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66章 美好的畅想

第66章 美好的畅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阿波罗一路低笑着回了家,进了府,身后的大理石门才关紧,他便忍不住仰头狂笑起来。

    “哈哈哈,谁能想到,谁能?”他说道,“不,不应该这样说,我早该想到的。只要有人得了我阿波罗的垂青予怜,尝过了这世间至高无上的淋漓宣泄,就没有人能放下我,离开我!阿瑞斯也不能!哈,哈哈……”

    他大步跨进内殿,一眼就看见了趴俯在一旁的阿瑞翁,当下便得意洋洋的走过去。

    “我的朋友,幸好我没有听从了你的建议,不然,我就要错过了这大好的局势,放失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是,是,恭喜你。”阿瑞翁马头贴在羊毛地毯,恹恹地说道。他老远就听见了阿波罗进门的高声宣言,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唉,真是说的不错,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阿瑞斯这么没有眼光,竟然真的看上了阿波罗。不是自己在贬低朋友,实话实说,光明神可不是什么理想的情人。

    “你们俩,”阿波罗高枕王座,点了两个随侍的仆人,“马上去司掌生气轮回的地方,带回我们三个忠诚的朋友。不,还是明天去,天亮了去。”

    他面露笑容,激动的心情很难平静,恨不得现在就跑到阿瑞斯的身边去诉说一番衷肠;任谁也想不到,甚至连他本人也已经忘了,他离开这里时还对战神饱含憎恨,誓天赌咒绝不肯饶恕了他。

    阿瑞翁暗暗翻了个白眼,“阿波罗,看到你开心,我也就放心了。不过,你手中拿着什么,我看着眼熟。”

    阿波罗这才想起来,还有件重要的事没办。

    “你过来,”他对举盘的宁芙说着,递出了手中的箭篓,只这一会儿工夫,腾空的器具中又插满了爱情箭,“给我收好,不要让任何人看到。”

    阿瑞翁在一旁静静观望,看阿波罗一通吩咐之后,又差人找亲爱的乌鸦克罗前来,最后仰在石筑的王座上闭目养神。

    “你不去找阿瑞斯?毕竟才出了事。”

    “他不急,你难道不知道但凡爱上了人,便别想祈求还能自主。尤其是爱上我阿波罗,就更不要期望活路了。”阿波罗爽朗笑道,“现在更主要的是美神那边。埃罗斯已经不足为惧,没了爱情箭,他就没有了参战的资格。阿佛洛狄忒确实麻烦,她要是不顾颜面,去给阿瑞斯施法,谁也没有办法。”

    “所以才要你去看住阿瑞斯啊,”马朋友说道,“不然可不要后悔。”

    阿波罗讽刺地乜了一眼,“我从不后悔,况且,一辈子的提心吊胆哪里有斩草除根来得保险?”

    “你什么意思?”阿瑞翁一激灵,人也起身了,“不会是要……”

    “放心,我不会那么傻。杀了她们要出大事的。”阿波罗安抚道,“我要做的是釜底抽薪。”

    阿瑞翁还来不及问,行动力迅猛的克罗竟然已经到了,迷迷瞪瞪地盘旋着进来了。

    “我的主人,您找我有事?”

    “没错。一个任务,只许成功不能失败。”阿波罗让乌鸦尖利的脚趾勾在他的手上,跟它讲话,“我问你,你还记不记得埃罗斯?”

    克罗当然记得,不说现在满城皆知的仙凡婚礼,就说在斯巴达的时候,它可是亲眼看着他的主人,拔出了战神的宝剑,在小爱神落下的箭篓中抽出一支,割满了锋利的倒刺。

    那就是光明神的报复。也是阿波罗之所以这么生气的原因之一。

    他本是要埃罗斯玩耍时,误跟动物相恋,闹出个笑话;没曾想反倒成全了他,送了他一个暖心的爱人。他先前说的恩惠,也不是指宙斯的赐福,而是两件一起。

    克罗当然了解主人的坏心,但打死它也不能这么说啊。

    “当然,我记得,那我的任务……”

    它没说完,阿波罗就扬起手臂放飞他,再一眨眼,它的爪子里就被主人塞了个精美的白瓷瓶。

    “我要你把瓶子里的东西洒在他的吃食上,要不知不觉。”

    克罗抖抖索索的握住了主人给的道具,心惊胆战地不敢表态;阿瑞翁在旁却是明白,那根本不是什么猜想的毒药,而是原要对付战神的解药。

    这是要……太狠了。阿瑞翁暗地里摆着头,不就是比你幸福吗,有这么眼红,这么看不过去么?

    另一面,阿波罗已经三言两语安了乌鸦刺客的心,打发了鸟去。他走下神座,松了松肩膀,一边往里去一边回身说话。

    “我要去睡一觉了,我的朋友。今天太累人了,而且精神也不好。有了克罗的帮忙,我想足够他们母子忙活一阵了。你也歇一歇,等明天天一亮,我们就出发。到斯巴达人那儿去。”

    阿波罗说完,不知道被哪一句话勾起了什么回忆,自顾自温馨的笑了。

    故事的另一边,我们战无不胜的主角战神阿瑞斯,悲哀的冲出了圣山。他驾着四匹战马拉着的战车,在漆黑的夜空中横冲直撞地狂奔。

    矫捷的黑马仿若也对父亲的心情感同身受,只顾着埋头疯驰,要把一整天的不顺心连同着精力一齐挥洒干净。

    小半夜过去了,阿瑞斯的心情平静了不少。他在今天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有的很多,结果现在,才知道是身无长物。他想了很多,感到越来越难受,便决定不要再想,以后也不。

    这时,战马们全力发泄之后,也疲劳的粗喘着;脚步迟缓下来,拖拖拉拉的抬着蹄子。阿瑞斯觉得有点控制不了,决定明天去找阿佛洛狄忒,让她给自己出主意,或者看能不能解除了对阿波罗的爱;本来就是被儿子给整的假的,现在阿波罗也不要跟着了,能消除就消除了吧,省的难受。

    他拉着儿子们停在一片稀疏的小林里,下了车又给他们解了缰绳,准备在这里凑合一晚。就在他们找好空地,排列好队形将要睡觉的时候,威尔彻在不远处忽然尖啸起来。

    “怎么了?!”阿瑞斯骤然跳起,“什么事,走!”

    一声令下,两条勇猛的猎犬瞬间窜射而出,向着扑腾翅膀的深处奔去;阿瑞斯紧跟其后,他粗壮有力的深色大腿连环弹起,竟不比他的伙伴们慢到哪里去,几乎是同时到达了威尔彻发出信号的地点。

    人刚一到,他们便看到他的哨兵拍打着宽大的翅膀,利爪,尖喙一齐上地攻击着一个费力闪躲的人影。

    阿瑞斯歪了歪头,觉得好眼熟。就是这时候,此人转过来,露出了他苦兮兮又娇美动人的脸蛋。

    “阿瑞斯,我的兄弟!你行行好,收了你的士兵吧,我要被啄死了。”

    没想到,在这远离人烟的烂木野竹中,在深夜中孤身一人的竟是酒神狄奥尼索斯。

    “是你,”阿瑞斯说道,同时摊开手掌,招呼威尔彻回来,落在他*的肩膀上,“你在这里干嘛?还躲着人。”

    “哈,没有啊。”

    狄奥尼索斯挠着头,虽然战神看着挺和气,好像忘了几月前的不愉快,但是狄奥尼索斯可忘不了;不说他摔断了多少根肋骨,不能动弹的仰躺了多久,只算上他得救后让不听劝告的凡人一番胡乱医治,就受了好大的罪。

    “你呢,怎么也来了?”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得罪了祖宗;又不得不想辙让人离开。谁知道今天刚好要干点坏事,竟然误打误撞让他给碰上了。

    阿瑞斯没说话,他被人一问起,就要思起阿波罗了;想起阿波罗,他憎恨羞辱的神情便浮现在眼前了。

    “别说了。”他低声说道,缓缓走到酒神的一侧,找了块巨石坐下了。

    狄奥尼索斯一看,更是着急;紧忙快步来到战神身边,紧挨着坐下。

    “我的兄弟啊,这是怎么了?我可从来没见着你这么不高兴啊。”他说着心知肚明的假话;要知道在挨打的那天,他就充分明白了,愤怒能让一个男人变得多狂暴,面容有多扭曲。

    “看见你难受,我也难受了。这样吧,我带你去我的家里坐坐。不远,就在后面。是我搭的木屋,不大,但舒服的很。总比我们坐在地上舒服。”

    阿瑞斯这时候正是情感缺失的时候,主要是让阿波罗那句“没有人喜欢,没有人看得起”闹得;虽说战神自己也亲口承认了,但那不过的自暴自弃的自嘲,真让人当事实说出来,又接受不了。

    “是么?”他说道;黑暗中狄奥尼索斯的脸咫尺之遥,面带担忧,语有关切地看着他。阿瑞斯觉得心里热了点。

    “是啊,是啊。”狄奥尼索斯眼睛都要发出光了,一听战神话里有所动摇,立马抱住了他强壮的胳膊,“走吧,我的兄弟。我们好好聊聊。说说你为什么不顺心,我也把我最近的见闻说给你听。你知道么,我走过了很多地方,有几处尤其印象深刻。他们那里的葡萄品种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他拉着阿瑞斯起身,引着他向反方向走;战神顺从的跟着还不够,狄奥尼索斯还嫌弃走的慢,在前面强拉硬拽;一会儿又跑到后面顶着阿瑞斯的背脊推搡。

    阿瑞斯毫不生气,反觉得狄奥尼索斯这样更是与他亲密,看得起他;也如他心意的快步走起。眼看两人就要出了这片小林,到了另一面;再一拐弯,更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可惜,就在此时,林子里面留守的几位忠实的士兵,不知道遇见了什么,狂吠嘶吼起来。阿瑞斯想都没想,转眼又跑了回去,看不着影儿了。

    狄奥尼索斯见此,脸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