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67章 大人的游戏

第67章 大人的游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阿瑞斯进了深处,会和了两只狂吠不止的猎犬。他挨个拍了下他们的狗头,下了个歇息的指令,便向传来动静的远处望去。

    “嗯?那是什么?”他咬了下薄唇,脑袋也不自觉地歪了歪。

    只见一长串不知道是什么的矮小影子,排着整齐的队列,从地平线的那一边,看不到源头的地方行进过来;阿瑞斯得天独厚的神灵眼睛在黑暗中也不能明白,但至少能看到它们每一只身下的四条短腿。

    “牛?还是羊?都长着角。”阿瑞斯拿不定主意,“怎么还排着队啊,不是应该乱哄哄一群么?”

    他脚下的猎狗也是这么想,它们见过了宙斯的黄金羊,都是乌压压的乱串,羊咩咩的瞎叫;像这么有纪律的,又安静的太不寻常,才要通知主人来查。

    阿瑞斯跟它们心有灵犀,立马就要上前看个究竟。正在这时,紧赶慢赶的酒神终于也到了。

    “唉,我的好兄弟,怎么回来了?走吧,走吧。不是去我的家么?”

    “是啊,一会儿吧。”阿瑞斯说着一伸指头,“你瞧,那是什么?”

    狄奥尼索斯一回头,不禁大呼坏事。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好一会呐!早了也就罢了,偏偏是这天,还是在别的神面前。这可怎么办?

    “什么啊,不就是牲口么?有什么稀奇。我们还是走吧。”

    他说完便要故技重施,上手去拉扯战神,却被战神不在意的抚开了。阿瑞斯没事的时候愿意听从朋友,有事的时候就只能容得下自己了。

    “去看看,哪有这么怪的牲口。”他说着话,人也没闲地向那边冲,“搞不好是妖魔,我去杀了它。”

    狄奥尼索斯拉不住他,只好跟他一起去。他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不敢直说;按着他战神的话讲,要杀的妖魔就必然是他酒神自己了。

    这时,一条长线状的牲口们缩短圈子,前面的等待着后面,不多会就围城一个中空的圆圈。阿瑞斯看得更惊,脚下更快。正在他到了能够看清的距离,想要仔细的分辨时,这些大大小小上百只四腿兽忽地抬起两条前腿,统一站立起来;一对前肢也随之自然垂下,放在大腿两边,不像是费力支持的动物,完全就是个人形的模样。

    “羊头人?!果然是在作乱。”阿瑞斯大喝一声,“我的长矛呢?是不是在车上?维尔彻,给我拿来!”

    “我的天啊,”狄奥尼索斯顾不上太多了,在后面勉力一扑,连着臂膀,抱住了战神,“不要杀人,他们不是妖怪,是人。你再看看,不过是披着动物的皮毛顶着动物的骨头。”

    阿瑞斯依言细看了几下,果然如此。

    “这是要干嘛?”要是又妖怪吃人,他还能理解;但是人装妖怪,阿瑞斯更不懂了。

    就在两神搭话的一会儿功夫,那群穿皮草的凡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大量盆装的肉食和灌满泥壶的葡萄酒,摆在圈子当中。只一瞬间,属于酒食的袭人香味便四溢开来,让本来就是来等这顿饭的酒神和宴会上一口没动的战神食指大动。

    “嗯,我的兄弟。”狄奥尼索斯咽了咽口水,有点艰难的说道,“你看他们也没什么问题,那咱们就走吧。去我家。我们好好说会话。”

    他虽然饿的够呛,但是肚子绝没有身体重要。错过这一顿不过是难受一天,让人发现了鬼,是要受疼好几个月的。

    “嗯,说说话。”阿瑞斯眼瞅着那边已经入座了,眼睛都收不回来,只顾往前走去,“在那儿说说话。”

    “哎……唉。”

    狄奥尼索斯叹息一声,本是要叫住阿瑞斯,又什么也没说。反正也这样了,算了,吃饱了再说吧。

    两神心情这时候出乎意料的一致,一个接着另一个的加入了进去。那群不知来历的人见了也不作怪,还自发给他们让座;过程中是一声不吭,互相间也不交谈。一个偌大规模的百人聚会竟然寂静无声,犹如死静。

    阿瑞斯不管其他,只顾埋头苦吃。狄奥尼索斯也拿了条羊腿,一边咀嚼,一边与向他举杯的凡人依次点头示意。

    饭过三巡,阿瑞斯摸了摸嘴。他觉得饱了,准备拉着酒神走人。虽说是来边吃边聊,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即便是不受旁人影响的神灵们,也不自觉的保持了安静。

    再看狄奥尼索斯,已经一脸醉态的歪倒在他的脚边;一手举着吃剩的羊骨,一手就着酒壶往嘴里倒。

    “别喝了,走。”阿瑞斯单手就把他扯了起来。

    狄奥尼索斯旧病复发,顺势一扭,搂抱住战神,扑腾一下坐在了人家怀里。

    “不走,不走。”他一瘪嘴,“好戏还没开演呢,怎么能走?就等着这一出了。”

    要是狄奥尼索斯人尚清醒,准得自己动手,抽一百个嘴巴在脸上。他前面千方百计地就是要阿瑞斯避开这出,现在人已经醉,反倒拉着让他欣赏。要不说,怎么有句话叫做喝酒误事呢。

    “还有节目?”

    阿瑞斯听了也不走了。他在圣山上参加一百场宴会,一百场的无聊,从没见过还有饭后娱乐的。那是因为他涉世不深。要是阿波罗,对凡人习俗知之甚清的法律之神在场,准时要带着他离开的。

    围坐的凡人们听到了酒神的暗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居中的酒食也随手推到一边;刚刚大家共享的美味肉果,现在犹如泥土石坷一般,毫不珍惜的挥洒了一地。

    就着残羹剩肴,还有一众投掷的木柴,骤然间便升起了一团大火。光亮亮的炙红照映在每个人脸上,暗影攒动,犹如神鬼。

    “哈哈哈,”狄奥尼索斯高声叫喊,“神王宙斯,请赐予我们自由的权利,宽恕我们放纵的欲*望!我们是狄奥尼索斯的儿女,我们是及时行乐的信徒。不要拿理智,用链锁,还有世间一切的清规戒律来束缚我们;我们生命苦短,生下来就是为了快乐;不要拿感情,用眼泪,还有大地所有的世俗道德来桎梏我们;我们超脱一般,生下来就绝不肯给谁做奴。”

    聚众而立的男男女女们等他们的神灵话落,也迫不及待的齐声嘶吼,发出了宴会以来的第一声;他们高举常春藤手杖,恢弘又饱含力量的信念伴随着热浪在每一个人心中席卷。

    “我们是狄奥尼索斯的儿女,我们是及时行乐的信徒!”

    “我们是狄奥尼索斯的儿女,我们是及时行乐的信徒!”

    “好!”狄奥尼索斯再次叫喊,狂热的众人立刻停下了震耳欲聋的呐喊,目露渴望的看着他们无所不能的神灵。

    “好!”狄奥尼索斯说道,操着绵软的身子奋力一抻,终于站立起来,“食欲已然餍足!”

    “食欲已然餍足!”

    “性*欲尚未征服!”

    “性*欲尚未征服!”

    “让我们及时行乐!让我们恣情纵欲!”狄奥尼索斯呐喊,“随性而为吧,孩子们!”

    “及时行乐!恣情纵欲!随性而为!”

    尖吼声一过,穿着兽皮的男男女女,互不相识的欲*望之奴一拥而上,围着巨大的篝火,三五成群地行其所需起来。

    “哈哈哈,怎么样,阿瑞斯?”狄奥尼索斯笑嘻嘻的说道,“好不好看,有不有趣,感不感谢我呀?”

    阿瑞斯从他们疯狂嘶吼的时候人就已经惊了,再到一群人混乱不堪的杂*交,脸都是木的了。

    “这是……什么?”战神神色不明的问道。

    “嗯?”狄奥尼索斯还搂着阿瑞斯,赖在他身上,另一只手也不肯闲,又舀起一罐残酒,贴在嘴边喝,“什么是什么?你说这个?不过是凡人的小玩意,是他们的风俗习惯,不用在意。”

    显而易见,狄奥尼索斯说的是彻头彻尾的谎话。即便是最开放的亚该亚人的宴会,最多也只能请男女妓人,裸*体舞者助兴,绝不会参宴者相互乱搞。

    “你没见过?一次都没玩过?”狄奥尼索斯可算发现新鲜事了,“那你活着有什么劲?来!”

    他扔下酒壶,费劲的从地上捡起了两匹皮毛。羊头的戴在自己头上,牛头的扣在阿瑞斯的脑袋上。

    “去吧,我的兄弟!”狄奥尼索斯打着嗝,“去,找一头看得上的牲口,尽你所能的征服!操他们,操他们!”

    他腰部耸动,做着下流的动作,一边还狂拍阿瑞斯结实的肩膀,好像加油鼓劲一般的大叫,“前进吧,哦阳*具!你是我酒神的同伴,是狂欢者的伴侣!你在夜色底下漫游,是情爱与纵欲的良友!”

    阿瑞斯哪里受得了个,不管是眼前色*欲横生的场景,还是狄奥尼索斯一下一下拍打在他的窄腰上,随着身子荡起的男性象征,都让他有点心猿意马,情不自禁。

    “这算什么,狄奥尼索斯?”阿瑞斯盯着酒神迷乱透红的娇美脸蛋,目不转睛的问道,“他们是情人么?”

    “哈哈哈,怎么可能呢,我的兄弟?”狄奥尼索斯被战神的天真逗笑了,“这是大人的游戏,只能晚上玩,天一亮,就得忘了。”

    “天一亮,就忘了……”阿瑞斯低声重复着,他紧盯着酒神头上顶着的一对羊角,胯*下越来越热,“是大人的游戏……”

    再抬起头,他便已经有所决断了,“狄奥尼索斯,我问你,这大人的游戏你玩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