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希腊神话]战神 > 第83章 惊喜

第83章 惊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希腊神话]战神最新章节!

    阿瑞斯含怒疾驰,所过之处一路火光燎原。不多久,四匹矫健的黑马就载着战神来到了一片汪洋无际的大海上。

    阿瑞斯郁结忍无可忍,双臂轮换着抽打碧蓝色的水面,失声怒吼;狂暴的喊叫声伴随着战神充满戾气的墨黑神力,在宁静的海平面上掀起一阵阵波浪。

    灭顶的神压渗透深处,让海中栖息着的生物闻风丧胆,瑟瑟发抖;也吵醒了一位与众不同的人物,让他满怀好奇的探出头来查看。

    他深紫的柔顺长发服帖的披散在肩头,一双湛蓝的温润眼眸,缓缓露出水面,波光转动,观察着四周。

    “咦……明明听到了声音,怎么却一个人都没有?”

    他带蹼的光滑手掌抚在胸前,又长又细的尖利指甲擦过流淌着水滴的脸颊,心中忍不住的思索。而在他身后的头顶上,一架漆黑的战车无声的漂浮着;上面站立着一个手举铜矛身材高大男人,隐藏在阴影中,看不清面目。

    “妖孽,受死吧!”

    突如其来的呐喊,仿若一道惊雷,在紫发男子的耳边炸开。他骤然扭头,还来不及阻止,便见一道细长的黑影,恍然擦过眼前;随机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面前黑成一片,闭上了他的眼。

    阿瑞斯一矛挥下,手中沉重的质感便传达出了他的首战告捷;他心下不动,手腕轻巧的一挽,再提,他旗开得胜的俘虏就被他撕离了生养的绿海。

    阿瑞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生物。他打量着长柄武器上锁住的怪兽,那是一个半身作人半身为兽的古怪活物。他被锋利的箭头牢牢的插过腰背,钉在小腹上;一头深紫色的长发耷下,银白的鱼尾也无力的垂落。

    在阿瑞斯困惑的眼睛里,这只说不清道不明的生物痛苦的哆嗦着,一双带蹼的水滑大掌严紧地捂在流血的伤口上。在日光的照映下,他的皮肤和肥大的后尾闪闪发亮,身躯上交缠的绿藤,莹蓝色的血液和饱含疼痛的面容,也呈现出某种别具一格的美感,让人忍耐不住施*虐的*。

    阿瑞斯觉得喉咙很干。他舔了舔嘴角,高举的手臂施力,让依附在刀尖剑刃上的生物随着摇摇晃晃。甜香的蓝血顺着手柄流淌到战神强壮的手上,他眨了眨眼,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地裂开了嘴。

    斯巴达的神庙此时的上空中,万里无云,一片大好风光。在窄狭的卧室二楼,阿波罗伸出白皙的手臂,指挥着他们共同的仆从打扫规整。

    在他的属意下,污秽憋闷的逼仄小房焕然一新;新的床铺,新的家具,替代了破损陈旧的那些,塞进了小小的石屋。

    阿波罗注视着忙碌的仆从们辛劳地工作,随手拿起一个不起眼的酒壶,打量几下,扔进了被两个男孩提拉着出去的破烂箱中。

    他亲眼看见了疯傻的狄奥尼索斯握着这陶壶喝酒,还有身边的所有物件,都让酒神臭不可闻的脏手摸过,沾染上了他别具特色的龌龊。

    他让过匆匆忙忙的身仆,径直穿过廊坊,走到了那个温馨氤氲的大理石浴堂。他还记得他和阿瑞斯多少次在这里面戏水,还记得宣泄后慵懒的战神,怎么样酣然地斜趴在冰凉的石壁上;还记得自己紧贴着他宽厚的背脊,揉弄着他的僵硬的腰身,看他半眯着棕眼,舒适地打着呼。

    阿波罗回想着过去恩爱的种种,不自觉地甜蜜着。他脱下身上的长袍,沿着浸在清泉中的石阶,从容的走进了温水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水面上漂浮着一层厚厚的白色花瓣。既没有扑鼻的芳香,也不像那些有名的品种那样意有所指。

    阿波罗知道怎么样的安排最适合他的情人,这样阿瑞斯就不用一边大煞风景地打着喷嚏,一边挥舞着手臂逃似的走离出去。他沾湿他白皙的双手,淌着泉水的指尖从金发盈盈的两鬓上划过,微不可见的光芒过后,阿波罗柔顺的发丝间,显现出了一对漆黑的羊角。

    那弯曲蜷缩着的绵羊角上,刻画着奇异的镀金浮雕花纹,若是那个大惊小怪的牧童在此,一定会毫不迟疑的指认,它只属在宙斯所有的黄金羊上。阿波罗暧昧的抿起嘴唇,他和阿瑞斯是怎么开始的,没有人能比他更记得清楚。还有当时情不自禁的情人说出的那些话,也是当下阿波罗最想要达到的目的。

    “阿瑞斯,别让我失望。”他殷红的舌尖顶了顶上唇,嘴巴里满是蜜桃的甜香,“你不是说你对羊最在行,能毫不停歇的连干好几场么?要是你不能,就别怪我不给你留情。”

    听着耳边忙碌搬挪的声音渐渐停歇,一个一个轻巧的脚步声也渐行渐远;阿波罗张开男人的手臂,拂开了水面的花瓣,露出了一方赤*裸的清面。他站在其中悠悠地沉没,满头的靓丽金发也隐浸之后,花瓣随波漂流,填补了空洞,阿波罗便名副其实地无影无踪了。

    这边车一停稳,阿瑞斯咚地一声跳下。他扯着那个半死不活地半鱼半人,一路淌着血水来到了二楼,他舒服的小屋。迎面走来的是那个干练的女仆从,她环抱着光明神旧日里心爱的羊毛毯,手指上还勾着一个脏兮兮的破篮。

    “大人,您回来了。您拿着的是什么呀,是今天用来给您和光明神的加餐么?”

    她不说阿瑞斯倒还真没有往那里想,她一说,阿瑞斯再仔细瞅了瞅鱼人俊美的脸蛋,强健的胸膛,还有最引人注目的肥美大尾,口水便开始泛滥。

    “这能行吗?”阿瑞斯吧唧着嘴,“我看他像是个人,不能吃。你瞅他长的样子,我估计不是能吃的东西。”

    干练的女仆蹲下打量了一番,对着战神期望的目光点了点头,“没问题的,大人。按我的经验,他是一种稀奇的魔兽。是黑海那边生长的一类水产。虽然上半身像人,但是完全没有智慧,就是作为当地人主要的食材来捕捞饲养。您要是不喜欢呢,我就把它切开来烤。据说最美味的部位就是它的尾巴。”

    阿瑞斯也有点犯难,他伸手揉了揉那紧实柔韧的鱼尾,想到拥有这样的一条椒盐烤鱼便有些爱不释手;再看看他满是人性特征的另一半,又是什么食欲都没有了。

    “唉,算了吧,”他摆了摆手,“先放一放,它还有用。等阿波罗走了,咱俩在谈吧。”

    阿瑞斯打发了女仆离开,提溜着这位硕大的黑海特产,进了他的小屋。他瞅着阿波罗竟然不在,便随手把鱼扔下,就着水盆洗了洗手,再喝了一杯白水解渴。

    他坐在床脚上歇息了一会儿,又吃了个桃;就这么点工夫,放鱼的地毯上便湿湿留了一片的蓝血。阿瑞斯注意到,那昏迷的怪物抖动的力道已经近乎于无,大约活不了多久了。可是这样一来,他捉它回来的目的就完全泡汤了。

    “诶,怎么就死了……”

    他握着怪鱼的脖子拉到眼前看,明晃晃的进气有出气无;那可不是么,哪一家的海鱼离开了咸水,还能活的长久?他想到这里,心里一着急,便提着急冲冲往水池子走。不管那泉水有没有效,总是聊胜于无。

    一进了烟雾缭绕的水堂子,阿瑞斯就有点发愣。

    “这是什么呀,怎么还放了花?”他随手扒拉了几下,索性也不管了,噗通一下把怪鱼扔了进去,等着它翻着肚皮再浮上来。

    沉重的躯体带着一串细小的水泡坠落进温暖的水池中,隐藏之中早就急不可耐的阿波罗迫不及待的张开了双臂;他自打阿瑞斯进了门就听见了他模糊的自言自语,便等着察觉到异样的情人下来查看,要在这一瞬间给他个惊喜,送上他光明神溺毙的甘甜情谊。

    冰凉的光滑皮膏拥进了他和暖的怀抱,深紫色的细长发丝痴缠上了他松懈的关节,迷乱的阿波罗满足的喟叹一声,和他可亲的爱人紧紧相依,游荡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