬣狗和秃鹰,驾上他的四轮马车。如果运气不错的话,没准能在阿波罗日出的时候截住他,就再好不过来了。

    他想到就做,于是徒步向他的前情人,阿芙洛狄忒的家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