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36章 阿瑞斯的勇气

第36章 阿瑞斯的勇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阿瑞斯回家的路上是苦思冥想,也没得出个像样的办法。眼看着俩个小时的车程过去,人也到了家门口,只能在那一块大理石的空地上转悠,是怎么也不愿意进去。

    值班的一队斯巴达的卫士倚着城墙,双手大斧提溜在地上,在一边啧啧称奇,没想到咱们战神大人也能有烦心事了,不是整天的胡吃胡睡胡杀人了;想到此处,这些个彪头大汉心里竟冒出些自己也说不上来的酸涩。

    阿瑞斯走了几十圈,也明白了除了自己,谁也帮不了他;他也没那个能耐骗阿波罗,于是终于进了神庙,准备老老实实的实话实说了。

    阿波罗这一会儿正靠着床背等人。他昨天睡了那么久,根本就没有什么睡意了。况且,他让阿瑞斯调查的可是他的一件心腹大事,像他这样工于心计的人怎么可能放得下心来?只当战神的脚步声一近,他便站起来迎。

    “怎么样?知道是谁了么?”阿波罗问道。

    “没!不知道。”阿瑞斯心里一慌,嘴里就秃噜着说出了想都没想过的话。但是话一出口,他的思路反而清晰了,反正改口不能了,就顺着说吧,“宙斯不在家啊。哪里都找不到人。”

    “是了!”阿波罗恍然想起了,埃罗斯说起过,神王陛下正在跟新人度蜜月,唯恐人找他,于是说道,“你找不到他的,谁也找不到。除非……”

    他有点懊悔当时没有把羊皮图暗自留下,转念又想,若是真的昧下了,当他的计划启动的时候,便是招人怀疑的时候了。

    “算了,就这样吧。”阿波罗恹恹的又坐回去了,他害战神白跑一趟,虽然没有愧疚,却也不会为了不满的结果迁怒。

    阿瑞斯更是借坡下驴,他本以为要挨顿批评,没想到是轻拿轻放给纵容了,当下上前几步,爬上了石床,跟阿波罗坐在一处,与心不在焉的情人讲话。几句话说不了,是色心不死,又动手动脚起来。

    阿波罗的心里想的很清楚,他接下来的安排就是合理的使用战神的力量消除异己,让阿瑞斯偿还他的*之仇。既然是还债,他怎么可能还让战神占了便宜去。他一边是拿受伤做挡箭牌,对自己的身体严防死守,一边又恐怕阿瑞斯恼羞成怒,小恩小惠的不断地施舍给他。

    但凡阿瑞斯完成了他交代的任务,亲亲摸摸的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去了。但是对战神来说,他的这番做法,好比望梅止渴,饮鸩为水,直把阿瑞斯是招引地百爪挠心,欲罢不能。

    阿瑞斯不知道这些个弯弯绕,只当阿波罗真的疼的受不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得照顾自己的生理需求呀。俗话说,狗急跳墙,兔子咬人,咱们退无可退的战神大人在如此情形下,也开始想辙了。他的心思简洁明了:这事儿好办啊,不是不要疼,要爽么?那还不好来?

    所以他也没跟人商量,只当阿波罗坐在窗边,倚靠在伸出屋外的石檐上,闭目养神的时候,完成任务的阿瑞斯悄步上前,趁着人没发觉,掀开了光明神胯间金色的布帛,把自己的脑袋埋了进去。

    “宙斯在上!”阿波罗吓的全身一抖,饱受惊恐,“你干什么,阿瑞斯?!快起来!”

    阿瑞斯苦行了这好些天,老老实实的在爱人身边做兔子,好不容易开了荤,肉都含在嘴里了,想让他再吐出来,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他不管阿波罗在上面怎么喝令和捶打他的脑袋,只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吞到底不肯妥协。

    “阿瑞斯,别这样。放开我……”阿波罗说道,他皱着眉头,一双白皙的双手,十个指头全部纠缠在战神的黑色卷发里,给人施加着压力。他此时心里很乱,复杂的情绪也如实的传递到了躯体上,是提是压自己也说不清楚,唯有受力的当事人感受的明白。

    阿瑞斯抬起眼皮,注视着阿波罗会说话的眼眸,心有灵犀的眨眨眼,再垂下去,咬得更深了。

    “唔……真是。”阿波罗轻轻吐气,露出无奈的表情,“是你偏要的,以后可不要怪罪人。”说完,他双手按在战神的耳朵上,固定住阿瑞斯的脑袋,精瘦的腰胯自发的开始摆动。

    阿瑞斯打开始做的还不够好,吞吐几下就熟悉了章程,加上阿波罗的配合,更是如虎添翼,锦上添花。别以为战神只光是体质破表,实际上,床笫的技能也是点满的,大概只排在他战斗能力的后面。

    你以为他和美神千百年来得实战经验是白来的?毫不客气的说,整个圣山上,所有的男神,除去毫无疑义的无冕王宙斯,下来就是战神阿瑞斯独领风骚了。在阿佛洛狄忒的熏陶下,阿瑞斯虽然称不上是此道大家,也能说是个出色的徒弟了。

    再说阿波罗,在*上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但是阿瑞斯的惊天一咬,给他的冲击也不是盖的。他以往交流感情的对象都是些有身份的人和神,而但凡有点地位的人就不大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所以说,阿瑞斯上下一吧唧嘴,也是为他开启了一道新世纪的大门。

    微风习习,从窗外穿过,将床头上鲜花的香气沁满了卧室,为小屋添了一席春*色。当然,此时,屋内最浓烈的一抹绝算不上它,而是另有其物的。

    “嗯,快点!再快!”阿波罗喘息道。

    他舔了舔干渴的嘴唇,和它成对比的,是光明神布满薄汗的前额,“还能再深……”

    阿瑞斯脑袋却是有点眩晕了,他干了这么多年仗,还没这样折腾过自己,当下头也不肯动了,只等着阿波罗自给自足。

    “继续啊。快点!你怎么不动了?”阿波罗说道,拇指为战神擦拭掉眼睑上的汗珠。

    这时候,阿瑞斯能怎么样呢?显然他是没什么感言能讲,也说不出什么回应告诉人他的不适。他保持着姿势不变,最后努努力转动下舌头,只等着阿波罗不能满足的眼神瞥他,他两根食指伸出来,硬塞进自己的口腔,左右一扯,做了个鬼脸出来。

    “你?!唔……”阿波罗话未说尽,被洪流一催,人便喟叹一声,摊在座椅上一动不动了。

    阿瑞斯站起身来,让阿波罗软趴趴的小兄弟软趴趴的爱干嘛干嘛去,扭头把刚得来的东西从窗口吐了出去,“呸!你怎么提前也不告诉我啊?害我吃到嘴里了,有一点都射到肚子里去了!”

    他用赤着的臂膀抹了把嘴,两个指头捏着脸颊两侧,给他酸涩的口腔按摩,满脸的不高兴,五官全挤在了一起,“真恶心!像埃罗斯的稀鼻涕似的,一个味!我觉得不舒服,阿波罗。我想吐……”

    “你做鬼脸的时候怎么也不提醒我一声?”阿波罗说道,他现在正处于应激阶段,大脑放空,什么都提不起他的精神,“你还喝过你儿子的鼻涕?连味道都记忆犹新?我得承认,这一点我比不上你。”

    “我没有!只是感觉上!你怎么不明白?”阿瑞斯喊道,让阿波罗一口一个鼻涕一口一个喝过的,他呕吐感更强烈了。

    阿波罗余韵还没享受完,瞅着眼前的阿瑞斯,他刚用过的宝器,觉得比平时顺眼不少,心里也施舍了几分同情。他帮忙拎着石桌上的装饰瓶给阿瑞斯,让他就着瓶子,不要吐在地面上打扰人。

    “你惊吓到我了,明白么?这不能怪我。”阿波罗得了便宜卖乖,实际上哪里是这样的原因。

    阿瑞斯不懂情人的意思,本来就是阿波罗的谎话,他有怎么可能从中读出个一二三来?他只是想,每逢阿佛洛狄忒这样的对待自己,尤其是抬眼看他的时候,他就欢喜,才想着如此这样的讨好阿波罗的,哪曾想是这样的反应。

    他抱着花瓶坐在床上,面露哀怨,本来是想给阿波罗做过之后,让他也给自己吹一次的。这样既不必加重了阿波罗的伤势,两个人又都能舒服。谁知道,自己竟然犯了恶心病,什么都进行不下去了。他哀愁的想,不行就把这次记在账上吧,待自己状态恢复了再讨要。希望阿波罗不要不认账才好。

    实际上,阿瑞斯完全是杞人忧天了。即便是他腰好肾好,阿波罗也绝对不会向他张口的。现在谈这个,是为时过早了。

    阿波罗贴心的倒了泉水,给阿瑞斯漱口。在浣洗的时候,更是亲自为战神撩水,擦身,抹油,刮骨。一应该有神仆们做的事责他全部包揽,亲力亲为了。阿瑞斯感动的不行的,在他心里,阿波罗这个神是永远的高高在上的,现在竟然能亲手为他做这样的事,不正是说明了对他的感情么?

    这边阿瑞斯洗的流光水白的上床睡觉了。阿波罗在后,弄干净了自己,也躺了上去。以往,他等到阿瑞斯一睡,都是背对着他,睡在尽量远离他的位置。但是这一次,他不仅面对着人,也不再意阿瑞斯侵占领土的天外一脚了。

    其实,在阿波罗的角度上,对待一个可利用的工具与对待一个可利用又能发泄的工具是不同的。说他不嫌弃阿瑞斯,不如说他惦记上了阿瑞斯的嘴巴。

    他静静的侧卧着,借着漫天的星光,仔细的打量着阿瑞斯的嘴唇;那薄薄的浅色的肉瓣。就是这里,在今天的白天,带给了他无上的极致享受。他手指悄悄抬起,描画着它的形状,暗自纳闷,阿瑞斯不愧是战神,不然,换了其他人,哪有勇气和脸皮去含别神的下*阴呢?即使是爱,也不可能。

    他想,难道阿瑞斯不觉得羞耻,不觉得屈辱么?他只看出,战神不太满意他的味道,其他的不适都没有,正常的好似平常一般。想到这里,阿波罗突然冒出一个惊悚的念头,忍不出喃喃自语道:“阿瑞斯,你不会不是第一次干这事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