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 第577章 他想,味道真好

第577章 他想,味道真好

作者:裸奔的馒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第577章 他想,味道真好

    南浔双眼微微瞪大,眼里划过一丝惊异之色。

    等等,她在哪里?发生了什么?现在亲她的确定是谢凉城而不是鬼?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南浔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她和何晴的计划还有很大一半没有实施呢,怎么就这样了……

    小八嗷地叫唤一声,“卧槽啊啊啊啊,一下降了10点恶念值,大发了!亲爱哒,我马上屏蔽五识,你们随意哟哟哟~”

    然后小八就没声儿了。

    南浔是被谢凉城直接将上半身拽过去的,姿势有些难受。

    她下意识地退离一些,却不想这个动作似乎激怒了眼前的男人,他死死钳住女人的腰肢,牢牢地禁锢住,让她半分也动弹不得,那吻也更加凶猛热烈了。

    南浔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

    “哥……哥哥你……唔……”

    对方霸道得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

    最后,南浔快窒息了,便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结果……

    南浔想捂脸,对方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攻势愈发猛烈了,不过那钳制住她身体的胳膊倒是稍稍松了一些。

    南浔大概找到了窍门,她伸手抱住男人的肩膀,嘴唇吮了吮,小幅度地回应了一下。

    谢凉城身形一颤,一个激动之下,突然将她整个从座位上抱起,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汹涌逐渐转为缠绵。

    南浔觉得舒服多了,等到男人终于停下,两人都大力喘着气,谢凉城是自己憋得慌,南浔是被他堵得慌。

    “哥哥,你……干嘛亲我?”南浔开门见山地问,一双湿漉漉的眼眨也不眨地瞅着他。

    谢凉城喉结微微一动,又凑过去亲了几口,还抿了抿嘴,似在品味,他的声音有些许嘶哑,沉声道:“味道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好,刚才拍照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

    南浔:……

    所以,该不会从拍第一张照片就开始在想了,然后一路想到了现在,实在憋不住了才付诸行动了吧?

    谢凉城缓了一会儿,大掌还亲昵地搂着南浔的腰肢,来回摩挲着,他一本正经地道:“小鱼,我思来想去,你这么懒,又是个喜欢糊弄人的小神棍,除了我,也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如此包容你了。”

    南浔心里喷笑,一脸戏谑地看他,“哥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别人能不能包容我,你就知道得这么清楚啊?”

    谢凉城在她腰间软肉上捏了一下,微微眯眼,“放眼看去,你能找出几个比我好的男人,嗯?”

    这话忒不要脸了,南浔没想到从谢凉城口中也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哥哥,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你是个好男人跟你亲我有什么关系呀?”南浔一副听不懂的表情,眉头微微挑起,小模样可得意了。

    谢凉城看这小丫头下巴微扬,斜睨着自己,知道她这是跟自己算账呢,在不懂装懂。

    好,事到如今,他也不介意将这话挑明。

    “小鱼,我不放心把你交给别的男人,所以你以后就跟着我。”

    瞧瞧这话,说得多霸道,都不带询问意见的,直接一锤子钉死了。

    但是凭什么啊,凭啥他说啥南浔就得依他,以为他自个儿是天皇老子呢,一句话就决定了别人的未来。

    南浔拿眼横他,笑笑地道:“哥哥啊,你是不是忘了,我本来就是你媳妇,结果那婚事被你作废了啊?现在的我可是你干妹妹,对自己干妹妹这样真的好吗?”

    谢凉城听到这话,眼里居然闪过了一道亮光,他点点头道:“你不提这茬我都忘了,你已经是我的太太了,我们连婚礼都办过了。至于以前那口头约定,呵,既然是口头上取消关系,怎么能作数?你见过这年头离婚口头说说就行的?”

    南浔嗤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看他,“哥哥,你真不要脸。”

    谢凉城腿往高一抬,将坐在他腿上的女人儿举得更高了一些更近了一些,大掌也往里一收,让怀里的女人几乎贴在了自己身上,与他面对面的。

    男人凑近她,声音愈发低沉喑哑,“我还可以更不要脸。”

    说完,那掌住南浔后背的一只手突然往上一移,箍住了她的后脑勺,猛地朝自己推去。

    男人重重地又含住了她的唇瓣吮吸起来。

    相比第一次的急躁,这一次多了一丝从容不迫,男人慢条斯理地,品味美味一样,一点点地将对方席卷侵占。

    仿佛要在对方唇瓣上盖上自己的印章一般,深入而细致。

    等到他再次松开,南浔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嘴巴变成了小腊肠,铁定被他亲肿了。

    谢凉城还不要脸地去解她的旗袍纽扣,被南浔一巴掌拍开。

    “哥哥,要点儿脸吧,这里可是荒郊野外。”南浔瞪他,但那目光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谢凉城觉得小丫头这是在冲他撒娇呢。

    味道真好,他想。

    应该早点儿品尝的。

    “小鱼,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谢凉城提醒了一句,然后开始一本正经地耍流氓,那大掌啊已经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哥哥,你这样自己打自己的脸,疼不?”南浔拍开他盖上来的爪子,呵呵道。

    谢凉城低头埋在她的颈间,鼻尖从那滑润的肌肤上划过,含糊不清地道:“我这人皮肉厚实,比较扛打,倒没有多疼,就是觉得应该早点儿打这一下。”

    南浔:人不要脸到了一定境界,估计就是这样的。

    要不是小八屏蔽了五识,这个时候肯定会来一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自个儿其实脸皮也不薄,你家蛋蛋要是继承了你的这一大“优点”,脸皮绝对也会厚出新天际。

    南浔推开某人,“荒郊野外的,能不能正经点儿?”

    谢凉城:“我当然知道这是荒郊野外,你以为我开车载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南浔警惕:“难道你想行凶?”

    谢凉城挑挑眉,目光愈发炙热,“没错。”

    南浔直勾勾地看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微微一弯,“哥哥,吃了人可是要负责的,你不会又跟上次一样吧,亲了我还糊弄我自己是在做梦?”

    谢凉城眼里划过一丝尴尬之色,道:“没有糊弄你,是你自己觉得在做梦。”

    “可是你默认了。”南浔控诉道。

    谢凉城废话不说,直接又堵嘴。

    “这次你想如何就如何,我对你负责……”谢凉城抽空回了一句。

    他爱上了亲吻她的感觉。

    某一刻,两人天雷勾动地火,已经变成了一连体婴儿,火热地纠缠在了一起。

    除了真的烙饼,那可真是什么都做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