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82章 幸福的夫妻

第82章 幸福的夫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阿瑞斯出了斯巴达,大脑空空地转达了好久,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狄奥尼索斯,带来给阿波罗扳回一局。他从不怀疑酒神的作用,没看见当时狄奥尼索斯羞涩着向他表达爱意的小媳妇样儿么。就算他也是虚情假意的一把好手,阿瑞斯不是还在呢吗?只要狄奥尼索斯一天打不赢战神,那不还得唯命是从地作陪,为打击阿波罗的事业添砖加瓦么?

    阿瑞斯站在苍穹之上张望,无奈之下便放开了马缰,让维尔彻探路寻踪。四匹矫健的骏马得了自由,同时仰天嘶吼,相互商量了一通,便载着他们不分西东的战神老爸像一个方位狂奔而去。

    他们行进的目的地,便是狄奥尼索斯和阿瑞斯一起纵情狂欢的密林深处,是酒神邀请阿瑞斯做客的茅草屋。

    战车落地还未停稳,在草地上簌簌拖行的时候,阿瑞斯便已经灵巧的跳下,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一座矮小的茅屋。这间小屋从外面看便已是小的惊人,几乎相当于阿瑞斯神庙里的二楼卧室一样。对他和光明神两个人来说,独独用来睡觉都要嫌弃放不开身,而狄奥尼索斯的这一个,可是客厅卧室加在一起的用。

    他看着茅屋外墙上显眼的砌墙隔断的痕迹,疑惑的不得了。要是从那边分开,剩下的地方还够放下一张大床的么?他歪着脑袋不得其解,蜜色的宽大手掌早就不客气地握住了破烂的小门,吱地打开了门。

    “狄奥尼索斯,你在不在?我有事找你……”他大声喊着酒神的名字,直到窄小的门房完全打开,露出了里面一目了然的情景,阿瑞斯息声了。

    狄奥尼索斯却吓得要跳起来,“天啊,我的兄弟,你怎么来了!”

    他慌里慌张的拉起一块床布,想要裹在*的下*身,手上连扯了几下,也没能如愿;不得已死命一拽,却是把他亲爱的妻子连人带布的一道拖进怀来。

    “诶?亲爱的你……”酒神瞪着一对黑黑的大眼,对着阿里阿德涅闪闪发亮。

    阿里阿德涅手上一点不肯松,对伴侣的暗示视而不见;缠在酥胸上的布巾勒的死紧,饱满椭圆的*也成了男人般的胸膛。

    “亲爱的,我是你的妻子呀,怎么能袒胸露怀的面见你的兄弟呢?”阿里阿德涅柔柔地说道,她后面未尽的话,狄奥尼索斯也隐约听出了几分。如果注定要有一个人在阿瑞斯面前光屁股的话,那便是非酒神莫属了。

    狄奥尼索斯心中大叹,我亲爱的阿里阿德涅呀。就算你什么都不穿地站在我兄弟的眼前,他都不大会去看;可换做了我,可是要贞操不保的呀。如果今天你失去了你的丈夫,那就去永无止境地自责吧。因为正是你的吝啬和自私,让你离失了你应有的幸福和快乐。

    阿瑞斯站着看了屋内两人脸上的神情几眼,便急急又退了出来。里面熟悉又引人遐思的腥臭气味,把他避之不及地驱赶出来。他和阿波*的时候是没少闻,和酒神一块也能忍,要是别的两个人制造的,他就要难受,接受不了。

    出来了一会儿,狄奥尼索斯也在他身后施施然的跟了出来。阿瑞斯注意到,酒神胯上的小了一号的亚麻布床单,边角处还有撕裂的毛边。

    “阿瑞斯,我的兄弟。你最近过的好么,找我有什么事?”

    阿瑞斯对着狄奥尼索斯讨好的笑容,越看他越是生厌,“你不是说喜欢我吗?还有那个什么王子,不是你的伴侣么?她又是谁?”

    他并非是在意酒神,而是对狄奥尼索斯这种对感情和情*欲的放纵肆意看不惯。尤其对和他过了一夜,还害得跟阿波罗大吵一架,让自己本来占理变作了没理,感到深深的懊悔。

    狄奥尼索斯可不这么想,他心里咯噔一下,脸色霎时就变了,“阿瑞斯,我承认我是深爱着你。像你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可是你看,我是这样的人,阿波罗说的对,一无是处,我配不上你呀。所以,我挥泪忍痛的放弃了你。”

    “什么?你又在搞什么鬼?”阿瑞斯拧起了眉。

    这可不得了,狄奥尼索斯一看便觉得自己痊愈了的一溜肋骨又在隐隐作痛,“阿瑞斯,别冲动!我的重点是挥泪忍痛,不是放弃你。我为你难受得睡不着觉,难受的喝不下酒!”

    阿瑞斯听了这一句便笑了,“好,就这这句。走,你跟我去斯巴达,再把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对阿波罗重复一遍。”

    他握住酒神白嫩的手腕,拉扯着往马车那里引。狄奥尼索斯踉跄了几步,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行行好吧,我的兄弟。”他可怜兮兮的说道,黑黑的眼睛里含着水汽弥漫,“让我去见阿波罗兄弟,那就是要我的命呀。”

    阿瑞斯不管其他,连人的脸色都不看,拖着酒神趴跪的身体,滋溜滋溜地划过了小屋前的草地;狄奥尼索斯一路上吱哇乱叫也没能对他稍有阻止,到了战车的后座,直接一个甩臂,把提着的一团软肉投了进去。

    咚的一声闷响,狄奥尼索斯趴在脚下的藤木上不动了。阿瑞斯刚要抬脚上车,战车侧板上突地一下,又露出了个黑脑袋。

    “阿瑞斯,我的兄弟。我是真的……”

    阿瑞斯没说话,肌肉虬结的手掌糊在酒神的头顶上,给他按了下去。他踏上了车尾,便去寻马匹的缰绳,两只凶悍的猎犬围坐在酒神的身边,替他们的主人看管。

    狄奥尼索斯眼看着两边不友好的动物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自己,阿瑞斯那只坏事的秃鹫也把他怎么也找不着的马缰递进了他的手里,越来越觉得自己逃跑无望。他转头对着他温馨的小屋张望,那窄小的木门并没有关严,留了个大大的空子;狄奥尼索斯知道有了个机会。

    “天啊,太惨了!”酒神凄厉的尖叫,又高又刺耳的声调把他身前耳聪目明的猎犬吓得浑身一战。

    阿瑞斯也忍不住地回头看,“又怎么了?”

    狄奥尼索斯悲哀的摇了摇头,本是对着咫尺间阿瑞斯的答话,偏偏声音大的吓人,整个林子都能听着,“我是在为我的妻子担心,我的阿里阿德涅。她刚刚脱离了痛苦,吃饱喝足还享了一通鱼水之乐。现在却要失去他可靠的丈夫,孤苦无依的沦落。”

    他说完擦了擦眼角的清泪,偷眼看了看门口,却没有任何的回应。阿瑞斯倒是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许诺很快就把他送回来。

    送回来?狄奥尼索斯早看出来了,在阿波罗面前,阿瑞斯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算的。还有阿里阿德涅,怎么能对他的危险处境熟视无睹,毫无反应呢?

    “那还不算完啊,我的兄弟!”他豁然站起,挥舞着手臂,叫道:“就怕这里无处不在的野狗猛兽,偷偷钻进了我的爱房,把可怜柔弱的阿里阿德涅拆骨扒皮,吃个干净!”

    他话一完,跳起的脚踝都没有来得及落下,那边小小的窄门咚地一声撞在了墙上,矫捷的阿里阿德涅已经狂野的奔出,身上还裹着那黄不拉达的半块床单,跪在了阿瑞斯的车架旁。

    “呜呜呜……”她脸上满是悲伤的苦泪,楚楚可怜的*瑟瑟发抖,“好心的陌生人,求求你,可怜可怜我吧。我是阿里阿德涅,这世间最悲哀的女人。我刚刚逃离了最可耻的阴谋,妄想过上舒心的幸福生活,却又要失去我善良疼惜的丈夫。啊,苍天啊!请您宽恕我的罪孽。啊,陌生的好心人,请您告知了我犯下的大罪吧。如果我真的,我真的做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就让我毫不迟疑,心甘情愿地撞死在这棵大树上。来吧,好心人,告诉我……”

    狄奥尼索斯看着妻子精湛的演技和投入的表演,都要深受感动了,更不要说阿瑞斯了。他

    偷眼去望,阿瑞斯五官挤在一处,说不上什么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当然,也可能是吐出来。

    阿瑞斯驾着他的宝马离去的时候,显而易见的,车上没有除了他的任何活人。他最后还是把那对幸福的新婚夫妻放给了他们彼此,还给他们温馨平静的生活。他自觉干了一件好事,并打心里由衷的为他们高兴。

    当然,以上的种种心情是不可能的。

    阿瑞斯的确是放走了他们,因此,他心里特别的不高兴。他暴怒,悲愤,丧气,更主要的是一种负担和惧怕。

    难道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到家,任由阿波罗肆无忌惮地讥笑?那怎么能行,现在明明是平等的两个人,自己还稍稍占了上风。现在依赖,他阿波罗有了人爱,我这边的酒神却掉了链子,连做戏的能耐都拿不出来,太丢脸了!

    他越想胸口越闷,翻起手掌,压低了缰绳,指挥着战车在距地两尺的地方飞行,手中紧握着的铜矛狠戳在地面上;在飞快的车速带动下,脚下燎起一片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