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58章 最后的爱恋

第58章 最后的爱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普绪克一冲出,身形说不上快,还伴随着埃罗斯忧心的示警,马上就让风暴中的两位神灵发现了。

    阿瑞斯当先就停了手,雅典娜慢他一步,却也是竭力收剑,避免误伤。可惜她手中兵器虽利,收缩之间就没有阿瑞斯的赤手灵巧了;上挑的剑尖,还是避无可避的划过了普绪克的肩膀,擦伤了她白嫩的皮膏。

    普绪克被锐利异常的神兵误伤,自己尚没有感受到,只顾着站在交战的两位战神之间,隔绝开他们打斗的可能。

    “女神大人,战神,你们不要动手。不要为了我一个人伤了彼此的和气。我听到了战神大人的解释,他是答应了人,才不能饮酒。我们都知道,言而有信也是一个合格战士的必要品格的。绝不会因此就失去了曾有的荣誉。”

    她说完,充满希望的眼神望着雅典娜,肩膀上缓慢溢出的鲜红血液,渗满了洁白的衣裳。

    “啊,我的普绪克!你流血了,你受伤了。”

    正在这时,埃罗斯突然哀嚎一声,打断了普绪克的讲话。他一边说着,同时三两步的往这边冲,想要来到爱人的身边,给她战胜困难的力量。

    普绪克闻言一看,竟然真的发现自身涌出了好大一股鲜血。她没看到的时候是没有什么,一得见这么恐怖的景象,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大脑便一片空白。

    “我,我流血了……救命。”

    她抚着自己的额头,双腿瘫软着就要倒下。阿瑞斯此时就在普绪克的面前,见状上前,拉住了儿媳的手腕;没想到这女孩一点也不客气,兀自嘤咛一声,脑袋往他怀里一扎,抱着不肯出来了。

    “我是要死了么,埃罗斯。”普绪克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眼中含着不舍的热泪,“我才刚刚嫁给你呀,说好的那些幸福的生活还一样都没有过呢。”

    埃罗斯也紧紧握着妻子冰凉的双掌,悔恨的顶在自己的额头上。

    “不会的,普绪克,不会的。我向你发誓,我一定会救活你的。不要怕,为了你,我上刀山下火海都不退缩。”

    说完,痛不欲生的埃罗斯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悲痛,张开双臂,把他心爱的妻子紧紧搂在了怀里。

    而这出生离死别的催泪悲剧也毫无预兆的在众位看戏的神明面前上演了。

    阿瑞斯跟这出戏剧是离的不能再近了,所以受到的视觉冲击最强,牙疼的感觉也越强烈。当然,在其他的观众看来,战神也是戏里的一份子。要知道,埃罗斯的真情流露,直截了当的把依偎着的两人一起包进了胸膛。换句话说,大庭广众之中,是阿瑞斯和埃罗斯两人把普绪克馅饼一样夹在了中间。

    这是个什么情况?小神们频频眼神示意,咱圣山本来就够乱的了,怎么埃罗斯结婚,他爸爸也整到一块去了?看来这里面有故事啊。

    唉,这是围观群众的共同心声,圣山水太深,没一个简单的。

    阿瑞斯是不知道自己家的伦理问题已经被深深质疑了,但也被怪异的不适感给恶心了。

    “喂,你们至于么……”他说道,“又没什么大事,擦一擦就好了。我这儿有,给。”

    说着,他挣开控制,捡起破损的羊毛披风,扔到相拥的二人身上。

    “爸爸!你怎么这样?”埃罗斯扬手接住,“打到普绪克怎么办,加重了伤势怎么办?你为什总是那么狠心,对我没什么,这可是我的妻子,我最爱的人。”

    “亲爱的,不要……”普绪克虚弱的说道:“不要顶撞父亲。他也是关心我啊。战神,也请您不要自责。我是出于自愿才挺身而出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只要能阻止您的争斗,避免您受伤,我怎么样都心甘情愿。”

    她说完,阿瑞斯还没发表感慨,埃罗斯先一步被感动了。

    “普绪克……你为什么那么善良。”他说道,“连苛待你的人也不计前嫌的救助。我真的,我真是太感动了。”

    雅典娜远站另一边,看阿瑞斯青一阵红一阵的脸色,和众神津津有味的看戏,也是莫名其妙。她就讨厌和凡人或者女人打交道,总能发生点出人意料的发展;况且,看情形是不能继续了,但让她就这样放弃,又心有不甘。

    于是她上前,说道:“阿瑞斯,怎么着,你考虑好了么?是你自己喝,还是我灌给你喝?”

    随着她的话落,诸神的目光随着整齐划一的转头,又投在智慧女神的身上。没想到,这一出也没完那。要是能双管齐下,我这辈子神生就没白活。

    “哎……”阿瑞斯挠挠头,他现在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你怎么还没走,我告诉你我不会喝的。你要打,我们就出去,不在这儿了。好烦。”

    “不行啊,”普绪克垂死的说道,她手臂无力的伸起,好似要将咫尺之内的战神阻挡,不让他们依言出去。

    “求求你们不要为我伤了和气,我受不受祝福不要紧。战神,求求你了……”

    阿瑞斯一扭头,受不了那个无辜的小眼神,“你不要看我,你问雅典娜吧。不是我要找事。我现在不想打架,我想回家。”

    普绪克也投向雅典娜,小鹿一般纯洁无垢的目光发射着脑残光线,

    “女神大人……求求你。”

    雅典娜暗道一声有病,也是没办法。但凡普绪克有什么错处,她都能制服了她。但是现在不能,还是在她和埃罗斯的宴会上,流血已是不好,再严重就要受到唾弃了。

    “好吧,好吧,我退一步。”她说着,每一字出口普绪克的脸色就好一分,“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我们握手言和。是不是,阿瑞斯。”

    等雅典娜的话说完,普绪克简直又活了过来。她迫不及待的看着战神的表态,见阿瑞斯也迟疑的点了头,便露出了笑容,百花齐放一般的灿烂。

    “谢谢您,女神大人。您的宽容和慈悲我们有目共睹。”

    她感激地说道,欣慰的和丈夫相视而笑。

    而雅典娜回身端起了埃罗斯放下的酒杯,施施然来到了阿瑞斯面前,举杯说道:“来吧,阿瑞斯。为我们今后的友谊,为我们的过往不究干一杯吧。”

    “什么?!”阿瑞斯梗着脖子,今天一番大起大落他都不知道要哭要笑了,“不是握手言和么,怎么还是喝酒?”

    “是啊,喜酒是喜酒,和好酒是和好酒,不能同日而语。还是你不给我面子,不想要跟我笑泯恩仇,所以不接我的酒杯?”

    “你……这是什么歪理?那意思不是一样,不喝还是要打。你哪儿找的那么多废话,直说就好。走,出去!”

    阿瑞斯怒哼一声,被愚弄的感受分外强烈。他也明白自己不太聪明,但是被人拿着他这一点来嘲笑,他就要用自己的优势给人点颜色看看。

    “唉,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埃罗斯叹息一声。

    哪个神祗能心甘情愿的被人控制呢,不过是出尔反尔不太好听,换个由头罢了。既有脸面也要得逞。

    “怎么这样?”普绪克惊叫一声,“女神大人,您?”

    “我现在可不是为了你了,小宝贝!”雅典娜冷笑说道,“我是在为自己而战。你去一边歇着吧。放心,我会手下留情,放他一命的。”

    普绪克总算明白了抱期望给雅典娜是不理智的,这位智慧女神根本不像凡间传唱的那样悲悯又爱好和平,反而是嗜杀又执拗;于是便把希望放到了阿瑞斯身上。

    “战神,您不要参战,回家去吧。这样的争斗是没有结果的。”她说完看了看不肯罢休的雅典娜,想到了一个主意,“您是不是说,只是不能喝这大殿上的酒水?”

    “是啊,怎么?”

    “那就好了。要是我从家乡带来的浓奶酒您能不能赏脸喝一口呢?也算是完成了女神的请求。”

    阿瑞斯低头一寻思,这个阿波罗可没有禁止。况且,真跟雅典娜打起来,他心里也没谱。手上没有称心的兵器,他的武力就要减三成了。更何况,雅典娜现在身穿的盔甲可是她和宙斯共有的神器,刀枪不入,隔绝伤害。即便是他的兵器上阵,也不大能戳破,更不说赤手空拳了。

    他想,教训雅典娜还是从长计议吧。至少要她脱下了宙斯的盔甲,不然太吃亏了。

    “好吧,”阿瑞斯点头说道,“你带来的酒不算。快拿来,我尝一口,也算应了雅典娜的请求了。”

    雅典娜让两人一口一个请求说的心中暗恨,眼睁睁看着普绪克招来了她的近仆,拿上了装酒的羊皮袋子。

    “好,拿个杯子来。”普绪克命令着她的女侍,“给战神倒满,快去。”

    “等等,等等,让我来。”

    埃罗斯机不可失,对妻子是既敬佩又恋爱。没想到这大殿上所有神都解决不了事,让手不能提的普绪克给搞定了。

    “我来倒酒。”

    他说着,左右一扫,最后把怀里没处放的爱人抱起,塞进战神老爸的怀里抱着;自己匆忙忙赶去,就要背过身给老爸倒酒。

    “等等,”阿瑞斯不知道为何说道,“不用你来,放下吧。你过来抱着她。”

    他看埃罗斯愣愣的不肯动弹,又催促道:“快点,过来。”

    “哦,”埃罗斯恋恋不忘的最后一乜,向妻子走去;心里却不肯甘心,都到这份上了,要是还不能成,还有什么脸去见妈妈。

    再转头四看,又看着了雅典娜手中握着的那杯加了料的葡萄酒,电闪雷鸣间想出个辙来。

    “雅典娜,给我这杯。”

    他接过酒杯,转身把酒汁倒进了浮雕花瓶,又递还给了女侍。

    “用这个杯子,用它才能显示出你们两人和好的决心。我们共同见证。”

    他注视着阿瑞斯,战神皱了下眉头,好似感觉不妥有话要说,最后不知为何的没有出口,便释然的笑了。

    乳白色的奶酒顺着通透的杯沿滑落,冲洗掉了原本覆盖着的残液;对阿佛洛狄忒两母子来说,那才是这杯酒的真正成分。

    埃罗斯微笑着注视,他的骁勇的父亲扬起下颔,喉结滑动;一无所知的饮下了这杯奶酒,伴着对阿波罗最后的爱恋,吞进口腹,消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