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68章 酒神的眼泪

第68章 酒神的眼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阿瑞斯看着高大威猛,一派大男人印象。但是在这方面,是绝没有多数奥林匹斯神那样的不拘小节。

    狄奥尼索斯看着跟个醉猫一样,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没想到一下就把战神的心思猜了八*九不离十。

    “当然了,我的兄弟。当然!”他咕噜着嘴巴叫嚣道,“你不要怕,咱们一起来。”

    他站在阿瑞斯身后,躬身搂抱着人家的脖颈,另一只手摇摇晃晃,酒壶都拿不稳。

    “别怕,我的兄弟。等我喝完了最后这几口,我就教你玩。呵呵,保证你其乐无穷……”

    狄奥尼索斯说完,自己咯咯笑个不停;脚下还左右倒腾,更带动着绵软的身子摇摆不定,剩下的一口残酒在窄嘴深壶里泼洒回旋,就是贴不到嘴上。

    阿瑞斯歪头看着酒神的一通表演,一会儿就没了耐心。他现在还惴惴不安,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而传道授业的老师却在一边自得其乐,迟迟不来。

    “你怎么那么笨?”阿瑞斯匪夷所思的说;老实说,能让战神大人都讲出这样的话,狄奥尼索斯确实不简单。

    “过来,”他继续说,扯着酒神到面前,夺过了粗糙的陶制酒壶,口对着口,严实地堵在狄奥尼索斯的脸上;再控制着两边一仰,鲜红的酒汁就顺着脖子流泻下来。

    “这不就得了?”

    狄奥尼索斯眼睛睁得挺大,“得了?还是撒了?我的兄弟,可真有你的。”

    他摊着口无一物的手掌转了两圈,没在附近再找到酒坛,才作罢的挨着阿瑞斯跪坐下来。

    “你可真着急,兄弟。比我还着急呐。”

    他伸出油滋滋的手掌,显然是刚才用来吃肉的那只,呼地一下拍在了阿瑞斯平坦紧实的胸膛上,飞快的来回游走。看样子不像是要挑逗起人的情*欲,反而是擦桌子找错了地方。

    “真好,阿瑞斯。我羡慕你,兄弟。”狄奥尼索斯低低的叹着气,满嘴的酒气全部喷洒在战神的腋窝里,“我们来看看小玩意,来吧。它不是着急了吗?”

    狄奥尼索斯嘿嘿一笑,先前的湿手像握着酒瓶一样,忽然的盖在了阿瑞斯直顶顶的牛头上。

    “哦!好家伙,这可是个大玩意。”

    “唔……”

    阿瑞斯轻哼一声,*的酒汁被酒神不经意的抹擦在他的嫩肉上,带给他一种既吸引又抗拒的微妙感。他低下头,这时候火光闪烁,刚好能借着看清狄奥尼索斯对他做的每一个动作;还有与猥琐做派截然相反的,全然心神贯注的表情。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管是狄奥尼索斯纯真无垢的黑色大眼,还是在他的凶器上溜剪耍滑的灵巧手活,他都不止一次的享受过。按说对他来讲,已是实属平常。但是,就在这两者结合为一的一刹那,他却感到心脏都是颤抖的。这种悸动从内而来传递而出,表现在脑海里的就是,既想要抽出那见不得人的赃物,向眼前的迷途羔羊深切忏悔;又想要用有力的姿态,按压下他的脑袋,让他含着热泪的屈服。

    阿瑞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精于此道的人才能明辨,这是因为一种陌生又无从辨别的罪恶感和摧毁欲交杂缠绕,一齐涌上了他的心头。

    “狄奥尼索斯……”阿瑞斯喟叹着。

    酒神凝视着掌中的凶兽,闻言恋恋不舍的抬起来头,一边看着眼前的战神,一边用他姣好美丽的脸颊在上面摩擦。

    “怎么了,阿瑞斯。我正在给你想办法呐。对了,你喜欢男人么?兄弟。我告诉你,极致的情*欲只能在男人的身上享受的到。”

    阿瑞斯点了点头,他喜欢阿波罗,而阿波罗是一个男人,那他就是能喜欢男人的。但是说道极致的情*欲,他倒不那么认为。

    狄奥尼索斯满意地笑了,“我把我的伴侣借给你,好不好?他是城里的王子,是一个可爱的男孩。还是你想去他们之间找?屠夫,陶师,还有鱼贩,他们应有尽有。”

    酒神不说还有可能,既然已经说通了,阿瑞斯就绝不会上那群*之奴的中间去淘。还有那个什么王子,他也不太中意,那是狄奥尼索斯的伴侣,怎么讲都不该染指。

    狄奥尼索斯看着他面前的掌控者果然恹恹的扭了头,便露出了个痴痴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不愿意,兄弟。你看不上他。”狄奥尼索斯说道,他伸出湿润的长舌,隔着微薄的空气,对手中的擎天巨物做着舔舐的动作,“那你看不看得上我狄奥尼索斯呀?我的兄弟。你愿不愿意我像这样跟你玩?”

    阿瑞斯眼睛,身体都在感受着狄奥尼索斯的不容忽视的存在,尤其是他战神的脆弱处,正被带着酒香的热汽烘烤。

    他闭上眼,眼前再不能浮现出情人的脸,只能看得到狄奥尼索斯的媚笑和秃噜出来的一条细长的舌头;仿佛和阿波罗有关的一切再也不能给他带来一点伤害了。

    就这样吧,他想,只要不想他,想谁都行。

    “我的兄弟……”狄奥尼索斯吐着信子,再次引诱着战神来吞他的欲果,“你愿不愿意,愿不愿意……”

    阿瑞斯没讲话,他手肘压在额头上,仰面不动;但猛然冲刺的腰跨,和酒神口中满满的雄肉,已经代替他做了回答。

    这时候,天色已经过了最暗的时段。远处的山际显出一抹蒙蒙光亮。而这一场性食盛宴也算告终,四处都横陈着筋疲力尽,赤身裸*体的凡人。当然,也不乏有些天赋异禀的英雄豪杰,还在依火夜战。

    “快,太快了!啊……”狄奥尼索斯背对着战神,屈膝坐在他的腹肌上,口不择言的叫喊:“又要来了,又大又深……啊,麻麻的……”

    阿瑞斯额上已布满了汗珠,本来要适可而止的想法也已经记不大起来,眼前唯一还促使着他奋力狂击的念头,就是操*死他,操*死他。

    “啊……够了,够了……”狄奥尼索斯身形一颤,原以为软无可软的身躯宛若一湖融雪,一泼奶汁,倾倒在了战神的胸膛上,“不能再出了,真的不行了。我的兄弟……”

    “不够……还不!”阿瑞斯双手握住酒神头上虚假的羊角,猛然前倒,把人压迫在身下,“你是我的,是我的!”

    “啊,我是,我是!”狄奥尼索斯吐着舌头,多余的口水被顶出狭窄的口腔,沿着嘴角流了他整个脖颈,“我都听你的,饶了我吧。饶了我吧,阿瑞斯。要死了……”

    阿瑞斯听着酒神的示弱,不但攻势不缓,反不知从哪又生出了股巨力,愈加凶狠残忍的穿透,“骗人,又骗人!你刚才不是说喜欢么,不是说爽么?不是不要停,不要缓么!?骗子,不要脸!我操*死你!”

    “啊……”狄奥尼索斯仰头长吟,彤红的眼角几乎落泪,“行行好吧……”

    他前面的确是叫着好,觉得这辈子没这样舒爽过。但现在酒劲一过,又出了太多遍,便只剩下不好了。况且阿瑞斯也是奇怪,一开始还是温和似水,玩着玩着也发了疯,犯病了一般。

    “兄弟……”狄奥尼索斯对祈求怜爱绝望了,“救命,救命啊……有没有人,要操*死人啦。”

    “闭嘴!你没资格说话。”阿瑞斯怒哼一声,手握着酒神的仰头,死命一按;直直戳进泥土里,又不管不顾的蒙头大战起来。

    另一边,心力交瘁或者是大喜大悲必将大睡的阿波罗终于施施然起床了。他看了看落地石窗外已然高挂的骄阳,觉得自从去了斯巴达起,自己的生活越来越糜烂。

    这是为什么呢?他想,或许是要补足了百年来缺失的懒觉,也可能是过于自律的起居导致的反弹;但更可能的,则是阿瑞斯赤身趴伏,无意识的睡姿太露骨,消磨了他原本的意志。阿波罗不由一笑。当然,他是绝不会向任何人摊掌承认的,向自己也不行。

    他受着宁芙们服侍,穿戴好了衣衫,清洗了身体,然后来到了客殿。阿瑞翁正在那里等着他。

    “你起啦?我还以为……”阿瑞翁拖了个长音,愤愤喷着鼻息。

    “以为什么?”

    阿波罗整理着衣衫,不经意的转头,竟看到了远处的一位金发宁芙。她背对着新阳,站立在绑满月桂花的石立柱旁。穿着印象中的那件轻麻长裙,雪白的手掌中还捧着她巧手编织的花环。

    阿波罗缓步走去,经过身旁驻足微笑的宁芙们,来到了她的面前。金发的姑娘见状也不动步,竟然真的让那位高贵的神祗,向着一位卑微的宁芙走来。

    “你……”

    阿波罗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说的话很多,又不知道该不该说。因为如果这就是他的女孩,那就不必说;如果不是,又没有说的必要。

    金发的宁芙了然的笑了,“是的,我回来了。真的是我。”

    她举起花环,阿波罗垂下头颅,和曾经的每一天一样,戴在了他的头上。

    “我听他们说,您要自己戴?哦,光明神大人,看来您是没有机会了。要不然,您就指派我去做别的吧,这一件由您自己来。”

    “哈哈,你真傻!”阿波罗一边向外走着,一边回头讲话,和曾经的每一个早上一样,“谁有了宁芙还自己做事?光明神是谦谦有礼的正人君子,回了家的阿波罗可是压榨人的奴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