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79章 翻不了的身

第79章 翻不了的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阿波罗怀抱着温暖明亮的黄金羊毛,安坐在阿瑞翁宽厚的背脊上,向德尔菲的神庙残骸赶着路。他看着手中的羊毛,感受着那无可比拟的柔软触感,觉得很不可思议。谁能想的到,强壮健美的战神,每一块肌肉都像是大理石雕筑出的阿瑞斯,会和这明灿夺目的又毫无威胁的羊毛团子命运相连。

    羊毛在阿瑞斯在;羊毛亡,阿瑞斯亡。他手中攥着黄金羊毛,便是相到于揉捏着威风凛凛,所向彼靡的阿瑞斯。

    阿波罗从没有像现在一样的感受到自己对阿瑞斯掌有着的绝对权威。当然,他们热恋的那个时候不算。那是从心灵上驾驭,而这是在*生命上对他驰骋。他想到这里,心中有了些温度。

    阿瑞翁也看出了他的好心情,“怎么着?去德尔菲还是回圣山?我觉得在去你想去的地方之前,你得好好洗洗。”

    阿波罗眉梢轻挑,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先不回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我的朋友,我们就在这里下去。”

    此时已是深夜,这座临海的城邦中,一片漆黑静谧,街道房屋毗邻交错;零星的一两盏昏黄的灯火,从几户人家窗内透出,还似伴随着若有若无的低沉交谈,才让整个城镇不至于那么冷酷阴森。

    这时,一户人家的木门被轻声叩响。有节奏的击打声让屋里的男人停止了讲话,警惕的拿起了门旁的铜杵,打开了一条门缝。

    “谁啊?”

    他透过窄小的缝隙,隐约见到了门外的陌生男人。披着暗色的斗篷,看不到面目。却是风尘仆仆,一派旅人的打扮。

    “非常抱歉,打扰了您和家人的休息。”

    陌生的旅人一开口,温文尔雅的声音就很难让人产生恶感,警惕的男人便缓缓放开了手里的武器。

    “有什么事?”他说道,猜想可能是问路的异邦人,或者是讨食的游吟诗人。他们这一类人就爱如此的打扮。

    “啊,感谢异乡人的守护者,神王宙斯庇佑,才让我与一位热心善良的自由公民在此相逢。实不相瞒,我的确是有事相求。”陌生的旅人吟唱着婉转的小调,用优美的歌声与这位朋友交谈,“我受我身的感召,因缘巧合下得到了一席珍贵的羊毛。现在还要按照我神的指示,将他们编织成美妙的衣衫。可遗憾的是,我并没有娴熟惊异的技巧来完成此任,只能让我身指引着我清明的心灵在此作寻。”

    那男人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又不自然的拧了眉,“要说是为了神,我们是不应该拒绝的。可你找错地方了,你得去城外,那里才是乡下人住的地方。他们织布种地,我们才不。”他说着便要关门,同时不经意的问道:“对了,你说的神,到底是哪一位神灵?”

    异乡的旅人低沉的笑了,怀中取出了一团珍奇的羊毛,一时间光芒大涨,使人目不能视。等男人试探的睁开眼,在他眼前的是一只摊开的手掌。接着金灿灿的光芒,它优美的线条,修长纤细的手指都被尽收眼底。

    当然,吸引男人的绝不是这一个见所未见的漂亮手掌,而是托在手心中,沉甸甸的黄金克拉马。

    “哦……”男人惊叹着,“我明白了,你是财富之神的信徒。我……啊,”他转过头,冲里面叫喊道:“亲爱的,你出来看看。我记得你会纺羊毛来着。你会纺的对吧?”

    等到陌生的旅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民居,已经磨蹭到了第二天中午。他独自走出了城门,来到了郊外一处无人的树林里,一匹出身不凡的高大骏马奔驰而来,停靠在他的面前。

    他翻身熟练的上马,抚摸着骏马前后晃动的耳朵,拉下了厚重的兜帽,露出了俊美的脸庞和满头的靓丽金发。

    “哈,真闷。”

    阿波罗喟叹着,想到在那破旧的民居中坐立不适的感觉,他就要憋气。但再一转念,和阿瑞斯的斯巴达神庙比起来,那里其实也是不遑多让的。为什么在斯巴达神庙里就自己不但没有反应,反而过得还挺舒心,这里就一刻也呆不下呢?

    阿波罗不用多问自己,他心中早就知道了答案。

    他伸手摸了摸胸口鼓鼓囊囊的一块柔软,柔柔的笑了,“走吧,阿瑞翁。我们回家。”

    不得不说,德尔菲神庙的神仆们真的是勤奋肯干,又个个身怀绝技,尤其是对他们虔诚信奉着的光明神,更是毫不保留的贡献。

    不过是一天一夜,阿波罗再回来,破败不堪的德尔菲的焚烧遗骸便是焕然一新。当然,这里指的只是光明神的二楼神居,对神仆们来说,苦什么不能苦我神,不管怎么样,让光明神活的舒服就是他们的毕生追求。

    阿瑞翁一马当先,阿波罗紧跟着踏入,一扬臂,怀中的金黄物件便脱手而出,稳稳落在了光明神的黄金王座上。

    “哈哈哈,”阿波罗神色飞扬,大步流星的走去,冲着那个铺着羊毛垫子的金台上一躺,脸上的笑意止不住的流淌,“阿瑞斯,看到了吗?你又被我阿波罗压在身下了!你就是这个命,一辈子翻不了身的歹命。哈哈哈,跟我斗,你异想天开。”

    阿瑞翁也跟着笑了,“阿波罗,我佩服你。不战而屈人之兵,对手还是咱们圣上最凶恶的战神,我得说,你又变厉害了。对了,不知道你下一步要怎么折磨你的敌人呢?是浸在水里窒息,还是搂在怀里□□?”

    阿波罗横了他一眼,起身抚摸着柔软的毛垫;那上面有他手绘让人临摹的图案,任何一个奥林匹斯山神来看,都能不假思索的脱口出战神的真名。不知道阿波罗出于什么暗搓搓的小心思,是要借机思念情人,还是永远把他坐在屁股底下。

    他温润的目光落在上面,开怀的心情也骤时怅然,“没有下一步了,阿瑞翁。就到这里了。”

    “嗯?”阿瑞翁扭身上前,“怎么了,又不高兴了。你不会替人解了围,又要继续犯你的傻了吧?那我要替你可惜,因为爱情箭已经被我藏起来啦。”

    “我知道,我早看见你的小动作了。”阿波罗恹恹坐下,“我现在是后悔了,也承认自己爱着他,但是太晚了。我走前他就说过要去找阿佛洛狄忒,我也正想要放弃,所以没有阻止。你知道的,已经到了这时候了,阿瑞斯……我的那个阿瑞斯或许已经死了。”

    他拍了拍阿瑞翁的背脊,诚恳的说道:“我感谢你,朋友。你的无私帮助让我永生难忘。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阿瑞斯又有他的幸福了,即使在我们看来是那么可笑,他满足就好。他就是这样的蠢人,最适合这样的结局。”

    “所以说,你要放任他被蒙在鼓里,让阿佛洛狄忒永世的玩弄下去?”

    “不会的,阿瑞翁。阿佛洛狄忒吃过了亏,就不会再随意的辜负他了。她虽然也没有什么头脑,却分的清孰轻孰重。”

    “哦,那要是阿瑞斯还没有被美神蛊惑呢?”阿瑞翁说道:“我是说你爱的到底是阿瑞斯这个人,还是让他幸福就好。我的天啊,你的这几句话说的太伟大了,我都快不认识你了。还有你这一副受罪的表情,简直太……太不阿波罗了。”

    阿波罗朗声笑了,“怎么可能?我才不是那么无私的神。也许光明神是,但他不会爱上阿瑞斯。爱他的是我阿波罗,我也是无奈。若是……若是早一点明白,我一定不会放弃。现在去争,又是让他痛苦。但是,如果阿佛洛狄忒不安分,又想要……”

    他说着面目凶狠,碧绿的眼睛中迸发出慑人的寒光,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就杀了她。把我的阿瑞斯夺回来。”

    “哈哈,这才是你。”阿瑞翁说道:“我看惯了你恶狠狠的样子,太久不见还很想念。知道了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我就放心了。别怪我,你知道的,阿瑞斯对你的影响太大了,我才要试探你一下。”

    “试探?你的意思……”阿波罗心中咚咚直跳,忍不住的往那处想,又怕大失所望。

    “是的,阿波罗,阿瑞斯没变,还是你的那个。所以说,不用多想了。对他,我有一句老话送给你,请您随意。哈哈。”

    阿波罗登然站起,亮的惊人的眼眸直直注视着马朋友,“你说真的?”

    “当然啦,我的朋友。告诉你,在他的身边,没有谁比我知道的更多。他是去过了美神的家,不过没有用,阿佛洛狄忒的神力没有对他起效。他回家也在发脾气,比你的还大。不过那是对别人发的,他可没有烧他的神殿。”

    “阿瑞斯没有被影响?这怎么可能?”阿波罗惊喜的叫道,“怎么可能是这样,怎么能?”

    阿瑞翁看着朋友溢于言表的欢乐,听着话中不容忽视的卑微,略有些心酸,“怎么不可能,你可是……”

    “哈哈哈,我就知道!谁也逃不了我阿波罗亲手炮制的爱巢。只要得了我的垂青,尝了我的膏糖,就不要妄想能有退路,有活路了!”阿波罗仰天大笑,畅意非常,“阿佛洛狄忒的至上媚药,奥利匹斯山上无形无解的怖人剧*毒,连宙斯都逃脱不了的抵死温柔乡,被阿瑞斯击破了。为了我击破了!哈哈,我果然……哈哈……”

    阿瑞翁默默地围观着朋友的得意忘形,叹了口气。我就说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让阿波罗隐忍吃亏,还有委曲成全,除非大海覆地,没至苍穹;除非日月移位,神王换座。更可能的是,到了那个份上,他还是一成不变的虚伪,算计,一成不变的固执起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