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47章 想不到的来客

第47章 想不到的来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室门外立侍的少女们提着耳朵,密切关注着一墙之隔的卧室中的动静。又过了好一会儿,只听着战神大人的哀叫声不但不再传出了,先前零星露出的呻*吟也没有了。寂静的令人有些不安。抱着银壶的年长者扫视着她的同伴,等不住了。

    “战神大人?出什么事了?我该进来服侍您了。我进来了!”

    她大声的说着,同时示意同伴去推开房门。只当那位受令的黝黑女孩拱手要握住房门上带有焦痕的门把时,那整片白蜡木做成的平滑木门竟然‘吱’一声,自发的打开了。等袒胸露怀的神仆呼啦的一拥而入,石床上除了凌乱的铺散着羊毛毯子和纷飞一尽的白鹅毛,连个人影也没有。

    年长者放下了银壶,走过来收拾残局,入眼就是那一滩闪烁着金银光点的流浆;好似清澈的白葡萄兑入了橡树浓稠的乳白树胶,搅拌而成;隐约间还有一缕缕墨绿色的果液混合其中。远来又仿佛闻到一股特殊的瓜果清香。

    她当然知道毛毯上貌似果汁的液体是什么真身,她既是战神的侍女也算的上是他的医师。每一次神灵受伤的躯体,都是由她负责包扎。她心里不安,也不敢声张,由着同伴们各自的忙碌,她一个人小心的寻找着主人的身影。

    她穿过相通着的石廊,直走到漫着水汽的热澡堂;隔着一方云雾,看见了金发的俊美的情人,和他怀中拥抱着的,她挂念着的战神;她亲眼看到主人摇晃了下脑袋,一双手臂出于自愿的交错着环在爱人的肩膀上,才终于把心放回了自己的身体里,沿着来时的路径,静悄悄的回去了。

    这时候,天色已近日中。大理石的澡池中热气缭绕。厚重的炭黑色的壁毯遮盖住了石室内所有的通风口,只剩屋顶上当空的小洞照射进一方金斑,驱散了室内的幽暗。

    阿波罗舒畅的浸泡在泉水里,背倚着砂磨的池水石壁,前贴着天造的温热胸膛。情人全身心的交托于他的重量,既是甘甜的负担,也是有条件的奖励。他舀出一只白皙的手臂,环住爱人紧实的腰脊,另一只只管在水面上抓取,用沁人的炙流洗刷两人汗浇过的身躯。

    他有着黑卷美发的情人埋首在他的脖颈中,难得老实的一动不动,任人施为;嘴里还低声念叨着除去两人谁也听不着的话,好似是专属于情人之间私密的耳语。

    “几遍了?阿瑞斯?”阿波罗撩起一波清洪,击打在战神凸出的背椎骨节上。

    阿瑞斯哼唧一声,歪过脑袋,跟阿波罗的耳廓磨蹭,“四十遍了,还有一半。”

    “哦。还有多一半呢。”阿波罗好似没听懂战神的小心思,实事求是的讲着不中听的实话,“不要停,继续。”

    阿瑞斯叹气,看来一百遍的份额是一次也不能逃了,只能蔫头耷脑地默背道,

    “阿瑞斯像傻子一样爱阿波罗,癞皮狗一样离不开他。阿瑞斯一辈子爱阿波罗,永远的那种,死心塌地的那种。阿瑞斯……”

    他按照约定地接着讲话,这回念起来更是细声细气,唯恐人听不出里面饱含的委屈和可怜。

    阿波罗瞅着战神服从的小模样,露出个暗搓搓的坏笑。他让诚实的阿瑞斯那些个不中听的实话气的够呛,这时候就是要欺负人回本,怎么还会怜惜的放过他呢?他当然知道,从哪方面来讲,阿瑞斯说的话都是没有错的,甚至说,在感情上,还能对待另一半如此坦诚,是分外难得并值得赞赏的。

    阿波罗自己一直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现在,他觉得要是还有人持有如此的观点,那他一定是没有真正的爱过人。恋爱中的情侣根本没有什么理智可言,明知是奉承和虚伪的情话,也要甘之如饴的照单全收。

    他想着,伴随着阿瑞斯的碎碎念,灵巧的手掌在泉水的掩护下,包裹在战神再次受创的伤处,把他全身中既柔韧又饱满的浑圆的肉团控制在掌心里。

    “阿波罗……你又要干嘛?”战神忍了一会儿,才心有戚戚问道。

    他发现,不管开头光明神的笑容是多么和煦,动作是多么温柔,表露出的爱意是多么显而易见和诱惑醉人,但凡自己被这些个假象给迷住,在后面会发生什么那可就不太喜闻乐见了。

    阿波罗让战神草木皆兵的神态逗得一笑,扭过头来安抚的亲吻了下情人的鼻尖。

    “没事,我看你伤口愈合了没。”

    他一边说一边用拇指在那原来镶嵌着雏菊花的部位摩擦,感受到原本指甲盖大小的结痂,现在整整扩大了一圈,少说也得是个鸡蛋的模样了。看着阿瑞斯后怕的目光游离的注视着自己,阿波罗也有点后悔了。他当时被战神否认的话激怒,做事也失了分寸。只想着给阿瑞斯个教训,于是取下他摆放的短剑,戳破了含着毒液的皮膏。阿瑞斯期望中的宠爱没等来,没想到竟让他的爱人毫无准备的给暗害了。

    阿波罗听到战神的惨呼还没什么,再加上阿瑞斯扭过身从不可置信到控诉悲哀的眼神,他竟再不能理直气壮的面对了。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刀子已经动了,白花花的肉瓣上也有了个亮晶晶的□□。下一步,不管怎么招,那就是个挤了。

    阿波罗心里的活动是纷扰复杂的,脸上却绝对看不出来。他抱着阿瑞斯安稳的在温泉里解乏,既然已经没有纾解的兴致,刚好可以对美神的事问询一番。阿瑞斯虽然心里不大愿意说,却自己理亏,只好前前后后的交代一尽。包括他突入的女神搅局,杀人大计的失败,以及他受伤中箭的经过。他描述的很详尽,但是跟阿波罗提前得到的消息就不那么一致了。

    “你是说是阿尔忒弥斯打断了你的攻击,最后又射了你一箭?”

    “没错,就是她呀。不然还能是谁?那个男人根本不会用箭!”

    阿波罗沉吟一会儿,又问道,“你亲眼看见她的脸了?”

    “那倒没有,我可是在瞒着她杀她的爱人的,哪里还敢看她?我头也没回,直接就跑了。”

    “是这样……”

    阿波罗觉得事情蹊跷;扎伤阿瑞斯的箭头他虽然没看见,但是淬的毒液确实是阿尔忒弥斯的手笔。可是若真的是阿尔忒弥斯亲手射箭,在不知道野兽的真身是阿瑞斯的前提下,是绝对不会留手的,不射要害是说不通的。还有那位女神的反应,都透露着奇怪。况且,美神按理是也在场的,但是阿瑞斯却咬定没有看见。

    各个线索杂乱又没有章法的堆砌一泄,阿波罗隐隐有了些头绪。不管当时的真相如何,只有两点是他要注意的。那就是阿瑞斯没暴露他的身份和美神的计谋没有得逞。

    “算了,就这样吧。阿尔忒弥斯的事你不要管了。”阿波罗说道,白皙的手掌堵在情人的唇上,打断了战神的欲言又止,“不是怪罪你,你还要养伤不是?那事也不重要,先放一放吧。”

    阿瑞斯也是听话,当下便不言语了;和阿波罗一起专心一意的洗了个‘冗长’的放松澡。再出来,他凌乱的卧室也让侍从们整顿完好了。

    阿波罗坐在窗边,越想越不能放心。这件事是关乎着阿瑞斯和他的未来的,不能是糊糊涂涂的过去就算了。谁知道是什么隐患,放任不管的话是要爆发添乱的。美神那边是交由埃罗斯去解决,靠着阿多尼斯的死因,也不知道能不能事成。还有出错之后的弥补,也要是依靠着埃罗斯的爱情箭的。

    不知道的事情,阿波罗没办法多做。知道的,他必要办得稳妥。眼前他最重要的盟友就是小爱神了,当然要让双方的关系愈加稳固。

    阿波罗起身,跟他的情人借来一匹快马;阿瑞斯拉车的四个儿子之一。自从跟阿瑞翁谈崩以后,他就再也没见过他的马朋友了。此时他已经接到了消息,神王于两天前便回到了圣山。于是,一人一马告别了依依不舍的战神,独自驶上奥林匹斯山,去谒见他至高无上的父亲宙斯。

    神王的心情意料之中的不错。阿波罗知道,但凡宙斯出门偷腥了一场,都是既满足又得意的。主要面对的对象就是他的妻子。他得说,你瞧,我就是去胡作非为。你知道我知道,大家都知道。可惜你抓不着我的把柄。只要这时候,有什么事去求神王,大多是无有不应的。

    当阿波罗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宙斯的首肯,答应了赋予埃罗斯凡□□子以无尽的青春以后,他施施然的走出了神王雄伟巍峨的神殿,准备回到斯巴达与阿瑞斯相聚之时,迎面走来着一位他万万不想见到的女神。

    这位女神身穿嫣红色露肩长裙,胸前被金线编制的抽绳绑系出一簇簇花样繁杂的褶皱;腰间缀着沉甸甸的金石榴果,头上冠着象征权柄的华美王冠。她面目冷淡严肃,行进的姿势也自有一番高贵雍容,加之西风吹卷,让她衣袍大作,猎猎而舞,更是显得一步一动,掷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