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 第896章 你喜欢,我便叫

第896章 你喜欢,我便叫

作者:裸奔的馒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毕竟在试炼场站了大半天,幼稚完的夭小萌早就累了,划了地盘之后,喃喃地说了两句“这是我的,我不要跟小黑师弟睡一起”,不一会儿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见她把两张厚厚的妖兽皮毛全压在了屁股墩儿下,南浔笑了笑,从储物戒指中重新取出一张妖兽皮毛盖在她身上。

    随后,她朝血冥招了招手,示意他出来。

    “闲来无事,我们去挑挑你的洞府位置。”南浔牵起他的小手,去外面找地方开洞。

    血冥安静地任由她牵着自己,目光若有似无地从那只纤细玉手上扫过,眉眼低垂。

    “等日后你成功筑基,便能用天地灵气将体内杂质排出,师父保你变得跟小萌一样白。”南浔忽道。

    血冥淡淡嗯了一声,不以为意。一副皮囊而已。

    “小黑,我要把你和小萌都养得白白胖胖的,势必要让以前那些说你丑说你黑的人统统被你英俊倜傥的外表闪瞎眼。”

    血冥抬眼,望她,突然道了句:“你也说我黑。”

    南浔脚步一顿,“呃……有么?师父我只顶多在心里偷偷地说你黑,什么时候当着你的面儿说了?”

    血冥:“你叫我小黑。”

    南浔:……

    “这不是你小名儿么?”

    “外人瞎取的。”

    南浔:“……师父错了,给你道歉。”

    “道歉不只是口头说说而已。”

    “不然,单独带你出去兜个风?”

    血冥没吭声。

    “给你一个亲亲抱抱?”

    血冥抿嘴,“以后莫随便对旁人亲亲抱抱,要矜持。”

    “噗!”南浔被他一本正经说教的小大人模样逗得笑弯了腰,“哈哈哈……我说你个小大人,知道的真多。”

    血冥板着脸,任她笑。

    等到南浔终于笑够了,突然就察觉出了一丝古怪。

    当真有这么老成的小娃娃?

    莫不是同她一样,也是从家乡穿来的?

    这个念头一出,南浔先是一惊,随即兴奋,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床前明月光?”

    她紧盯着这小黑娃,观察他的表情,生怕自己错过什么。

    血冥却只是扫她一眼,“此时还是白日,哪来的月光?”

    南浔一蔫,当即打消了疑虑。

    看来不是老乡,真的就只是因为这小黑娃人比较成熟而已。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想必他以前过的日子过于艰苦,便早早学会了大人的老成。

    “小……小冥儿,你瞧瞧这里怎么样?”南浔一句小黑差点儿叫出口,好在及时改了口。

    小冥儿三个字让血冥一对剑眉细微地抖了抖。

    罢了,随她喜欢吧。

    南浔所指的地方是一处位于青竹峰山腰的石壁,山腰处的竹子最多,山壁也不算潮,虽然不及她住在山顶之上能将一切尽收眼底,这里的风景却也不错了。

    血冥没有看她所指的地方,反倒是望向山峰顶部的一处洞府,问:“那里便是你的洞府?”

    南浔听到这话,突然间意识到什么,一双美目微微眯起。

    她就说呢,走了这一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原来是小黑娃从未叫过师父二字。

    “小冥儿,说话之前要叫师父。”

    小孩儿正色道:“先前在拜师大典上已经叫过了。”

    南浔忽地双手环胸,姿态闲适,嘴角轻勾,眉目含笑,神态异常生动,“叫了一次便够了?腾血冥小朋友,师父不得不说,你太异想天开了。以后不叫我师父,我就不教你修炼哦~”

    小孩儿顿了顿,突然抬眼盯着她,神色看起来竟带了几分意味深长,“你喜欢我叫你师父?”

    南浔道:“这是应该的,跟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不过,我的确挺喜欢的。”

    小孩儿幽幽盯着她看了半响,颔首,“你若喜欢我称呼你师父,我以后便日日这么唤你。”

    南浔微怔。

    错觉吧,为何她从这小屁孩眼里看到了一抹无奈纵容之色?

    无奈?纵容?

    她再朝那双眼睛看去,小孩儿的神色好像同之前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故作老成的装逼而已。

    嗯,此娃无师自通,装逼段数已有小成,假以时日,在她的教导下,定会成长成一代雪莲公子,引无数女修竞折腰。

    不过,装逼在外人面前装装就好了,自己人可不兴这一套。

    南浔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小冥儿,不要总学大人说话。小小年纪这么老成做什么?”

    小孩儿血冥静静地瞅着她,“你可以把我当成跟你一样的大人。”

    南浔噗噗地笑出生,掐了掐他没有多少肉的脸蛋儿,“便是你以后长得比我还高,在我眼里也是个孩子。你师父我芳龄一百五十六,可比你大了足足一百五十岁。”

    小孩儿顿时绷紧了脸,薄唇微微下撇。

    南浔见他一脸郁闷,眼中笑意加深,故作沉思,片刻后道:“你若真想师父将你当成个大人,那便在十年内成功筑基吧。”

    血冥目光微动,提醒道:“我只有五灵根,资质很差。”

    便是三灵根和双灵根弟子也不一定能在十年内筑基。

    南浔扬眉,脸上神采飞扬,“那又如何?别人说你不行,你就也以为自己不行了?若你是如此想法,我又为何收你为徒?小冥儿,莫要叫师父失望。”

    “好,那我便十年内筑基。”血冥盯着她,认真道。

    南浔在心底偷笑,果真是小孩子,她随便一激,便入套了。

    凭他五灵根资质想在十年内筑基的确是天方夜谭,可一旦有了动力,不管他能不能做到,起码他会拼尽全力去做这件事。

    “小冥儿,看了许久,你可定下在哪里开洞府了?”南浔问。

    血冥道:“哪里都不满意,不若我与师父比邻而居。”

    南浔一怔,笑道:“你呀你,小滑头,亏我还以为你老实呢。也不是不能在我旁边再开个洞府,只是……那么高的地方,你要怎么上去?

    从山腰到山顶的那一段可没有石阶,只能御剑飞行。而御剑飞行需得至少筑基期修为。”

    血冥看着她道:“师父便提前为我准备着,等我有朝一日成功筑基,我再搬进去。”

    南浔有意激励他修行,便应道:“可以,只是在这之前,你要不要先找个临时洞府?”

    血冥摇头,“一日不筑基,一日不住洞府。”

    南浔纳闷,“那你住何处?”

    血冥正色道:“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南浔:……骚年啊,万一你二十年都无法筑基,难道你这二十年都要当一个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