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妙音清语安天下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妙音清语安天下

作者:指云笑天道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5200.com ,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

    尽管明知面前的这个“刘穆之”是个假话,但这句话仍然让刘裕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把把刘穆之从地上提起,抓着他的领口,几乎把他整个人都提在了半空中,大声道:“你说什么?妙音没死?!”

    刘穆之的脸胀得通红,这一下力量之大,虽然没直接卡住脖子,但仍然把他提离了地面,连两脚都离了地,衣领卡住了脖子,让他喃不过气,他的胖手一阵挥舞,吃力地说道:“寄,寄奴,你,你放我,放我下来!”

    刘裕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了手,刘穆之近三百斤,球一样的身体一下子摔到了地上,捂着脖子,大声地咳嗽起来,一边咳,一边挥手道:“寄,寄奴,你,你这是,这是要我的命啊。”

    刘裕一脸歉意,摇头道:“对不起啊,胖子,我,我也是一时情急,只是,只是你说,你说妙音没死?这是怎么回事?”

    刘穆之坐直了身子,又喘了好几下,才算平复了呼吸,他叹了口气:“我原以为夫人会告诉你,没想到她还是跟你拐弯抹角,刚才我算是明白过来了,这样跟你说,是为了瞒住慕容兰,不能让她知道王妙音还活着。”

    刘裕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你的意思是,如果阿兰知道妙音还没死,她不会同意我回去?!”

    刘穆之点了点头:“其实一路之上,夫人就跟我们说过,有信心劝你回去,但若是你跟慕容兰真的成了夫妻,在一起,那就会是最大的麻烦,她多半是不肯跟你来大晋,毕竟这样她也危险,你也危险。而且,她毕竟是女人,现在跟了你,绝不希望你跟旧爱有一丝一毫再续前缘的可能。”

    刘裕这下也有点冷静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喃喃道:“是的,你说得对,这才是女人的心思,不过,不过妙音怎么会出家为尼?我们都知道出家如弃世,跟死也没什么区别,是什么让她,让她作出这个选择?!真是因为我吗?”

    刘穆之摇了摇头:“一半原因是为了你,不过如果只是因为知道你死讯的话,以王姑娘的个性,非但不会出家,还会活下去,会利用谢家,王家一切的力量,为你复仇。即使是死,也会在为你报完仇之后,这才是这姑娘的个性。”

    刘裕想到以前跟王妙音在一起的时光,想到这位美女柔弱的身躯下,那颗坚强的心,那镇定而百折不回的眼神,那为了跟自己在一起,可以不惜一切的坚毅之色,心中就是一阵阵地刺痛,喃喃道:“是我害了妙音,是我对不起她!”

    刘穆之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冷的神色,一瞬而没:“不,这跟你没有关系,你跟她只是命运捉弄,有缘无份,真正让她斩尽三千烦恼丝的,是皇帝。”

    刘裕的脸色一变,睁开了眼睛,直视刘穆之:“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刘穆之叹了口气:“北府军兵败邺城,谢家一夜之间势力倒掉,相公大人忧心重重,身染重病,而会稽王,王国宝他们谋夺北府军帅位,乃至夺取相位,这引起了皇帝司马曜的警惕,他也不想谢家彻底垮掉,再被别的世家,或者是自己的皇弟所架空,于是找上了谢相公,提议联姻,由王妙音入宫作为皇后,这么多年,自王法慧死后,皇位一直空缺,就是想找机会与世家大族的贵女联姻,这次,总算让他等到这个机会了,加上你的死讯传来,与王妙音的婚姻关系自动解除,这时候皇帝求婚,是对王,谢两家的施舍,而不是以前给这些高门世家安排婚姻,不得自由。”

    刘裕咬了咬牙:“所以谢相公答应了,他想利用这最后的机会,与皇帝联手,保住谢家,保住北府军,对不对?”

    刘穆之点了点头:“你不要怪相公大人,换了你我在那位置之上,也会作同样的选择,因为谁都以为你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哪怕是为了给你报仇,也是应该,我们都以为王妙音会同意,可是没想到,她选择了落发出家!”

    刘裕长叹一声,眼神变得落寞起来:“那是因为她跟我当年的誓言,说我们之间,生死不相负,若我战死沙场,她自当离世相随,想不到,她会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誓言。是我辜负了她,背弃了我们的誓言,她太苦命了!”

    虽然明知对面是个假货,但是刘裕心中感叹,真情所致,眼中泪光闪闪,几乎都要落下英雄泪了。

    刘穆之的胖手拍了拍刘裕的肩膀:“罢了,寄奴,事已至此,多想无异,这佛教乃是西方传入中土的宗教,修来世不修今生,一旦遁入空门,则斩断与人间一切的联系,所以要剃去头发,斩断尘缘,六根清净,妙音选择了这条路,就再也没有重入人间,谈情说爱的可能了,不然会给世人看成是渎神,会遭遇天谴,慕容兰可能不知道这中间的厉害,可你应该清楚。”

    刘裕咬了咬牙:“莫说我知道了她虽然活着,但已入空门,就算她现在还是王家小姐,就算还在等我,我也不可能再负了慕容兰,毕竟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我不能再伤害一个深爱我的人,去挽回一段已经失去的感情,若是上天要降什么责罚,对我刘裕一人就行,只希望不要再殃及这二位深情女子。”

    说到这里,刘裕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什么皇帝和会稽王兄弟二人,成了妙音的修行场所的常客,这话什么意思?”

    刘穆之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寄奴,你可别误会了,皇帝兄弟就算是色胆包天,也不敢打尼姑的主意,这事一旦传扬出去,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但是妙音不是一般女子,与其母亲一样,虽为女儿身,却是极有见地,眼界心胸胜过绝大多数男儿,现在她已经出家,不代表任何世家的利益,皇帝和会稽王会以礼佛之名,向她询问当今政局与世事,可以说,她的话,一定程度上影响朝局!”