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81章 阿波罗的玩笑

第81章 阿波罗的玩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不到几日,阿波罗再次来到了民风彪悍,民众质朴的斯巴达,心中却是百感交集,宛若隔世。尤其是站在阿瑞斯卧室的门前,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就在这件屋子里,阿波罗曾经奢享过这世间最极致的情*欲,同样,在这里,也带给他毁天灭地般的灾难。他说不清是哪一种在他心中留下的痕迹更重,也不必说。他此时又一次地让自己身在其中,便是最好的答案。

    阿波罗缓缓拧开门把,心中描绘着一个个与阿瑞斯再次相见的情形,但当他真正的身临其境的来到了战神的眼前,头脑中反而什么也没有了。

    阿瑞斯还是一如既往的背对着门口,坐在靠窗的木椅子上。他一边的手肘曲起,抵在大理石的窗棂上休息,健美的背脊也拧成一个绝妙又富含生机弯弧,静静的望着远方。

    阿波罗迷恋的凝视着阿瑞斯矫健身躯和饱满有力的肌腱,他永远不能明白阿瑞斯是怎么凝聚出如此让人心猿意马的完美形体;或者说,是怎么样的神秘力量才能缔造出这样震人心魄的杰作;一琢一磨都击打着阿波罗最柔软的内心,让他毫不犹豫的倾泻出他全身心的柔情,身不由已又欲罢不能。

    正是这种铺天盖地又绵绵似锦的感触让阿波罗举首投降,引颈就屠。

    再不能放手。只要看到了他,就绝没有理由让他逃开视线,让他脱离了怀抱。就算他不想,他抗拒,他鄙夷地责骂,也是一样。阿波罗突然回想起他曾经的那些话,那些为了脱身而诱骗阿瑞斯的话,现在想来真是出乎意料的贴切,不可思议的一语成谶。

    他想到这里,回味地笑了。静静的站在可爱的情人身边,白皙的手指搭在了阿瑞斯的头上。

    正在这时,毫无所觉的阿瑞斯猛喝一声,急转过身,差点跳了起来。阿波罗也没想到自己的突然造访会给情人带来这么大的惊吓,但看到了阿瑞斯露出来的弥漫着鲜血的鬼脸,也是深受刺激的猛退好几步。

    “你!”两人同时叫道。

    阿瑞斯看清了来人倒是平静了,阿波罗则恰好相反。尤其是在战神整个血红的脸颊上,只有一对深棕色的眼睛闪着簌簌的寒光,凶狠残忍的狞视着他,好似觊觎着血肉的狂躁猛禽,蠢蠢欲动,跃跃欲行。

    “阿波罗?你怎么又来了?”

    阿波罗没回话,他捧起情人的血脸,肃声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不过是没能脱出囚笼的阿瑞斯从美神居所满怀悲愤的离开后,暴虐狂躁的心情无处发泄,便驱车走访大地;遇到妖魔了是挥戟而杀,看到了交战的军队,也不管青红皂白,敌我双方,冲进重围便如同虎入羊群,一通虐杀,所向披靡。

    在阿波罗这几天自怨自艾,对镜自怜的时候,阿瑞斯就在忙着这事儿。等阿波罗整理好了心情,来此寻他,阿瑞斯也刚刚气力用尽,无以为继,回来神庙休整。前后差不了半天。

    事实就是这样,但阿瑞斯却不大会实事求是的照说。他本来的心愿就是要远远的打发了人去,哪里肯要阿波罗知道自己还在为了他折腾不休,恋恋不舍呢?

    于是口不择言的阿瑞斯说道:“关你屁事!”

    阿波罗看着情人梗着脖子,瞪着大眼,怒气冲冲还偏要嘴硬的模样都要气笑了,“是,不关我的事。我不过是看着你离开我以后,过得不太好,问问出了什么事,开心一下罢了。你当然有权利不说。”

    阿瑞斯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他最怕看到阿波罗伤感的表情,自己也要紧跟着受罪。更何况,这样相当于再一次提醒了他,在他的内心深处,他阿波罗占的分量有多大。可猛不丁再一听了阿波罗承认的险恶用心,不由地火上心头。

    “谁说我过的不好?谁说的?!”他断然说道:“离开你以后,我过的好的很,快意的多。吃起肉来都比平时更多!”

    阿波罗玩味的点着头,好似真的被这三言两语说服了,“原来如此呀。我还以为你又被抛弃了一次,才在这孤独的黯然神伤。”

    “哼哼,抛弃?被谁,狄奥尼索斯?”阿瑞斯愤愤不平,别看他当时对人家貌似挺怜惜,实际上整个圣山上,让他鄙视起来最没压力的神祗就属他酒神了,“绝对没有这种事。他爱我爱的要命,当时你不是也听到了?他说的那些个情话。抛弃,绝没有这样的事!”

    “是么?”阿波罗假笑着说道:“那他现在想必也在这里喽?就像我们恩爱的那时一样。在哪呢?希望他能出来跟我见一面,我要为我当时无礼的言行向他当面道歉,嗯……还有道谢。”

    他说完向里走了几步,轻车熟路地坐在了软绵绵的床上;后背倚着光滑圆弧状的靠背,修长白皙的双腿也抬上来搭在软被上。用行动表示,不见到了他酒神,本人就均不会走的。

    阿瑞斯哪里知道疯疯癫癫的狄奥尼索斯在哪。自从他喝尽了战神神庙的藏酒不告而别后,阿瑞斯就再也没见过他,也没关心过他。

    他在大理石床铺前面的空地上烦躁的转了几圈,直到自己脑袋开始晕乎,在一旁关注着他的阿波罗也闭上了劳累的双眼,也没想出什么辙来。

    “他没在!出去玩了。”阿瑞斯最后粗声粗气的憋出了这么几句:“你道歉什么的我替你转达吧,等他回来了就告诉他。要是没什么事你就走吧……”

    阿波罗神色变也不变,心里其实还是让阿瑞斯不知有意无意营造出的幸福一家气氛的姿态给刺伤了。他抚弄着自己靓丽柔顺的金色长发,交叠的双脚换了个位置。

    “哦,那太好了。我希望你能转达给他,我当时很不理智,实际上我自己现在想起来都不知道为什么。衷心期待着他的原谅。还有,替我祝贺他,谢谢他接收了我的旧情人。老实说要不是被他打击,我也不能走出了这里,又和我合心贴意的另一半相遇。恩……暂且就这么多吧,至于没想起来的……啊,我还是在这里等他回来吧。”

    阿波罗这边表现的一派洒脱释然,而阿瑞斯却听傻了,“什么?你的另一半?你,你……唉!”

    他一甩手臂,咚咚地踩踏着地板;走到窗边,想要一脚踢倒了摆放在那的木桌,又想到床上躺着的那位,便长叹一声,咕咚地坐在了椅子上。

    他垂下眼,不由自主地抱着头,喃喃地说:“怎么会这么快……说变心就变心啦?”

    阿波罗就知道会是这个反应。他面上装作一片淡然,斜眼偷看着阿瑞斯头痛牙疼的神情,心里一阵阵的暗爽。

    知道我当时的心情了么,可亲的阿瑞斯?慢慢品尝一会儿吧,这比我经受的那些是远远不够的啊。

    当然,阿波罗也从没想过要用这个报复阿瑞斯。他太了解他了,别看战神高高壮壮又大大咧咧,实际上真没有阿波罗的承受能力强。对阿波罗来说不过是气愤难平,对他,搞不好就是事关生死的对决了。

    于是他看他外形彪悍心思柔弱的情人沉浸的差不多了,开口打破了沉默,“亲爱的阿瑞斯,你没事吧?怎么低着头,不理不睬,不肯跟你友好的兄弟谈话?”

    阿瑞斯脑袋埋在胸口,肩膀明显地起伏了一下;好一会而,才逐渐抬起了长着黑色美发的头颅,露出了通红眼眶包裹着的深棕眼眸。阿波罗只看了一眼,为此感觉到的趣味和畅意便烟消云散了。

    “哦……”他深吸着血腥味的空气,舌尖苦涩;为什么每一次对阿瑞斯实施的计策到最后打击的都是自己,即便是这样微不足道的恶作剧,都能让他心酸不止。

    “阿瑞斯,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我是在跟你开玩笑的……”

    阿瑞斯手臂抹了把眼睛,对着阿波罗伸出的手心没有回应,“不用了,我没什么。这个恶作剧还算客气,比你前面开的让我舒服。”

    他嘟嘟囔囔说着话,受欺负的小模样又让阿波罗忍不住的心痒难耐了。

    阿瑞斯没往他那看,他又觉得自己被看扁了。阿波罗来这儿找他,不是为了别的,又是要看不起他。他就着角落的脸盆洗了把脸,一抔满满的泉水不一会儿就被瘆人的鲜红色漂染了。而阿波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他的边上,抻出了挂在架子上的布巾给他擦脸。阿瑞斯也没挣扎,他和阿波罗住在一块儿的时候没少这么干,一时还纳不过闷来。

    “我要出去一趟,把狄奥尼索斯带回来。”他断断续续地说道;情人不得其法的擦拭不时地把他打断,脸上蒙着的白布也让他嗡里嗡气,说不分明,“你不是要见他吗?我去找他。到时候你当面问他,是不是爱我爱的喝不下酒。”

    阿波罗手捏着软布沾了沾阿瑞斯血水浸湿的眼角,随手又挂回了木架上。

    “好吧,你去吧。”他平和地笑道:“不管你去干什么,我都呆在这里,等着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